第5章 燃烧,变身以及死亡(五)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309字
  • 2022-05-06 21:06:51

石今什么都看不见,不管是天花板,餐桌,还是一旁哀嚎的施秀,他只能看到红色的火焰,还有在红色火海游动的黑色小点。

除了红色的火,还是火,不管眼珠子怎么挪动,也只能看见火。

火在皮肤上烧,也在肚子里,把胃烧烂,将身体里烧成一团乱糟糟。

现在石今的脑子里感受到的,只有痛苦,无尽的痛苦。

他恨自己为什么一开始不跑,为什么要借给段丞丞那什么力量,他恨为什么要救施秀,一开始跑掉就不会这么痛了。

他谁都恨,恨把自己生下来的父母,恨把他试卷改不及格的老师。

到头来他最恨自己,这么没用。没有勇气变身,没有胆量战胜困难,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死去,他为什么现在不死。

“这个鸡腿给你吃。”

餐桌上,一个眼角有痣的小女孩,给石今夹了个油腻腻的鸡腿,放他碗里,还对他眨眨眼。

“你来做老公,我做老婆。”

公园的沙堆上,眼角有痣的姑娘挽起石今的胳膊,在一群小孩子中间,笑着对他说。

“救救我……石今,救救我妈妈。”

血泊中,躺着泪痣女孩,捂着血淋淋的腹部,大口喘气,一起一伏中,无力地说道。

“谢谢你救了我,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泪痣女孩抚摸着腹部一道小小的伤疤,询问石今,笑着摸摸他的脸。

再次闪过这个小女孩,她的身体在燃烧,火焰遍布她的身体,火舌伸向了那颗泪痣。

“不!!!”

原本难以发出声音的喉咙,突然恢复,一股甘甜从头部刮过石今全身,石今身上毁灭性的火焰突然化作漩涡,变成一块块火红的铁甲。

石今双手抱头,剧烈头痛盖过刚刚到烧伤灼痛,一颗火红头盔从脑袋里冒出,全身被火红的铁甲覆盖!

“变身!”

银河机神踏火而出,铁甲上散发出恐怖的热量,石今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和谐安静的景象。

脚下松散柔软的沙子,小沙堆里小孩子们蹲在地上玩游戏,正前方有着公园锻炼器材,大爷大妈们热热闹闹的在那里闲聊,出口处正对着马路,来往的车辆很少。

朦胧中出现的小女孩搂着石今的手,再次出现在石今眼前,站在一堆小孩子中间,她眼角的痣明晃晃的,在石今雾蒙蒙的视线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石今感觉自己变小了,因为他抬起头,才能勉强平齐小女孩的耳朵。

“弟弟你当老公,姐姐我做你老婆。”泪痣女孩侧头对石今笑说。

石今想要说话,喉咙却像火烧般滚烫,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也流不出眼泪。

泪痣女孩松开手,从兜里拿出一条红色的饰品,贴近石今,双手将饰品戴在石今头上,周围的孩子纷纷起哄,小女孩害羞的别过脸。

有个小孩子在沙子城堡里摸索片刻,从里面拿出面镜子,沙子堆砌成的城堡轰然倒塌,小孩把镜子端放在胸前。

石今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红色额饰在他眼中红得出血,稚嫩的脸庞在鲜艳的血色衬托下,像是即将走上王座的幼儿太子。

视线从镜子中挪出,小孩们都停止了打闹,全部低着头,看不清脸,感觉死气沉沉的,石今凑近,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石今感觉一阵反胃,害怕的往后退。

小孩子们齐齐抬头,这下石今看得清清楚楚,整张脸像是被什么野兽抓烂,血肉模糊,难以分清五官。

他们走过来了!

端着镜子的那个小孩,最后抬头,那张鲜血直流的脸上,还在抽动,在笑,他们全部都在笑!

糜烂的肌肉已经无法做出表情,勉强的抽动,让他们看上去更加恶心恐怖!

石今往后退,他们继续往前走,没两步,狭小的空间里,后背已经靠在喷着拆字的墙上,石今无法向后走了,小孩子们还在往前走。

越来越近,慢慢逼近。

恶心的,反胃的血腥味非常近。

石今惊恐地啊啊乱叫,愤怒的敲击墙壁,双手乱舞,小孩子的脸已经贴在脸上了!

“滚吧!”石今下意识闭眼大喊,火烧的喉咙终于发出声音,嘶哑地声音非常难听。

“滚吧!滚吧!滚吧……”

石今不断的喊,一遍又一遍,声音越来越清楚,喉咙里烧灼的疼痛逐渐清凉。

石今将全身的力量都喊光,大口地喘息着,惊魂未定,深吸一口气,发现周围的血腥味淡了很多后,确认几遍,才颤颤巍巍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陌生的大手,牵着石今的小手,急匆匆地走在巷子口。

大雨滂沱,脚步落地的声音像雨点一样密集。

“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怪我,我带你去姨妈家,你在那里好好呆着,爸爸真的没有办法,他们都不相信我……”

石今眼中,这个满脸胡渣,眼角有疤的男人,和自己印象中的男人形象大相径庭。

“他们都不相信是怪物杀了你爷爷,他们都觉得是我疯了,你姨妈也害怕我,我知道,但我没疯,我真没疯,你要相信我,我要去找到怪物,杀死那些怪物,儿子,你也要变得强大,一定要替我和爷爷报仇!”

满脸胡茬的男人嘴里叨叨,头也不回的走开,把石今放在门口。

石今无助地靠在门前,连门铃都碰不到,只能努力挤在门口,尽量少淋一点雨。

雨在石今的眼中一颗一颗滴落,石今一心等待,什么也不想做。

不知道等了多久,门突然开了,蜷缩在门角落的石今听到开门声,猛地一激灵,他看见妇女手提纯白色手提包,握着伞,另一只手牵着的女孩。

姨妈,眼前的姨妈还很年轻,眼角找不到一丝皱纹。

他又看向女孩,她的眼角有颗痣,清晰的视线崩裂,又变得模糊,石今差点迷失在朦胧之中。

他想起来自己叫石今,是靖市民族中学高中生,今年是高二学生,明年升高三,刚刚考完期末考试,然后,然后……

食堂,火焰,疼痛,怪人,银河机神,变身……

石今一阵头痛,身上的火焰烧伤越来越严重,他已经能看见身上起得水泡,薄薄的皮鼓起一个又一个水泡,好像一戳就破,密密麻麻的水泡遍布全身!

“救救我……来人,救救我女儿!”

还是那个公园,只不过,泪痣女孩躺在沙子上,腹部血肉模糊,怪物俯身,头埋在女孩的肚子上,竟然在吃人!

一旁的妇女,衣衫褴褛,伤痕累累,尽管她的脸上缺了块肉,但石今还是马上认出,就是前一秒开门的姨妈,不知姨妈哪来的力气,拼命捶打着,撕扯比她高出一头的怪物,但无济于事。

姨妈只能绝望的呼喊,眼中喷涌出的仇恨,满世界呼喊着,杀死这头该死的怪物!

那头怪物身材高大,怪异的五官上依稀看得出人影,通体肉色,膨胀的肌肉长出两到三厘米一根根肉刺,脸和脖子上,整个身体长满肉刺,说是肉刺,更像是**。

看上去十分不舒服。

石今非常害怕,但不能见死不救,他能做什么呢,他想着,身体却先一步行动,一拳捶向怪物。

铁甲包裹的手臂,一拳捅穿了怪物的身体!

是银河机神的力量,这次的石今并不是软弱无力的幼儿,而是变身后的战甲,段丞丞那样的铁甲!

怪物身体被打穿一个洞,转头袭击石今,石今从没有受过专业格斗训练,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被怪物咬住手臂。

虽然有铁皮保护,但怪物的咬合力惊人,石今艰难拔出手臂,整只手已经被咬到麻痹!

石今右手被咬,左手顺势一拳,再次击穿怪物的头颅,力大无比。

怪物头上和身上各带着一个大洞,连退几步,动作稍稍迟缓,埋头冲过来。

石今在战甲中,感觉力量根本用不完,用脚踢,用拳击,拽住怪物身上的肉刺,一次又一次击退怪物,每次石今照着那个洞攻击内脏,怪物动作开始变慢。

他们之间每一次触碰,石今能感觉到火焰滚烫的灼烧感。

一击回身踢,精准击中刚刚站起来的怪物。

“这下你站不起来了吧。”石今气喘吁吁,感受着胜利的滋味,走近怪物。

不料,趴倒在地的怪物张开双臂,身上所有的肉刺呼啸飞出,距离太近,石今只能看着肉刺齐齐射中自己腹部,每一根肉刺上好像还有毒素,麻痹的他无法动弹,单膝跪下!

绝对不能让怪物站起来,石今心想,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

石今看着前面挣扎的怪物,怪物挣扎的想要站起来,石今不想怪物站起来。怪物就要站起来了,石今不想怪物站起来。

石今只要心能动,他的思想就会动。

石今只要思想还能动,他就永远不会输。

怪物刚刚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身体还没有站稳,突然被看不见的力量,上下挤压,怪物耗尽最后一丝力量,撑不住三秒,变成一摊肉泥!

赢了。

石今长舒一口气,然后伸出右手,凭空对着地上的泪痣女孩和晕倒在地的妇女。

操纵着最后一丝力量,按着原始的本能控制念力,进入女孩子的身体。

念机神瘫坐在地,右手张开五指,抬着,一动不动。只见怪物的肉泥里飞出很多肉块,汇聚成肠子,飞回泪痣女孩的腹部!

泪痣女孩整个人像是倒带一般,血往回流,伤口复原,留下一道小小的伤疤,胸口开始起伏,相信不久就能苏醒。

妇女伤也很重,不仅仅是脸上少了块肉,同时还断右腿,血从四周悬浮回到腿上,组合成残缺的膝盖,妇女小腿从血泊中接上,脸上的肉也从肉泥里飞回自己的位置。

看到两人伤口复原,石今自心底里涌现出笑容。

这是他第一次帮到别人,他突然理解了。

他闭眼,睁眼,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