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在兰秋二十一的晚上(二)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346字
  • 2022-06-24 21:00:00

“要不,我们去骑自行车吧。”

陈亚男表情有种想到好主意的呼之欲出感。

“啊?”石今看了看自己满身的污泥和划痕,简直惨不忍睹,“我们不应该先洗澡换身衣服吗?”

陈亚男有些嫌弃的看着石今和自己身上,快要干结的淤泥,不自觉撅起嘴:“所以我们才要赶快上公交呀。”

石今一开始还因为自己身上特别脏,不情愿上公交车,结果还是走到车门口,发现石今还没上车的陈亚男,牵着石今的袖子拉上了公交车。

比石今高出半个头的陈亚男,力气本身就不小,加上石今现在体力空虚,抵抗没有起到一点作用。

一上车,车上仅有的三位乘客和公交车师傅,齐齐看着狼狈的两人,目光有些怪异。

石今和陈亚男都没有坐空的位置,而是站在出口门区域,不知陈亚男为何不坐位置,石今是因为自己衣服很脏很破才没有坐,而且车上其他人看得石今有些紧张,老是控制不住眼睛,往其他乘客方向瞄两眼。

其他人都是在两人刚上车时,用奇怪的眼光看了一会儿,不久就移开视线,只是公交车司机不时就从车内后视镜看这两个奇怪的人。

“自行车我当然也会骑,只是我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手机都丢了,共享自行车也解不了锁。”石今无奈地摊手。

“不用你有钱,我们先去洗澡换衣服,然后咱们去自行车店租单车就没问题了。”

石今简直欲哭无泪:“我身份证也没了,东西全部在高铁上,说起来你的东西不也在高铁里吗?”

“包里都是些化妆品什么的,贵重东西当然都放在身上,手机没丢就什么都还在。”陈亚男还举起手机示意。

在公交车的行驶中,石今和陈亚男不知从何处,又聊到《战甲》这款游戏,于是石今和陈亚男两人同时打开话匣子。

一路上忘情地讨论着哪款战甲配色好看,哪款战甲配套皮肤帅气,声音在安静的公交车里越来越大,两人的肢体语言也被开发的很丰富,司机在后视镜里看着,终于在吵闹中忍不住咳嗽两声。

热烈讨论的两人这才将声音放低,一起尴尬的笑着,然后面面相觑都感觉到特别尴尬,互相讨论的时候根本想不到自己到底有多吵。

看着车外的景象,石今发现灯光越来越亮,人逐渐变多,车子也从一开始不停加速向前开,变成走一段停一段,最主要是石今本来就虚弱的身体,站在过道上腿都开始麻了:“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下车。”

公交车在繁华的一处公交亭停下时,陈亚男低着身子环顾四周,在看到什么东西之后,赶忙牵着石今的袖子往下走。

跟在陈亚男的背后,行走在人群中间,看见满是污泥的两人唯恐避之不及,穿过两条街道,还有一处十字路口,在靖市的石今只在网络上见过,围在斑马线前的人们站出足足五排。

在行人绿灯亮起,最后一辆车驶过斑马线后,纷纷踏入斑马线上,走人第一排的石今,看着面前走过来的人潮,无数张陌生的脸,无数个高低不平的体格,迎面撞上,纵横交错。

复杂多变的情绪强逼着冲击石今的大脑,他没有读取任何人的情绪,但走在斑马线上,马路上齐齐亮灯的汽车正对着赶路的人们,周围数以千记的面孔无时无刻不向外散播着情绪,不安抑或者是激动。

有些人赶着上班,有些人享受着下班后短暂的惬意,甚至是深藏在人性之下,那忽明忽暗的怪人气息,皆从石今的身边一闪而过。

回头望去,人潮汹涌早已闻不见踪迹。

“到了。”

牵着石今袖子的动力停止,抬头看向面前的门牌写着大大的天堂网咖向上走七个字。

“咱们这是要上网,顶着这身行头?”

陈亚男笑了笑,挥挥手说:“当然不是,跟我来就行了。”

陈亚男挺身而进,楼梯外的石今倒是摇摇头,这年头进网吧的人本就很少,女孩子就更是稀罕物,也不用多想,与其站在楼梯外接受路人奇怪的眼神,索性不如跟着进去,看看救了自己一命的女孩子,进网吧做什么。

天堂网咖开在城市繁华的中心,自然位居高楼,四楼已经够高,但在这座城市里,走过长长向上的楼梯,站在楼梯拐向外望去,尽是楼阁台榭。

迎面便是前台,有两个青少年从石今身旁走过,在前台刷上身份证,刷脸打卡方才走进去,这下石今又犯了愁,他哪儿来的身份证。

站在前台上高大的身影正是陈亚男,她见石今过来,朝他挥挥手,转头向前台染着粉色头发的少女说:“借你休息室一用。”

粉色少女从工作的电脑上抬起目光,扫一眼倚靠在台子上的陈亚男,又扫一眼后面的石今,直起腰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哟,在哪儿把身上弄得这么脏,怎么着,和后面的小男友打野战了?话说,这小男孩也太小了吧,系花喜欢比自己年轻的?”

“闫英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得了,洗完澡就出来还你钥匙。”摸走电脑台面上的钥匙,陈亚男扫脸打开通道,朝石今挥挥手,石今看见低着头跟上去,两人在走出通道后,陈亚男还想后回头说,“对了,再借两件衣服。”

“没问题~注意时间哦,不要把我的休息室弄脏。”

陈亚男白了一眼:“去死!”

石今并不能听懂两人的沟通里,究竟蕴含着什么,但从陈亚男淡红的脸颊,感受到的一抹羞意时,总觉得自己没有误会。

夜间的网吧也很热闹坐无虚席,游玩各种游戏的人都有,从部分人的表情和氛围来看,石今看得很清楚,有四五个人屏幕上齐刷刷是一款游戏,桌上摆放着清一色饮料,为某种精彩拍手喝彩,这种感觉石今体会不来。

沉迷于虚拟世界里,石今也是其中一员,但他几乎从不上网吧,或者说很少,几乎是在刘晓南三番五次的呼吁下,他和刘晓北才答应去的黑网吧,结果石今除了一款《战甲》外,其他游戏一窍不通,完全就是个坑货,在连续的失利以后,就一个人坐在角落,独自刷游戏了。

他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从联手合作中体会到过多的快乐,但他也能理解并且向往着,自己也是那些座位上,面带着笑容,只考虑着合作和身边的朋友,向着共同追求的胜利,专注拼搏,最后摘下果实。

他们喝彩之后,脸上的笑容仍然弥留,无忧无虑纯粹的等待着下一局游戏的开始,他们专注的神情不知觉让石今再次想到今天下午,站在他面前,无由来信任他的刘晓北,那道坚定的身影。

刘晓北先一步离开,应该安然无事吧,事情发生的太过着急,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辆列车上,石今都没来得及问清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