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在兰秋二十一的晚上(一)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246字
  • 2022-06-23 22:12:19

悠悠醒转,石今感觉自己正躺在满是淤泥,手脚麻木,只能在沾沾黏黏的地面上平移。

石今就这样躺在地上,醒来又睡去无法动弹。

面朝天上的视线里不知何时多出一道身影,站在暮色沉沉的天空下,她伸出手犹豫着又缩回去,扭头离开石今的视线,不一会儿她又站在石今视线之上。

这次她伸出手,抱住石今的后背,在向上抬起的过程中,沉重的眼皮再次合上。

再次苏醒,石今感觉自己正被别人背着,然后鼻尖从复杂的臭味中,隐约闻到淡淡幽香,路过鼻尖然后消失。

睁开眼睛,面前只能看见绑着丸子头的后脑勺和满是污泥的脖颈。

石今试着动一下,但全身虚弱没有一丝力气,整个人像一滩烂肉般装在这个人的后背上。

就这样被下面的人背着走,借着暮光身下的人在林子里走得很艰难,时间正在一点点流逝,眼看着天色将夜,终于在淤泥小路的转角,看见远方的灯光。

前面却是一条更难走的路,一边陡峭高坡,连接着滚滚逝去的浓黄河流,另一边杂草丛生挡住不少面积的小路,连坑都不太看得清。

身下的人并没有就此将石今放下,而是抖一抖身上的人,低头长吁显出沾满黄泥傲立而出的脊椎骨,迈步踏入淤泥小路。

小心翼翼地走着,石今能感觉到身下人的颤抖,突然踩掉一块空悬的泥土,身下人和石今差点摔下去,还好身下人及时用手抓住前面的土地,背上的石今也被一阵下坠感惊醒,庆幸前面的泥土是实心的能撑住。

身下人依靠着双手,撑起两个人,爬出快到膝盖的烂泥,走出最后一段路,轻轻跃过最后一段下坡,踩在了公路上,面前已经有了房子。

在灯光的照耀下,石今终于看清了身下人的侧脸,虽然沾满了污泥,但勉强能认出正是高铁上的邻座女孩。

这次她脸上的淡妆早已花了,哪怕是素颜面向还有黄泥沾染,也难掩灵动的大眼和立体的五官气质雍容。

石今身上稍微有些力气,想要说话却感觉喉咙里卡着黏稠的痰液般,发出的声音像是突破了液体传来,发音不清,身下人回头看了眼,正好和石今的眼睛对上。

她脸上展露笑颜:“你醒啦?”石今想要答谢,咳嗽了半阵才勉强说出几个字:“谢谢你。”

“你醒了就好,身体感觉好点吗?”

石今点点头。

“要是能走的话,那你就下来我扶你,背着你腰好累。”女孩看见石今点头还没有一点自觉,白了后背上的石今一眼。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起来了,女孩蹲下身子,石今试探性的伸腿落地,感觉身后的男孩站稳,女孩就往前撤开,刚一撤开石今的腿突然感觉无力,向后倒去,女孩反应过来想要去接住他,没来得及,石今直直地摔倒在地。

躺在地上的石今尴尬地冲女孩笑了笑,挣扎两下终究还是没能站起来。

女孩抬眉伸出手,牵着石今的手将他拉起来,用肩膀接住石今,再次蹲下来示意背起他。

石今有些不好意思,不仅仅是周围越来越多的人,更重要的是自己与这个女孩并不太熟,老是这样麻烦她非常不合理,索性拍拍女孩的肩膀,拉着她却拉不动她,还是女孩配合着站起来。

石今将手放置在女孩的肩膀上,在女孩的搀扶下,艰难地往前慢步走着。

“你……额,你叫……”

“耳东陈,仅次一等的亚,性别为女的男,陈,亚,男。”女孩头看着前方,微微昂着头陈述。

看着她大方爽朗的表情,石今不禁被吸引住眼光:“话说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觉得你在问我问题之前,我需要知道你叫什么。”

石今与人交流的次数并不是特别多,但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确实过于离谱:“石头的石,今天的今。”

陈亚男搀扶着石今,两人走在街头,周围的楼房越来越高,走在一个高高的上坡时,两人还看见一栋被毁坏的房屋,顺着损坏的只剩门槛高的骨架空间望下,能够看见灯火万家。

老实说靖市也是城市,也有许多高楼大厦,但是矗立在三层高楼的背后,冲破云霄的高科技大楼组成墙壁,与之相比眼前的一幕真是让石今大开眼界。

两人站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儿,风从前面的空间吹过来,他们两人还能看见埋在废墟下面的,不仅仅是垃圾,还有流出缝隙的一小摊红。

“我在高铁停下时候,就先跑出去,我还看见车顶上的打斗了,真神奇,只是我一直没有走远,看着最后的爆炸我用手机方法视角,找到你落下的大概位置,找到你的。”陈亚男也看着废墟对面的城市。

她看见了熟悉的一块区域,住着很多人的小区,有一条几栋坍塌楼房组成的线。

“你都看见了啊。”石今心情有点复杂,但在高铁里变身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你为什么要救我,就凭我救了你一回吗?”

陈亚男扶着石今继续走在上坡:“仅凭这个不是理由,是因为你最后明明有逃生的机会,却没有选择自己跑掉,反而是救出被困在车厢里的乘客,很了不起,舍己为人的行为我做不到,所以我很佩服。”

“舍己为人吗?其实不算吧,我就是觉得自己死不了才这么做的,像我这么胆小的人,遇到真正觉得害怕的事情,我早就逃之夭夭了。”石今低眉说着。

“那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解释。”

石今尴尬的挠挠头:“失算了,失算了。”

陈亚男看着石今尴尬的表情,只是笑着没有继续打趣。

良久,两人最后停在冷清的公交亭下,见石今一直没说话,陈亚男随口一提:“你就是银河机神吧。”

石今有些震惊,银河机神并不是大多数人知道的东西,在各个国家的联合封锁下,银河机神仍然是这个世界的秘密,虽然这个秘密在怪人活动越来越频繁的情况下,应该隐秘不了多久,但仅凭陈亚男看见场景,她不应该准确无误的说出这个词。

“看来我说对了。”陈亚男的声音不是石今听过的那些发嗲的声音,有些温柔有些中性化,是那种仅听声音无法直接判断性别的声音,也正如她大方爽朗的长相一样。

远处公交车的车头灯亮起,缓缓靠近,在灯光的照映下,她越发光彩动人。

只是黄泥仍然还有些残余,溅印在她的鼻尖和脸颊上,黑色长发在微风中轻轻飘荡,挂在耳上,轻拂脸颊,反而有种纯欲感。

“要不,我们去骑自行车吧。”

她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