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出发之前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741字
  • 2022-06-21 21:00:00

补习班的事情影响非常严重,继食堂火灾后,有一次对学校声誉的打击。

食堂火灾因为是全球性的灾难,因为孩子死于火灾中而四处奔走的家属,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校方施压。

这是一次不可避免的灾难,学校被迫赔偿了数笔不少的金额,仍然没有解决事情,直到国家出面公布这次火灾的所有损失,一定程度上的帮扶,也对过于无理取闹只想从灾难中捞笔的群众,给与一定程度上的惩戒。

火灾的事情可以是因为不可抗力,而这次补习班的事情,却掀起了不少风波,从补习班里出来的孩子,不同程度上受到惊吓,甚至有些孩子生活上出现记忆缺失、自理困难、大小便失禁的现象。

而关于学校里的老师是怪物的说法,也在受害者家属之间口耳相传,学校接受警察局的调查,所有补习班都停止,原定于八月中旬开学也宣布推迟。

李方明的家庭首先遭受严查,而其女儿李敏妹也住在了警察局,施秀自那晚从医院回来,就没有再见过她。

自从石今走后,施秀的生活并没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天早上石今离开时,她也早早起床,坐在门前没有开门的勇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不想见到弟弟离去的身影。

听着门后吭吭哐哐的声音,不知不觉就控制不住情绪,双手环抱蜷缩在门前,不断流着眼泪,低声抽泣,直到汽车引擎声逐渐远去消失。

“秀秀,你起床了没呀,早餐已经弄好了,我和你爸要上班去了,你记得吃啊。”

门外母亲的声音传来,抽泣中的施秀没有回应,听着父母收拾了下什么东西,客厅安静很久以后,她才慢慢站起来,感觉自己全身都没有力气,虚弱地打开房门,客厅已经铺满阳光,干洁地面反射着金色的光,烧灼着空气中的湿气。

抬头发现指针已经悬在九点之上,走几步路过石今的房间,床上罩起大大的防尘布,搁置在角落里的桌子上密密麻麻的电脑设备,也藏在防尘布后面,空荡荡的房间,除了这两样东西外,什么也不剩。

来到餐桌前,饭菜有些微凉,慵懒地端起两个盘子里的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施秀一边等着食物加热,一边做洗漱麻木的刷牙,提不起一点精神。

微波炉“嗡嗡”的声音突然惊醒施秀,思想畅游而有些无神的两眼,开始聚焦,视线聚集在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锥型的伤疤清晰可见。

原来……脸上的疤长这个样子呀。

这是施秀第一次看自己脸上的伤疤,在医院里醒来后,石今和妈妈的表情让她早就拆到他们动容的表情里,蕴含着怎么样的情绪。

但这是她第一次正视自己脸上的伤疤,之前她一直不敢看镜子和玻璃,不敢直视一切能照映自己样貌的事物,眼不见心不烦。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轻轻用手触碰锥型的伤疤,不似之前皮肤的光滑和水嫩,能摸到粗糙起伏复杂纹路,就像抚摸一块被剁烂的肉。

锥型的尖从眼角那颗痣下向两边延展,分割整个右下颌,尾端甚至撕裂到一半颈部。

施秀不断加快抚摸伤疤的速度,目光快速扫视洗漱台上的事物,从摆满东西的洗漱台上迅速翻找、掉落、翻找、东西再次掉落,最后拿出几张纸巾,两只手拿着纸巾,反复擦拭那道伤疤,握住纸巾的手隐隐发抖。

似乎这道疤是用颜料画上去的,想要用湿纸巾将“画”擦掉。

但无论施秀怎么擦洗,伤疤永远是伤疤,是擦不掉的。

疯狂之后,施秀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冷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除了那块锥型伤疤外,其他的皮肤依然如初,伤疤的边缘那条好坏分明的线,将伤疤和皮肤分割开来。

看上去十分怪异。

“有人吗?阿今在不在家啊!”门外的铃声连续响起两次,门外的人因为得不到回应,语气有些急切。

施秀从熟悉的声音从唤醒,先是跑到自己的房间,出来的时候脖子上围起一条白色的围巾,正是昨晚戴在脖子上的那条,装扮好围脖这才开门。

门外站着染着黑发熟悉的面孔。

“刘晓南?你找石今,他今天已经走了,恐怕你见不到他了。”施秀有些意外门外i的人,自从那天食堂火灾后,她两就没再见过面了。

刘晓南向施秀身后望两眼,施秀也配合他侧起身子,露出安静的客厅,看不见人后刘晓南望回施秀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秀秀姐,没想到石今今天居然也走了,我来是想和他说点事情,既然他不在,我也就不多打扰你了。”

“你变了很多呢。”看着刘晓南一头的黑发,她隐约还记得发生火灾前,也就是将近一个月前,他还是染着金色的头发,看上去特别痞气,而如今他染回黑发,整个人内敛了很多。

刘晓南和施秀的熟悉程度,仅限于石今在的时候,一两句搭话,他们几乎没有面对面交流过,他显得有些害羞,笨拙地挠挠头说:“现在自己开店,一头金发的观感不太好,就染回来了,阿今去哪里秀秀姐你知道吗?”

“听他说,他是去南市参加什么考试,具体我也不清楚,估计现在已经到高铁站了吧。”施秀在昨天的谈话中,已经明白了很多。

刘晓南点点头,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随后从身后的自行车里,拿出装着饭盒的塑料袋,放在施秀面前:“去南市的话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之前我打他电话打不通,就想着今早过来找他,既然他已经离开了,我也就不打扰秀秀姐了,这是我在路上顺手买的早餐,要是你不嫌弃热热还可以吃,就这样,我走了啊秀秀姐。”

说着,刘晓南将塑料袋放在门前,也不等施秀回应,乘上自行车迅速远去,消失在巷子尽头。

施秀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塑料袋,缓缓提起来,最后再看一眼巷子尽头,叹口气后准备关上大门,却不想关门的动作,被一只手打断,抬头一看缝隙外手的主人是穿着精装的青年。

“你好施秀,我叫朱凯是靖市警察局的警察。”朱凯普通的脸上绽放出一脸笑容,举出手中的证件示意,“关于石今还有些问题,需要打扰一下。”

施秀没想到今天还有警察局的人调查,昨天下午昏倒后,醒来施秀就已经在医院,关于警察局里发生什么,她并不清楚,只是医院的警察简单对她提了几个问题,稍微了解后简单叙述石今的情况,并没有深入讲解情况,就被父母接回家:“阿今今天不是让警察接走了吗?”

“哦,是这样的,我今天来不是审问石今,只是单纯过来做个随访,你也是我们随访的对象。”

施秀打开门,发现门外就只有这一个警察:“警察一般不都是几个人一起调查吗?”

“其他警员负责其他家庭的随访,因为这次补习班的事情,涉及的家庭很多,而且我们也只是做个简单的随访,很快就好。”

看着朱凯从兜里拿出小笔记本,亲近的笑容让施秀也点点头示意。

“五年前,你和石今是否在塘前公园遭受了浑身长满肉刺的怪人袭击?”

施秀感到非常震惊,她以为眼前的警员,是普通警察,没想到从警员口中突然冒出怪人两个字,还点出了五年前让她一个害怕的事件。

“根据现场报警电话,内容是见到长着肉刺的怪物攻击自己的女儿,警员赶到现场保留了现场遗留的DNA数据,今早通过数据对比,其中两项数据与施秀同其母亲宋怡的数据相符合,确认你和你母亲是事发当天的受害者,你能详细叙述一下现场情况吗?”

朱凯的话语中好像有着什么魔力,施秀听到他说的话不知觉陷入回忆当中,两眼涣散丝毫没有注意到朱凯伸出手,轻轻地抚摸施秀脸颊上的伤疤。

在朱凯的手中,施秀的伤疤上,生长出一朵朵洁白的花朵,中心的花蕾鲜红又艳丽。

喃喃道:“真美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