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变成银河机神的方法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006字
  • 2022-06-20 21:00:00

滴水声,两个人互相交谈,讥讽和谄媚。

微小的臭味和消毒水的味道。

木门,贴着白色瓷砖的小房间。

石今的视线被局限在一小片区域,跟着视线移动,看向右边,一只手紧握着木质扶手,从指间闪起电光,缠绕在手臂上一路攀升到身上。

视线开始抖动,石今感觉这个身体好像倒在地上,手和腿不停抽动,身上的蓝色电弧越来越多,从刚开始的蓝色光点变成几丝柔长光线,交织在身体上,固定成型成为一块块蓝色的铁甲。

在不停抽搐和晃动中,石今感觉到内心滋生起愤怒和不甘的情绪,眼前不断闪过一张中年男人的脸。石今并不认识这张脸,却感觉有一点点眼熟,好像最近才见过,特别是中年男人手中举着铁制面具,回头的半张脸。

“伏特,当年爸爸害死了很多人,爸爸已经没有资格再去做研究了,我最后悔的就是没能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要是你能帮爸爸完成那个项目就好了。”

“当年我爸在他的项目上做点手脚才能勉强干掉他爸,我这次随便花点钱就让他的手下跟条狗似的,我也不是不是想要针对他,但用钱能解决的事情,我也没办法,谁让踏马的老家伙抽风,非让我搞什么项目。”

最终在抽搐数十秒后,石今眼前的视角才算平静下来,只是闪耀的电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冲破木门,伸出蓝色光芒包裹的右臂,抓住小便池前两个男人中的其中一位,染着金发的男子,电流瞬间让他浑身抽搐,双眼上翻,而另一边的男人被突然冲出的怪物,惊吓到滚在一边,惊愕地看向这边。

只是“石今”在抓住了高大金发男子以后,看到他几乎死亡的表情,赶忙松手,慢慢后退靠在厕所门,金发男子的话语再次在脑海里回荡,仇恨与愤怒涌上心头,“石今”向窗外跳出。

飞速向地面坠落。

“呜呜”的风声,让石今瞬间惊醒,喘着粗息发现自己还在高铁上,面前的浓密的烟雾慢慢散去,烈阳照射在灰雾之中,烟雾散去露出一台深蓝色残缺的战甲。

太阳光在它身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闪耀金灿灿的日晖,站立在原地岿然不动。

随着烟雾散尽的还有邪恶的怪人气息,残存在深蓝战甲其里的是微小的机神之力。

他的头部已然破损,人类的脑袋显露出一张黑色短发的普通青年,年龄不大,鼻尖到脸颊部散落着零星雀斑。

短发青年抬起有着雀斑的脸,望向晴朗的蓝天,暖洋洋的:“我是死了吗?”

高铁停在边缘城市中间,好几栋高楼被这场战斗波及,并列在高速铁路旁边的城市道路也受损严重,特别是怪物在城市中间高速奔跑,破坏力非常。

远方隐约能看见飞过来小点,周围在高铁停下来数分钟后,也开始拉起警戒线,到现在那两条破损的公路,已经看不见路过的车辆。

刘晓北已经力竭,在使出最后火焰灌注到怪物身上,在爆炸结束后,全身的火焰已然消失,一身鲜红色战甲。

石今也维持着念机神,本被灰尘沾染的战甲,渐渐变白,回到刚开始变身没有一点灰尘的原样,他仍然警惕地看着变成银河机神的怪物。

石今觉得自己应该是成功了,在爆炸发生,怪物最虚弱的时候,他通过念力连接了怪物眉心不断闪动的光点,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脑海里闪过短暂食堂记忆时,他知道只要引发光点之中不明的成分,就能让怪物变成银河机神。

就像突然闯入脑海里,他轻易控制了刘晓北的一部分,将他扭转成火焰机神那样。

“我救了你。”石今慢慢靠近短发青年,青年除了抬头没有其他动作,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石今。

“谢谢。”短发青年从深蓝色残缺的战甲中走出来,破损的战甲化作一块块碎片掉落,短发青年赤裸着身体,却没有一点知觉,他在高铁车顶来回踱步,将周围的景象尽收眼帘。

短发青年最后走回石今面前,看着石今满脸沉重的问道:“你好,我想请问一下,这些……都是我做的吗?”

不管怎么看,眼前的青年都是一副人类模样,特别是他低着头,透过车顶的破洞看向车厢里时,眼睛里闪过的恐惧和悲痛,都是实打实的。

石今能读取别人的情绪,特别是变身银河机神后,那种能从别人的身体里感受到情感的感觉,更加明显,这种感觉是不会骗人的,眼前的人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之前屠戮人类的怪物:“是的。”

突然短发青年抱住头蹲在地上,声音哽咽:“我做了些什么吗?我变成什么鬼东西了?”

看着他痛哭流涕的模样,安慰的话石今说不出口,他不值得原谅,他杀死了这么多人,那些在车厢里痛苦哀嚎的模样,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另一边刘晓北也走过来,只有鲜红战甲而失去火焰的身体有些虚弱,看着短发青年痛哭的样子,面无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或许是想到了自己,石今如是想到。

“别哭了,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袭击高铁?”刘晓北用脚碰了碰短发青年,也蹲在地上看着他。

抱头痛哭的短发青年,抬起泪流满面的面孔,向着刘晓北问道:“我会坐牢吗?”

“在你闯入这辆车之前,我也跟现在的你一样恐惧和害怕,刚刚杀死了很多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人,那种残暴的血腥的感觉,反而让我产生着异样的快感,每每回想起来,作为怪物的那一面让我有着欢愉,作为人类的一部分让我痛苦和恶心。”刘晓北静静地说着,哪怕短发青年又将头埋入怀中,“但石今让我们活下来,不是让我们活在痛苦之中,那些无知的怪物还活在其他角落,残害他人,只有杀死它们,耳朵里那些惨叫声才能平静一分。”

“我会坐牢吗?”短发青年再次询问刘晓北。

刘晓北知道答案所以没有回应,而是快步走到石今背后:“他不对劲。”

“果然……这样我就完成不了父亲的梦想了。”短发青年站起来,不顾光溜溜的身体,张开双手,无数浅蓝色的电丝在他手中连接,然后爬到他的手臂上席卷全身,双手向后一退,双拳一握,深蓝色战甲再次覆盖全身!

“我不能被抓住,我要杀死他们,我当时为什么没有杀掉他!!”短发青年全身闪着电光,这次电量积蓄在他体内,逐渐庞大,这股电流一旦释放出来后果难以想象!

在积蓄这股力量的同时,他扭头看向石今,癫狂的情绪稳定下来,“我叫伏特,谢谢你救了我,等我把那两个人渣杀了,我会给我杀死的所有人赔罪,现在我还不能被抓,我还不能被抓不能被抓不能被抓。”

刚刚稳定下来的伏特,声音瞬间变得尖锐起来:“我会再忍两分钟,在这两分钟里跑得越远越好,快跑吧。”

石今看着伏特身上的电流,电流积蓄的能量场非常不稳定,下一秒就好像要炸裂开来,这么暴戾的电流可真让人感觉不妙,可这一车子的人不能不管,不管他们全部都要死掉。

所以石今双手掌心相向,控制着脑海里的念力快速扩散,自己却没有向外跑的迹象,而是对刘晓北说:“晓北你快跑,两分钟足够你跑出很远的距离了!”

“阿今你不跑也会死的?!”

“你不用担心我,我念力很足够完全能抵御这种无差别的攻击,只要让念力覆盖整辆高铁,我就能救下一车人,我想试试!”石今双掌之间纯白色能量向外散发,速度奇快,呈线形向整条高铁扩散,“晓北!”

刘晓北犹豫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先走,却被石今叫住,回头看了一眼。

“好久不见。”

刘晓北火红的战甲颜色更加鲜艳,点了点头飞快的朝外面跑去,他不能待在这里,想要用念力搬动银河机神非常吃力,他不能成为石今的负担,边跑边说:“阿今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也在这里,但我相信我们肯定会再见的,我在南华大学等你!”

石今并没有听清楚刘晓北说的话,在说完好久不见之后,他就全身贯注地控制念力,眼看着伏特身上的能量就要控制不住,他将念力化作丝线黏在车里的乘客身上。

事实上在高铁停下的那刻,就一直有人往外跑,但也有很多没来得及或者无法行动的人,被困在高铁的里,这一刻是石今的念力穿过窗户,或者破坏了碎铁粘在所有,仍然还待在高铁上的人。

在最后一刻操控念力将那些人向外面拉拽,人就像被一条钢丝牵拉的人偶,飞出高铁。

电光一闪,巨大的电流向四周扩散,石今也在强大的电流中感受到剧痛,被能量向外冲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