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请你杀了我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320字
  • 2022-06-18 21:00:00

石今在认出刘晓北后,就非常关注他们之间的战斗,看着火光冲天,仅仅是靠近就感觉浑身热得难以忍受,突然发现手中一直握着的额饰不见了,眼珠子不停转动,始终没有找到红色额饰。

倒也不是担心红色额饰弄丢,小时候无论他丢多远,额饰都能自己回来,只是他现在手里不拿着额饰,心里完全没有安全感。

刘晓北和怪人的战斗好像到高铁后面去了,难得安静一会儿,石今倚靠在贯通道的墙壁上,不愧是高科技产物,连墙壁都这么柔软,靠在墙上一点也不硌脑袋。

“谢谢你救了我,还没来得及介绍,我叫陈亚男,呕~呕,那个你可以从我身上起来吗?我有点难受。”

听到声音从后面响起,很近,石今几乎能感觉到后脑勺的震动,起身回头一看,自己哪里是靠在贯通道的墙壁上,完全是睡在女孩的怀里,还是肚子上,那刚刚……意识到这种事情,石今脸上的绯红一下子遍布整张脸。

女孩说完话,手扶着车门那一块呕吐,听到呕吐声,再加上周围血腥的气味,石今也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

呕出来后,稍微平复点焦躁,石今从厕所的地上捡起一卷非常脏的纸巾,表面功夫擦擦嘴巴,随后将脏纸巾递给陈亚男说:“我也要感谢你,没有最后你把我拖开,我也死在那里了。”

来不及过多聊天,又是一阵震动,在石今的眼皮子底下,后面的车厢幸存的人们,慢慢地探头,却也正好是那一节车厢,车顶上发生剧烈的爆炸!先是剧烈的火焰爆炸冲下来,瞬间点燃整节车厢,随后一道深蓝色电光柱冲出,高温的电光连续贯穿两个人的胸口,无力地跪倒在地。

那道深蓝色闪电,再次从车顶冲下来,势如闪电在几栋不高的屋顶上绕个小圈,然后冲上车顶!

石今也因震动没站稳,向下摔去,幸好陈亚男反应及时,左手抓住贯通道拜访行李的架子边缘,另一种手接住石今。

稳住身子,石今也看见陈亚男因为接住他手上也因为冲击而受伤,关切地问:“你手没事吧!”

“没事。”陈亚男摇摇头,伸出满是淤青的右手,手腕反转打开手掌,红色额饰正静静地躺在手心,“在刚才不断的闪避中,我发现你一直紧握着他,在那个东西冲上高铁时,我将你拖进来后,就把他捡起来了,肯定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吧。”

陈亚男的声音并不是小女人的那种温柔、娇嫩,反而是那种更中性的声音,有点点厚重。石今赶忙从她手中接过额饰,这一次额饰刚到石今手中,脑海里就不断响起很多声音。

“来个人,救救我们吧。”

“我的女儿,女儿,你一定不要有事,爸爸马上来救你,爸爸马上来救你!”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他太快了,我就要这么死掉吗?”

杂乱无比的声音不断冲击着石今,而其中一道他难以忘记的声音,刘晓北低落的声音,也在这众多的声音重脱颖而出,一幅画面神奇地浮现在眼前,站在车顶上,周围的高楼飞速后退,蓝色闪电正站在身前,高举右手抵在自己胸前,那股恐怖的能量积蓄着。

“嘭!”

威势巨大的电光柱穿过自己的胸口,自己无力地坠落下车尾,然后整辆高铁在不断模糊的眼睛里,发生巨大爆炸!

画面坍塌破碎,陈亚男正大声呼唤着我,一遍遍问我叫什么名字。

石今浑身一激灵,疯了似的推开一旁的陈亚男,握着红色额饰向后面的车厢奔跑。

破碎的窗户和裂开的车厢后面高楼大厦一幢幢后退,少年的身影在越发鲜红的残阳下,追逐着后退的高楼。

陈亚男被石今这疯狂的一推,吓楞了神,站稳身体看到石今越过堆积满残渣的车厢过道,向车尾疯狂奔跑而去的背影,自己也跟抽风了一般,跟着石今的背影向后跑,只是她跑得很慢很艰难,尽管如此,她也没有停下。

穿过满地鲜血残肢的数节车厢,红色额饰的呼唤声越来越大,没有变身的他好像能看见,他看见了前方一只手抓住车尾,半个身子悬挂在车尾的火焰机神好不容易站上车尾,机神之力在他身上积攒。

而那个怪物摆出怪异的姿势,竟然瞬息之间来到火焰机神面前!

等不及了!

石今瞅准前方车厢旁侧的破洞,踩着堆着两具尸体和垃圾的小丘跃起,跳出高铁,跳到最高处时,手中紧握的红色额饰发出灿烂的光芒,剧痛在石今的脑袋迸发!

“变身!!!”

剧烈的痛苦化作高亢的嘶吼,霎时间高铁所有求救中的人,脑海里齐齐冒出蓝色光芒,汇聚在被高铁车旁强烈气流向车头卷飞的石今身上,变成一块块黑白交错的铁甲,瞬间覆盖在石今身上。

被车旁边的气流影响石今随时要被卷入车底,在变身完成的那一刻,石今听见了所有人的求救声,强大无比的力量涌上全身,接近车底的石今伸手贯穿无缝车底的铁板,抓住里面转动的轮子,手被高速撕裂却无损,只是飞溅大量火花!

“我听到你们的求救声了,这次就让我来救你们吧!”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这是石今第一次意识清醒,通过感知额饰里的力量,真正意义上主动完成的变身,强大的力量包裹全身,轻松抓住车轮而没有一点损伤。

他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按理说,石今并不会操纵念力,脑海里的力量他并不直到怎么使用,但就像出生的婴儿嘴巴含住奶嘴后,天生会吸奶的吸吮反射一样,在变身银河机神后,他本能地控制着念力推举身体,他就这样自己将自己提起来了!

不,准确的说石今飞起来了,全身被念力簇拥,全身轻盈不费一点力量,先是飘在空中,然后向前直冲脱离气流,不用维持多久,而是顺着向后卷的气流,顺势翻身,稳稳地半蹲在车顶。

一套丝滑帅气小连招!

凝视向车尾,怪物的右手正抵在火焰机神的胸口上,石今右手一挥,脑海之中磅礴的念力随心而动,无形的念力涌向车尾,紧紧抓住怪物,将它向上抛向空中!

“晓北,不要死!”

石今大喊,控制念力将怪物抛至空中,怪物在石今的念力中不断挣扎,强大电流虽然无法对使用念力的石今传导伤害,但剧烈的挣扎让它随时要脱离念力的控制。

石今想到补习班上的攻击,他迅速将念力汇聚在一起,像是两只大手捏住怪物一样,一左一右向中心拧紧,可石今突然发现自己的念力居然捏不碎怪物,想要使劲,却有种乏力的感觉。

就在这时,石今突然发现脑海里那颗流转奇异色彩的弹珠,缺失了一块。

石今想起来,补习班上陈胜王曾摸到了石今的额头,或许就是那个时候释放念力的弹珠,有一部分被陈胜王夺走。

陈胜王的战甲有多硬,石今并不知道,但那时变身陈胜王身上的机神之力,比眼前的怪物要强大太多,可缺失一块弹珠的石今,却连想要杀死眼前怪物的念力都没有。

仅仅缺失一块,全身的力气却好像抽走了大半,石今现在的念力只能够抓住怪物,根本无法将他拧碎。

这种就好像没有力气的人拼命想要拧断毛巾,肌肉里使不上劲的感觉。

怪物在念力的控制中,整个人蜷缩起来,抱成团后猛地舒展开来,密密麻麻的电弧从身体中心释放,数倍强大的电流直接冲破念力的控制。

半空中的怪物借助电流的势能,直冲石今方向!

石今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被怪物手中凝实的电光刺穿,黑白相间的战甲烧灼出一片黢黑。

落在石今背后的怪物,手中的电光越加凝实,转身提起手臂想要再来一击,被疼痛惊醒的石今在控制念力抓住背后的怪物,将它高高举起!

既然捏不死你,我就砸死你!

念力不是手,也不是单纯的意念,它在石今的眼中,更像是能够漂浮在空中受意念控制的“水”,念力是由一粒粒微小想法所架构成无形的“水”,意念先动,机神之力作为桥梁将意念这种粒子融为一体,它坚硬而又柔软。

此刻无数的念力之水将怪物团团围住,提供一个向上的力道将怪物捧起,怪物在念力的包裹下仅仅只受到念力提供的力能,就这样诡异在半空停滞一秒,猛地向下一砸,将一片公园的林区砸出一大块凹陷!

石今的念力没有向后移动,所以怪物就这样被念力抓住,跟着高铁向前飞驰,一路上灰泥四起,怪物撞破了无数堵墙,甚至还撞碎一栋高楼的小半边层数。

高铁上的石今能看见,那栋被破坏的大楼区域,掉下来五六个人。石今赶忙用念力将怪物拉上来。

没想到怪物抓住石今念力松懈的瞬间,挣脱念力的束缚,在地面上再次释放出强大电流,巨大的电流让它周围一大片区域灯光熄灭,应该是受到强电流而断电。

怪物脱离石今的控制,失去目标的念力无处可去只能回到石今脑海里,怪物狂奔在地面上,摧毁数栋建筑物,在城市中掀起尘土。

几层楼高的烟尘中,突然冲出蓝色闪电,转瞬之间来到石今面前,它右手上凝聚的闪电在石今的瞳孔之中一下拉大,却停在了眼睛前不足二十厘米的位置。

反应过来的石今抬头,发现眼前的怪物左手正抓着蓄满电光的右手,全身上下有多处破损,特别是脸上半边的铁甲被毁掉,裸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看来刚才的攻击并不是没有奏效。

只是半边人类的脸,正不断的流着眼泪,年轻的脸上写满痛苦:“请……你杀了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