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火焰熊熊燃烧!(下)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223字
  • 2022-06-17 21:39:35

被怪物撞击的车厢已经惨不忍睹,车体几乎碎裂大半,周围被强烈乱窜的电流影响,铁和钢的混合物漂浮在空中,强风灌注进入车厢里,将石今和女孩的头发吹得散乱。

越过怪物身后,车厢几乎一片狼藉血腥,它站在石今和女孩面前,却没有攻击他们,反而是转过头去,看向车厢的另一边,抬起右手电流汇聚,白光骤现!

石今见怪物没有攻击他们,和女孩互相搀扶,刚忙向后撤,蹑手蹑脚生怕惊动怪物,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力量,在怪物对面的车厢急速向这边靠过来。

机神之力!

怪物手中汇聚剧烈的电流凝实成柱状,以雷电之势喷射而出,雷电彗星照亮车厢,同一时间对面车厢炸裂出巨大火焰,从黑暗的过道里,烈火滚滚自狭窄的车厢里翻滚过来,两道极不稳定的能量相撞,没有爆炸!

火焰的中心冲出一道全身火焰覆盖的身影,他左手向上边一伸,借助火焰的冲势避开电光,雷电彗星从火焰人的脸边擦过,然后冲破火海,贯穿右边车厢。

在火焰人影的引领下,火海暴戾地翻腾过来,怪物双膝下沉,冲破车顶飞出,只剩下火焰向石今这边滚来。

女孩的手攥紧石今的手,石今却并没有害怕,因为他从暴戾的火焰中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

果然就在火海快要到石今面前时,竟以不可思议地力量向上爆发,将怪物笼罩在其中!

抬头顺着车顶巨大的窟窿,火焰和电流交错,怪物先从剧烈的火焰脱离,划出一道蓝狐,落到车顶上,火焰紧随其后在接近车顶时,身上的火焰下冲,让他缓缓落下。

石今从窟窿里正好能看到火焰人那边,站在高速移动的车顶上,全身扑棱着火焰,火焰之中红白战甲,白色内甲上面盖满火一般的红色线条,像是一团火焰簇拥的莲花。

是刘晓北,那股熟悉的力量和不断涌动的火焰,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在食堂,被自己念机神扭转的火焰机神刘晓北,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也在这辆高铁上,他不早就强制拉入部队了吗?

还有医院火焰的案件有后续吗?他到底遭遇了些什么?

石今对这些问题都非常好奇,只是这种情况下,他没有机会去问刘晓北,只能注视着他身上在狂风中扑棱的火焰,仍然犹豫着是否变身。

车速正在慢慢减弱,不知是怪物的冲击让高铁受损,还是高铁列车驾驶员主动减速,高铁正式驶入城市,石今并不知道这是那座城市,但不管如何火焰机神稳稳站在车顶之上的画面,他将永远记得。

时速二百五十到三百的高铁车顶,是不可能有人能够站稳的,高速移动下的风速能够将一切事物掀翻!

而车顶上的两人却丝毫不受影响,面面相觑,怪物先一步下手,依然是高速移动,电流在它全身疯狂运作,两人之间不足百米的距离,怪物瞬间跑到火焰机神,贴脸的情况下,右手按向刘晓北身体,强大的电流凝聚,一触即发!

刘晓北在怪物起身的那一瞬,火焰就从身上释放,朝正前方喷涌,巨大爆炸!

怪物率先从爆炸出脱出,然后冲下高铁,在几栋不高的屋顶上移动到爆炸范围后面,冲入烟雾。

烟雾中的刘晓北感觉到胸口剧痛,刚刚那一击非常不好受,也不知道自己攻击是否奏效,烟雾还没有散尽,背后突然传来麻痹的感觉,来不及反应,刘晓北被电流叉出烟雾,雷电直接贯穿刘晓北的身体。

刘晓北之前已经见过怪物的速度,没想到那还不是他的极限速度,在电流的交错下他的速度竟然又提升一个档次,而且好像完全没有受到火焰的影响。

不,脱出烟雾,刘晓北还是看见怪物的胸口黑了一大块,看来火焰的攻击并不是没有奏效,只是他在面对剧痛,仍然做出非常有效的攻击!

被电击中,刘晓北想要反击,伸出手火焰从整条手臂冲出,怪物扭头轻松躲掉,倒是刘晓北在电的冲能下,滚到高铁车尾,要不是凭借银河机神的力量,指头嵌入铁皮中,才稳住身体。

刘晓北掌握银河机神的力量时间太短,对火焰的运用认知尚浅,在刚刚的战斗中不仅机神之力消耗巨大,而且因为力量使用的粗糙,效果不尽人意。

如果刘晓北对火焰应用更熟悉,吃了刚刚那一击,怪物绝对做不出这样的动作。

用力将自己身体拉上车顶,看着对面也刚落地的怪物,刘晓北内心一凉,再有一次攻击,自己已经到车顶边缘,他不像怪物能够依靠电加速追上高铁,虽然火焰也能让他有不俗的速度,可他也追不上高铁,火焰的势能只有爆发的那一刻最快。

想依靠火焰完成高速移动,机神之力消耗巨大,现在的他没有这么多机神之力,所以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看着面前的怪物,它右腿后撤,左膝弯曲,右手高举过头顶,腰部躬成难以置信的弯度,整个人以一种诡异的跑步中的姿势维持住。

两秒,它就降临到刘晓北面前。

战甲里刘晓北的瞳孔地震,太快了,它实在是太快了,刘晓北打算先躲避怪物的攻击,积蓄力量,最后在一次近身战中死死抓住它,依靠积攒的力量完成最后的爆发。

时间越长攻击越强,但想在高速怪物的攻击下躲很久是不可能的,但只要五秒,他就能积攒出不错的火焰,可是怪物太快了,摆出那怪异的动作花了两秒,超过百米的距离,近身却只是眨眼之间。

刘晓北没有料到这是怪物的绝杀,它在第一次攻击就发挥全力,站在面前的怪物,手按在刘晓北胸口。

那种麻酥酥的感觉一下子就上头,刘晓北感觉全身无力,在快速和麻痹的双重作用下,他只能无力地闭眼等待死亡。

它打算一击必杀!

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刘晓北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斗,竟是以死亡告终。

强烈的电光在刘晓北胸口积攒,下一秒就要激射出来,刘晓北胸口的麻痹感却突然消失了。

睁眼定睛一看,刚刚还在积攒力量的怪物,被无形的力量拖拽开来。巨大的力量将它向后扯,它被拉扯的一下就开始释放电流,可被念力控制住,任他怎样使劲,都没有作用。

“晓北!不要死!”

半跪在车尾的刘晓北,看见前方一节破烂的车厢侧旁,一位黑白战甲从高铁车厢侧面跳出,借助狂风翻身到车顶,释放着强大的机神之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