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朝向高铁奔跑的人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225字
  • 2022-06-15 22:16:44

伏特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用化学方法产生电流原理的意大利科学家伏特的姓氏命名的专门名称,也是出生在南市普通家庭男孩的姓名,是一个让男孩感到耻辱又向往的两个字。

伏特的父亲大学毕业是一位资深电工,从事过很多电力相关行业,年轻时曾是名电气工程师亲自经手不少城市电力建设项目,后来因为建设中的缺陷造成城市很大损失,甚至电力伤人,受害人致残,从此被迫远离重点地区工作,平日里就负责维修一下几个小区的电力工作。

父亲是一个开朗的人,自从那次意外以后,养成不良的酗酒习惯,但他需要工作时绝不喝酒,工作中仍然兢兢业业,周围几个小区的电力都有着保障,可是在这个破旧小区的工资并不高,家庭生活窘迫堪堪只够生活。

伏特并没有对这样的父亲感到失望过,对于父亲对待电力工作时那副专注的模样,深深感染着伏特,家里存放的很多本书籍也都是跟电磁有关,耳濡目染之下伏特对于电力方面知识,可以说得上非常扎实,连他父亲也感到惊讶。

小学的伏特成绩非常平庸,但到初高中接触到物理方面知识后尤为喜爱,有关理论与实际结合时,老师也会因为伏特的话而感到思路顺畅。

只可惜,这个怪异的名字却让伏特在初中,常常受到他人的歧视,更何况伏特但凡有空闲时间就抱着物理书看,让他成为男生群体里备受排挤的外人。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每次课堂上,各个老师对于伏特满意,而评判其他同学时内心产生的嫉妒和不服。

伏特并不是很在意,相比周围幼稚男生们热爱游戏和运动,他都不感兴趣,对于融入圈子那些事情更是没有关注过,但是他父亲满身粉尘来到学校,周围同学那些不堪入耳的嘲讽声,才让他无法忍受,因此半夜里还有过男生间的大大出手,孤身一人的伏特自然输得很惨。

父亲的突然去世,他始终是记得,父亲瘦弱不堪躺在病床上,气味很重,屎尿都在病床上解决,在那样的场景之下,他不断地说着当年的意外,说自己多么想不犯错误。最终让那个热爱物理,热爱电力学的男孩脸上笑容更少,也对物理和电力的依赖更加严重。

每次看着手中的仪器绽放电光,都能从里面看见开朗的父亲,揭开面具对他温柔地回首笑。

依靠自己的努力,他拼命追赶父亲的脚步,在大学第三年终于拿到梦寐以求的录取通知,正是父亲年轻时从事的那家公司,南方科技公司。

对于电力有着优秀理解,很快在公司里就加入项目,在项目组里不断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破解许多难题,甚至还和女同事一起看电影吃晚餐,一切都是这么美好和完美。直到伏特接触到南方科技公司负责的《高铁计划》,由南国为导向负责高铁管理的一个项目,南方科技公司作为高铁建立之初的负责公司之一,一直都掌管高铁的维护和发展。

伏特还在海量的文件中看到父亲的名字,只是其中一个名字唤醒他的记忆,陶启祥。

那是在伏特竞争高铁项目失败后的下午,失败落寞的伏特正在厕所里,正好听见竞争对手的闲聊。

“听说,你把伏特给干下去了?这次没靠你爸?”

“伏特……什么鬼名字,起个发明者的名字就真把自己当专家啦,跟他那穷酸父亲一模一样,平常做点小事情就一副不得了的嘴脸,干掉他还需要靠我爸?当年我爸在他的项目上做点手脚才能勉强干掉他爸,我这次随便花点钱就让他的手下跟条狗似的,就他那满脑子都是电磁的人,能和我比?”

“是是是,当年陶老的手段人尽皆知,您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啦……”

厕所里伏特的手紧握住盲人扶手,手上力量不断加重,掌纹与木质接触的地方,隐隐有淡蓝色电光绽放。

……

不知睡了多久,倚靠在椅子睡觉,时间一长脖子感觉非常僵硬。

揉揉酸痛的颈部和肩部,石今睁开眼睛,空调呼呼地吹着,周围人虽然多但并不吵闹,多是睡觉和戴耳机倦怠地看电视,偶有人起身上厕所,接耳低语。

刚苏醒的石今感觉浑身乏力,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发现已经下午三点,这几天没有好好睡觉,没想到一觉睡了将近五个小时。

缓缓站起身来舒展四肢,发现旁边的女孩还没有换人,女孩整个人斜靠背对着他,两双长腿勉强用膝盖抵在椅子上,蜷缩在椅子上,从石今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去手机屏幕,上面好像是直播。

女孩无聊的刷着手机,最后在一个游戏直播间里停下,主播直播的游戏,正好是石今也喜欢的《战甲》,一款大火世界的机甲游戏,在里面玩家拥有古老战甲,驰骋于各个虚拟的星际之间,爽快的战斗,多样的武器和组块提供了无限趣味。

说起来《战甲》在今天还要更新大版本,石今想起来觉得很可惜,他一直都很期待即将公布的全新战甲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可一想到自己也即将怀揣着念机神,进入另一个世界,也感到兴奋,只是变身所带来的痛苦,让他有些不愿意面对。

石今正看着墙壁倒映里的自己愣神,没想到女孩发现他盯着自己这边发呆,误以为他看直播入神,坐正身体问:“你也玩《战甲》?”

“没有男孩能抵御机甲的魅力,我都已经玩到二十段了。”石今坐回位置,笑着回答。

女孩满脸惊讶地对着石今说:“大佬呀,我才八段好多有趣的武器都不能使用,好可惜。”

“我可以带你啊。”石今话刚说出口,就觉得不妥。

女孩愣了一下,笑着说:“不用了,感谢大佬,但是我觉得自己一个人玩挺不错的,不用考虑这么多。”

“也是这游戏就是自己探索更有意思,我也是这样过来的,有人带反而束手束脚不方便。”石今听到女孩的回答,反而放松,其实他也不习惯跟别人一起游戏,虽然很喜欢朋友们网吧五连坐的热闹,可石今更多时候更喜欢一个人自由自在点,不过如果女孩执意要求的话,感觉自己肯定会同意,嗯,同意,女孩声音甜甜的软软的,杀怪都更有动力。

两人又各自看自己的手机,石今用余光向那边观察,她正面坐着双手撑在扶手上,神情认真眼睛不时眯起,好像分析着什么,红唇偶尔因为专注而嘟着。

老是盯着别人看,好像是老流氓一样,石今正打算收回目光,却发现高铁正行驶在远离地面的高空中,缓缓降下地面,飞速地行驶窗外的景象也不断变化,广阔的荒野慢慢多出不少亩水田,高低不齐的房屋越来越多。

吸引住石今目光的,是远方那与高铁水平运动的蓝色闪电,越过坑洼不平的荒野和水电,速度极快,不断向前逐渐靠拢高铁。

“你看那是什么。”石今想要看得清晰些,不自觉靠近窗口,自然也靠近女孩,女孩也向石今指去的方向看去,瞬间被那道能追上高铁的神奇闪电吸引,完全没注意两人几乎贴在一起。

高铁周围的乘客似乎也注意到蓝色闪电,纷纷靠近石今这边窗口,统一向窗外看去,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聚集在逐渐靠近的闪电身上。

那道闪电既不高,也不大,肉眼就能看清大概结构,无数道深蓝色光丝从最前方呈锥型向后方扩散,拖出巨长的深蓝电光,闪电消失的地面留下焦黑的泥土。

“它越来越近了!”

“它不会撞过来的吧。”

周围人一开始都对能追上高铁的东西感兴趣,但发现闪电越来越靠近,最后看到蓝色闪电就在车子下方奔跑时,议论纷纷。

“你们快看,那里面好像是个人!”

一个惊奇的声音从脸贴在窗边男人嘴里说出,所有人再次将目光聚集,石今也仔细看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石今也看清闪电里面。

那是一个全身深蓝色铁甲包裹,腰部和关节处都是黑色皱起的血肉组成,身体驱赶近乎平稳不懂,它疯狂摆动双手,双腿矫健有力地弹射,快到四肢的摆动不时产生混叠现象,就像是快速转动的直升机旋翼般静止不动。

暴戾的火花电光在它身上粒子般疯狂散开,无数条深蓝色条状闪电缠绕在它身上,密密麻麻的电光拖出一道倏忽而逝的深蓝尾影。

靠近,接近,深蓝铁甲在不到百米的距离下,从斜线跑突然变成垂直奔跑,看着接近中的闪电,窗边的人们纷纷后退,靠在另一边,看着笔直冲向自己这边的石今心中产生不好的预感,见面前的女孩好像呆住,摘下额饰下意识抱住面前的女孩,向后倒去。

在高铁非常接近地面时,那道闪电瞬息之间冲上高坡,撞破石今面前的车厢,直接将结实的车厢撞出一人大的破口!

无数碎片带着蓝色电流飞刺向周边,飞刺得碎屑直接刺伤这节车厢里的很多人,甚至有人直接被这尖锐的碎片隔断半边脖子,鲜血哗哗地流,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吓得麻木,没一个人帮他止血,他只能痛苦的在座椅上抽搐。

那道诡异的深蓝色怪物双手抓住破裂的车厢,双脚踩在破口上,深蓝的头盔不断闪着电光,看着车厢内,所有人都感觉脚底麻酥酥地,像是被细微电流刺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