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1074次列车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390字
  • 2022-06-13 21:00:00

继续待下去,没有任何能力的施秀,只会受自己牵连,他无法做出任何保证。

石今已经逃避五年多,到头来靠逃避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当晚回到房间后就拨通了邵阳的电话,希望明天出发去南市,参加青训。

银河机神考核是七月底,面向南国各地隐秘的考试,由南国地方机关挑选新的银河机神,通过考试加入银河机神分院学习变强。越是优秀的银河机神学院,越能获得更强的力量。南国二十三市,并不是每一个市都有银河机神学院,但经济实力靠前的城市基本上都有银河机神学院,其中南市作为南国首都,也是唯一一座城市有两家历史悠久的学院,南华和北陈。

为了在银河机神考试中获得更高的名次,进入更好的大学,各地机关都会提前在南市军部,对即将考试的新人进行培训,早年只是南市军部内部进行的特训,后来因为效果明显而渐渐传开,直到现在已经发展名为‘种子青训’的整套训练流程。

距离银河机神考试已经不足十天,到了明天就只有九天,仅仅九天时间非常珍贵,石今害怕参与危险的战斗,所以他更迫切地想要参与训练,只有自己变得更强,才能减少受伤的概率。

邵阳对石今的话语,倒是没有什么在意,也马上做出安排,明天一早就安排人过来接他,上午十点的高铁,下午五点就能到南站,这样你就还有八天时间训练,对于已经拥有通知书的你来说,八天时间足够石今了解银河机神的世界。

石今连声表示感谢,挂断电话,担忧和离愁再次涌上心头,生活在靖市足足十七年,本想着艰难的高考过后,要继续那种无聊的一眼望见尽头的生活,他不想要那种生活,而今面对未知的未来,却又万分不舍,甚至有种逃离这种选择的感觉。

但他避无可避,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在床上睡觉的石今听见门外传来嘈杂的声响,朦朦胧胧地打开门,看见姨父姨母收拾出一大堆东西,两人中间还站着身材姣好,瞪大着可爱两眼的蒋荔,也在帮着收拾东西。

“阿今起床啦!大早上这位女警官过来说接你去南市,你这孩子今早出发也提前说声。”姨妈拿着一包包零食,装进袋子里。

姨父像是嫌弃似的回应:“行了行了,孩子迟早都要出去闯的,他能有这份焦急的心,就代表他有这份激情,这是好事情,哎,少装点方便面,高铁很快的。”

“我知道,这是给他到地方以后备着的,他又不会做饭,拿点总没事。”

姨父伸手阻止姨妈再往已经半个人高的袋子里塞东西:“再往里面塞东西,阿今肯定不会拿了,你这傻女人,你想让石今扛着麻袋上高铁,真的是。”

姨妈不禁低头一看,顿时尴尬,面前的麻袋已经快到她腰边,旁边的蒋荔也掩着面,伸手把麻袋封住说:“请叔叔阿姨放心,不管是从这里到高铁站,还是从南站到南华大学,我们警方都安排专人接送,这些东西很容易就能拿上,当然我们伙食和住处都是很齐全的,不用太担心石今的生活问题。”

石今看着姨父姨母满脸关心的模样,心中暖暖地,也更加坚定离开这里的想法,绝不能让家人受伤,相信邵阳大哥他们会保护好靖市,只要自己不在这里招惹麻烦,一切都能解决的。

只是石今看向施秀的房间,房门紧闭,平常施秀早早起来复习,而今天却晚了这么久,或许,她是没醒……不,她或许只是不想出来而已。

这样的我,这样的我,不值得她伤心与自责。

更让石今没想到的是,蒋荔微笑着对石今招招手,然后一只手轻松抓起沉重的麻袋,半人高的麻袋就这样悬挂在蒋荔身后,已经快赶上一米六几蒋荔身高的麻袋,在她手上就像玩具一样轻松。

蒋荔人比较娇小可爱,但选车却是和外表相去甚远的越野车,将半人高的麻袋装进后座,然后再把箱子塞进去,石今老老实实开门,想坐后排,却被打开驾驶位车门的蒋荔眼神警告,荔枝眼直视着石今,好像随时要生气。

石今挠挠头,尴尬地走向副驾驶座上绑好安全带,蒋荔眼神这才回收,满意地一跃而上驾驶位,发动汽车,姨父姨母在门口挥手告别,将近七点半钟,他们收拾收拾也要上班。

高铁站都选在远离市中心的边缘地区,而靖市虽然经济不发达,市中心并没有多大,但因为整座城市处于山脉中心,地形崎岖,高铁站的选址仍然选在偏远的一块大平地上,且仍然高昂的建造许多支架,才腾出一大块区域来,花了石今他们近两个小时,九点才到。

七月底的靖市高铁站不处于繁华的时间,毕业休息的学生早在月初就回来,炎热夏日外出工作的人也没到时间回来,但作为依山而建的特色山城,高铁站的人流量依然不少。

关掉空调走出车门热浪袭来,七月底的气温才到九点,新升的太阳却已将大地烧灼滚烫,源源不断的热气腾腾上升。

高铁站很久以前就有了,老实说这是石今第一次来高铁站,作为家里蹲的他唯二两次出行,都是在父母和姨父母的带领下坐的火车,今天也算见识了本市的高铁,与经常在网络上见到的并无二致。

“还有四十分钟发车,我们先去候车厅。”蒋荔下车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放进背包里,车子里什么都没放,走到后面取下半人高的麻袋,随手托在肩上,似乎没有费什么力气。

石今自己主动拿出箱子,想要接过蒋荔手中的麻袋,但掂量掂量自己好像还不如别人女孩子:“银河机神他们的力气都跟你一样大吗?”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人群,蒋荔没想到石今会问这个问题,头往后转,眼睛转动到眼角瞥眼麻袋笑说:“我这个还不算什么,获得银河机神人类虽说并不会获得神奇的力量,但身体素质或多或少会有点点影响,不同人有不同影响而已,我这个仍然是训练占了大头,银河机神提升了我身体的上限,没错。”

穿过一条长街道,两边开设有不少店面,以饮食和服装为主,偶尔会见到一两家摆放着色彩鲜艳玩意的店面,路人们形色匆匆,走入写着靖市两个大字的高铁站里,蒋荔拿着手中的票,在密密麻麻的数字当中寻找列车。

“有了!”蒋荔不知为何,仅仅是这样的小事情,也突然露出高兴的表情,将一张高铁票塞进石今的兜里,自己拿走一张,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要喝什么奶茶,姐请你啊。”

石今其实也很喜欢喝奶茶,偶尔放学会用攒下来的钱,买一杯校门口的奶茶,但这次蒋荔问自己要喝什么的时候,或许是不熟也或许是临行前焦虑不想喝,但总之他就是笑着拒绝,掩埋自己其实也想喝奶茶的心情。

蒋荔依然想带他去,可石今连三拒绝,她也就不好说什么,手指着楼上平台说:“顺着电梯上去,去三号候车厅等我,不要乱跑哦,我很快就过来。”

石今点头在蒋荔的目送下,先去了三号候车厅,见石今走的地方没错,蒋荔才放心地走向奶茶店。

1074次列车,石今走进三号候车厅,仔仔细细地查看车票,正巧也看到发车列表,正好就在第三位,带着大包小包找到一个空位坐下,好奇地四处观望,每一处地方都让石今觉得很新奇。

不管是每一趟列车开车前的检票,还是高铁战工作人员,扯着大喇叭确认还有没有人没有上车都让石今觉得很新鲜,虽然他没有像小孩子那样表现出活跃,但石今的眼睛一刻也没有停过,坐在这里足足三十分钟没有看过手机。

石今非常好奇,车站通知了这么多遍上车,为什么还要工作人员带着喇叭到处确认是否仍然有人没上车。

一直是绿色的1074次突然变红,紧接着后面的绿字也变红,变成正在检票四个字,车站的通知也接连响起‘1074次列车正在检票,请各位乘客检票上车。’

‘1074次列车正在检票,请各位乘客检票上车。’

又是一声通告,石今赶紧看看手中的票,确认是1074次列车没错,只是蒋荔姐买奶茶还是没有过来,但他下意识就走入队伍中。

‘1074次列车正在检票,请各位乘客检票上车。’

已经有很多人检票,大排长龙的队伍眼看就要见底到石今了,正犹豫着要不要上车,工作人员已经在催促石今,石今心想通报全站通报,蒋荔姐肯定知道最后过来,索性将票递过去,艰难地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大包小包拿过检票口,拖着进去。

‘G1071次列车开始检票,请各位乘客检票上车。’

另一边,蒋荔手里拿着两杯奶茶火急火燎地冲上来,看着已经大排长龙的队伍,接着后面排队长舒一口气,双手各拿一杯奶茶,在人群中寻找石今,始终没有见到提着大包小包的身影。

气鼓鼓地深喝一口奶茶,没想到他居然没有等自己,算算时间应该已经上车,等会儿去位置上找他就好了。

轮到蒋荔检票,卡了半天,两只手都拿着奶茶,一时半会儿没有掏出身份证,众目睽睽下两脸通红,紧张得汗水往下冒,最后在工作人员的提示下想到将奶茶放在平台上,这才掏出身份证按压在识别门上。

“G1071次列车从一号、三号站台上车,1074次列车从二号、四号站台上车,姑娘不要弄错了。”

屏幕上一闪而过1074次列车乘客信息,蒋荔拿起奶茶掩面而跑,跟着人群走动,站在岔路口前,一拨人走向一二号站台方向,另一拨人走向三四号站台方向。蒋荔看着两个方向,脑中响起工作人员的嘱咐。

蒋荔口中重复工作人员的话语,走下一和三号站台方向:“一、三号站台上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