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南华大学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953字
  • 2022-06-11 21:00:00

封面上画着面积巨大,密密麻麻无数栋楼汇聚在繁华的城市中间,条条宽阔的道路边经营着许多家商店。

而就是这么一幅都市日景,比石今现在就读的高中不知大多少倍,看着活生生像是靖市一个区的市区,居然仅仅只是南华大学的大学城!

靖市四面环山,坐落在几座大山之间,城市依山而建,两条大河将靖市分隔成几个市区,充其量就是南国中等偏下游的城市。

四面环山注定交通的建造耗费巨大,而且因为交通不方便,城市的发展就比其他地区晚了很多年,而学校建在经济并不发达的靖市,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凭借着优秀的教资资源,许多优秀的学生都拼了命考向外面城市的大学。

南市坐落在南国的核心地带,相对沿海的月城,经济稍微有些落后,却依然是南国两大超一线城市,但是石今还是没能想到,真正的南华大学居然如此大,相比靖市的竹青大学,简直是天壤之别。

虽然石今翻开通知书里校宿的图片,情况照样惨不忍睹,当然这是老校区的情况,新校区的宿舍还是非常豪华的配置,不过竹青大学也是青溪西区的老牌学校,宿舍都是经过翻修的,脱离不了原有框架,只是在原有基础上缝缝补补,确实显得老旧,与南华大学的每一个都方都无法相比。

石今合上通知书里夹的招生简章,向着坐在沙发上又自顾自抽烟的段丞丞说:“你好像从来没说过,你为什么会来靖市这样一所普通的高中。”

“我说过了呀,我是为了你而来。”段丞丞将烟夹在食指和中指间,熟稔地抖掉烟灰,讲诉起从前,“去年年初,在晓国被地震怪人杀……重伤以后,虽然在父亲的救助下,我捡回一条命,但万物机神已经永远离我而去,我沉寂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睡梦中的我突然在梦里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石今凑近了头,竖起耳朵好奇那件事情是什么。

“那种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你在睡梦中突然想起来一些东西,醒了之后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我只能凭着朦朦胧胧的感觉,根据刚醒时脑海里零星的关键词,我不断翻阅靖市有关卷宗,五年前的那次恐怖袭击,那一段段文字之间不断呼唤着我,离公园最近的靖市民族中学,像是有魔力一样吸引我。

那时的我因为丧失银河机神而郁郁寡欢,也正是那段时间我才染上烟瘾,父母一直都很担心我的情况,但这次我反常的申请去外市读书,母亲很支持我,而父亲则第一时间注意到我的异常,也正因为有父亲的帮忙,才能很快解决入学的问题。

然后我就遇上了你,刚过来的两个月一无所获,我甚至做好在那里正常读书考大学的准备,回归我本来就应该回归的普通生活,但食堂火灾发生那天,你跪倒在地上,身体里不断散发出怪人气息,我就知道我来对了。”

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站在门口,这句话久久回荡在石今的耳边,手里攥着南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想这次自己确实避无可避,再继续待在这里,他只会伤害施秀,伤害自己爱的人。

再低头看看手里的通知书,右手抚摸额头上的额饰,从那天补习班上的短时间的黑白色,又变回了红色,看着那颗残缺一块的弹珠,回想着变身后随心所欲的念力,强横无比的破坏力。

或许我不需要这份通知书,也能成功。

“谈话结束了?”蒋荔出现在旁边,瞄了眼石今手中的通知书,“你的家人好像在外面等你,既然已经与段丞丞见过面了,就好

抬头看向年轻的蒋荔,她的岁数也没有多大,说出这些话的语气却非常坚定:“假如我真的要去南华大学,还在读高二的我突然跳级到大学,太奇怪了吧。”

“虽然现在突然获得银河机神的人数,越来越少,但是每个人获得银河机神,经过国家挖掘后,都会进入银河机神学院学习并掌握这份能力,我是在大学里获得银河机神的,面对怪人时被邵阳大哥救下来,也是在政府的安排下转校,直接进入到本地的竹青大学就读。”蒋荔拍拍石今肩膀,想让这个对未来感到焦虑的少年,内心能获得一丝放松,毕竟曾经的她也是这么过来的。

石今长舒一口气,握紧拳头:“我会努力的,到时候我也要成为像你一样,帮助他人人的警察。”

“你能有这份干劲就好了,不要成为我,要成为邵阳大哥那样有担当的男人才行!”

石今笑了笑,在蒋荔的带领下,走向外面:“话说,在早上你们出来都带走各式各样,动物水果的面具,你是哪个面具啊,为什么你们办案还要戴面具?”

“我是桃子面具,等你以后成为我们行业的一员,也要挑选自己的面具,具体什么原因,以后你就知道了。”

再次走过休息室的过道,杨桃身上披着薄毯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另一边的李敏妹已经不在休息室里,倒是在转角处,正好遇上站在休息室门口的邵阳,他脸上仍然没有表情。

“邵阳大哥好,石今已经与段丞丞谈完话了,现在送他去自己家属那里。”

邵阳右手扶一下镜框,低眉看见石今手中的通知书,跟上石今和蒋荔,走在后面说:“我想你肯定还有很多问题,但想必段丞丞已经将南华大学的事情给你说了,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将来从事的工作危险而且关系重大,没必要的人还是不要参与为好。”

石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在即将走出通道时,已经能看见很多人各自围聚几个群体,交头接耳低声言语,在不大的招待室显得有些吵闹。

在过道口停住,长舒两口气,石今刚想要迈步出去,没想到肩膀被邵阳一把抓住,回头看过去,邵阳再次扶一下镜框边缘,拿过石今手中的通知书,缓缓说道:“回去好好休息两天,思考一下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有没有勇气和能力肩负起重则,距离七月底的招生只有不足十天,从靖市到南市需要将近七个小时路程,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当然你有通知书,只要考试前一天做出决定就可以了,决定好了就拨打通讯录的第一个号码,我们随时等着你。”

这段严肃的交代,让石今明白话语里沉重的分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他还是顺就的点头,没人知道他有没有准备好,他也不需要去问过了时间会怎么样,他也没得选择。

人生也是这样,除了选择去生或者去死之外,别无选择。

走出过道,靠近门口的家人第一时间发现石今,姨妈瘸着腿,小跑过来直接抱住石今,石今都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被抱住,不过卡在姨妈脖子上的脑袋,倒是正好看清后面的姨父。

“你没事吧,有哪里受伤嘛?快让我看看,怎么上个补习班,还能遇到这些事情呢?”抱住石今的姨妈,一脸关切的看着石今,也不顾这么多人的注视下,不停地看着石今脸上的小伤口。

在玻璃碎掉的时候,玻璃碎渣在石今脸上留下不少小伤口,一进警察局就经过消毒处理了。

“警察同志,石今他还小,遇到这些事情肯定很紧张,没有给你们添麻烦吧。”姨父慢慢吞吞走过来,熟练地从兜里掏出支香烟递给邵阳。

邵阳伸手挡住:“没有的事,相反在这次事件中,他及时疏散学生,面对审讯第一时间以清晰的逻辑揭发教导主任的罪恶,我们警察非常看好他,这是个十分有勇气还很聪明的孩子,虽说学习成绩不太好,但在军校里肯定能走出一片风采。”

姨父和姨母听得一愣一愣的,本以为孩子进入警察局,是因为闯出什么大祸,虽然他们一开始就没觉得会是多大事情,由石今这孩子惹出来,一路反倒是非常担心儿子受委屈和惊吓,但没想到居然是这等好事。

说着,邵阳拿出左手夹住的文件,递给姨父过目:“事实上军教一体的南华大学,已经向他抛出橄榄枝,这份就是我们一直寻找人才准备的通知书,让您的孩子去一流大学接受半军事化教育,同时学习大学知识,毕业直接进入部队历练,以往获得这个机会的学生,基本上都成为现役军队里的士官长,相信您孩子也有这个能力,只是去不去还是得看您孩子的决定,因为最后毕业并不能获得一流大学的毕业证。”

姨父看着邵阳手中的通知书,一时间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