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少年没有乌托邦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074字
  • 2022-06-07 21:54:10

刚刚从噩梦中醒来的石今,满身是汗,经过邵阳特许,让他在警局先洗了个澡。

走出审讯室,警察局已经开启了很多灯光,走过长长的过道,过道尽头的墙上,开了扇小窗,可以看到外面已经天黑,看见一颗笼罩在黑夜中,不断被微风吹动的树。

过道两边都是落地玻璃,可以清晰看见里外,一抹粉色非常抢眼,坐在明亮的小房间里,沙发上的杨桃端着茶杯,对过道上的石今招招手。

另一边刚刚洗完澡的李敏妹,手拿着浴巾擦拭头发,正好也看见过道上的石今,没有表现很喜悦,甚至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继续用毛巾搓头发。

“里面就是卫生间,进去洗洗吧,经过严厉的审讯幸苦了,要加油,要是能进入我们支队那就更好了,记住我们是中央第十六支队,青溪西区支队哦!”

石今点点头,走进卫生间,卫生间墙面和地板都是黑色的,只有那三扇门是白漆装饰,一间是马桶,中间是洗漱台,最里面是洗澡用的,还有淋浴喷头。

脱光衣服,走进去将热水开大,温暖的热水全部浇在石今身上,刚脱离噩梦的空虚感,慢慢得到慰藉,他仍然不断的思索着刚才的噩梦,那一切都太清晰太真实。

真是到这不仅仅是一段梦,这就是曾经发生的事情,只是不知因何他忘的一干二净,而且那段噩梦,与食堂火灾里莫名其妙的一段画面连接上,一切都这么清晰明了。

海胆怪人或许是复活机神通过能力复活控制的,包括那些袭击靖市的怪人,都是陈胜王散布的,只是海胆怪人正好找到他,才有先前的一幕。

他是为了找我。

不仅是五年前的怪人袭击,是为了找我,那次食堂火焰怪人也是第一时间盯上我,在我全身上下摸索,那一枪或许也是为了袭击我。

但是……施秀一次又一次的保护了我。

热水顺着头流下来,铺满整张脸,温柔的水流进心间,分不清哪些是泪那些是洗澡水。

不知为何,鼻子酸楚控制不住,很委屈,好像全世界欠自己的,不,是我欠施秀的。

都是因为我,是我让她遭受了如此多不应遭受的苦难,如今她毁了容,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派上用场,相比她以后的生活都会大受影响,像她这样美丽的人以后本应有更好的生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用口罩遮住那一块锥型的伤疤。

关上热水,往后一模,并没有摸到毛巾,扭头看去毛巾架空无一物,长叹一口气,用手抹抹身体,拭去水滴,身体湿漉漉地开始穿衣服,贴身衣物都浸着水渍。

透过窗帘的缝隙,石今能够看清楚外面的灯火,盏盏明亮,灯光之外黑得什么也看不见。

玻璃倒映石今的脸,伸手过去,打开了一扇门。

门后面,段丞丞站在窗户边凝视着窗外,青烟从肩膀处袅袅升起。

段丞丞扭头看向入门的石今,猛吸两口香烟,扔到地上踩熄,慢慢走向石今,边走边说:“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面对面谈话了吧。”

段丞丞靠得很近,段丞丞要比石今高出一个头,两人几乎面对面石今感觉有些不适应。

“老实说,我们其实并没有这么熟,从相识到现在将近半个月,其中还有十多天你在住院,咱两根本没见面。”段丞丞低头看向石今,“但你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

“我想我就是为你而来。”

段丞丞伸出双手,再次握住石今的双肩,就像在火灾中那样:“看着我,面对那些你不想思考的问题时,你总是会避开别人的目光,你在害怕什么,怪人?疼痛还是死亡?”

“我……”石今想说什么,表情皱起,有些痛苦的表情,语气刚起就憋回去。

“从食堂火灾那次,我借用念机神的力量时,我就已经将你的事情告诉给我父亲了,你还不明白吗?五年前的袭击是陈胜王为了找寻你,火灾怪人想要杀死你,陈胜王刚刚是想要夺取你,而你就是念机神。”段丞丞两手松开,啪得一下抓住石今的头,控制着石今的头,让两人目光接上,“所有人都为了念机神而来,你无处可逃。”

施秀和姨妈受伤是因为我,刘晓北和那些同学死伤也是因为我,施秀再受枪伤更是因为我,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我能怎么办呢,丢不掉,老是丢不掉!

“我已经没有变身了,五年前变身过后,我就踏马的没变身过了,他们还要追我,我能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啊!”看着段丞丞坚定的眼神,他讨厌极了,办不到的事情,该怎么办啊!

“所有人都不希望念机神离开你,你失去念机神代表我们再次丧失迎回和平的机会,你失去念机神代表它们再次丧失消灭核心的机会,所有人都不会让你失去念机神,所以你必须掌握好念机神,变得更强,不然你除了死,别无选择。”

我死了,死了好,他们就不会受伤了,可是……姨妈会伤心的,施秀她也会哭的吧,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她们了。银河机神也好,怪人怪兽也好,其他人都无所谓,她们不行,离开家人不行他们会很伤心的,

“我该……怎么办。”

段丞丞将一封文件递给石今,然后说:“参加月底银河机神的考试,进入银河机神学校,变成最强这样你才能保护所有人。”

“我办不到,我这样的身体,考得什么我都不知道,对于那些东西我完全不了解,我能考上吗?”石今低埋着头,内心焦虑,不断揉搓自己的脸。

段丞丞打开文件里面露出有金纹的华贵信封:“去南华大学,里面就是南华大学的特招通知书,正常参加考试,走个流程你就能进去。”

石今抬起头,看向特招通知书,就像是在网络上看见过的,普通大学通知书,他没有看过南华大学的通知书,并不知道与普通的南华大学有何区别:“这是走后门?”

“不要小看我,我可也是从里面辍学出来的优等生。”

“没懂。”

“我爸是校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