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噩梦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651字
  • 2022-06-06 21:19:12

“特别对战支队?”

蒋荔晃晃短小的食指,左手叉腰,全身肌肉放松倚靠在凳子上说:“是特别对外作战支队,诺,看在你拥有这么珍贵的机神,未来肯定是我队友的份上呢,我就给你当一次特别解答。

我们呢,现在都是经过银河机神考试,经历过高中到大学的学习和训练,层层选拔上来的,根据每个人表现都会进入不同功能的部门,但总的来说不管去哪个部门,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保护我们国家的公民。

而想要完成这个目标呢,第一我们要在学校学习文化知识,第二增强自身的实力,第三就是负责好自身的责任,消灭所有的怪人和怪兽,虽然说近几年怪兽几乎没有出现,但每年其他国家和那些扰乱社会秩序的机神猎人,依然威胁着所有人的安危。

我们依托于警察部门的银河机神科,主要负责每个区域针对怪人怪兽机神猎人们的违法打击,而特别对外作战支队则主要负责,反击其他国家暗地里的威胁,他以前非常出色,很可惜在晓国的一次特别行动中遭受意外,失去银河机神的力量,不然现在已经在南华大学毕业了吧。”

石今赶紧记住蒋荔说的每一句话,对其中段丞丞的意外,非常好奇:“意外?”

“他没有跟你说过嘛?”

“他也说是个意外,但没有跟我讲里面的故事,而且说到这件事,他似乎并不想细谈,能感觉到他的情绪里有些低落。”

蒋荔仰头靠于搭脑,长发垂落散开在椅背:“去年年初,晓国出现高等级地震预警,他作为一次锻炼和支队的其他银河机神前往晓国,晓国每年都会出现这样规模的地震,但预警的地震怪兽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可是去年地震怪兽出事,尽管有所戒备但晓国仍然有些掉以轻心,造成不小的损失,段丞丞就是在那次对抗地震怪兽的过程中重伤,并且永久失去了银河机神。”

去年年初晓国地震,石今想起来了,去年他还是高一下期的普通学生,过着重复的生活,在家中晚餐时,看到过晓国发生前所未有的大地震,震级高达九级同时还引发大海啸,虽然有着丰富抗震经验和结实的房屋结构,但伤亡仍然高达两三万人。

“地震还要你们管吗?”

“怪兽和怪人依靠负面情绪增强力量,有的怪兽会出现在灾难现场,可以获得不菲的负面情绪,更有甚者作为原初的怪兽,比如晓国那次的地震怪兽,能够在全世界引发自然灾害,灾难即怪兽本人,我们当然要负责,不仅要负责消灭怪兽,保护人类,才是我们最重要的目的。”

作为深度英雄梦的幻想病患,石今终于问出了那句一直想问的话,可惜段丞丞还没来得及问,接连遇到事情更本问不出来,而这次避无可避,他更想知道问题的答案:所以语气里充满希冀:“那银河机神平常到底都干些什么?”

“巡逻?调查?写卷宗?”蒋荔掰掰手指,似乎自己也并不是很记得,“好多好多事情,每天过来上班要写一大堆东西,每天还要巡逻,坐着车子到处跑,毕竟怪人怪兽不可能跳到我们面前,叫嚷着让我们杀死。”

“结果跟普通警察做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区别啊。”石今情不自禁的感叹。

蒋荔似乎是没想到石今会这么说,右手指向空中停了许久,才脱口道:“每个认真工作的人都很伟大的好不好!正是有着每个普通警察的付出,才让南国的社会平稳,只有警察们兢兢业业,认真对待每一个案件,才让那些遁藏在光鲜亮丽外表下的罪恶,重现光明!”

没想到石今的随口感叹,居然引起面前可爱的女孩大动肝火,看着蒋荔可爱的面容上,焦急的表情,有些可爱又有些尊重。

只是没想到,因为石今说了这句话,蒋荔两腮鼓起眼睛盯着笔记本屏幕,完全不理石今。

石今又陷入百无聊赖的发呆中。他想起很多,但每一种回忆都是破碎的,一张张撕裂的场景,如同柔软的纸张,在漆黑无比的空间中,波涛般起伏。

直到那句话,凭空在石今耳边响起。

“找到你了,念机神。”

那是一张丑陋的嘴巴,不大的嘴唇周边却长满细小的肉刺,宛如堆积在粪坑的驱虫,细白的尾巴不断晃动,不仅仅是嘴边,这个怪物全身上下都是肉刺,他那被密集的食指长短肉刺遮挡住的双眼,看着石今,石今看不见他的眼睛,但能感觉那股随时要喷涌的恶意。

石今愣着没有动,右手传来不小的力道,他正被高出一个头的女孩牵着跑,女孩牵着石今的手跑,不断回头观察效果,右转的小脸,露出那颗意料之中的黑痣,只可惜,那只长满肉刺的手已经抓向他们。

施秀先停下了脚步,弓腰弯背,双手用力将石今一推,石今被施秀推到,正好避开抓向他的那只手,怪物的手没有停下,所以抓到了施秀。

他就这么看着,看着女孩不断挥手要他走,近距离下,更是清晰可见她腹部的伤口,血液四溢,浑沌满地。

他拼命站起来,他想上去帮他,他要扒开怪物的手,他要救她,他要杀了那只可恨的,可恶的怪物!

身旁一阵风吹过,姨妈高跟鞋踩地的巨响不断传来,右手手肘还挂着包,她不断发出嘶吼,那声音并不像是成熟女性温柔知性的喉咙,能够发出的声响,更像是被囚禁在山谷之中,猛兽四伏草原里,男人绝望的嘶哑,她的双臂更是用尽全力挥舞,却只能无力地锤击在怪物身上,丝毫未动。

怪物的嘴满是鲜血,怀中的女孩停止挣扎,石今呆呆地站着,看到女孩平日里灵动的眼神,逐渐暗淡,石今好像已经完全停止了思考,瞪大着眼睛,瞳孔也散大丧失聚焦,阳光打在头顶,脸面一片漆黑。

我在干嘛你在干嘛你在干嘛我在干嘛!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怪物走向他,粗壮的手臂不耐烦的拍断姨妈的腿,姨妈跪倒在地上,下半身也尽是血,仍旧爬向施秀,竭尽全力。

它走过来了!

它看着石今,好像在看一件期待已久的东西。

“找到你了,我会来找你的,我会来找你的,我马上来找你了!”

鲜红色光芒闪过,仅一瞬间,画面变换,怪物的脸扭曲成怪状,恶心粗壮的肉体在高压之下,变得像水一样柔软,庞大的身体被无形的高压挤榨成肉泥!

“我会来找你的,念机神……”

石今猛地坐起,大汗淋漓,腹部和背部都一片潮湿,抬起头大口呼吸发出尖锐的喉鸣音。

好一阵才缓过来,邵阳、蒋荔还有焦洋等等五人皆围在石今面前,凝视着他,但也并不是看石今的身体,而他的脸,准确的说是额头。

石今摸摸额头,那种红色额饰凹凸不平的手感又回来了。

他记得红色额饰被朱凯拿走了,难道他们又还回来了?

“我明明放进标本袋里了,为什么又出现在他额头上?你动了什么手脚!快说!”朱凯不可置信地说。

蒋荔也是满脸震惊,那条额饰是她看着朱凯前辈装进袋子里的,而且她一直看护着石今,石今除了睡觉外,什么都没做:“他刚刚睡着了,我还听到呼噜声,就是因为他刚才突发抽搐,我见很像癫痫才叫你们的,他应该什么都没做,应该……”

邵阳正好站在灯光之下,脖子上的狼尾遮住剧烈的光,他的眼睛折射着光,底下的眼睛透露着惊奇:“能够主动回到变身者手里的变身器,果然是不得了的东西,好点了嘛,有空得带你去做个全身检查,打起精神来,段丞丞有话想和你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