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精检仪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165字
  • 2022-06-05 21:00:00

精检仪是柱状的仪器,中间有一条细小红线,旁开长出许许多多的机械手,不断闪烁绿光。

石今很好奇,这样看起来高级,却又感觉很廉价的机械,是如何检测出机神之力的。但是他并不想自己亲自站上去体验,因为并不知道站上去以后,会发生什么。

会不会痛?会不会探查到精神力?或者注射什么不明液体,乃至意想不到的奇奇怪怪方式。

见到了这么多的银河机神,石今也明白自己拥有的东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独特,这件从小就给自己带来许多厄运的物体,他甚至还想要丢弃,他是真的试着丢弃过,但红色额饰每次都会自己回来,有时直接回到额头上,有时出现在床边的柜子里。

“如果那个能变身成为战甲的东西,就是银河机神的话,那我就是银河机神了。”石今低着头,虽然会时不时好奇地看两眼精检仪,不过最终还是垂下目光,顶着面前的台桌。

“变身器是什么?”见石今松口,朱凯坐回自己的位置,翻开桌子上的文件问。

“额头上的装饰品。”

朱凯右手碰了碰荔枝眼女孩:“蒋荔,去把红色额饰拿过来。”

蒋荔走过去,俯下身子拿下石今额头上的额饰,刚刚忙着组装精检仪,她已经将西服外套脱下,留下黑色吊带背心,因为石今的额饰要从后脑勺松开,所以正面着石今,双手越过石今的头,除香气扑鼻外,俯身不免露出一点风光。

身处低位的石今微微偏头,但总是控制不住瞄了两眼,遗憾没看到什么。

朱凯接过蒋荔手中的红色额饰,在手中把玩一番,读出文件夹上的内容:“五年前在靖市公安部门曾经接到过诡异的伤亡事件,在读取到异常尸体后,立马通报银河机神部门,遗憾的是,等我们银河机神赶到时,只回收到残破的怪人尸体,同一时间,在靖市各个地方都有怪人袭击事件,引起高层极度重视,那段时间邵阳队长忙坏了。”

说着,朱凯电脑里那一摊肉泥的照片放映在电脑里,石今感觉有些恶心,不过经历过最近的一些事情,包括亲手杀死记忆怪人后,并没有刚开始见到陈陈伤口那样反应剧烈,甚至看着里面的公园和沙地,隐隐有些熟悉,但自己总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但幸好并不是一无所获,拾回很多奇怪的尸体后,经过对比发现是早已死亡的海胆怪人等一系列已经确认死亡的怪人,那时起我们就怀疑可能是复活机神潜藏在靖市里,虽然不明白消失已久的复活机身为什么会出现在靖市,但我们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对策,全力所搜陈胜王的踪迹,可惜没有获得任何线索,现在看来,他很有可能就是为了你而来的。”朱凯将红色额饰递给蒋荔,蒋荔站起身来,把红色额饰放在了精检仪上。

精检仪中间有一块很大的方形凹槽,朱凯将手中红色额饰放进去,多支机械臂从根部一路亮出绿光,转而变成红光,所有光纤呈长方块状照射进凹槽里,像是扫描一样无数遍扫过额饰,最后所有光线停住消失。

数条机械臂简中红光一个个变绿,到达三分之二处停下。

蒋荔全神贯注地盯着精检仪,看见精检仪的变化,背对着朱凯说:“确认是银河机神变身器无误,只是,只是……”

坐在石今对面位置的朱凯,看着精检仪的变化,在电脑里输入着什么东西,手指飞快地敲击见笔记本自带键盘问:“只是什么?”

“只是变身器里,银河战甲蕴含的机神之力是残缺的,只有三分之二。”

精检仪最下面的一条缝里,打印出一张纸,蒋荔将红色额饰拿出来,再蹲伏下去拿纸,递给朱凯,他眉头紧锁地看着纸上的内容,看了将近一分钟,时不时还看向电脑屏幕。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复活机神会出现在靖市了。”揉揉发酸的眉头,朱凯普通的长相上爬满了愁容。

石今也好奇地盯着朱凯,他也对上一秒刚打败记忆怪人,为何又会突兀地出现一个复活机神,连段丞丞都这么害怕,最主要的是,他一开始就伤害了施秀,这种人绝不可饶恕。

“上次现世,还是在半岛战役中有过一次参战,并且影响到与盛约国之间机神冲突的银河机神,传说中的银河机神之一念机神,如果是为了念机神的力量而来,身为机神猎人中活跃度较低,但参与过重大案件的机神猎人之一,复活机神会出现在现场才合理。”

说到这里,朱凯拿着纸质突然想到什么,惊讶地站起来看着石今,语气有些急躁:“你第一次变身是什么时候。”

突然问到这个问题,石今有些愕然,他第一次变身是十二岁的时候,刚刚拿到红色额饰就看见额饰流转着奇异色彩,感知到与那个弹珠的联系,那是他第一次变身,非常顺利,而后来他好像一直遗忘了一些事情,直到看见刚刚关于公园的图片,他才想起来部分画面。

同十二岁那年,他和施秀在公园里还遭遇了一场袭击,一头全身长满肉刺的怪物,突然出现在公园里,抓破施秀的肚子,而石今一个人畏畏缩缩地躲在角落,看着施秀遭受袭击,姨妈奋起反击,疯了似地不断用手去拍打拉扯趴在施秀身体上的怪物,无济于事,姨妈身上也沾满血液,还丢掉了一只鞋。

然后又想不起来任何事情,就像断片一样,后面就又是和施秀一起上学,她身上也没有一点伤,那一段遭受袭击的画面,不像是石今自己的经历,他们好像突然出现在公园,怪物也突然出现在面前袭击了他们,没有来到公园之前的记忆,也没有怪物伤害施秀之后的记忆。

这段记忆就好像突然闯入脑子一样,没头没尾的画面和经历,甚至还时不时出现在石今的脑子里,影响着平常的生活。

也是石今才知道,段丞丞十三岁变身成为银河机神已经惊为天人,而他十二岁变身怎么看都不可能。

难道我还是天选之子,这篇小说的主角不成?石今嘲弄的在心中自讽。

本要说今年的石今,不知为何人脱口而出真实的变身年龄:“十二。”

“对上了!”朱凯使劲一拍桌子,“五年前念机神变身的信号,正好被复活机神捕捉到,复活海胆怪人被念机神杀死,正是你石今,根据卷宗上所示,找到古怪尸体那段时间,监控显示你和施秀还有宋怡,一家三口出现在公园门卫的监控视线范围内,尽管公园内部没有监控,所有没有捕捉到你变身的影视,可根据现场的所有资料显示,面前这个红色额饰,是念机神的可能性很大。”

听到朱凯一番分析,石今居然感觉很合理,好奇地问道:“然后呢,其他监控有提供什么资料嘛?

“很可惜,下一段监控中你们出现的镜头,没有任何变化,虽然从门卫监控中第一次出现到下一次服装店监控里,中间隔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不能说明什么,可能你们就是在公园里玩了一会儿,但现场的尸体却说明当时那段空白时间里,肯定发生了战斗。”朱凯认真的思索,“蒋荔,这个线索非常关键,我先去隔壁将报告告诉老大,你先在这里看着他,以防意外发生,必要时可以变身银河机神,警局特许。”

朱凯摔门而去,房间里只剩下被约束在椅子上的时间,和一脸无聊的蒋荔,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拿着笔在本子上画呀画,画呀画。

“姐姐,你也是银河机神吗?”许久,石今脑海里一直都是公园里的画面,摇摇头摆脱那些想法,看见蒋荔无聊地坐在椅子上,好奇地问。

蒋荔没想到面前的孩子,坐在警局,‘享受’着犯罪嫌疑人的待遇,居然还能问问题,眼神有些警惕地看着石今,说:“不然呢。”

“哎哎,段丞丞他现在怎么样了?”石今坐直身体,问出他早就好奇的问题。

“他呀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蒋荔听到哭笑不得。

“我确实杀了李方明,但他确确实实是怪人,这点段丞丞肯定也可以为我作证,他也是你们的人吧,我i们消灭怪人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嘛……”石今越说声音越小。

蒋荔那双荔枝般的圆眼一亮,带着戏谑的口吻说:“你不会不知道段丞丞的身份吧?”

石今抬头,看着蒋荔没有任何动作,那样子就是一副茫然的样子。

“消灭怪人当然是我们的职责,而且我们本来就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对你进行盘问的,或者说这只是想搞清楚的一个问题而已,你最大的过错,就是在没有获得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使用银河机神的力量,当然这一条罪名从来没有向大众公开,所以这类人占了自我觉醒的银河机神人群百分之九十九,你只是其中一个而已。”蒋荔含笑解释。

“那段丞丞是什么身份啊。”

蒋荔从桌子上拿出一张照片,是段丞丞短发时穿着和蒋荔一样的西装,神情严肃的照片:“他曾是特别对外作战支队的一员,最早变身记录的持有人哦,他父亲还是前南国南组组长,你担心他干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