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没有答案的选择题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591字
  • 2022-06-04 21:00:00

肖唯余依然保持着微笑,坐在审讯室的位置上,和石今不同的是,他的双手被手铐束缚在身后,腕部已经勒起印痕,双脚也被椅子锁住。

从进入这个位置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肖唯余没有动过,除了背后的双手不断转动,全身一直保持原样。

面前闪过亮光,两道瘦高身影走进来,正是邵阳和尚雅雯。

邵阳并排与尚雅雯坐在肖唯余面前,尚雅雯打开面前的笔记本,从西装胸带里掏出钢笔,一只手操作电脑,一只手握笔悬于纸上。

“把监控关掉。”邵阳坐下后,在强光下点燃一支香烟,青烟飘过灯头,夹着香烟的手向上一举,低声说。

一下子安静下来,整个房间只有邵阳抽烟的声音,肖唯余依然微笑着,眼睛快被两边的肉丘彻底埋没,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让人怀疑他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根据你之前的供词,你的银河战甲名字叫做恐惧机神,能够影响身边人的情绪,他们对你的恐惧值越大,你的力量越强,具体是如何的?”

邵阳连续抽完两支香烟后,站起身来,走到肖唯余身后,右手手肘倚靠在肖唯余的肩膀上。

这个问题好像讲到肖唯余兴奋的地方,原本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一下子睁开,露出与石今完全不一样的眼睛,黑白界限十分明显,就连虹膜也黑得虚无,与瞳孔融为一色,看不见任何没有倒影。

“具体就是从周围的人想到恐惧机神之后,脑海里产生的任何恐惧情绪,都能被恐惧机神的眼睛看透,对恐惧值越高的人攻击,攻击越有效,呵呵,你们开始问恐惧机神的能力,是想要颁发许可证吗?”肖唯余的头像是孩子一样,一上一下的,兴奋地说着,“保证,在获得许可证后,不做一件坏事,而且到目前为止,恐惧机神没有杀过任何人,当然,打伤肯定避免不了,毕竟跟着爸爸他做的事情不打架无法解决。”

“战斗的方式是怎么样的?”

尚雅雯一边用右手哗哗写字,左手快速敲击键盘,一心两用。

“根据爸爸的说法是,洞察敌人的恐惧问题,利用对方害怕的地方来扭曲认知,扩大恐惧值最后击溃敌人的心理防线,不过汲取别人的恐惧值凝聚成武器这样更酷,长枪是最好用的,近战长度优势,又可以远程投射。”

“又是个精神类能力呀,既然是恐惧那应该能产生震慑效果吧,能不能做到因为对方害怕炮弹,然后你扭曲对方认知,让自己手中的武器变成炮弹之类的。”邵阳左手摸着下巴,认真思考着。

“好方向,最近有接触过扭曲认知的能力,或许可以利用起来,事实上从一开始就试过使用恐惧机神的力量,改变你们的认知,但比想象中的要困难。”

“当然,我们向来有对付银河机……”尚雅雯停下手中的动作,声音骄傲地说,但话未说完就被眼前的一幕所打断。

刚刚还双手被束缚的肖唯余,突然举起双手,一团黑的瞳孔直视着邵阳,充满挑衅,伸在半空中的手,腕部的勒痕依然可见:“不过总算成功了。”

邵阳也被吓得后退两步,右手伸向西裤兜里,神情紧张地看着肖唯余:“这又不是表演逃脱术,如此严密的控制,你怎么摆脱的!”

“你们担心在现场遭受反抗,其实从一开始恐惧机神就没有解除变身,但恐惧蒙骗了你们,人面对未知时,恐惧会不受控制的挣脱出来,有恐惧自然就有希望发生的一面,你们五人不约而同的希望敌人束手就擒,利用好这点,你们所有人都只能看到恐惧机神解除变身,伸出双手被铐住。”肖唯余的身体瞬间被黑色的战甲覆盖,战甲覆盖的手轻易打开椅子的封锁,“如果没记错的话,脚下的仪器能够阻碍银河机神的力量,干扰变身吧,没有它,你们不会这么掉以轻心的。”

尚雅雯也猛然起身,两人慢慢靠在一起,手都放在肖唯余看不见的地方,随时变身,双方你进我退。

但是令两人都没想到的是,黑色战甲来到尚雅雯刚坐的位置,漫出黑光,银河战甲隐隐退去,肖唯余拿起尚雅雯喝过的水杯,动作缓慢,吞咽的声音连尚雅雯都听得见。

喝过水后,肖唯余走回自己的座位,在邵阳和尚雅雯的注视,又用座位底下的仪器自己束缚起来,并且伸出双手,示意着什么。

“就是有点渴,来吧,铐起来。”肖唯余面带着和善的微笑,将双手再向前拱了拱,“不用怕,已经用那个仪器把脚铐住了,无法启用变身器的。”

邵阳和尚雅雯没有靠近,反而是走向门口,肖唯余低头笑出声来,转而从自己的腰带上拿出一块方形黑块,扔向快要接近大门的二人说:“变身器扔了,来吧。”

材质不明的方形黑块掉落在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作为专业的银河机神,邵阳能从物体里,读出浓郁的机神之力,细细品味还能读出莫名的恐惧。

丧失变身器的银河机神,是不可能再召唤出银河战甲的,这是所有银河机神都无法违背的一点,起码到现在为止,以邵阳短暂的职业生涯,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前辈,或者机神猎人能够在没有变身器的情况下,变身成为银河机神。

“你小子……”邵阳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少年震慑住,没有变身器自己居然还畏畏缩缩的,摇摇头,走上去铐住肖唯余,虽然动作很随意,但邵阳的右手没有离开过裤兜。

另一边,已经将审讯室的风景看腻,石今渐渐感觉到乏味,仰坐在椅子上,只是椅子的构造非常背痛,怎样也睡不着。

说起来经常在各种书籍里听说,审讯室会给初入其中的普通人极大的心理压力,石今却没有感到害怕,只是空调有点冷,安静的无聊。

毕竟,比起之前完全丧失知觉的那种感觉,审讯室的安静,让人想要睡觉。

百无聊赖之际,审讯室再次被打开,不过进来的不再是马尾眼镜青年,而是另一位长相平平无奇,就是走在人群中石今都不会记得的青年,另一位梳着高马尾,一双又圆又大的荔枝眼,瘦白脸可爱秀气的女生,两人齐齐走进来。

长相普通的青年是靖市公安局五人中,最后一位成员叫做朱凯,他面对石今的表情可以说是很寻常,就像面对一个路人,没有感到紧张,甚至没有觉得自己面前坐了一个人,他坐下来轻轻将手中的文件夹放在桌上,双手交叉撑在桌子上,好奇地问:“对银河机神知道多少?”

另一边荔枝眼女生没有坐在凳子上,而是俯身从沉重的箱子里,拿出一件件掌大的零件,蹲在角落里组装着什么东西。

石今好奇地瞥了一眼那边,挪回目光时不小心看到荔枝眼翘起的屁股,紧张地收回目光,正好和朱凯的目光对上,目光闪避到朱凯背后的门,想了下说:“银河机神,应该就是那台黑色的铁甲人吧,力气又大,速度又快,简直像在看二次元一样。”

石今的回答,既没有说出段丞丞告诉他的事情,也没有说出自己拥有银河机神,因为他不确定那些话会不会牵扯到段丞丞的安全,会不会让自己连续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看着我。”朱凯拍了下桌子,突起的巨响,将正在思考着说词的石今,吓个大跳,“段丞丞是你的朋友吧?你不用害怕,他曾经是南国公安机关年轻有为的银河机神,虽然遭受到意外,如今已经远离武装警察银河机神部门,但他仍然属于南国军队的一部分,他曾经说过的话,不会对他和对你有任何影响,我这次跟你谈话的目的,只是希望建立起双方沟通和信任的桥梁。”

这番话让石今的嘴巴抽动两下,表情都是想说话的意思,但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围绕在石今脑子里的事情很多,其实他有很多事情想问,但问了之后呢?他们知道答案吗?万一要他加入呢?怎么拒绝?拒绝不了难道就这么走进去吗?

见石今只是沉默,朱凯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转过去,对着石今,上面正是施秀躺在病床上,露出半边脸隐隐看见右脸锐角的疤痕,她缓缓喘气的样子,已然入睡看起来应该没事了。

“根据医院那边的回复,女孩应该是脑袋受了枪伤,刚送到医院,残留的伤疤可以确定是从太阳穴附近穿入子弹,没有子弹型号和已经接近痊愈的伤口来看,完全无法确定枪型,甚至难以判断为枪伤,但从现场回收的子弹,也是仅有的一枚子弹,确定是把小口径狙击枪。”

朱凯站起身抬高手,展示出装着子弹的标本袋,脸已经快贴近石今的脸了。

“哪怕是小口径的狙击枪,精准击中人类的脑袋,不说这惊人的愈合速度,就说她还能活着,就足够医院那些专家害怕了,但是这颗子弹并没有向他们公布,所以他们只是判断女孩受的是敲击或锤击。”朱凯收回标本袋,表情嘲讽地说,“但你不会以为我们会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

当时在现场的是一具尸体,一个晕厥的人,自杀的流浪汉身上残留着机神之力,变身中的肖唯余,倒地无力的杨桃和段丞丞,最后便是跪在地上的你。

从结果上来看,自杀的流浪汉是敌人,尸体中检验出超标的怪人气息,杨桃和段丞丞根据官方记录都不是拥有治愈能力的银河机神,肖唯余那令人战栗的气息就更别说了。只有你,唯独只有你,或者说只剩下你了石今,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石今也跟着朱凯的话思考,想到最后,无一句可反驳,内心已经有些动摇。

“精检仪可以用了。”荔枝眼女孩擦擦额头上的汗,站在一人高的柱状仪器前。

“精检仪是盛约国针对越来越隐秘的民间机神们建造的仪器,它能够准确的检验出普通人身上是否含有机神之力,甚至能够精确到变身器的存在。

可南国向来有一条规定,自主报备的银河机神可以跳过科目一,直接参加许可证的科目二考试,但用精检仪检查出来的银河机神,属于非法占有罪,根据情节轻重,小到需要参加许可证科目一考试,大到以刑法判决。”

朱凯慢慢走到石今背后,脸贴着石今的右脸,呼气声能够精准的传入石今耳朵。

“所以,你是想自主报备呢?还是我请你进去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