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青溪西区靖市公安局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584字
  • 2022-06-03 22:17:16

“石今,性别男,年龄十七岁,户籍地址南国青溪西区靖市,靖市民族中学学生,你因为涉及故意杀人案,跟我们走一趟吧。”

看着眼前举着警察证,一身长及膝盖的长款风衣,戴着兔子面具的人,石今感觉怪怪的,但也只能伸出双手,被寒冷的镣铐铐住双手,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被逮捕的一天。

面前凌乱的战场,肖唯余被两个戴着猪狗动物面具的人按在地上,脸上依然带着笑容;段丞丞则从怀中掏出一个不知是什么的证件,和兔子面具对话两句之后,由其他人扶起来;角落里有一位戴着桃子面具的人从箱子里,掏出许许多多抢救物品,对杨桃和施秀进行急救。

后续从大门慢慢跑进来很多没有戴面具,身穿蔚蓝色警服的正常警察,举着手枪对准每个人,控制局面,一位明显身居高位的警察进来后,与戴兔子面具交涉一番,示意所有警察护送面具人撤离。

段丞丞由着孙悟空面具瘸拐地架过来,对石今说道:“你不用害怕,他们都是本地银河机神科的人,我已经向他们出示身份,你也不会受到不公平待遇,你没有经历过考核,在没有拥有银河机神变身证的情况下,使用银河机神的力量,需要进行常规的盘问,我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你想想关于我之前车子上的话。”

车子上的话,石今想到前天在车里,段丞丞和杨桃三人,段丞丞想让石今联系官方,拥有超然其他人的力量,没有任何人的监控,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哪怕石今才读高二,并没有进入社会,但从自己看的书籍和影视里,他都能明白浅显的道理。

石今并不抗拒加入南国官方,讲不好凭借银河机神的力量,他还能有个正式的身份,南国这么民主的国家,总不可能拿他去解刨吧,毕竟挺段丞丞的话,银河机神虽然珍贵,但依然有着不少的人群,加入官方。

只是那边仍然处于急救的施秀,看着桃子面具从箱子里拿出折叠担架,将杨桃和施秀抬出去,石今有些担心,在施秀头部中枪的那一瞬间,石今就马上给出了保护,将弹珠的一部分分散给了施秀,这一步他很熟练,因为小时候就这么做过。

之前与遭受记忆怪人攻击时,红衣女孩送过来的碎片,就直接让石今填补上弹珠空缺的一步,变成一枚完好如初的弹珠,只是刚刚成型的弹珠并不稳定,所以石今在解除变身和弹珠的恢复中,陷入变身后遗症。

而后施秀归还碎片的那一刻,那枚碎片直接融入石今身体,修复了身体的损伤,顺畅呼吸,但它无法融入弹珠之中,只能游离于弹珠之外不停漂浮。

直到施秀中枪,石今直接操控着这枚碎片,进入施秀脑中,不断运用念力止住出血点,这一系列精密的操作完全不像初学者,那一刻石今好像被什么附身,手法精湛,念力不断穿梭,保住施秀的性命。

这也是石今在刚刚发生战斗中,没有任何反应的原因。

可是那并不是石今自己一步一步完成的,事实上完成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石今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不过只要施秀保住性命,他就心满意足了。

兔子面具将石今和肖唯余丢在一起,自己走到不断摆动身体的陈胜王旁边,仔细端详。

“过来核查该男子身份,大家都小心点,段丞丞说他是复活机神,陈胜王。”兔子面具周围的人一下子涌过来,全员低头,警察和戴面具的人将陈胜王围成一个圈,气氛紧张。

“没有反应,他体内有股神奇的力量,控制住他,让他的情绪十分不稳定。”孙悟空面具人从段丞丞身边离开,从手中的箱子里翻出长柄物体,前端圆形闪烁红色光,对着陈胜王就是一通上下扫。

狗面具慢慢靠近又安静下来的陈胜王,扯了扯他的脸,从箱子里拿出一瓶写满外文的瓶子,对着苍白的脸喷水,陈胜王感到痛觉又惊起挣扎,狗面具下传出一道动听女声:“确认面容无伪装,核实数据库后,该男子叫做刘惇,五年前……五年前死于车祸,一家四口无人生还,他们的尸首经由夫妻双方高龄父母处理,送往火葬场。”

这句话一出,不仅仅是段丞丞一脸震惊,跪在地上的肖唯余,也从轻松的微笑变成震惊,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

“也就是说,面前的男人是假的咯?白高兴一场了。”

兔子面具走过去踢了两脚,没想到‘陈胜王’突然抬起头,看着兔子面具狞笑:“又是一个熟悉的力量,从你父亲那里继承过来的力量还适应吗?呵呵呵,是不是感觉父母黏稠的血液,还流淌在战甲的缝隙里呀,呵呵哈哈哈!”

“呵呵呵呵,肖唯余,你可真是我的好徒儿,你再好好享受这三年的时间吧。”地面上狞笑中的‘陈胜王’故意抬起头,从腹部望向对面的肖唯余,嘴角划出不可思议的幅度,随后眼角嘴角鼻腔都流出鲜血,在地上抽搐两下,没了反应。

周围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连连后退,警察举着枪,手都抖了几下,死得太突然,让人没有一点准备。

“这个老家伙,跟了他五年,一直都是这具身体,从来没有见过他还有其他身体,没想到他居然是用能力控制这个身份。”肖唯余继续维持微笑,只是石今一下子就判断出是感到尴尬时的强颜欢笑,毕竟他对自己的表情太熟悉了,扭过头,继续对石今说,“石今,我好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石今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使用了如此强力的念力攻击,此刻他感觉自己已经飘飘欲仙,对肖唯余的话,本能的点点头。

兔子面具在听了‘陈胜王’的话,愣了两秒,然后恶狠狠地踢了他一脚,直接将‘陈胜王’踢飞到墙边,这一脚光凭肉体就有如此大的力量,兔子目光一扫,右手在空中一挥。

“带走!”

石今和肖唯余等人,全都被警察扶着下楼,石今迷迷糊糊中看到被警察架着进电梯,阳光一下子变得刺眼,然后身体感觉到前方吹来阵阵凉风,眼皮特重,一眨一睁,场景就切换成公安局门口。

青溪西区靖市公安分局。

忙忙碌碌的蓝色身影交错路过,穿过各种狭窄的通道,最后被带到一间安安静静的小屋,刺眼的灯光,简单的问题,一项项迷迷糊糊中的石今对答如流,恐怖的氛围突然惊醒石今,发现面前的座位已然成空。

刚开始受到惊吓,石今整个人都畏畏缩缩的,见许久没有人进来审讯,就开始好奇地打量周围环境,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进公安局,也是他第一次进审讯室。

第一眼就看出墙壁上特殊的材质,还用了特殊的隔音材料,正好石今无聊网购时,看见过,没想到广告语中的‘官方都放心选用的隔音材料’居然不是假的。

四位穿着黑色西装,紧身的西装勾勒出线条身材的三男一女,正看着屏幕里的静坐在审讯室的凳子上,面上微笑一丝不少的肖唯余。

“审讯过程中,这位少年没有一丝紧张,情绪非常稳定,对答冷静,从审讯内容来看,他说自己是一名孤儿,在十二岁那年被陈胜王捡到,一直当作养子抚养在身边,而自己并没有十二岁以前的记忆。”一位黑色西装修身齐肩中短发,微卷蓬松慵懒的女士,戴着黑圆眼镜坐在电脑前,一字一句念出电脑里的内容,“电脑里查过他的资料,资料里他出生于一家肖姓家庭,父母双双病亡,九岁那年他被社区的管理者送入孤儿院,十二岁开始成为刘惇的养子至今。”

“我们到达现场时,他正是那位变身状态下的银河机神,经过我的测验,他的力量能够放大我的某种情绪,之后我变身成银河机神,也无法完全抵御情绪的变化,这是种拥有新能力的银河机神。”站在五人中间的男子,年龄稍微偏大,留有披散在脖子上的狼尾长发,戴着方形镜框,泛着冷光,声音清冷。

四位齐靠在大银幕前的三男一女,同时转向屏幕一角。静静躺在病床上的李敏妹和施秀。

“李敏妹,正是那间房主人李方明的女儿,按照资料显示她还是靖市食堂火灾的幸存者之一,施秀时石今的表姐,他们都是参加这次补习班的学生,从资料上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奇怪的是,李方明只有一具尸体,而且从其他参与这场补习班学生的口中,得知刚开始上课所有人就昏迷过去,醒来李方明已经死在了地面上,石今正躺在地上大喘气。”

“补习班,李方明,昏迷,还有残留的大量机神之力……我知道了,李方明就是怪人,想要杀死所有学生!”四位西装革履的三男一女中,其中一位平头青年,一脸兴奋的大喊。

电脑面前的女士翻了下白眼,晃晃头说:“焦洋焦大头,每次给你点眉头你就编出一整张脸,不说话你会死呀!”

平头青年尬笑着摸摸自己头发,一根根硬得像铁刺:“雅雯姐说得是,我闭嘴……闭嘴。”

最后,所有目光都汇聚在四处乱望的石今身上,五个人的目光都暗沉沉地,氛围有些冷凝。

“石今,靖市民族高中生在读,今年十七岁,本地户籍,暂居住在名叫宋怡的姨妈家里,奶奶在他还未出生时就自然身故,爷爷在石今六岁那年死于农村的一场枪击案,经由本地派出所调查未果,后请靖市公安局刑侦队外出调查,仍然没有结果,就这样成为悬案至今未破,其后父母离婚,母亲在医院病故,父亲石为兵下落未知。”尚雅雯率先打破平静,念出电脑上的人物背景。

“枪击?”邵阳看着石今爷爷那一部分资料,问道,“南国禁枪力度非常大,但在十一年前的农村,弄把猎枪并不是什么难题,问题就在于,他父亲到现在还没有下落?”

“邵阳队长,根据资料显示,在他父亲失踪后,当地派出所立即进行了搜索,但搜索没有任何结果,石为兵没有留下任何踪迹,警员们在搜索六日无果后,就放弃了全力搜索,成为一桩悬案。”电脑前的女士继续调取资料。

邵阳走到尚雅雯身后,看着电脑屏幕里眼角有道短细疤痕的中年男子,又瞥了眼在审讯室坐立难安的石今说:“先把他拉去血检,对了……用上精检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