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响彻地狱的不死之歌(下)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942字
  • 2022-06-01 21:00:00

陈胜王有一点说错了。

念机神的力量并不是残缺的,甚至可以说,石今从来没有感觉自己像这样完整过。

盛夏,小女孩从一堆杂物之中,翻出条红色的额饰,她最不喜欢红色,所以眼睛溜溜一转,把他戴在了小男孩头上。

小男孩把它摘下来,很奇怪小女孩的举动,但他没有多想,只是将红色额饰举过头顶,透过肮脏的阁楼玻璃,看见额饰中间的小结中,流转着奇异色彩的弹珠,弹珠中隐隐有三道裂痕。

现在石今脑中,那颗五颜六色的弹珠正源源不断地释放能量,游走全身,从皮肤里生长出黑白相间的铁甲,将整个人覆盖在其中。

刚刚变身的虚弱被全部驱散,石今感觉到自己身上蕴藏着无尽力量。

他明白了一切,这股力量完全由他的意志操控,强大的精神力凝聚在脑中,只要他想,他可以控制所有事物,但他并不习惯这份力量,就像初生的幼儿突然获得成年人的身体,他短时间也无法站起来走路。

但石今不是幼儿,他是个心智发育健康的少年,念能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就和肌肉一样,简单的操控他还是能做到,所以石今右手一伸,念力随意而出,席卷前方!

肖唯余眼睛微眯,身形快速后退,陈胜王张开双手,依靠战甲的力量挡住无形的念力。

石今的手虚空一握,躁动的念力瞬间包裹住陈胜王,哪怕力大无比的陈胜王也没有摆脱念力的束缚,石今右手攥紧,无形的力量由四周向中心死死挤压,陈胜王无论怎么活动,都无法脱离高压的环境。

“咕……咕。”

高大的陈胜王战甲上,像是被无形的绳子死死箍住,不断发出摩擦的声音。

“嘭!”

鲜血四洒,头盔里面的人脸苍白无比,吐出大口淤血,战甲碎裂,身体也满是伤痕,陈胜王的战甲就这么崩裂开来!

看着地上伤痕累累,久久没有站起的陈胜王,石今也没有放松警惕,更何况一旁目睹战友被杀死,脸上却没有一点紧张的长发少年,让石今感觉十分奇怪。

石今离地上的陈胜王远远的,试探性地问肖唯余:“怎么会有人跟我长得这么像?”

“这件事情很奇怪,答案是不知道,虽然好奇,但应该不需要知道。”肖唯余摊开双手,然后指了指地上的陈胜王,“相对于这张脸,你更应该关心地上的敌人,师傅他老人家,可没有这么容易杀死。”

石今顺着肖唯余指的方向看去,一座朴实无华的十字架凭空浮现,陈胜王伤痕累累的身体居然快速恢复,被念力碾烂的双手飞速成形,肉眼可见的恢复中。

“好强,仅靠意念就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力量,可惜,一点精度都没有的念动力,只能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飞。”身体恢复如初的陈胜王,直接恢复到变身的状态,连身上的机神之力都与受伤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他就好像没有任何损失一样,直接复活。

再次出力,石今双手前伸,掌心相对,磅礴的念力也涌向陈胜王,拍掌,站立中的陈胜王双手笔直地紧贴双腿,两股念力挤向中间,战甲被巨大的力道破坏。

石今双手拍掌之后,错开,一上一下,双手向中心紧握,像拧毛巾一样,陈胜王整个人也像跟毛巾一样,被念力拧成麻花状!

战甲像碎屑一样脱落,却没有一滴血液滴落在地面,只有苍白的脸挤出痛苦的表情,却没有一点声音。

使用庞大的念动力,给石今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念动力与肌肉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都属于可再生限量的消耗品,但消耗的方向并不相同,巨大的消耗带来的不是身体的疲惫,而是意志的消磨,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感觉,好像半夜被强制唤醒的身体,随时都要昏睡过去。

用肌肉去掰断物品,物品越硬越难掰断,念力也是一样的,像石今这样简单粗暴的使用念力,银河战甲本身的硬度已经超出世界上很多坚硬的物体,将陈胜王拧成麻花状,几乎耗尽石今的念力。

想要破掉陈胜王的银河战甲,耗费的念力,足以摧毁一片城市。

“呵呵呵呵呵呵,强,无比的强,比我见过的那些银河机神还要厉害,不愧是念机神,传闻中承载着全人类初始启蒙的机神,不愧是杀戮无数怪兽的银河机神,可惜你还差得远呢,你们还差得远呢,杀不死我,杀不死我!”

简单粗暴驱动念力,石今已经感觉自己摇摇欲坠,可是地面上已经被绞杀成麻花的陈胜王,烂肉中还能不断发出低沉的声音,着实吓了石今一条。

然后,那堆烂肉背后浮现出一柄十字架,架在陈胜王的背后,在一阵沉吟声过后,那对烂肉之上,十字架转动过来,上面正钉着破败的银河机神。

“无论什么样的攻击我都能活下来,镜之机神破碎空间的力量没有摧毁我,让我只能寄希望于传闻中机神,你还嫩的很,你很差得远呢!”

复活的陈胜王,慢慢走向石今,石今想要再次驱动念力,可脑海里所生无几的念力,只是让陈胜王感觉脚被绊了一下,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陈胜王刚复活的身体,虽然仍处于变身状态,但哪怕是战甲覆盖的状态,走路依然磕磕绊绊,被念力给予如此沉重的一击,恢复显然没有跟上。

一步一步靠近石今,每走一步陈胜王恢复一点,从最开始走路都步履蹒跚,到现在已经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石今大口喘气着,抬头看着眼前,满身苔藓,关节处破旧的好像生锈的齿轮,让人无时无刻不担心会卡住。

“那么,我就拿走我想要的东西了。”说着,陈胜王伸手按在石今额头。

石今感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在悸动,弹珠,陈胜王想要的就是那颗流离着奇异色彩的弹珠,弹珠疯狂地颤动,原本已经消失的裂缝,再次出现在弹珠之中,连带着也强制解除石今的变身。

“人类智慧的启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大放异彩的念机神,还有与我记忆中重叠的身影,让我看看最期待的事情吧。”

陈胜王在石今耳边低语,按在额头上的手,正要发力,腹部却被一柄黑色长枪穿透。

石今也被突如其来的黑色长枪吓到,脑海里的弹珠也停止颤动,看向陈胜王背后,是一台通体黑色,浑身散发出邪恶气质的银河机神。

“肖唯余,你居然……居然敢弑父?”期待已久的事物,好不容易出现在眼前,却被自己的同伴背刺,陈胜王怒不可遏。

趴在地上的段丞丞也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肖唯余,突然破坏了陈胜王的计划?!

“自从五年前被您捡到,被当作养子对待,时时想到仍然感谢,您传授的恐惧机神,简直是天作之合,可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掌握这种力量,要将力量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可是您教的啊。”战甲的头盔消失,露出与石今一模一样的脸,说是长相一样气质却完全不同,冷酷的表情连石今看得也莫名胆寒。

肖唯余笑着松开握着黑枪的手,身体前倾,慢慢将陈胜王抱住,声音温柔地说:“观察了您四年,您被无数个强敌杀了又杀,却怎么也死不了,他们其实也很蠢,为什么非要杀死您呢?”

说着,肖唯余右手闪烁出黑色光芒,锋利地刨开陈胜王的战甲,露出苍白的胸膛,然后刺了进去,随后陈胜王被迫解除了变身,正是段丞丞幻境中见到的苍白青年。

“只要将恐惧种植在您的心里,被恐惧时时控制的你,与死了有什么区别?”黑色光芒进入陈胜王胸膛里,他就像见到了平生最恐惧的事物,瞳孔散打,在地上滚来滚去,口中全是求饶的话,折腾半阵没有了声音,像是晕厥过去。

解决完陈胜王,肖唯余站起身来,解除变身,但他留下来的力量仍然影响着陈胜王,他看向地上的仍然变身状态的石今,缓步走过来,伸出手,微笑着说:“父亲已经死了,你愿意做我朋友嘛?”

肖唯余的手上有很多灰,石今想要再次变身,他不会因为面前的少年杀了自己的敌人,而感到善意,甚至石今更加害怕他,可是手不受控制的伸出,与肖唯余的手握在一起。

窗外的光照射进来,照在面前少年的脸上,他的微笑不再充满莫名的恐惧,反而让石今感到熟悉和温暖。

因为这正是石今以前的笑容。

一阵风从破碎的窗口吹进来,外面的各个公寓的阳台和屋顶上,站着许多戴面具的人,凝视着屋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