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响彻地狱的不死之歌(中)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037字
  • 2022-05-31 21:00:00

因为思考所以看见,段丞丞看见了陈胜王的下一步,就看透他的每一步。

段丞丞主动出击,发动读心能力,看见陈胜王左脚后挪,右手却刺出偷袭的想法,下一秒陈胜王果然左脚后挪,做出后退避让的动作,段丞丞却先一步蹲伏,躲过从头上掠过锐利的手掌。

陈胜王的后退是假动作,段丞丞已经先从陈胜王脑海里,读取到攻击的想法,右拳直接将陈胜王震得连连后退,陈胜王左脚踩地,稳住身形。

前冲,左手爪击左斜上方,封死左边空间,右手提前刺向右边洞穿闪避中的心意机神。

段丞丞看见陈胜王脑海里的动作,瞪大着眼睛,先一步打断陈胜王前刺的右手,然后顺着攻击避开爪击,迫使陈胜王身前露出大片空白,左拳蓄力猛出,直接将陈胜王的胸口砸出巨大的创口,里面血肉模糊。

陈胜王被段丞丞的攻击,打得身形不稳,却被段丞丞猛烈的进攻所缠住,自己抽身的每一步,都被提前打断,空有一身力量,每次都在出拳的半途中被拦截下来。

在猛烈的攻势下,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陈胜王渐渐不支,在一次双手都被拦截之后,被心意机神拳头打中脖子,踉踉跄跄最后无力倒下,变回苍白青年的模样。

段丞丞的身体承受巨大压力,站在原地大口喘息,频繁读心加上体力的巨大消耗,哪怕是他也无法继续坚持,到这里已经是极限,幸好托大的陈胜王被自己先一步缠住,不然无法预料他还有什么样的后手。

看着眼前倒地不起的陈胜王,段丞丞松了一口气,一时间难以想象,自己居然战胜让前辈们闻风丧胆的机神猎人,不死机神。

不死机神,应该没这么容易死吧,段丞丞松了一口气,却仍未解除变身,依然承载着巨大的痛苦,观察着面前的不死机神,可倒地的陈胜王没有呼吸,也没有任何动作。

站着的段丞丞先一步发现,有些怪异,因为他发现,从头到尾陈胜王除了开始让‘李方明’动起来,没有使用任何能力。

不对劲,虽说一开始段丞丞便依靠读心的力量,死死缠住陈胜王,他也不应该不使用一点能力。

段丞丞的眼睛离开倒地的尸体,环顾四周,杨桃依旧躺在地上,石今依然抱着施秀,没有任何反应。

少了李敏妹。

眼前的世界像是玻璃一样碎裂,躺在椅子上的李敏妹回来了,依然昏迷,房间的墙壁出现巨大的洞,强烈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照在一道高大身影身上。

那道身影段丞丞很熟悉,正是浑身苔藓陈旧的战甲。

杨桃也是靠在墙边,捂住嘴鲜血从指间流出,石今已经将施秀抱起,站在原地。

突然,段丞丞的肩膀传来剧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变身成心意机神,仍然是人类的身体,肩膀被一根黄铜色长矛贯穿,鲜血直流,右手夹着恋人卡片,完全动不了。

对面手里握着长矛的,正是记忆怪人‘李方明’,面无表情的看着段丞丞。

“怎么……回事。”段丞丞难以置信,刚刚胜利的他,眼前的场景却完全不一样。

陈胜王越过站在原地的石今,来到段丞丞身旁,用手轻轻抢过恋人卡片,在手中把玩,玩味似的说道:“你们老师的能力很神奇,可以篡改别人的记忆和认知,我刚刚只是利用这个能力,稍微改变一点你的记忆而已,怎么样,战胜我的滋味还不错吧,呵呵。

倒是这个你的能力,我更好奇,你是如何……变身成为已拥有变身者的银河机神,这一点违背了我的认知,操纵别人心神,一天之内见到这么多稀罕的能力,我可是高兴的不得了啊!”

段丞丞看着他,恨不得再次变身,杀死他,可是肩膀上的剧痛,让他无法完成变身的整套动作。

对面李方明轻轻取出长矛,长矛缓慢脱出,更是让段丞丞痛得跪在地面上。

更神奇的是,一个长发及肩的少年从李方明身体里,爬了出来!

没错,就是爬出来,这个长发少年好像与李方明融为了一体,现在正从里面分离出来!

这一幕被段丞丞看在眼里,看着长发少年先手头从李方明的胸口溶出,紧接着是手抓在地上,肩膀,腰。等到长发少年抬起头,一种熟悉感扑面而来。

他认识,这张脸和石今长得太像了,简直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两人之间的气质有些区别,石今更偏向阴郁,而眼前与石今长得很像的少年,一脸冷漠。

要不是段丞丞完全打探过石今的家庭,不然他肯定会将眼前的少年,当作是石今,或者他的双胞胎兄弟!

从李方明身体里出来的‘石今’,全身光溜溜,从高大男子手里接过衣物,当着段丞丞面,开始穿衣服。

“你才是陈胜王,那我杀的是什么东西。”段丞丞满脸疑问。

据他所知,能力跟死有关的银河机神,只在公安局的资料里看过,复活机神陈胜王,这是他从一开始就猜中的能力,难怪刚才的对战显得如此奇怪。

一个对死者有研究的银河机神,战斗完全靠肉搏,等等,自己变身心意机神,没有控制精神,反而依靠读心肉搏,不也挺离谱的嘛?

“我制造的一段记忆而已,李方明运气不好啊,复活一个女儿,结果碰上念机神这种怪物,呵呵,也好,不然这种能力怎么会被我得到。”陈胜王抚摸了下记忆怪人残缺的身体,拉起唯一剩下的左手轻声说,最后走到石今的身边,他身边的长发少年也穿好衣服,跟在后面。

石今怀中抱着施秀,一只手揽着腰背,一只手抱着双腿,施秀就两只手无力的下垂着,瘫软在怀中。

施秀刚刚还献鲜血直流的太阳穴,伤口已经愈合,只是还残留着血痂。

“你的力量变得很微弱呢,就为了治疗怀中的女孩子,舍弃了一块珍贵的灵魂碎片,看来她对你很重要。”陈胜王看着施秀,伸手想要去触摸。

石今后退,不让陈胜王摸到施秀,神情阴郁:“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

“就是这个强大的战甲?”

“没错。”

“我给你,你不要杀我们。”

“你给不了。”

“为什么?”

“你会死。”

“又是念机神,又是念机神!”石今面目狰狞,泪水不断从眼眶里涌出,“公园里的怪物是为了念机神而来,火焰怪人也是在找它,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想要这个东西,我不要这个东西,你要我给你,我给你!

死也可以,我不想上班,我不想打架,我不想受伤,更不想拯救世界,帮助他人什么的,力所能及就可以了,办不到的事情我不想办。

我想睡觉,我想无聊的躺着,我想坐着打游戏,我想站着跑步,我想自由,我想创造价值,我就想无聊的老去!我拿着念机神什么也没有做,凭什么!你们凭什么这么做!”

长发及肩的少年站了出来,与石今极其相似的样貌,让石今也愣一下。

他说:“你拿着它就是罪过。”

“你是谁,你长得……”石今看到长发及肩的少年,惊讶的眉毛往上跑。

“肖唯余,是个孤儿,陈胜王收养至今。”长发少年继续说,“你手握这样的力量,如果不在任何一方的控制下,你只会像你爷爷一样死亡。”

“你知道我爷爷?”这是石今记忆里的事情,而且还是刚刚才回忆起来,肖唯余怎么知道?

“寄藏在记忆怪人体内,和他一起读到这段记忆,并且知道的更多,更详细,你要听吗?

在记忆里,看到对面的人,他浑身都长满了枪械,有些是枪头在外,有些是枪尾,他手里不是手枪,子弹是从他手里发射出来的,他没有脸,脸上只有一把枪。”

肖唯余一边说着,石今一边慢慢后退。

“子弹从他指头里射出,穿过你爷爷的胸膛,差一点就划到心脏,但血还是止不住的……”

“够了!”石今将施秀轻轻放在李敏妹旁边,听到后面的内容,大喝一声。

“你不会,想要依靠残缺的力量面对我们吧?”陈胜王的声音充满挑衅。

石今抚摸一下额头上,红色额饰,扭曲的纹路在手下波动,一种久违的熟悉感在心中复现。

“自从小时候仅有的一次变身,给我带来痛苦之后,我便不再使用这份力量,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过早变身,身体承受不了这份力量,它让我反应迟钝,让记忆力受损,强大也好,怪人也好,念机神也好,这些都可以给你们,但是……”

说着,石今低头将红色额饰带回额头,抬起头,红色额饰上的线条,迅速变成黑白两色,线条纠缠的中间,睁开了一只眼睛,流转着奇异的彩色,色彩像是液体般漫延开来,无数根流淌着彩色的线条分割石今整张脸。

“你们给施秀带来的痛苦,我要如数奉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