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燃烧,变身以及死亡(三)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194字
  • 2022-05-04 21:00:00

火焰覆盖的学生们,痛哭哀嚎过后,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被火人触碰的学生和老师,再次被点燃,成为新的火人。

火光映射在段丞丞的脸上,石今看着他,没有从中感觉到一点恐惧和惊讶。

“怪人,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身上的怪人气息又是为什么?”石今想到,段丞丞一见面,就说他身上有怪人气息,到现在他仍然不懂是什么意思。

食堂门口成为烈火地狱,被火人触碰的学生瞬间被点燃,剧烈的火焰以超出常态的速度,席卷整个食堂,四处是学生和老师的哀嚎和哭声。

不久才结束考试的学生们,还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悠闲的暑期生活,梦还没有到来,这场诡异的火焰,已经带走了他们充满未来的生命。

“怪人是人类情绪的产物,由情绪思想产出的垃圾,是人们害怕或者喜欢的事物,从中诞生的怪物。”段丞丞回头看向石今,笑着说,“不过,这都是教科书上的话,我更愿意,把他们看作人类变成的怪兽。”

“这场火焰很不寻常,不会有爆发如此快的火灾,火焰也不会自人体里面燃烧出来,燃烧的人只会四处打滚,不会像这样奔跑。”段丞丞说着,脱掉逐渐燃烧的上衣和长裤,扶着石今,两人一同站起身来,直面火人。

“你们是怪人。”

段丞丞手指的方向,是浓烟滚滚中,与活人无异,大步走过来的几个火焰人。

“我死过一次,石今。”段丞丞面朝石今,直视着石今的双眼,透过石今的眼睛,段丞丞能感受到里面涌动着恐惧,“我曾经也是一位银河机神,和你一样,但我在某次任务中死了,我父亲捞我出来,就是希望我好好生活,我不会再死在怪人手里。”

说着,段丞丞一只手伸向石今的额头,轻轻摘下红色额饰,握在手中,两条长长的红线,倒垂在手掌两边。

石今清晰的感受到从他的身体中,流露出一种精神力量,与自己的额饰相互交融,段丞丞好像和自己的额饰产生共鸣,化为一体。

“你的力量很强大,我很奇怪你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还不变身……所以,相信我,把你的力量借给我。”

力量?强大?我很强大?

这些词对于石今来说非常的陌生,遥远的就像海对岸的盛约国。

怪兽?伤口?肚子?救救我?石今?

我为什么会想起这些……

“借给你什么?”

石今嘴里念叨着,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段丞丞只听清楚这一句话。

“借给我力量,帮助别人的力量。”段丞丞说。

石今瞳孔微缩,低落地说“力量,可我没有……我没有力量。”

“你有的,我能感觉到,你只是很害怕它,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害怕它,但你不要害怕,这是属于你的力量。”

火光映射在段丞丞写满坚定的脸上,燃烧的火焰散发着生命力量。

火焰人越来越近了,不知道为何,之前跑来跑去的火人们,来到石今四人周围,会逐渐慢下来,一步一步走。但火人已经包围住他们。

越来越近,最近的火焰人的火光扑腾扑腾,突然要熄灭,骤然绚烂,重新燃烧起更大的火焰,他伸出手来,想要触碰面对面站立的段丞丞和石今。

后方的刘晓南背着哥哥,蜷缩在角落,平常话痨的他,嘴唇颤抖,火光也照不红他惨白的脸。

“我需要你。”

段丞丞微微一笑,自然地戴上红色额饰。

“石今,我需要你的力量,把它借给我吧。”

需要……

“石今,我需要你,救救我……救救我,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像是记忆里的声音,好像是石今想逃避的回忆,是从脑子里传出来的话语。

扭曲的红线活了过来,慢慢向四周舒张,紧紧箍住段丞丞的额头,猛然扎进头颅,在头颅的皮肤下蠕动。

“啊!!!”

段丞丞面目狰狞,满脸青筋紧绷,紧咬的牙关中哀嚎:“我……以万物机神的名义呼唤你,将你的力量借给我!!”

段丞丞艰难而又缓慢地抬起手来,颤抖的手弹出食指,上下晃动悬挂在石今的眉心。

头脑麻木,一阵阵眩晕当中,石今能够清晰地感觉,身体内某种奇妙的感觉,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强力的撕拉出来,一点一点的靠近深陷痛苦之中的段丞丞。

石今清晰地看见,一团深蓝色和密密麻麻文字缠绕的不规则光球,从自己的额头出来,环视周围,无论是倒地的,还是站立恐惧,正在奔跑的人,都有光球从身体里飘出。

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光球融入段丞丞身体里,痛苦明显减轻,无数个光球编织出雪白色的,材质不明的铠甲部件,凭空悬浮在段丞丞周围。

“变身!”

雪白色铠甲部件,随着声音的收尾,被不明来源的力量,一块块装在段丞丞身上,组装成红色火焰中的白雪,银白色战甲!

战甲右手一挥,面前火焰人被无形的力量拍开,连同周围的浓雾,熄灭大片火焰。

“真是神奇的力量,石今。”银白色战甲里,传出段丞丞喘息的声音,他低头看了看活动的手指,然后看向石今。

石今也看向他,纯白色打底,黑色条纹没有规则的环绕,勾勒出神秘眩晕的头盔图案。

这是石今熟悉又陌生的头部。

段丞丞变成的战甲弯腰俯冲,屈膝半跪,右臂弯曲握拳,贴在腰部,力道下沉。

一拳!

右手出拳,自段丞丞腰间笔直挺出,直击火人腹部。

一时间拳声如雷,狂风骤起!简练迅捷的招式,势大力沉,打出一片空白。

火人身上的火焰瞬间熄灭,裸露出一个不认识的学生,无力地倒下。

整个食堂的烟雾也被这道狂风吹散,四周清晰可见,火焰中最危险的毒雾,居然这样诡异的消散。

段丞丞的战甲上有点点火苗燃起,他还是右膝半跪,不为所动。

怪物,简直是怪物。

石今被眼前超出理解的一幕,震惊的无法动弹。

“念机神,精神力量的起源,智慧启蒙的创始机神,轻而易举操纵念力的银河机神,真是让人贪恋的力量啊。”

段丞丞站起来说道,拍拍机甲上的星星火焰。

刚刚还是致命,难以靠近的高温火焰,在这手掌沉浮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倒是挺符合你的性格啊,你到底还要在地上躺多久,石今?”段丞丞缓缓走进石今,伸出手,摊开在石今面前。

石今咽了一口口水,伸手握住段丞丞的手,被拉起身来,这个战甲的触感冰冷又温柔。

得救了,四散奔逃的学生终于可以停下来,仅剩的一些学生,无力得呆坐下来,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焰,惊吓得无所适从。

有些学生被火焰烧的衣衫褴褛,甚至有些几乎光着身子再跑,在火焰熄灭的这一刻,不顾自己的隐私,瘫软在地。

同时间,石今也看见蜷缩在对面角落里,接近百米远的施秀,心中一紧,连忙跑过去。

施秀校服被烧的干净,里面的短衫保存完整,校裤已经变成短裤,躺在角落孤立无助,但幸好,身上没有明显的火焰烫伤。

石今轻轻抱起施秀,看起来,她已经昏迷了。

火焰被段丞丞熄灭,拨雾见日,从头上被烧的黑黢黢的窗户,洒落在施秀的脸上,眼角的黑痣装进石今的眼中。

明晃晃的星,微微颤动,其中好像有火花闪烁。

“你是,你是段丞丞!?”刘晓南全然不顾刘晓北,绕着段丞丞转,打量这身怪异却又帅气的战甲,一脸艳羡。

哪个男孩子没有一个战甲梦,更何况,电视里的战甲能够在现实上演。

慢慢的周围学生也缓过气来,虽然都没有看见段丞丞救下自己的过程,但都能肯定是这个战甲救了他们。

因为眼前能够活动的火焰人,不寻常的火焰,成为现实的战甲,都完全超出常理。

“是你救了我们嘛?”学生们开始围在段丞丞身边,一个女孩,有些害怕的问。

刚刚从火焰的噩梦中脱离出来,无论是女生还是男生,都对周围的所有事物,充满警惕。

段丞丞没有理他们,而是凝视着地上的刘晓北,充满疑惑地走向他,周围的人群看见战甲靠近自己这边,赶忙让出一条路。

地上,刘晓北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呼吸声也没有。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一旁刘晓南也发现异常,想要走过去扶起刘晓北。

段丞丞伸手挡住他,自己慢慢走过去,穿着银白色战甲的他,走路金属落地声很大。

咚!咚!咚!

像是敲击在耳边的圆鼓,每一声都敲得心室震颤。

徒然,刘晓北抬起头来,一双被烈焰填满的双眼,显露在众人面前,熊熊烈火交织成剧烈的光芒,吞噬整张脸庞,攀升的高温烫的所有人纷纷后退。

他的衣服安然无恙,他的身体像太阳一样明亮,在三楼食堂里,他开始痛苦的哀嚎和挣扎。

明明已经脱离火海,刘晓北平白无故的燃烧,盲目的燃烧,人体自燃!

一团火焰升起,在天花板盘旋,一瞬间缩入刘晓南体内。

火海再次淹没整个食堂。

浓烟再次编织成密不透风的墙。

刘晓北缓缓得站立起来,痛楚消失得无影无踪,火焰在他身内燃烧,在他的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组织,每一寸皮肤下面都流动着鲜红的火焰。

然后,熊熊火焰再次燃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