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枪击 心 百合花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129字
  • 2022-05-28 21:00:00

石今的状态非常糟糕,刚刚解除变身就不停地喘息,已经非常用力的呼吸,但就是感觉呼吸的效果非常微弱,几个呼吸之后,肺好像已经要炸开,喉咙也因为频繁的交换气体而干痛。

喉咙干痛后,石今迎来更加痛苦的干咳,缺氧和剧烈咳嗽的交替折磨,使他无法集中精神,甚至开始翻白眼。

段丞丞焦虑地在一旁直拍地面,周围的同学逐个开始苏醒,有些学生看到李方明跪地死在讲台,吓得魂不守舍,急匆匆向门外蜂拥跑去,而部分冷静的同学聚拢,靠在墙角,组织一个学生,结结巴巴地打报警电话,颤颤巍巍连地址都说不完整。

段丞丞也没有打断他们报警,但还是站起身来,疏散他们往外撤,遇到像这样的紧急情况,没有太多见识的学生们,会下意识听从强势的人领导,虽然混乱但没有发生踩踏拥挤的逃跑,缩在角落的学生们也跟着出去。

只有李敏妹仍然躺在角落里,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但是段丞丞暂时没有时间管他,眼前呼吸急促的石今,才是段丞丞着急的对象。

不确认李方明是否真正死亡,这些学生留在现场,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而在疏散这些学生之后,自己也拨通手机里预留的电话,回过头,发现施秀正蹲在石今的旁边。

门外杨桃也跑了进来,头发凌乱,粉红色衣服后背也沾染了厚厚的灰尘,看来她在楼道的地面躺了很久。

一进门,杨桃就发现躺在地上的石今,满脸惊疑地询问:“什么情况!?”

“我踏马还想知道是什么情况,你人呢?”段丞丞挂断电话,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我的读心术刚刚穿过大门就眼前一黑,再睁眼看见你正带着学生往外跑。”

段丞丞一听到这句话,就知道杨桃和自己一样,瞬间丧失意识,从自己能够独立变身以后,高一跟着公安局银河机神科完成了很多任务,哪怕是面对睡眠怪人,被夺走精神时也没有像这样,仅仅只是看一眼,便被剥夺意识。

“我已经拨打我爸的电话了,等下到来的警察,应该会有银河机神科的人,我们先保护好现场,你有什么能力可以缓解石今的呼吸吗?他可能快不行了。”段丞丞非常烦躁,但这种超出预期的情况,他也只能烦躁,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时候段丞丞对自己不再身为万物战甲的机神非常愤怒,无能的愤怒就是憋屈。

“他居然会遇到变身综合征?!”杨桃不敢相信,很难遇上的变身综合征,居然会出现在念机神的变身者身上。

念机神,作为传说中的银河机神之一,其变身者按理说应该是万里挑一中的天选之子,无不是旷世奇才,这样的天选者居然会遇到变身综合征。

两人面对窒息,都没有处理的办法,在学院里,每次变身银河机神时,不管是初次还是很多次,都会准备一整套抢救用物,而银河机神们在出任务时,背后都站着一个强大的医疗团队。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面对将近窒息的石今,他们也束手无策。

强烈干咳的石今,已经开始咯血,少量的鲜血从他的嘴巴流出,剧烈的咳嗽让石今不得不蜷起其身子,半坐在地上咳嗽,段丞丞却立马将他按平,让石今的头朝向另一侧。

而施秀就这么跪在地面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眼神注视石今,右手轻轻抚摸着石今的脸,自顾自地开始说话:“那天食堂里我就认出你来了,小时候在公园里救下我和我妈的人,原来……原来就是你,你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不早点说呢,

那个怪物找你,却让妈妈变成伤残,变成英雄来救我的也还是你。原来,原来我审议里一直以来,保护着我让我更聪慧的东西,是从你身上来的,这块蓝色的碎片,应该就是你身上的一部分吧,它好像很担心你,我现在还给你,”

施秀摸摸自己的腹部,手中多出一块蓝色的玻璃样碎片,她用双手轻捧到石今的面前,这块碎片还没有触碰到石今,化作蓝色的幽光融入石今的大脑。

渐渐的,石今嘴里不再咯血,喘息变得缓和,直至睁开眼睛,看清周围的人,却不敢正视施秀的眼睛。

段丞丞和杨桃看着施秀一通操作,完全没有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只感觉自己的银河机神生涯白活了,两人互相对视,都能从对方眼睛中看见惊讶。

“看着我石今。”

杨桃和段丞丞还有很多问题要问石今,话未出口,就被施秀打断。

石今还想逃避,却被施秀双手捧住脸,被迫眼睛对上视线。

施秀的眼神坚定又好奇,石今则不停闪躲,直到避无可避。

“听我说,谢谢你阿今,没有你妈妈就死了,没有你赐给我的力量,我早也成为一块墓碑,不能再这样看着这个世界,你救了我,如果你这么多年的自暴自弃,全是因为自己引来了怪物而自责,大可不必。”

“可是没有我,你们就不会受伤……”

石今的嘴巴被施秀用手捂住,施秀摇摇头,眼睛泛着泪花,目光坚定地看着他:“没有你,我和妈妈就离开这个世界了,无数次做梦都会梦到小时候在公园里,被怪物袭击的场景,

它很恶心,它嘴巴又臭全身长满了肉刺,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它的模样,很痛,它撕咬我的肚子很痛,无数次在梦里都会被痛醒,你又那样出现在我们面前,包裹住我腹部的那股力量很温柔,就像温暖的清水轻抚我,我能清楚得感知到疼痛的消失,温暖的抚摸,石今……

如果我们不是表姐表弟该多好啊,其实我……”

施秀微微仰颌,嘴唇不停地颤抖,像是鼓起多年的勇气说出那句话。

“啪!”

玻璃碎裂的声音,无数的玻璃碎片闪耀着光芒,从石今眼前飞过。

“噗嗤”

像是沉闷的肌肉与骨骼碎裂声音。

施秀半张的嘴没有发出后续的声音,她的太阳穴在石今眼中,绽放出血色的花朵。石今拥抱住施秀无力后坠的身体,鲜血流满整只手,施秀有神坚定的双眼慢慢暗淡。

那双眼睛凝视着石今,想要诉说着什么。

瞳孔最后慢慢扩大,像是绽放的百合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