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凝视过去的眼睛,篡改记忆的怪人(下)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038字
  • 2022-05-27 21:00:00

李方明从石今的记忆中,直接被一股力量弹回现实,这种状况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让李方明感到非常害怕,回到现实,第一件事情就是逃跑,抛弃掉现在所有的身份,离面前这个身份古怪的学生远远的!

不想,李方明的手臂居然被石今抓住,怎样都挣脱不了。

李方明十分惊讶于石今身负重伤,居然还能用出这样的力量,让李方明惊讶的还在后面,石今握着自己的手,凭空生出雪白色的铁甲!

连番用力,李方明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挣脱,却看见石今的手已经变成两根铁链,穿进自己的手臂,无法挣脱!

不管李方明怎么样使用自己的能力,篡改石今的记忆,始终无法达到效果!

自己的记忆被反噬了,李方明对自己的能力也才初步掌握,可他从来没有失手,在获得这个力量初期,他成功通过篡改他人的记忆,让高中毕业的自己,成功步入学校,成为经验丰富的人民教师。

虽然李方明没有与段丞丞记忆中的铁皮人对战过,可他对自己篡改别人记忆的能力,是非常自信的,他已经依靠这份力量,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所有,他刚刚还控制了门外,能够变身铁皮人的女孩。

可是眼前被篡改的认知,让李方明深深认识到,这种记忆和认知被别人篡改的感觉,眼前的铁链非常的真实,就像是两个真正的铁链贯穿了他的手臂,他甚至能够感觉手臂上骨头与锁链的摩擦感。

眼前的这个孩子,不仅能够防止自己读取记忆,甚至还能篡改自己的认知!

这让李方明心中恐意更甚。

石今缓缓睁开眼睛,就在刚刚,额头上发烫的极点的额饰,兀地开始变紧,石今整个脑袋感觉像是被绳子死死勒住。

平常不管石今怎样感受,都无法感受到的那一部分,红色额饰缺失部分突然在这一刻回归。

剧痛让石今差点晕厥,就在这清醒与迷糊之间,石今眼前的场景突然一变,熟悉的李方明房间变成了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也没有一点声音进入耳朵,只有虚无。

石今伸出手什么也没有抓到,大声喊也没有一点回音,他脱离了一切感官上的反馈,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声有如雷震,甚至开始自己体内血液流动的声音,听到骨骼和肌肉摩擦的声音,心脏嘭嘭作响,脖子上、大腿根、胸口里慢收快缩搏动感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他失去了活动和对时间的思考,没想到呼吸能带来如此大的折磨,每次心脏泵血,血液的流向被迫在脑海成型,第一次对自己身体了如指掌,每条动脉的位置,血液向脏器的走向。

直到虚无之中,一点蓝色光芒逐渐变大,成为驱散虚无的巨大光芒,蓝色光芒扩张成一条由上至下的蓝色裂缝,裂缝之中传来高跟鞋踩地的声音,那声音在石今耳中十分清晰,也让石今耳中那些幻觉般的声音瞬间消失。

石今全部精神被这声音吸引,聚集在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位身穿鲜红色长裙的女人,比石今高出一个头,这一抹红成为虚无之中无比欢跃的颜色。

她左边脸上的锥型疤痕让他感觉很是熟悉,红裙女人双手穿戴者鲜艳如血的蕾丝手套,只见她点了点自己的头,双手交叉从头里面,捧出一块发光的碎片递给自己。

“这是你赐予我的那一块碎片,如今我还过来,阿今,谢谢你。”

听到红裙女孩的声音,石今瞬间抬起头来,眼前的鲜红颜色和虚无背景却如潮水般退去,眼前哪里还有什么鲜红长裙,只有李方明的手掌慢慢逼近,但与之前不同,李方明的手掌不断传来诡异的能量,如海边的浪花一样打到石今身上。

石今看着其中一条浪花,用手轻轻抓住,没想到直接抓住了李方明的手,他想控制住李方明,自己的手就神奇地变成两根链条,贯穿李方明的手臂!

本能般,石今举起另一只手,周围所有漂浮的蓝色幽光,汇聚到石今的手上,然后变成一片片雪白色的铁甲,呼吸之间,石今整个人已经被雪白色铁甲包裹,石今感觉自己眼睛清明,思绪顺畅,脱口而出:“变身,银河机神!”

磅礴无比的能量,从石今身上炸开,将李方明炸飞,飞出去的李方明已经是断臂状,只剩下左手,他的右手仍旧被石今牢牢地握在手中。

依旧处于蹲伏的石今,雪白色铁甲旁边,漂浮着一颗有一颗蓝色的球体,那些正是石今寻回的丢失的记忆,一颗是小时候的公园里,石今变身的片段,另一颗是爷爷死去的夜晚。

两颗蓝色球体,正源源不断地向石今输注力量,石今明确的感觉到身体里的一部分,逐渐被填满,但两颗球体仅仅提供不到数秒的能量,便像朵花一样,枯萎最后进入到石今的身体里,提供了最后一丝力量。

伴随着两颗蓝色球体的回归,石今感觉到自己有了意念控制的能力,随即意念一动,墙壁上的李方明便直直地朝着石今飞来,伸手一抓,直接抓住了李方明的衣领。

大眼睛不停地向外面冒血,那颗像麻花一样缭乱的头,慢慢地变成李方明原本的模样。

李方明老师头上流出来的血,进入眼睛,使得他不停眨眼,右手擦干血水后睁开眼睛,看到全身被雪白色铁皮包裹,黑色条纹没有规则的环绕其身,黑白色相互交融,勾勒出让李方明感觉眩晕的头部图案。

一下子便让李方明清醒过来,刚刚的冲击给他造成了巨大伤害,身体的剧痛,使得李方明连思考都有些困难,可是他还是第一时间便发挥能力,短暂改变石今握着自己的认知。

石今感觉头脑一空,失去了瞬间的清醒,就像是特别困的人大脑宕机的瞬间,石今手上一松,李方明双脚一落地便窜逃向大门。

李方明全力奔跑,连滚带爬的冲向大门,获得控制别人记忆的力量,他还从未如此狼狈过,第一次对上铁皮上,便感觉到两者之间的巨大差距!

大门就在眼前,逃出去,然后换个身份,永远不要碰上这些铁皮人,手刚要触碰到把手,李方明却感觉整个人被提起来,逃命的希望没想到离自己这么近,也这么远。

回头看,李方明再次驱动能力,眼睛蓝光剧烈闪烁,当自己的思维进入到石今的脑海里时,却看见无边的浩瀚蓝光,堆积在面前,自己更本无法突破,甚至还被石今的力量反弹出来。

李方明的视线刚刚恢复现实,就被石今狠狠地一拳砸在肚子,剧烈的腹痛让李方明跪地干呕,紧接着就是简单粗暴的拳打脚踢,单方面的殴打。

石今变身成为银河机神,全身的力量便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变身之前的身体柔弱脆弱,一身铁甲覆盖,力量感爆棚,轻易地从房间后排,跑到门口,抓住李方明的后背。

模仿着自己曾经看见的各种格斗技,一拳拳击打在李方明的身上,直至李方明完全失去反抗能力,周围抽取学生记忆的怪人气息散去以后,石今站在一旁看着李方明许久未起后,被迫解除变身。

解除变身,雪白色的铁甲便会一团团蓝色幽光,飞回每个人的大脑。

因为变身的那一瞬间,头脑就产生剧烈的针刺痛,变身后自己的头脑变得非常清醒,除了那些完全想不起来的记忆之外,以前的事情能记得每一个细节,思考和身体的反应也是奇快无比,可是变身的每一秒,自己的头痛就会剧烈一分。

实在难忍,变身只是持续两分钟,自己的身体就已经汗水密布,头痛也在解除变身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石今喘着大气,直勾勾地倒在地上,不停的呼吸,肺一张一缩,呼吸到肺痛,躺在地上的石今,也看到最后一排,施秀正看着他,一动也不动的很奇怪。

第二个醒来的是段丞丞,他在战斗结束后的半个分钟内,就醒过来,刚刚苏醒就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李方明老师跪倒在地,头抵着地面,不过这颗头是乱如麻花的脑袋,从边上还能看见巨大眼角的皱纹。

石今倒在李方明面前,胸口不断起伏,看得出来,他呼吸的很难受。

“卧槽,什么情况!”段丞丞拍案而起,一路小跑到石今身边,快速地说,“保持深呼吸,大口吸气,然后用鼻子呼气,刚开始可能会很难受,但这是最快恢复的方法,然后全身尽可能的放松,并且试着与变身器保持联系,不要让那根脆弱的线断掉。”

光看第一眼,段丞丞就猜测石今这是变身综合症,这是少数变身者,会遇到的问题,变身银河机神需要承受高于本体百倍的压力,所以那些未经受过训练的初次者,都会遇到呼吸不上,肌肉疼痛的问题。

据教科书上说,遇到变身后遗症的人群中,还有极少数死于窒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