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凝视过去的眼睛,篡改记忆的怪人(上)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774字
  • 2022-05-27 07:07:03

李方明是在复活李敏妹!

石今第一时间,脑海里就闪过这个观念,顿时内心惊恐万分。

看到李方明从房间里出来的第一眼,石今就陷入了记忆当中,幸好石今凭借着银河机神的力量,自动苏醒过来,不然,他完全看不见眼前这一幕。

看着前排的同学们,不断地从头上冒出蓝色幽光,汇聚在李方明手中,石今内心惊恐不已,被吸走部分灵魂的同学们,完全是一脸幸福的表情,沉浸在美好的记忆中,完全感受不到灵魂被剥夺的痛苦。

就连旁边唯一的依靠,段丞丞也沉睡在记忆当中,嘴角挂着笑。施秀则是紧邹眉头,一直疯狂地摇头,甚至渐有苏醒的征象。

尽管石今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有很大的行动,可是与周围完全不动的人相比,那一点点异样,还是被收集灵魂的李方明,看在眼里。

突然,李方明像是杂乱线团的脑袋,完全变黑,慢慢地,一条缝从黑暗里产生,睁开了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

“原来班级里还有你这样不得了的家伙。”

李方明的声音,清晰的传进石今的耳朵,正不停思考的石今,被他的声音吓得身体一直,僵硬地难以活动。

“你叫……那个,那个,石今!我记得你这个小家伙,食堂火灾的幸运儿。”李方明的声音与平常并无两样。

声音越来越近,声音每大一分,石今身体就越颤抖。

李方明的手搭在了石今的肩膀上,那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从石今的头上,俯视下来。

石今清清楚楚的看见了那只眼睛,巨大的眼白,布满细小的血丝,一颗棕褐色的瞳孔,像是漂浮在水上的皮球,不停的发出微小的颤动。

仅此一眼,石今看见森林,看见老家的门前的大河,看见网吧的烟雾缭绕,看见课堂上昏睡的夕阳,看见了一把枪。

从一扇门外,门外漆黑,或许下着雨,或许仅仅只是黑,总之石今看不见门外是什么,只有一只手臂从黑暗里伸进来,那只手臂被泛着灯光的皮衣笼罩,手上握着枪管很短的小手枪。

枪口向下,对准石今。

“嘭!”

枪响,一声闷哼在耳边响起,石今抬头看去,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将石今推到,挡在石今面前。

老人头顶黑色的帽子,黑帽子很大,掩盖了头上的光,也让石今看不清脸,只见到下巴上短硬的胡须。

老人胸前中了一枪,鲜血流出,不过老人的手紧紧抓着窗沿,背靠墙角的木椅,他好像侧头看了石今一眼,嘴里努力想要说些什么。

石今靠近过去,想要听他嘴里说着什么。

“不要为我报仇……”

“你什么情况!?”

李方明老师的声音,将石今的视线拉回补习班的房间。

“我明明读取了记忆,却不想以前那样,能够读取到你完整的记忆,还被你强行拉入一段莫名其妙的记忆中!”李方明已经后退到讲台上,双手撑在墙上,那只大眼睛不停的眨眼。

在石今的眼中,李方明老师的身边,漂浮着一颗又一颗小球,小球里装着一幅幅活动的画面,里面都是石今感觉很熟悉,却始终想不起来的画面。

或许,那是石今已经遗忘的记忆。石今结合刚刚的记忆,猜想到。

见到就想起来了,刚刚老人是石今很小的时候,就死去的爷爷,而那把枪,看到那把枪石今脑海里不知为何,尘封的记忆,就涌上心头。

原来爷爷是救下自己,而被枪杀的,那只手的主人是谁,明明记得自己见过,却始终想不起来,那个房间是什么地方?

太多太多疑问,却也让石今明白,眼前的李方明完完全全个怪人,他好像能够读取别人的记忆。

“你是公安局的人?但不管你是谁,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现在所作所为,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刚刚我仅仅只是拿走了一部分,对于他们来说无关紧要的记忆,人的一生经历这么多,总会产生一大堆不需要的记忆,被打扫到角落,这些对他们无关紧要的记忆,却能成为拯救我女儿的一线生机。”李方明离开墙壁,慢慢又走进石今。

“更何况,我每从他们身上拿走一份记忆,就会塞入于他们而言,非常重要的知识,这完全是一场公平公正的交易,这是交易。”

听起来,李方明说的话很有道理,可石今总感觉的他的话并不对,但找不到哪点不对,只能看着李方明靠近,自己慢慢向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你是个记忆残缺的人,你也很想要那些自己遗忘的记忆吧,只要你把那些不需要的记忆交给我,我就帮你找回那些记忆。”

石今有些心动,他很需要那些忘掉记忆,因为那些失去的记忆,让他隐隐感觉非常重要,甚至,能找到父亲。

看着那双眼睛,石今感觉眼睛酸胀,眼前的事物产生扭曲,眼皮很沉,随时都要闭上。

“睁开!”

“睁开!”

就在石今身子摇摇晃晃,慢慢要昏睡过去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道女声。

“睁开!”

石今猛地睁开眼睛,一道身影袭来,下意识扭动身体,却还是没有躲过攻击,石今的腹部遭受猛烈的攻击,李方明的手竟然刺进腹部!

剧痛传来,石今的意识一下子集中,看见李方明头上的眼睛,一副凶狠的眼神,盯得石今惊恐万分。

“你还在看你的朋友,他身上虽然有种奇异的力量,但你不用再考虑他了,他短时间内不会醒过来了,还有门外那位女士,应该也是跟你一伙的吧,从她一进这栋楼,我就发现她了,现在,嘴角都流口水了吧。”

李方明的话,让石今叫苦不迭,不得不抱怨国家教的都是些什么人,就这水平?

“我读取他们的记忆,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虽然我不懂他记忆里,那些和我一样的怪物,和穿着电视剧里机甲人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或许我就是怪物了吧。”

李方明拿出刺进石今身体里的手,是一柄从腕部长出的餐刀,这把餐刀就在石今眼中,变回手掌:“神奇吧,只要篡改别人的同步记忆,就能让一件事物真正意义上的变成另一件事物,这是妥妥的唯心主义啊!”

说着,李方明的大眼睛,再次看向了石今,他的手缓缓伸向石今的头。

“来吧,接受我的存在,成为我的伙伴吧!”

只要这只手,触碰到石今的头,李方明就能最大程度的侵入对方的思维,只要自己的能力发挥的最大程度,自己就能够更长时间的停留在对方的记忆中,从而可以随意剪辑对方的记忆。

来吧,只要自己的手触碰到他的头可以了,这样他就可以知道石今,为什么能够牵着自己的鼻子走,让自己的能力失效。

李方明的手按在石今的头上,那只大眼睛瞬间失神,两人就保持原样,没有任何动作,时间好像停滞,连李方明的衣角都反重力的停住,纹丝不动。

而在李方明的视角,他已经完全侵入石今的思维之中,置身于一片漆黑的半空,周遭是一段段不停闪动的类似电影胶带,闪过石今的仓促一生。

就在李方明用眼睛审视每一段记忆时,瞬时便经历石今普通且平庸的一生,但是他神奇的发现,那些不停闪动的记忆中,有很长一段的胶带上是完全的空白,像是被烧毁的记忆片段。

这是李方明从未见到过的记忆,他好奇的用手再次触碰,可是李方明的手还没有触碰到那段记忆,黑色的胶带便出现突起。

李方明发现异样,连忙缩回手,就见那段黑色胶带不断拉长,将所有的记忆片段全部覆盖,看不到石今的一丝记忆,而且,随着胶带速度的提升,起伏的突起不断加快,高度越来越高,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搅动,突破记忆胶带。

从黑色的胶带里面冲破,那是一颗头。

一头乌黑的长发,约莫到肩膀,那颗头缓缓抬起,是一张年轻面带微笑的青年,他的手不知从何处而来,竖起食指放在嘴前,嘴角快要裂开到耳根。

“嘘~老师,请你出去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