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教导主任的补习班(四)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800字
  • 2022-05-22 22:35:59

“杨桃!?”

副驾驶上的段丞丞,吓得从座位上跳起来。

被唤作杨桃的女生,回头对着石今快速眨了下左眼,自我介绍:“你好,段丞丞的朋友是嘛,我叫杨桃,刚刚撕下的是化妆用的面皮,现在就是我的真面目哦,看来你一下子就记住了。”

杨桃半仰头用手拍了拍水嫩的脸,拍下来不少粉尘,拨弄几番头发,靠着车内后视镜整理自己的仪容,很快一位波浪头,化淡妆的俏皮女生映入石今眼帘,但粉色的眼线眼影让她掩盖住了淡妆,增添一分浓艳。

石今刚想自我介绍一下,又被杨桃的声音打断。

“石今,确实是个古怪的名字,对了,段丞丞是我在逃老公,我是他的粉红新娘,也是心意机神的驾驭者,他的前任同桌。”杨桃整理完仪表,回头再对石今忍笑着说。

“开车看路!”段丞丞双手环抱,生气似得闭着眼睛,使劲向副驾驶的边角上挤,气冲冲地说。

杨桃立马转过头,正视着前方的道路,幽怨地瞥了段丞丞一眼:“这么多天没有见我,干嘛这么恨我的样子。”

听到这个语气,段丞丞气不打一处来:“我这是恨你嘛,我是担心你也还没成年,无证驾驶被抓到了怎么办!”

“不就是扣车嘛,大不了我多交点钱,姐天天开军队车出门,这个路还不是随便搞定。”杨桃自信满满的说。

“犯法!犯法!而且,这踏马是我爸的车!”段丞丞无奈地扶着脑袋,靠在窗户上,头痛地说道。

“石今不是没有不满意嘛。”杨桃说完,两个人同一时间看向了吃瓜的石今。

在两个人的注视下,石今觉得自己还是得说些什么:“技术还挺好的”

段丞丞眉毛上抬,嘴巴张了又合上,说不出话来。

杨桃也撅着嘴,开始独自哼起欢快的小曲儿。

气氛变得非常尴尬,就因为石今的一句话,石今握紧了拳头,内心苦笑,他已经习惯气氛因为自己的一句弄得下不来台,尽管他不想这样,他也希望讲出一些很好的漂亮话,但话题总是在他这里断绝。

相必,只有刘晓南那样讲起话来滔滔不绝,或者是刘晓北那样沉默寡言,喜欢倾听的人,才能接受冷场王,石今。

杨桃的技术是很好的,石今不懂为什么她连驾驶证都无法考,驾驶技术却这么成熟,车一直以高速状态行驶在公路上,就算车子多的时候,也没有一丝减速的迹象,而且还行驶的这般顺利,不合常理。

车子外的环境越来越熟悉,石今有些惊讶,如果司机是第一次来的杨桃,她不应该知道回家的路,但石今犹豫半天,还是没有问出问题。

“后天我带你们出来。”就在三个人互相沉默,汽车突然停下,杨桃率先打破了沉默。

已经到石今家门口,听到这句话,石今一下子没有下车,而是看着驾驶位的杨桃,思考着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关于后天的计划,我想你们很需要我,没想到一次突袭,居然还能遇到这样有趣的事情。”杨桃看着段丞丞,一脸认真地说。

杨桃说的或许就是补习班,他们正好缺一个外面接应的人,如果有可靠的人在外面接应,这样就不用请官方,前提是接应的人足够可靠。

想到这里,石今看向了段丞丞,正好他也看着石今,灼热的目光刺痛石今的眼睛,石今不得不把视线挪开。

“那就先这样吧。”段丞丞声音有些生硬。

“你说十三岁是目前全世界最早变身银河机神成功的记录,那我想请问没有比这更早的变身吗?”

坐在副驾驶的段丞丞想了很久,然后说:“有啊,十岁变身的人都有,但无一例外,承受不住银河机神的力量,死了。”

石今点了点头,扶正背包,顺势下了车,关上车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杨桃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

“我会读心。”杨桃狡黠地笑着,闭着左眼。

看着杨桃开车远去,想着刚才忘记在问题中,带上杨桃的名字了,这样没有称呼的问题,很没有礼貌,更何况,刚见到这个女生,脑海里控制不住的会想些东西,一直都是这样的,不知道别的男孩子会不会。

想必她都知道吧,如果她会读心的话。

真丢脸。

整理好心情,石今向家的方向走去,光是站在门口,就已经闻到家里香喷喷的气味,能闻出来是姨妈最擅长的醋溜土豆丝。

石今刚刚打开门,突然被一道身影紧紧抱住,力气大到石今有些喘不过气,但从钻入笔尖的气味来判断,是昨天还躺在白色病床上的施秀,石今双手悬在空中,抱住姐姐的腰不合适,垂下来又不舒服。

是施秀,施秀回来了。

这个拥抱很温暖,很贴心,就像空缺的一块被填补完整,如果可以的话,石今希望永远不要分开,但这种想法只是持续了一瞬,他们是表兄妹。

不,兄妹之间的拥抱,应该也可以保持下去吧,石今贪婪地想到。

没有哭泣,也没有责骂,石今只听见耳边的喘息声。

“她们是不是死了。”施秀的声音很软糯,带着哭腔,“李敏妹,肖琳还有茗茗我给她们发消息,没有一个人回我,她们所有的讯息都留在了那天……”

石今无言以对:是呀,她的好姐妹都死了,死于自己的无能。

“你在哪儿啊,你当时在哪里呀,好多着火的人,它们烧我,它们咬我,好疼啊。”

石今的肩膀已经湿透了,泪水决堤,渗透到后背,温暖的泪水让石今心冷,不知觉中自己的双手已经按在施秀的肩膀上,将她推到面前,两人面对面。

第一眼,石今就清晰地看见,脸颊上火烫伤的疤痕,倒三角的瘢痕,尖端就像是一根锐利的刺,锋利无比刺入施秀的眼睛,尖刺正好停留在右脸的泪痣下,石今的眼睛也被尖刺所刺伤,心痛的闭上眼睛。

然后是施秀脸上的泪水,决堤的泪水盈眶,可爱的小脸已经皱巴巴的,挤成一个苦字。,施秀拼命想用手拭去泪水,但怎么样都堵不住涌出的热泪。

而姨妈站在厨房,手里拿着铁勺,怔怔地看着二人,沉默不语。

石今下意识牵着施秀的手,坐在餐桌旁,施秀慢慢的也稳定住情绪,但抽泣一下也停不下来,就坐在凳子上,身体一抽一抽的。

姨妈的饭菜也弄好了,回家的姨父正好赶上端菜,一回家就脱掉身上的西装,挂在门口,洗完手,就从厨房里端出一份又一份香喷喷的菜。

“这孩子,一回来话也不说,就坐在凳子上,见到阿今回来,激动的不得了,哭得话都说不完整。”姨妈给众人盛饭,故作轻松地说道。

刚哭完鼻子的施秀,一脸嗔怪地看向她。

“别人姐弟劫后余生,昏睡这么多天,终于见面,肯定很激动啊。”姨父接过碗筷,脸上笑盈盈的,习惯性地想从兜里掏出香烟,拿香烟的手被姨妈的白眼给压了下去,又尴尬地找话题,“秀秀刚从长时间的昏迷中醒过来,按理说没这么快出院吧,而且,长时间打点滴,又不吃东西,能吃这些个菜吗?”

“说来也怪,昨天我带石今看完秀秀,我一回到病房,秀秀恰好就醒了,生命体征什么都平稳,精神头也好,早上就饿的不行,尝试吃了粉面,一点问题没有,今天早上一堆复查项目,下午出结果的时候,医生都被吓一跳。”说到这个话题,姨妈一脸兴奋地说。

姨父有些不满地说:“怎么就吓一跳,说话老说一半。”

“好的不得了。”姨妈笑得很开心,她的女儿和儿子都醒了,都没事,她当妈的自然开心。

今天的饭菜也格外香,看着姨父姨妈兴奋得讨论着,还有桌子上的这些菜,石今突然很庆幸他还活着,而那些已经死去的人……

我能救下他们的,如果当时我站出来,变身的话,这样他们也会幸福的和家人聚餐。

“怎么了?”施秀发现了石今的异样,哭得有些发红的双眼,正好奇的看着他。

石今当然不会在这种场合,讲那些情绪,索性便说:“我想要参加后天教导主任的补习班,毕竟距离高考不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