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教导主任的补习班(二)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267字
  • 2022-05-20 21:00:00

李方明老师上的是语文课,这节课的内容石今并没有记得多少,因为他整个人已经被刚才的场景吓得半天无法缓过来。

汗水在后背干结,衣服上带着盐渍,有些干硬,石今的心咸的发苦。

那股味道越来越重,石今猛然回过神来,李方明老师站在旁边,盯着他,镜片反光,只能隐约看见那双眼睛带着血丝的眼白。

突然这张脸开始扭曲,石今看着这个扭曲的脸,就好像看一块肉扔进了绞肉机,里面的筋骨全部暴露出来,在金属的搅碾下,拧成团挤成渣。

“石今同学,在想什么事情?这么投入,下课了都不知道。”李方明顶着如此恐怖的样貌说话,声音与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石今无法从李方明的脸上看出表情,和任何为人的痕迹,除了这件衣服外,李方明脸上只有黑斑和血肉。

“没……没什么,昨天没睡好老师。”石今声音颤抖地说。

李方明的手在脸上消失,然后又出现在脸旁边,这只手在石今眼里无法遮挡脸上的怪异,直接消失了。

“高三正是大家冲刺的最后时期,本来六月底考完期末考试,七月底就要结束暑假,开启高三的冲刺时间,没想到遇到火灾,这次开学推迟到八月中旬,石今同学有没有兴趣报名我举办的补习班呀?”李方明声音如常。

“补习班?什么补习班。”段丞丞的脸凑到石今肩膀上,声音在石今耳边响起。

“你上课又睡觉了?我课堂上刚说完。”李方明用手轻轻敲了段丞丞的头,一切如常,除了他的脸刚刚恢复正常,紧接着被黑色全部吞噬,血肉突然又翻转出来,石今看到这一幕,有些反胃,“每天学校操场大开会,教育局临时要求大范围停课,原本预计还有十天的课程,要提前结束了。”

“李老师知道是什么事情,要求临时停课吗?”段丞丞问。

李方明摇摇头从兜里拿出纸条,写下地址和联系电话说:“我的补习班是学校承认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抓住学业,为期半个月的冲刺补习,每天开课四小时,正好与八月中旬的开学衔接上,你们给父母解释清楚,到时候交给我六千元报名费,欢迎你们后天上午八点来金域龙湾二号楼七零八号,准时在参加。”

李方明说完就走了,石今和段丞丞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走到门口,脑袋一下子又恢复正常,窗户显示出他的侧脸,消失在后门的瞬间,那张脸里伸出很多只黑色小手。

“你闻到了没?”

“什么?”石今有些疑惑地看着旁边的段丞丞,他正闭着眼睛,在细细感受什么。

段丞丞侧过头,低头睁开眼睛看着石今,语气带着审判味道地说:“恶心反胃的怪人气息,就在李方明老师的身上。”

“你看不见吗?”石今想起段丞丞一直都很了解怪人和银河机神的世界,甚至还能惊奇地使用石今的变身器,连忙问道。

“看见什么?”段丞丞有些疑惑石今的慌乱。

石今见段丞丞似真的不了解,结结巴巴半天,手脚齐用地解释到:“李方明的脸……头,头脸畸形啊!一下子是人类的样子,一下子又像是绞肉,还有黑色斑点仿佛有生命一样在动,在动啊!”

段丞丞低头沉吟,从他这副严肃的模样上看,石今更能确定他根本看不见,自己所看见的场景。

“后天,我俩一起参加这个补习班,李方明老师从我来时,他身上一直都有怪人的味道,但从来没有如此浓重过,而你说的那个样子,我更是没见过,我担心补习班还有着什么秘密。”段丞丞提出意见。

“那他是怪人吗?”

“我一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就去他家里调查过,他家里所有东西都说,他不是怪人,那他肯定就不是怪人,他最近可能沾染到了怪人相关的东西,要说他最近的变化,就是当上了教导主任,并且要开补习班,就这两者其中的一者有问题,或者两个事情都有问题。”段丞丞有些担心地看着石今。

“你要来吗?你的身体……”

“请一定要带上我!”石今吞咽口水,他很害怕李方明那副诡异的模样,但他这次不想再逃避了,他要了解李方明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他要救人,“我不想再发生食堂里的事情了。”

石今从未想过自己需要承担这些责任,他怕痛,更怕死,怕得要死,但看着教室里这么多熟悉的面孔离去,看着所有人沉重的表情,石今感觉全都是自己的错,有能力却没有帮助任何人,一味的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一天的课程结束的很快,但石今没有听进去太多知识,他现在满脑子是补习班的事情,担忧焦虑的情绪如影随形。

下午政治课由以前的班主任担任,在快要结束时政治老师带来关于刘晓北辍学的消息,那张空桌子真正空了下来,石今去追问原因,政治老师只留下一句。

“是一位军人送来的消息,提供了军方有效证件和刘晓北放弃学业的证明,我们学校不能过问,刘晓南作为家属也亲自确认过了,你现在安心读书,争取考个好……”

石今的耳朵一阵轰鸣,后面的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军人送来的消息,至少不是坐牢,他不清楚刘晓北被抓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有回来。

这一切,都是石今的错,他是这么觉得的。

太阳西落,段丞丞上学放学都有轿车接送,司机戴着黑色贝雷帽,面色清秀,穿着一身黑色制服,一股浓郁的金钱味道飘飘,石今虽然不认识汽车的品牌,单以普通人的眼光看,这辆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气质和穿着得体的司机,感觉就很高档。

他跟段丞丞就是相识在火灾那天,并没有深入了解过段丞丞,只是看着这辆车,还有西装革履开车的人,就知道段丞丞家里不简单,或者说,对银河机神这种超自然力量如此深入了解的家庭,不可能是普通家庭。

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的石今,正好瞥见站在校门口,望着他们的刘晓南,老实说,石今第一眼并没有认出,站在校门口一头乌黑头发,神情伤感的是刘晓南,与那个头发末梢染有金色,性格开朗完全是两个模样。

石今正想叫刘晓南上车一起回家,不想刘晓南迅速骑上自行车离去,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石今的话卡在嘴里,只能咽下去。

“怎么了?”

“我看到刘晓南了。”

“哪儿呢?”段丞丞手里握着车门四处张望,人群中没有找到染金发的少年。

“他把头发染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