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救救她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722字
  • 2022-05-14 20:54:26

炙热的火焰在刘晓北身上熊熊燃烧,火红如血,快速扑动的火焰像是刘晓北燃烧着自己的鲜血,整个血液内科笼罩在一片金灿灿的火焰之中!

刘晓北的全身内外无时无刻不被火焰烧痛,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上每一寸的皮肤被火焰烧灼,每一根血管里翻滚的火焰流向,疼痛,占据了他的大脑,让他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身上每处火焰涌动的轨迹。

痛,全身都痛,无时无刻被火焰燃烧的感觉!

刘晓北被这火焰吞噬,就是被自己内心的愤怒所吞噬,焦躁,不安,他想要点燃所有的东西,火焰随心所欲,他嘴里发出最沉重的悲鸣,被这火焰的烧灼,他的牙齿疯狂的交错,发出从心底瘙痒的磨齿声,吐出大口的蒸汽。

怪物被周遭的火焰避离陈陈的床,被迫蜷缩在角落里,但它贪婪的触手仍旧不舍离开。

刘晓北眼睛已经被火焰所占据,里面只有滚烫的火焰,一时间难以感觉他的目光所向,但他看着陈陈,在被痛苦分食的大脑里,割离出一片净土,他想起自己被火焰吞噬的原因,他要保护她,免受怪物的伤害。

所以,刘晓北厌恶那根丑陋恶心的触手,火焰从他后背喷涌而出,怒火随心而出,火柱瞬间将那根触手焚烧殆尽。

暴烈的火焰却温柔的在陈陈的脸上抚摸一把,没有在陈陈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刘晓北身形随火而动,冲向怪物,浑身缠绕的火焰神奇地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力量。

怪物触手再次对准刘晓北,刚刚什么都看不清的刘晓北,这次能清晰地看见,从里面飞出了无数令人作呕的尖锐飞虫,就是这些飞虫以超高的速度,穿透他的身体。

这次却不行了,尽管刘晓北并没有反应过来,做出闪避,但这些刚刚还坚硬尖锐的飞虫,扑向火红的火焰,瞬间被蒸发!

怪物见不起效果,立马打破窗户,肉尾大卷,想要跳离窗户。

那么刘晓北眼见怪物跳出窗户,连忙大力挥手,火焰自五指间产生,火浪化作排山倒海之势,剧烈的火浪爆炸而出,泼在怪物的身体上,剧烈燃烧!

一只火蛇盘曲的手越过浓烟,穿过火焰,直接抓住怪物的肉,借助指间火焰高温,透过表皮,嵌入肉间!

这只手正是刘晓北的手,此刻刘晓北完全是暴怒的火焰姿态,一只手抓住怪物,另一只手抬起便出,直勾勾地打击在怪物的身上,仅凭刘晓北这瘦弱的身体,自然没有什么力气,但缠绕在身上的火焰,火随意动,每一次攻击,都是火拳砸入怪物的身体!

一拳,一拳,炎拳已经将怪物焚烧的无一处完好!

最后右手一拳轰入怪物的肉端上方,砸入怪物的肉里,巨大的火花在怪物身上绽放,竟炸的怪物身上裂出巨大焦黑的伤口!

怪物残缺的身体摔在地上,呈现出一坨恶心的黑肉球,一动不动,或许是死了。

终于,刘晓北心中的愤怒减轻一分,身上的火焰也渐渐熄灭,只剩下包裹赤裸身体的火焰还在身上摇晃。

回过头,刘晓北走向床边,发现陈陈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嘴角还有鲜血往外流,掀开被子,才看到陈陈肚子上巨大的窟窿,掉出来的内脏没有一点血色,就像是经过数遍清水冲洗过的脏器,他才反应过来,这个怪物的触手,一直在吸吮陈陈的血液。

刘晓北抱起陈陈,不知为何,按理说受到这样的伤害,早就已经失去呼吸死去,但陈陈仍旧有着微弱的呼吸,在这样的痛苦冲击中,她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

但这样的她,已经没救了吧,还有救吗?

刘晓北无法解释眼前发生的一切,但如果有着这样可怖的怪物,而他还能变身成火焰人,有什么不可能的吗?

更何况,他想起了一个人,连施秀那样的伤口都能恢复如初,或许还有这一丝可能,只要大叔的女儿还有着呼吸,他不想放弃这个可能。

刘晓北抱着陈陈,看了下地面上的陈建军叔叔,肚子里的虫子早已死在高温中,而他也没有了呼吸。

他想处理下建军叔叔的遗体,但他没有时间,他要赶紧找到那个人,他相信叔叔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赶快得救。

刘晓北身上的衣物已经被烧干净,只有那些还在燃烧的火焰替他遮挡,他用手也无法熄灭,可火焰并不能为他遮挡住所有隐私部位,他的半边屁股还裸露在外面,但刘晓北顾不了太多。

走出房间,血液内科里的仍然燃烧着熊熊火焰,地面的血迹已经被焚烧殆尽,赤裸双脚的刘晓北,踩着火焰跑出去,打开紧缩的铁门,那个铁制的门把手被烫的通红,刘晓北犹豫了一下,右手伸过去,握住,只感掌心温暖。

刘晓北感觉到自己身体有着奇异的变化,但来不及多想,他必须马上去到对面,对面就是烧伤科,一打开铁门,一大群人围在门外,保安,医生和许许多多的人,满脸惊疑地看着打开门的刘晓北。

“门口有个人!?”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铁门这么烫,他是怎么出来的,为什么他还抱着个人?”

“他身上还有火在烧哎!”

众人看着刘晓北走出来,所有目光聚集在他身上,议论纷纷,这让刘晓北难以适从,只能低下头,走向人群中间,尽管再不好意思,他也要赶快找到石今,让他用那个神奇的力量救救陈陈。

人群为刘晓北让开一条道路,刘晓北顺利走过,背后血液科里那大火焚烧的场景,也让人们看了清楚,这下所有人炸开了锅,个个喊着救人,但都被里面的高温劝退,还没进去,站在门外的人们都感觉呼吸时火辣辣的,带头进去的保安,帽子都直接被点着了。

穿过纷纷扰扰的群众,刘晓北迫不及待的打开烧伤科的大门,刚进去,就看见四十床门口,站在满脸惊讶的石今,准备出来,后面还跟着姨妈。

刘晓北内心狂喜,赶紧把陈陈放平在地上,双手抓住石今的肩膀,摇晃石今,大声请求道:“阿今,救救陈陈,救救她!求求你了!”

石今被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吓得后退,但刘晓北双手像一只铁制的钳子,钳住他的肩膀,不让他走。

刘晓北蹲下里,打开那块白布,展露出陈陈的伤口,他看着石今,满脸的祈求。

“快呀,石今,就像那天你救施秀一样,挥挥手,全身烧伤的皮肤就能修复,像时光倒流一样,快呀,求求你了!”刘晓北疯了似的说着。

脸上苍白无色,腹部还有着恐怖的窟窿,怎么看都丧失了生机,刘晓北还疯了似的说她还有着呼吸,还活着。

甚至说石今这个既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的,刚刚出院的高二学生能救活,周围人都觉得刘晓北已经疯了。

石今被眼前的画面吓得后退,之前所有的尸体都已经被火焰燃烧,臭味虽浓,但早已被浓烟掩盖。

而现在眼前的血腥味,激得石今肚子一阵翻腾,无法思考,只能在刘晓北的身边干呕。

“刘晓北!你疯了,这个陈陈已经死了,你好好看看啊!”姨妈身子瘦弱,但面对这种场景,力气大得出气,一下子分开两人。

“还有呼吸的,石今能救她,就像救施秀一样,快让时间倒流啊!快啊石今!”刘晓北抓狂地撞开姨妈,跑向石今。

石今被刘晓北的动作吓得心中冰凉,完全来不及动,再次被刘晓北抓住。

“我不会啊,时间倒流那是什么啊,我根本不会!”石今慌乱之中,只能闭着眼睛大喊。

刘晓北愣住了,抓着石今的双手无力地下垂,好像被石今的话语,抽走最后一分力量,整个人焉了下去,跪倒在陈陈身旁。

突然刘晓北哭了出来,嚎啕大哭,就在人群中间,陈陈的尸体旁边,如自己年纪般放声大哭。

直到穿着黑白警装的人,从人群中间钻出,刘晓北也不反抗得被他们扣走,陈陈的尸体由他们抱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