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于是刘晓北决定去死(四)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830字
  • 2022-05-12 21:00:00

刘晓北走出房门,发现大叔站在门口,一手肘窝夹着黄色工作帽,眼神专注地看着另只手上的一沓纸,对他的出门浑然不觉。

刘晓北靠过去,好奇地探头看看纸上的内容,上面写着陈冉冉的病历信息,还有七七八八很多字,看不太清。

陈建军惊讶地发现刘晓北站在身边,赶忙丢掉嘴里的牙签,把纸递给刘晓北看,一脸激动地说:“刚刚医生给我说,长安区的医生已经在高铁里了,明天上午能到,然后马上就可以治疗我女儿的血液病,因为这个疾病非常罕见,所以专家那边说医疗费用全免,我只需要支付住院费就可以了,我交得起啊!”

“真的吗,那大叔就不用为金钱发愁了!”刘晓北也打心底里为大叔开心,不仅仅是大叔救了自己一命,疏通自己心理的烦恼,更是因为见到小女孩毫无表情地躺在床上,大叔悲痛欲绝地凝望,这一幕让刘晓北内心触动,希望这对父女能有好结果。

“钱不是问题,主要是专家说已经找到治疗的方法了,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去拼了命挣过来!”

陈建军说这段话时,脸上表现出的决绝,使刘晓北从中感受到为人父母的决心,看着陈建军的眼神里满是父亲当年,连饮食店都还没打扫,在凌乱的店面里,就雄心闯出一片天地的模样。

简直一摸一样。

“走!叔我很高兴,医院对面有家凉菜馆,今天吃点好的。”说着,陈建军也不等刘晓北回复,就强拉着刘晓北往外走。

刘晓北询问味道的事情,被突如其来的插曲打断,懵懵懂懂的被拉出医院,走进凉菜馆,等缓过来的时候已经一大桌菜了。

“我女儿已经在这个医院,住院几个月了,叔我晚上送完外卖,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就喜欢卤菜,凉菜配点啤酒,当然你还没有成年,就不用陪我了,这几个月经常跑到很晚,这几个月就吃了三次,这家店的味道,我很喜欢,哈哈。”

陈建军招呼着刘晓北赶紧吃,放下一瓶靖江啤酒,自己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猛地喝进去,长舒一口气,大叔稳健的形象,在一杯一杯迷黄的酒液中,走向张扬。

大叔自己喝自己的也没多说话,刘晓北肚子确实很饿,一直在夹菜吃,与周围吵吵嚷嚷的环境相比,刘晓北安安静静地吃着饭菜,大叔则两口菜对付一口酒。

陈建军也不贪杯,喝完一瓶就不喝了,但刘晓北能看出来大叔喝不了酒,仅是单独喝了一瓶,整张脸便红得通透。

“怎么样,这里的卤菜是不是还挺好吃的,哈哈。”喝完啤酒,陈建军靠背,右手架在椅背上,拿出苍绿色的打火机,点燃香烟。

刘晓北点点头,在心中暗暗评价,酸辣卤猪耳的肉质并不新鲜,卤水煮的时间并不够,卤鸡爪在小米椒的选择上出问题,最主要的是,所有的卤菜都选用一个胶瓢搅拌的,导致分不太清各个卤菜本身食材味道的区别,中规中矩。

“可惜没有夫妻卤水的味道好吃,好久没吃过。”

突然听到熟悉的店名,刘晓北手中的筷子停在的半空。

“那是我吃过目前为止,最好吃的卤菜店,六年前送外卖到那块,每次都会带卤菜回家,我女儿也特别喜欢,只可惜,后来我的区域换到海区,就懒得跨半个区吃卤菜,估计现在夫妻卤水已经很红火了吧!”陈建华深吸一口烟,感慨道。

“已经关门了。”

陈建军听到刘晓北的回复,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又吸一口烟,问道:“你也吃过?但是不应该啊,他们手艺这么好。”

“店主死在火灾里了。”

“前几天那场全球范围的起火?”

“前几年店里的火灾。”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陈建军又点了一支烟,直至抽完,两人都没有说句话,直到刘晓北放下碗筷,陈建军才感慨了一句。

“人生无常……人生无常,只苦了孩子。”

结账两人一起又回到医院,商量着刘晓北回医院拿好东西,大叔再送他回家,结果坐着电梯刚上到烧伤科,陈建军才想起来自己的工作头盔没带回来,还放在店里的桌椅上,赶忙坐电梯下去拿,让刘晓北回病房拿自己的东西,大叔在一楼等他。

刘晓北看着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慢慢下跌,思绪飘很远。

他开始为早上的决定而感到后悔,又对大叔救下自己的行为,深深感谢。与大叔这短短几小时的接触,刘晓北再次感知生活的美好,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生活,我们这竭力突破土壤封堵的嫩芽。

就像这雨后晴空,透过玻璃洒在身上的暖阳,刘晓北感觉很温暖。

刘晓北比石今更早出院,因为他的亲人并不在靖市且没有联系,所以是石今姨妈帮忙办理的出院,学校支付的费用。他在家里无所事事了一上午,下午也回到学校。学校因食堂的火焰而死了很多学生,但这个数字,在同时刻全球上演的火灾中,又仅仅是个小数目。

学校很快投入复建,在全体放假了三天后,借用其他餐厅的地方,恢复初二学习,而初三的考核暂停,延长考试时间,复学等待考试。

刘晓北投入不了学习,那些画面在脑海里不断重复,课堂上坐立不安,精神也不堪其扰,甚至在学校里还和别人发生了暴力冲突,毕竟,大家都在火焰中受伤,那颗心仍旧没有落地。所有人都不知道复学,是不是好事情,但所有人的成绩都有所下滑。

特别是想明白小时候那场火灾后,刘晓北内心已经乱了。

像,太像了,几年前的火跟这场突发的火,实在太像了。

但人总得向前看,刘晓北心想。假如他死在这次的自杀中,他的弟弟怎么办?爸爸妈妈的店怎么办?

鼓起勇气,刘晓北抬起头来,看着窗外的暖阳,内心微笑转身走向血液内科,可是刘晓北手刚放在血液内科的门把手上,有股复杂的味道,已经填满鼻腔。

这股味道,是刘晓北刚洗完澡,闻到的楼下铁门里的味道,但这个熟悉气味里,还夹杂着许许多多复杂的味道,而其中含量最多,最臭的是血腥味。

不是血液内科那种淡淡的消毒水夹带血液的腥味,而是浓重的,新鲜的血腥味。

刘晓北身子后倾,不自觉退后两步,想要马上逃离这个地方,他并不知道门后面是什么,但是他只想要跑,他刚活下来,他不想要死去。

他想回去重新做起父母的店面,他经常帮父母处理食材,他知道那些卤菜要怎么做,卤水煮多久,什么时候放什么料材他都知道,他只需要活着离开,只需要时间,刘晓北能继承夫妻卤水。

我要活着,我必须要活着,打开门我什么也做不了,不如现在赶快跑,还能报警,对!报警,我现在要报警!

刘晓北想到报警,慌乱的摸索全身,但就是找不到手机,不管翻找几遍就是找不到手机!

他的手机在病房里!他洗完澡,手机有些潮湿,吹风机吹完后就放在毛巾里,他没带出来。

病房,刘晓北又想到什么,他想到大叔的女儿还在里面!

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

她还在里面,我不能走!我要救她,但是我怎么救!万一里面是杀人狂,万一里面又是那个全身冒火的怪物!我怎么救!

打开门,要是……要是都没事呢……可要是没事,那我本来就不用进去了。

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不要进去!

不!不!不!

还有火!我还有火!

刘晓北再次抓住门把手,紧紧握住门把手的因为太过用力,血液凝聚在一起,整只手十分红润,血管里就好像有火焰在熊熊燃烧!

刘晓北内心的焦躁不安又回来了,那种好像随时就要燃烧的感觉填满心头!

大叔救了我,不管是什么情况,我必须救下他女儿!

进去进去进去进去进去进去进去进去进去进去!

刘晓北整个人被恐惧灌注满身,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让他万分难受,他无法想象里面是何等惨状,一想到里面血肉横飞,他就害怕的浑身发抖。

他非常怕,但那个女孩还在里面,哪怕是死,他也必须将她救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