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于是刘晓北决定去死(三)

  • 银河机神
  • Tinong
  • 2429字
  • 2022-05-11 23:40:01

刘晓北的父母来到陌生的城市,操劳起从未接触过的食品生意,对于没有经验的二人来说,刚刚开始的时候,市是最艰难的,但夫妻二人的小店,在靖市前前后后坚持一年时间,打响了夫妻卤水的名声。

刘晓北妈妈做出的卤猪耳是一绝,而其保持卤猪耳的绝密便是,隔日清晨天还未亮或者忙碌一天之后的下午,来到靖市城外的一家屠宰场,购买肉质新鲜,品质优良的猪肉。

一般的屠宰场,负责大规模杀死家畜,主要做的是冷藏和运输,但聪明的夫妻二人靠关系,联络到在靖市外屠宰场的亲戚,获得了整猪的分解和处理方便生意,正是靠着出色的猪肉质量和丰富的经验,夫妻二人的小店在卤肉的口感上独占鳌头。

而刘晓北选择自杀的车道,通往的便是那家屠宰场,小学时刘晓北和弟弟刘晓南,会坐父母的车,一起去出去游玩,父母谈生意,他们两兄弟就在旁边玩的不亦乐乎,每日太阳半遮在那道高伟的山脉之上时,就是治愈刘晓北最好的良药。

猛烈的雷雨向来坚持不了许久,不再听到雨衣上坠落的雨点,刘晓北拿开雨衣,潮湿的空气涌入鼻腔,雨过天晴映入眼帘,升起的初阳,半遮在山后,缓缓冲上云霄,刘晓北从中感觉到祥和,他想:活着真好,我还想看看太阳。

中年大叔的摩托跑的很快,穿梭在斗折蛇行的山路中,速度依然维持着很高的车速,看得出来,他经常开车。

“大叔我呀,天天跑外卖,一天天忙前忙后的,没有其他人这么多心思,遇到想不通的事情,不会一直钻牛角尖,老是在新闻里,能看到那些人自杀,我相信他们肯定遇到绝望的事情,不然不会丢到最重要的生命。”大叔通过后视镜看了刘晓北一眼,刘晓北正阴郁的看着侧面山脉。

“不过我还是觉得生命更重要,缺钱我就赚钱,缺人情就还人情,做不到的事情把自己能做到的部分,尽力做好就行了,人终究是有极限的,不然还要群众干什么,毕竟一根筷子掰得断嘛,但只要还有一条命,以后的事情,都说不清楚的。”

刘晓北侧过头,眼睛正好和后视镜里大叔的眼睛对上,两人同时转头,大叔继续开车,刘晓北低头,轻微点点头,半嗯一句表示同意。

“我带你回我落脚的地方,洗澡换个衣服先,不然很容易感冒发烧。”

车速有些快,寒风吹起,刘晓北突然觉得有点冷,熊熊燃烧的火焰蜷缩在内心,随时会熄灭,没有火焰怪人那恶心的火焰灼热,仅靠内心对希望而产生的火焰,不能让刘晓北感到温暖。

摩托车路过靖市边缘的小聚落,周围房屋慢慢变多,路也逐渐变宽,驶入一条由上而下的大斜坡,车身跨过缓坡,坡下幢幢大楼鳞次栉比,延展无边,繁华喧嚣的热浪扑面而来。

这里就是靖市,城市坐落在高山环绕之中,名副其实的山城,山城依山而建自上而下,自简而繁,中心地带凹陷其中,形成一个广阔无比的城市盆地巨景。

摩托车穿梭在繁忙的人群当中,经过数条宽大的公路,花了两个小时,最终停留在了靖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刘晓北刚刚离开几天地方。大叔转了半圈,才在众多的位置中找到摩托车停靠的地方。

刘晓北先下车,站在拥挤的电动车存放点,抬头看向住院部,心里想到:今天下午,石今好像就出院了。

“我女儿在医院里住院,所以我这几天都是住在医院里,照顾我女儿,然后晚上没有药水打的时候,自己出来跑单挣钱。”另一边,大叔停靠好摩托车,撤下雨衣装进箱子里,戴着头盔往里走,回头看见刘晓北站在原地,走回去,抱住刘晓北肩膀,并肩走向住院大楼。

路上,刘晓北和大叔互相认识,知道了大叔叫陈建军,也了解到大叔是一名外卖员,以前在海区跑外卖,后来女儿患上一种罕见的血液疾病,需要在靖市第一人民医院这样的血液专科医院治疗,才改到靖市天珠域当外卖员。

刘晓北和大叔走进病房,这是个单人房间,房间很整洁,床上躺着很漂亮的小女孩,年纪大概和他一般大,手臂连接着输液器,末端挂着一代红色的血包,看得出来,这个小女孩正在输血。

“她的名字叫陈陈,几个月前在学校里,突然昏迷不醒,学校老师把她送到医院,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样了,到现在都没有睁开过眼睛,医生跟我说这个疾病很罕见,身体里的血液莫名其妙减少,查不出病因,根本无从治疗,暂时只能靠输血维持生命。”大叔将头盔摘下,放在桌子上,坐在了床边。

刘晓北站在旁边,床上的小女孩,眼睛紧闭,呼吸匀称,像是睡着了一样,心中有点难过。

“幸好的是,我女儿身上除了血液减少外,身体的能量只是在缓缓减少,每天输入的能量,能让我女儿继续活着,医生跟我说,已经请教了从长安区过来的专家会诊,而且据医生说,那边的更专业,应该会有办法治疗,我现在需要的是慢慢等待,人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

大叔握着小女孩另一只手,轻轻地说道:“你快去洗澡吧,包里有我的衣服,你先将就穿着,我们一起吃个中餐,然后送你回家。”

“不用了,不用了,你好好照顾妹妹,我……谢谢你。”刘晓北一直对内向的自己很讨厌,他终于说出谢谢两个字了,他很开心。

陈建军大叔也楞了一下,会心地笑道:“没事没事,看到你现在终于恢复了,我也很开心,我这也算做了件好事,好人做到底,再说了,你家那边讲不好还有大单,顺路顺路。”

医院的热水很不方便,水很小,温度也不高,刘晓北迅速洗完澡,穿上大叔宽松的衣服,准备出去,却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那个味道给他的感觉很熟悉,就像刚刚闻到担又完全不记得来源,这是一种从未闻过的香味。

打开厕所的窗户,往外面看去,刘晓北感觉味道是从最底下一层楼的铁门里传出来的,但……很不可思议,大叔女儿是血液疾病,他们待在血液内科,是在住院部的十二楼,这个高度,别说一楼的气味,七楼的气味要是不顺风不可能闻得到。

刘晓北内心也悸动不安,好像铁门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又让他感觉到本能的排斥。

“小北,我先去护士站交钱,你洗完澡就出去,一起吃午饭,我知道外面有家面馆够辣,正好驱驱寒气。”

大叔的声音传来,刘晓北赶忙穿好袜子和鞋子,打开门出来,发现大叔已经出去,而且还把他衣服收拾好带出去了,刘晓北走出去,在房间轻嗅一下,那股味道,好像病房里也有,只是很细微。

刘晓北回头再三看了房间,那股味道很小,确认现在已经消失,或许只是从窗外飘进来一点吧,毕竟医院这个地方有些什么味道也不奇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