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燃烧,变身以及死亡(一)
  • 银河机神
  • Tinong
  • 3421字
  • 2022-05-22 09:37:10

唰唰唰!

起落有致的写字声。

蝉鸣声!

六月的蝉鸣并不吵闹。

呼噜声、交头接耳晃动的椅子、小声嘀咕、老师敲击桌面。

春夏交分,湛蓝的天空提拉着烈阳,透过溅上两三斑点的窗户,铺盖在只字未动的作文上,试卷很香,油墨味混杂着荷尔蒙,石今如此想到。

屋外传来口哨声,讲台后神情冷峻的中年老师仰头看表,说:“还有半小时交卷,同学们都检查一下前面的题目,特别是选择题,一定不要因为空白丢分。”

石今明显感觉,教室里笔尖摩挲纸张的声音,逐渐加快,唰唰的拥挤中多带着几分烦躁。石今拧紧笔帽,一下子想起这场考试过后他就要成为高三学生。

距离高考还有最后一年,拼搏三百天,改变命运。

疲惫交加、瞌睡缠身的石今总是在睡梦中听见老师这么说,实际上,石今感受到的只有越来越少的假期、姨妈的早餐和不会结束的考试,不觉得有其他的区别。

没什么不同的是吧,就是一场考试,像中考那样,换个地方生活,不过是环境好一点差一点,没什么不同的是吧。

一坨小纸团掉落在石今的试卷上,打断石今的回忆,悄悄回头瞥了一眼,正好看见后右方的女孩,示意他打开纸团,石今听话照做,发现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答案,再回头时,女孩已经恢复常态,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考试很快结束,监考老师收卷,同学一排排起立,按顺序鱼贯而出。

刚出教室,一个女孩手拿两个背包,从人群中挤出跑到石今的旁边,把背包一股脑地塞在石今怀里,她叫施秀,就是考场里给他丢答案的女孩。

“大夏天你还戴着额饰,你不热啊。”施秀指着石今额头前那条,由无数条扭曲的红线组成的额饰说。

石今抚摸着红色扭曲线条的额饰说:“当然热,但毕竟是你给我戴上的,已经成为了我的信物,不能丢。”

施秀嘴角暗含笑意,双手背在后面,突然抬起头来,仰视石今说,“考得怎么样,是不是很感谢我给你发答案啊!”

石今没想到她会突然抬头,两人还靠得如此近,头下意识稍微往后缩,像个乌龟,右手尴尬地挠了挠耳前,“要不是你丢答案给我,我都不知道自己错了这么多。”

“就是!就是!”施秀小女孩模样,左右偏头,眼睛微闭,双手作扩音器罩住嘴巴,故作大声道,“所以要不要我暑假帮你辅导补课,我超厉害的哦。”

暖风拨动着施秀的眉前刘海,几根发丝捧出右边眼角的黑痣,落入石今眼中,像是挂在夜空的星,明晃晃的,也照亮着石今。

这不是石今第一次近距离端详这颗黑痣,或许是初中,身为班长的施秀催促他赶作业,把脸凑近胁迫他;亦或许是小学父母外出后,把石今独自一人放在施秀家里蹭吃蹭喝,这个小女孩分鸡腿给他。

石今父母常年在外务工,爷爷奶奶去世得早,因为户籍问题不能在父母工作地上学,所以从小住在施秀家。施秀稍大石今月份,身为姐姐的施秀一直很照顾弟弟,石今内心拘谨,正是因为落落大方的施秀,才没有缺少家庭关爱。

如果施秀知道自己对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眼角的黑痣,不知道她会不会害怕。石今看着施秀眼角如此想,自己真是变态。

“你傻笑着想什么呢!”

石今抖肩把两个背包提上,笑着说:“我在想你小学时数学还是我教你的呢,小学你连乘法口诀都背不齐。”

“是嘛,谁上小学五年级了还尿裤子呢。”施秀单手掩面,另一只手拍着石今肩膀说,“好了,我的闺蜜来了,我先跟她们去食堂,哈宝狗你就等你朋友吧。”

说着,施秀跟着她几个姐妹,手牵着手,亲密地肩并肩,石今站在楼梯口,望着施秀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群中,石今好像看见她转头对自己说了些什么。

石今什么都听不见,他感觉耳朵一阵嗡鸣。

头痛欲裂,随之而来的是周围的喧哗声逐渐远去,慢慢尖锐的耳鸣也归于安静,周围死寂,咕噜咕噜的咽东西声音逐渐扩大。

腹痛,剧烈的腹痛,腹部皮肤被爪子撕裂,腹部容物被扯拉出来,咀嚼,好像在被野兽咀嚼。

石今无法发出尖叫,疼痛让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雾浓浓,看不清,疼痛倏得从腹部席卷而上,碾碎着每一根肋骨,痛到钻心,记忆与现实重叠在眼前,疼痛跨越了时空,蚕食他的身体,恐惧穿越时间笼罩而来,怪物再次趴在身上,撕咬,吼叫。

很痛,肚子很痛。

“你没事吧?”

一只手搭在石今肩膀上,轻柔温和的声音传过来,清风瞬间驱散所有黑暗。

“你没事吧。”男孩子重复着,阳光蔓延他整张脸,长发弯眉眯缝眼,清爽温柔,“你怎么了?”

石今扶着脑袋,晃晃手表示自己没事,疼痛虽然已经消退,但刚刚带来的影响太深刻;石今脸色苍白如雪,倚靠楼梯角,半坐在地上。

男孩子也跟着坐在石今的前面,自顾自地点燃香烟。

石今长长舒缓一口气后说:“谢谢你叫醒我,你叫什么名字。”

“段丞丞,丞相的丞。”

“你就是那个段丞丞啊,怪不得你敢在学校抽烟。”石今看着段丞丞的温柔的样貌,好奇说,“你看起来也没有这么凶嘛,别人把你传的跟个黑社会一样。”

段丞丞在民族中学的传闻一向不好,跟石今见到的好学生模样,完全不相关。

老张几个人是初中就在民族中学读书,混到高中人脉网已经展开,各路人他们都认识,打架厉害的,成绩好的以及家里有关系的。凭借自己在学校吃得开,宿管也很少管。

段丞丞是高二下学期开学时转入民族中学,第二天就把老张几个打进医院,只赔了笔钱,段丞丞一点事情都没有。

除了打架外,逃课、扰乱课堂纪律都发生过,还逃过年级主任的课,结果只是叫到办公室训一顿,虽然段丞丞次次考试,成绩年级第三,成绩丝毫不落下风,但这也不应该是段丞丞胆大妄为的资本。

有人说,段丞丞的家里很有背景。

“没什么了不起的,家里是有点关系。”段丞丞掐掉手上的香烟回复说,“倒是你,我觉得很奇怪。”

“我有什么奇怪的,成绩只有四百多,长相普通还不会打架。”

“你身上,为什么有怪人气息?”段丞丞盘腿,坐在石今旁边,阳光正对他的侧脸,阴影掩盖着石今,看不清表情。

“什么是怪人气息。”

听到石今回复,语气里有疑惑也有求知,不像作伪,段丞丞一下子拿捏不准,眉头皱起,左手摩挲右手中指,半天不回答。

“石今,吃饭去了!”

两个样貌相近,身高同等的人朝这边走过来,左边那位叫做刘晓南,头发末梢染成金黄,应该是近期染的头发,但害怕学校抓到,所以染的不明显;右边那位满脸阴郁,看起来很内向的叫做刘晓北,是双胞胎哥哥。

石今恢复很好,脸上比刚才润色了不少,起身想要离去,段丞丞却先一步扶着石今,说吃饭一起,人多热闹点,别人刚刚帮了自己,自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他是刘晓南的偶像。

简单的介绍下刚才的情况后,石今便不再说话,那两个双胞胎,特别是刘晓南一路上叽叽喳喳,围绕着段丞丞说个不停,直到食堂排队的时候,像是有无数的话,说都说不完。

“哎呀,一见到段哥我兴奋啊,事情都忘了跟石今讲。”刘晓南恨铁不成钢的拍拍头上的半边金发,激动地说,“费尔蒙酒店昨天因线路维修不及时,导致发生火灾,火焰蔓延盛约国三十英亩,三十英亩啊,石今你真牛逼,你怎么知道还会发生火灾的!”

刘晓南悄悄从怀里掏出手机,给石今和段丞丞看。

火灾发生的时间比我预料的早,石今心想。

段丞丞一脸好奇的问:“你们说的火灾我也今早看见了,但是你为什么要夸他呢?他跟火灾有什么关系,难不成火还是他放的?”

“这就得我来解释了。”刘晓南声音很大,段丞丞看向他,听他说,“前不久,坐落在南国北方的北国,才发生了一次森林大火,烧伤数人,没有人员死亡,这件事情在课间石今和班长出现矛盾,石今坚决认为不出十天,还会发生这样规模的大火,这谁敢相信啊,更何况在小时候,石今还吹牛皮说自己能变身呢!!”

段丞丞左手食指抚摸右手中指:“变身,假面骑士那种吗?”

“小时候的玩笑罢了。”石今摸摸鼻子,尴尬地笑。

刘晓北不爱说话,但也替石今打圆场,声音低沉浑厚:“大概是小学六年级左右,有一天他说,他可以通过头上的那个装饰,那个……叫啥来着,反正就是额头上的东西变身,变成奥特曼,笑死我们了,但小时候很正常,我当时还想变成超人呢。”

段丞丞看向石今额头,确实有一条材质不清的额饰,一根宽厚的红色长条环绕圆圈,无数根细小的红丝扭曲盘旋,组成意义不明的各种曲线,围在石今的头上。段丞丞看着红色特殊的额饰,不知在想着什么。

“当时石今说还会有这样的大火,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又犯病了,结果昨天真的发生火灾,我们那个考场都疯了。”刘晓南一边说,一边从窗口拿出自己的饭菜。

“石今。”

终于到石今打饭,在窗口刷卡,准备拿过阿姨手中的盘子,段丞丞却再一次叫了石今的名字。

“嗯?”

“我相信你可以变身。”段丞丞肯定地说。

石今的手僵硬了,他感觉自己捏住盘子的手,也僵硬得无法动弹,他感觉周围越来越热,越来越热,温度蒸发汗滴,高温收缩汤汁,他眼前的饭菜好像在沸腾,他感觉这盘饭就要燃烧起来。

轰~

火花绽放,火焰在石今的手中瞬间燃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