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后土传承

  • 洪荒之巫族崛起
  • 熊一仙
  • 3772字
  • 2019-12-07 11:01:54

这日,徐清宇来到武当山下,看着这武当山:武当山,中国道教圣地,又名太和山、谢罗山、参上山、仙室山,古有“太岳”、“玄岳”、“大岳”之称。位于湖北西北部SY市丹江口市境内。东接闻名古城XY市,西靠车城SY市,南望原始森林神农架,北临高峡平湖丹江口水库。明代,武当山被皇帝封为“大岳”、“治世玄岳”,被尊为“皇室家庙”。武当山以“四大名山皆拱揖,五方仙岳共朝宗”的“五岳之冠”地位闻名于世。不愧是天下第一仙山。

只见山脚下,有着许许多多的武林人士,徐清宇走上前,拦下一个青年问道:“兄弟,这山脚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武林人士呀?”那青年道:“小兄弟,今日是武当派张真人的百岁寿诞,你说这人能不多嘛,小兄弟也是来上山贺寿的?”那青年反问道,徐清宇道:“小弟确实是上山贺寿的,只是没想到上山的人这么多。”那青年看着武当山一脸崇拜的道:“我也没想到人会这么多呀,看看,一山上都是有名的武林前辈,听说连少林寺的空闻神僧都来了,看来以后我一定要更加努力,让家父办大寿的时候也能这么的威风!”

徐清宇微笑道:“小兄弟一定会成功的!”

那青年道:“多谢小兄弟吉言,我一定会的,哦,本人古小春,洛阳古家,家父古战风,江湖人称‘奔雷剑侠’,还未请教小兄弟大名?”

徐清宇微微一笑道:“原来是古大哥呀,小弟姓徐,名清宇,大哥只管叫我清宇就行。”

徐清宇正和古小春越聊越起劲,毕竟两人年纪都不算大,虽说他这个身体才有十五六岁,但毕竟前世已有二十岁了,正当他们两个聊的好好的时候,古小春的父亲走了过来道:“春儿,快点走了,你在那里做什么?”原来古战风已经要和其他人准备上山了,但回头一看,自已的儿子不知道去那里了,再向后面看去,只见儿子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不知道在说什么,才走下来叫儿子一起。

古战风道:“还不快点跟上,这里龙蛇混杂,不可轻易和陌生人说话,你就是不听,等下再有你好看的。”

古战风转头对抱拳徐清宇道:“呵呵,小兄弟,我们先

上山了,后会有期。”

徐清宇也回了一礼道:“古大叔,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

半个时辰之后,徐清宇才来到武当紫霄宫外,刚到殿外,就看到一个老者,领着一个小孩,看起来应该有八至十岁左右,应该就是张无忌和玄冥二老之中的一老鹤笔翁。而大殿之内,全部都是今天来给张三丰贺寿的人,但大家都不是坐着,都只是站着,六大派的人都在逼问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只听见张翠山说道:“各位,金毛狮王是我的义兄,各位都是找他报仇的,我张翠山岂会告知你等我义兄的下落。”

殿外,徐清宇听到张翠山说完话,剑落地的声音,看来应该是张翠山自杀了吧。徐清宇走到旁边的水缸那里,提气入丹田,通长强走腰俞腰阳关命门悬枢脊中中枢筋缩至阳灵台神道身柱陶道大椎哑门风府脑户强间后顶百会前顶顖会上星神庭素髎水沟兑端龈交.走手太阴肺经至中府云门天府侠白尺泽孔最列缺经渠至掌心,随着徐清宇的运动,水缸中的水好像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一样,慢慢的从水缸中飞出来,围在徐清宇的身边,慢慢的变成一条水龙,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脚踏干位.左掌划圈,右掌向外推去,一阵阵龙吟之声响起,飞快的向鹤笔翁飞去。鹤笔翁之前一直在关注着殿中的情况,直到龙吟之声响起,他才反应过来,转过身,掌力已经到了身上,鹤笔翁被降龙十八掌打的飞出三丈之外,徐清宇使出擒龙功对着张无忌虚空一抓,张无忌就飞到徐清宇身前,徐清宇向前走一步,把张无忌护在身后。

鹤笔翁慢慢的爬了起来,嘴角还流着血,一脸阴沉的看着徐清宇,殿内的人看到听到龙吟声后,就从里面跑了出来,看到鹤笔翁之后,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和鹤笔呈分庭对抗的徐清宇,因为从鹤笔翁身上散发着那若有若无气息来看,已经是一流的高手了,然而徐清宇竟然能重伤他,必然是一流高手,但年龄也太小了吧。

殷素素和宋远桥他们已经从俞岱岩那里回来了,殷素素跑到张无忌身边问道:“无忌,你没事吧,可想死你爹爹和娘了。”

张无忌哭喊道:“娘,娘,刚才爹爹已经被他们给逼死了。”

殷素素一听自已的夫君已经死了,只感觉心里好像被什么堵住一样,双眼一黑,身体像后倒去。

鹤笔翁问道:“阁下是什么人,你我之间好像没有什么恩怨吧,阁下为何偷袭在下。”

徐清宇微笑道:“哈哈哈,我们并没有什么恩怨,只是见不得朝廷的鹰犬在这里污了这武当山的灵气而已。”

鹤笔翁一听徐清宇知道自己的身份,那里还敢留在这里。运起轻功,向山下飞去了。

而鹤笔翁一走,各大门派的人都看向徐清宇,都想知道徐清宇是谁的弟子。

宋远桥一听张翠山已经自尽了,扶着殷素素来到张三丰面前,急问道:“师傅,五弟怎么就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死了?”

莫声谷满脸通红望着六大门派的人说问道:“师傅,是不是他们逼死的?”张三丰只是默默的看着各大门派的人,也没说话。谁都猜不秀他的想法。

六大门派的人看着武当五侠一个个满脸通红、恨不得吃了他们的样子,各大门派的人都看向少林寺方丈空闻大师,空闻大师扭头和两位师弟商量一下,转头对着张三丰拱手道:“张真人,今天我们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打扰之处,请原谅,我们也不在过问谢逊的下落和龙门镖局的血案了,我们少林派先走一步。”说完也不等张三丰回复,带着少林寺的人下山去了。

只见殷梨亭大喊道:“老秃驴,你们别走,你们逼死我五哥,休想走下武当山。”

其他人也纷纷和张三丰告辞,走下了武当山。各大门派的人走了之后,只有丐帮的郑长老(我也不知道倚天中有没有姓郑的长老,随便编一个)留了下来,张三丰还想问徐清宇叫什么名字呢,各大门派一走,徐清宇那紧张的情绪也放松了下来,突然感觉脑中闯进了很多东西。还没来的及查看,双眼一黑,向倒去,张松溪眼见手快,连忙扶住徐清宇,看着徐清宇的脸,不由自主的道:“梨亭,你来看看,这不赵清赵小兄弟嘛?”殷梨亭走过来,看着徐清宇的脸道:“四哥,正是赵小兄弟,可是他的武功怎么进步的这么快?”

张三丰道:“先把他扶进内堂,等这小友醒了,你们再问也不迟。”

张松溪道“是师傅。”

两天之后,徐清宇接受完脑海中的传承,原来,自已能来到倚天这个世界,靠的正是洪荒时期后土祖巫的精血,这精血是后土祖巫身化轮回之后,留下来的,其中包括后土祖巫推演的一部轮回大道决,修六道轮回之力,一部混沌至尊诀,以巫族精血为基础,主修混沌之力,修炼至大成,可与诸天圣人争锋,只是这两部功法都没人修炼过,(为什么没有人修炼过呢,主要是后土祖巫没有肉身,不能出地府,没能传出来)还不知道是真是假,还有炼丹、炼器心得各一卷,招魂、捉鬼、和鬼修功法——黄泉真诀、九九幽冥诀、鬼帝至圣诀、巫族的一部练体功法——九转玄功。

徐清宇睁开眼睛,打量着自已在的房间,床边还靠着一个小道童,看来应该是累坏了,自己醒了都没发现,徐清宇感觉自己的口很干,叫道:“水、水、水,水。”小道童马上醒过来,去旁边的桌子上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徐清宇,说道“这位施主,小道马上去请师叔过来,还请施主不要乱动。”说完就向外面跑去。

不一会儿,只见张三丰带着他的五个弟子来,来到徐清宇旁边,张三丰说道:“老道张三丰,我来给小兄弟把把脉吧。”

过了一会儿,张三丰笑道:“脉象平稳,波动有力,已无大埃。”徐清宇道:“多谢张真人。”

张三丰说道:“小兄弟,丐帮的郑长老有要事想询问小兄弟,你去看看。”

徐清宇找到郑长老道:长老,你有什么疑问,尽管说来,徐某一定知无不言。”

郑长老道:“小兄弟,那天我在殿内听到阵阵龙吟之声,和我帮主打出的降龙掌有些相识,纵观整个江湖,除了我丐帮的降龙十八掌之外,我实在是想不还有那门功夫能发出龙吟之声还有此威力,不知小兄弟师承何门?”

徐清宇微笑道:“我的武功都是自学的,至于家师嘛,家师乔峰,或者应该叫萧峰。”

郑长老一脸震惊的道:“可是我丐帮第九代帮主—乔峰乔帮主?”

“正是。”

“那徐公子可是学全了降龙十八掌,还有打狗棒法。”

“已然学会了,只是还缺江湖经验!”

郑长老突然跪拜道:“丐帮第二十五代弟子参见师祖。”

徐清宇连忙扶起郑长老,说道:“郑长老,使不得、使不得快起来。”

徐清宇和郑长老谈了很久,最后郑长老兴高采烈的下了武当山,原来徐清宇本想把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的武功秘籍交给了郑长老。但是想想,还是算,毕竟只有他一人。不过徐清宇答应郑长老,以后一定会把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传给丐帮。

经过三天的整理,他终于把脑海中的传承都看了遍,再过两天,就是张翠山的头七了。徐清宇想要试试脑中的东西看,是不是真的。

两天的时转眼即逝,两天时间,徐清宇晚上修炼九转玄功,白天则是修炼降龙十八掌。为什么没有修炼混沌至尊诀呢,这混沌至尊诀至少修炼九转玄第一转完成了才可修炼,看来只能慢慢的来了。头七这天,徐清宇没有修炼武功,去道观里帮忙,忙了一天,晚上大概八点左右,徐清宇正和殷梨亭坐在殿里,探讨武功,但今天晚上是张翠山的头七,所以两人都很小声。突然,从殿外吹来了一阵阴风,徐清宇一脸惊讶的看向门口,不知怎么的,门口已经出现了浓雾,把整个门口都给淹没了,而殷梨亭则是一直低头讲着,好像还没有徐清宇的变化,徐清宇还在惊讶的时候,那浓雾慢慢稀疏扩大,在那雾中,隐隐可看见三个身影,其中一个身影,正是已经死了七天的张翠山,看起来还和正常人一样,只是脸色看着苍白,双脚不着地而行,另外两个人,一个从头到脚都是白的,一个从头到脚都是黑的。看的徐清宇是腿脚发麻。心想到这不是说要修炼到金丹之境才能看得见灵体嘛,难道这前身有阴阳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