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界大乱的预言与人界奇观九星连珠
  • 九州诸神传说
  • 老韩不寒
  • 3040字
  • 2022-04-12 10:37:51

宇宙洪荒,每个星系的掌控者叫天官,而掌管天官的叫神。

人有三六九等,神也不例外。

神祇有三等,自下而上分为下位神、上位神、诸神。

共计七位诸神,分别是:杀戮诸神位、光明诸神位、黑暗诸神位、虚无诸神位、元素诸神位、法则诸神位和幻诸神位。

每百年,神和天官会选送继承人和候选继承人去各界历练。

人界,妖界,神界,魔界,鬼界。

为什么是每百年呢,因为传送门每百年会打开一次,这传送大阵是上古时期阵法老祖神灵破灭后用整个阵法一族的灵魂编织而成。

传送大阵每百年大开一次,凡是有能力从传送大阵中回来的,皆成神。

成神的条件过于苛刻,即使祖辈是神祇,也未必能够顺利成神。

现在的七位诸神都是经历过传送门的历练,而历练的经过,都在成神的瞬间化为泡影。

进入传送门后,继承人与候选继承人的记忆也会被剥夺。

“光明会永罩吾儿。”

“黑暗常伴吾身。”

“去吧,孩子们……”

传送大阵前,各路神祇和星系天官望着他们选送的优秀年轻一辈,做出最后的叮嘱。

已经有数万年没有继承人在传送大阵中活着回来了。

神仙本不该有七情六欲,可这该死的阵法从两千年前开始就出现自动吸入优秀继承人的现象,七大诸神用尽一切办法想要破灭阵法,都铩羽而归,眼下看着自家后辈进入这传送大门,神祇与天官脸上刻板的神情里都透露出一丝担忧。

祸不单行的是,上位神之一的预言神在上一次传送大门大开之时演算出百年后宇宙洪荒会出现通天大难,诸神陨落,神祇出现叛徒,五界分崩离析,恶鬼当道,背后之人开辟新的规则界——式界,凌驾五界之上,奴役神族,重用恶鬼,民不聊生……

推演完这一切之后,不等预言神做出预言之术,就突然薨逝,而同时,命运神也化为齑粉消失在洪荒之中。

百年后也就是这一次传送打开的日子。

神族不得不做出一项重大决定,严格按照阵法筛选继承人的标准,提前训练继承人,让继承人能够成功历练归来。

上位神突然暴毙两位,神祇牌位的魂灯也随之湮灭,近百位下位神顿时蠢蠢欲动。

神界平衡瞬间被打破,预言神和命运神的继承人安全岌岌可危,为保神界平衡,七位诸神亲率命运神和预言神的继承人们提前到达传送大阵,静待大阵开阵。

周围埋伏着的下位神只能悻悻看着。

七彩神光照耀,小山般高不知材质的大门慢慢打开,一股柔和的乳白色气体开始自动飞向被阵法选中的人。

有些被带来的族人并未被选中。

有些白光飞向远处。

有些下位神追寻那些白光,意图半路劫杀继承人。

深蓝氤氲,广袤的银河系中有一颗水蓝色星球,名曰蓝星。

蓝星神息稀薄,并不适合神修,况且这颗星球常年家族内战纷扰,对还未成为神修者的继承人来说是一种致命威胁。

因为只有吐纳足够量的神息才能成为旋照期一阶修神者,从而开始炼体,达到炼体前的神修者是非常虚弱的。

蓝星天历元年的某个夜晚,京城明河上空正上演着九星连珠天文奇景,这是一种较为罕见的天文现象,经过漫长的岁月等待,九颗行星会同时运行到太阳的一侧,汇聚在一个角度不大的扇形区域中,像这种连珠景象虽说不可多得,但是这一次的连珠角度是有史以来角度最小、排列最整齐的一次。

伴随着一声嚎哭,京城某医院迎来了一个新生儿,恰逢九星连珠奇景,孩子的父母亲眷围在VIP房间的床边争先给孩子起名。

最后似乎是孩子的奶奶胜出了,老太太眯着眼说出两个字:九珠。

那晚京城突然停电,天空电闪雷鸣,听说响了几个落地雷劈死了几棵百年老树。

说来也巧,那天晚上,京城这么大就只有这一个小孩出生,又赶上天文奇景,还遭逢百年不遇的全城断电和落地雷,这赫连家族生个小娃娃都这么惊天动地,赫连家的世交好友也笑称给这女娃子起了个外号叫炸雷蛙。

天历元年是天历年的年初,也称天历上玄年。

这段时期恰逢九州国改革,旧制与新法交错空窗,不少人靠着这段空白发了家,也有很多人因噎废食故步自封导致错过飞黄腾达的好时期。

奉天行省白郡良城。

“油子,听你爹说了吗,下周开始不让在珉湾旁边存垃圾了。”刘猛嘴里叼着一根枯草茎蹲在珉湾旁边大石头上埋怨。

“听说了,我老娘还絮絮叨叨了一个晌午,说以后连倒垃圾都得听那些个人的。”李由中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李由后脑勺留着小辫子,有点像某动漫中的药师兜。

“还不是因为上个月来咱们村的那些穿西装的大官,说珉湾连着良河,良河那一片要开发个什么项目。”林肖也参与讨论。

“肖哥,你咋知道的,你爹跟你说的?”

“那群人来珉湾的时候我在咱们的秘密基地刚要出来,看到一群人乌泱泱的说这些个事儿,就偷摸摸听了会儿,老大当时也在。”林肖解释并指了指躺在田梗过道上呼呼大睡的女孩儿。

“嘘,小点声!要是把老大吵醒了咱们又得挨揍!”刘猛打了个手势。

刘猛一米八多的大个头,人如其名,身上壮实的很,满是肌肉块的手臂上纹着青龙,一脸凶相。

李由和林肖都是珉湾村的本村人,刘猛是珉湾对面小刘庄的,从珉湾村到小刘庄要么绕到侧面的土路,要么自己撑船过河。

这破旧的村落,谁家有船?

嘿,李由有啊!李由特别喜欢造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几年前用泡沫板子造了个泡沫船,实际上就是用泡沫板垫了两层当底板,然后用布条栓紧实了,这个傻大胆还真就趴在泡沫板上过河,可谁知道那天突然刮起了大风,泡沫板子刮翻了,把李由刮到了湾里。

刘猛当时在湾里摸鱼,这家伙水性好,把李由拖到了岸边,俩人从那之后就认识了。

田埂上熟睡的女孩儿慢慢睁开狭长的眼睛,平平无奇的脸上有一双摄人心魄的眸子。

明明只是微微睁眼的动作,还是被不远处坐在土堆上的男孩发现。

男孩的眼睫毛很长很浓密,大眼睛双眼皮,笑起来能看到一对虎牙。

林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向着女孩走去。

“醒了?”男孩递给女孩一个保温杯。

女孩接过保温杯打开杯盖,里边飘着几颗枸杞和几根类似草根的植物。

这是一个小团体。以何棠为首,其余三人刘猛,林肖,李由。

何棠,林肖,李由都是珉湾村的,从小就认得,村子里小孩儿不少,但岁数相仿的不过五六个。

他们三个都在镇上的六中上学,林肖岁数大一些,还有几个月就要中考,李由和何棠都是初二,刘猛同他们不一样,他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没人要他,吃百家饭长起来的,上完初中就辍学了,一直在社会上混日子,直到碰到李由他们。

“差不多到点了,都干活去吧。”何棠喝完枸杞水,啧吧了两下嘴说道。

刘猛,李由和林肖站起身拿起身边的黑色大包,何棠与他们三人去往相反的方向。

林肖在包里掏出一条深色的头巾蒙住头和脸,只露出两只眼睛。

刘猛瞥了一眼林肖说:“干这么多年了还没适应?”

林肖看了看戴着墨镜和口罩,身上套着灰色大褂的刘猛,眼神不言而喻。

李由倒是什么都没戴,一屁股骑上一辆破旧的大三轮车,拍拍车后座豪情大喊:“猛哥,肖哥!来啊!”

活像招揽客人的老鸨儿。

两个全副武装的人坐上三轮车后座,两只手揣进怀里,一路无话。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到了目的地。

良城垃圾站。

垃圾站的老头子看到那辆破三轮车后,浑浊的眼睛里噌噌冒起亮光:“小油子来啦!今天可是有不少好东西!”

“老王头,你可莫要诓骗我,上次你说的一堆好玩意儿,都是些个烂黄瓜!”李由抄起家伙什儿锁上三轮车冲着垃圾站老头就一顿追。

三轮车上两人慢吞吞下车,从黑色背包里拿出几个编织袋,有的编织袋上还写着几个大大的字:尿素。

刘猛手底下有十几个小弟,他做了几天这活就寻思让手底下的小弟们做,可是被何棠一句话轻飘飘堵回去了:“怎么,看不上捡垃圾?”

怼又怼不过,打也打不过。以前嘲笑李由林肖对着一个小娘皮低三下四,没想到被何棠打的三天没下来床。

也不知怎么的,这事被手底下的小弟们知道了,三天两头来堵何棠,后来的后来,小弟们也下不来床了。

刘猛怎么也搞不清楚,何棠看着人不大,瘦瘦小小的,怎么就能一拳头把他撂倒?小时候抱着尿素袋子啃大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