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对不起
  • 婚不胜防
  • 北潇潇
  • 1739字
  • 2021-09-06 12:27:12

苏沐推开书房,紧接着心尖蓦然一颤。

10平米的小屋内,两张书桌紧凑地拼在一起,桌上铺着一卷铺盖,屋内的衣衫散落一地。

而这间书房的主人,正是与她新婚整整一年的丈夫——陆北行。

可这个丈夫宁愿每日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也不愿踏入她的房门一步。

一年了,整整一年的时间,陆北行每次回来就直接埋进书房,连句问候的话也不和苏沐说,苏沐有些委屈,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竟惹得丈夫如此对待。

今天陆北行还未回家,苏沐悄悄地打开了书房,眼前的场景深深地刺激着苏沐的眼球,她的心如同被刀子狠狠剜了一下,钻心的疼,她的眼眶不受控的红了起来。

......

“咯——噔——”把手转动,房门被人从门外推开。

陆北行摇晃着步子,带着满身的酒气和屋外的冷风晃晃悠悠地开门进来,酒精的刺激下,陆北行脚下一个不稳就要栽倒在地,可是正当他倒地的时候,一个温暖的手臂拉住了他。

陆北行晃了晃脑袋才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沐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苏沐的鼻尖充斥的热辣的酒气,她本能地想要躲避,可是一想到刚才看到的场景,她还是强忍住了不适,将陆北行扶到沙发上,给他倒了一杯清水。

陆北行喝下水后清醒了几分,看到苏沐还没走,便问道:“沐沐,有事吗?”

苏沐微微抿唇,胸口闷闷:“北行,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沐沐,你怎么这么说?你那么好,我怎么会对你有意见呢?”陆北行放下手中的水杯,一字一顿地盯着苏沐说道。

“既然没有,那,那,你怎么结婚一年了也不碰我?”苏沐低着头,结结巴巴地问,声音比蚊子还小。

“沐沐,我,我这不是忙吗?”陆北行声音沉沉。

“可是,北行你都忙了一年了。”苏沐望着陆北行,眼神里泛起了波澜,“北行,今晚到我房间睡吧?”虽然有些难为情,但苏沐还是开口了。

“沐沐,我今天喝多了,我,我,等我状态好些了,咱们再洞房可以吗?”陆北行再次拒绝了苏沐。

“陆北行,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苏沐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她的言辞有些激烈。

与其这样整日独守空房,守着活寡,苏沐宁愿放弃这段不幸的婚姻,成全双方的幸福。

“沐沐,你——”陆北行话说到一半,便被苏沐封住了嘴唇,霸道而又蛮横,陆北行竟然挣脱不来。

……

香烟燃到了尽头,白色的烟雾从陆北行的手指尖缓缓升起,房间一片安静,安静的让床上的两个人都有些不适应。

刚才的一幕褪下了陆北行所有的酒意,陆北行这才注意到眼前妻子的装扮与以往决然不同。

今晚的苏沐红衣罩体,长发散散的披在身后,在屋内灯光的映照下,每一寸的肌肤就像玉石一样莹莹发光,处处透着温婉的火.热,处处诱发着男性的原始欲.望。

可是面对这样的妻子,陆北行却是无能为力。

苏沐的身上已经出了一层黏黏的汗,她想过一万种丈夫不接近自己的原因,可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她被惊起了一身的冷汗。

苏沐去年二十七,马上就步入三十岁的行列,可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这可把苏母给愁坏了。

苏母四处求人,经人介绍苏沐这才认识了陆北行。

陆北行是市政的一位小职员,工作清闲而稳定,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文员,但他这个年纪还是有奋斗成长的空间的。

最主要的是苏母看着顺眼,再三考虑终于把自己的女儿给嫁了。

苏沐所求的也不多,一个简单的家庭,一个爱自己的老公,过几年再要一个可爱的孩子,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就好了。

可是现在,苏沐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

母亲要是知道自己千挑万选费尽心思找来的女婿,是一个不能人道的男人,会作何感想。

苏沐看一了眼身边低头不语的丈夫,这才想到眼前的男人当着自己的妻子承认自己的问题是抱着多大勇气,而自己的一言不发又是多么践踏他的自尊。

苏沐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她轻声安慰道:“北行,其实我知道很多男人都有这方面的问题,这不是他们的生理问题而是心理问题,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陪你去一趟医院,好不好?”

“沐沐,再给我一些时间好吗?让我试试吧,我相信我可以的,如果......如果实在不行,咱们再去医院,好不好?”男性的自尊心让陆北行极度地抵触医院这个地方。

苏沐正想回答,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苏沐学校的主任——刘德业,林苏沐深呼了两口气想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

苏沐接电话的时候,陆北行不发一言地默默回到了书房,苏沐刚想喊他,刘主任又开始交代工作,苏沐只好忍住了。

另一端传来了刘主任的声音:“苏老师,明天开学,市委市政要来咱们学校开会,其他老师都有工作要交接,你就辛苦一下,帮忙接待一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