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酣战

  • 梦衍逍遥
  • 胡思梦想的猪
  • 3088字
  • 2022-02-26 19:48:48

纳纳热看似随意的一拳挥出,空中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焰拳头,火拳砸在半空发出轰的一声,然后一道无形的刀气劈至火拳的一半便消散了去,火拳继续向上,萨吉祭祀在空中再挥一刀,又一道刀气与火拳相互抵消。

萨吉祭祀的身体落地,然后突然消失在原地。

纳纳热眯着眼,突然转头,同时向身体一侧挥动拳头。

火拳砸入地面,萨吉祭祀的身影有些狼狈的向一侧闪出。

萨吉祭祀左手拍地,右手挥刀。

这一次不是无形的刀气了,而是从地面隆起一条石壁,石壁顶端蕴含刀气,直逼纳纳热。

纳纳热直接了断的双拳砸入地下,那条蕴含刀气的石臂直接被火光吞噬,下一刻就爆开来。

火光之中,纳纳热顺着火焰前冲,萨吉祭祀只能看到纳纳热的身影突然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近在身前。

萨吉祭祀连忙俯身,一个火球从他头顶穿过。

萨吉祭祀锯齿石刀上撩,纳纳热赤手空拳砸下来,石刀和火拳相击,纳纳热的拳头上火焰仅是稍稍一黯,并且在下一刻,更多火焰从纳纳热的拳头上涌出,火焰更甚,石刀被击退,纳纳热另一拳挥上,萨吉祭祀同样伸拳,他的拳头上包裹着一层厚重岩石!

咚!

沉闷的声响传出,地面再次下陷坍塌。

萨吉祭祀猛地后退,他左臂上的石甲已经不再,皮肤上也有着灼烧的痕迹。

纳纳热欺身而上,萨吉祭祀避无可避,纳纳热又是一拳挥出,萨吉祭祀挥刀,火拳击中石刀,将萨吉祭祀击退,纳纳热再一次追了上去,这一次双拳合十一齐击出。

一道火柱从双手之间射出,萨吉祭祀只能勉力让全身裹上黄色神力护体,下一刻他被火柱笼罩,火柱散去时,萨吉祭祀浑身冒着青烟坠入乱石之中,最后时刻稳下身体,不至于摔的很惨。

他的头发,衣袍都被烧的焦黑,身上的护体神力也七零八落的,他在纳纳热面前竟然如此不堪。

布加迪祭祀皱眉看着二人的交手,萨吉祭祀不弱,以前就能在他手下过五十招,现在掌握了那锯齿石刀,足以和他对战百招。

萨吉祭祀在祭祀级别中也属于高级祭祀的水平了,和拥有战法-战斗成像的蒂莱恩祭祀处于同等水平。

可眼下,萨吉祭祀却连自身实力都使用不出来,处处都被纳纳热克制。

掌握锯齿石刀,就意味着他已经掌握磁场的能力,萨吉祭祀的磁场更多的是控制自身小磁场与大地这个大磁场的互动,通过改变自身磁场,迎合大地,从而借力打力。

可是无论是借用磁场力量快速移动也好,使用磁场力量隐藏攻击神力也罢,在纳纳热这里根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后者能够轻易的看穿一切。

也是因为如此,萨吉祭祀才会如此狼狈。

“纳纳热...你到底是...”布加迪祭祀低声呢喃道。

“哈~”

喘出一口粗气的萨吉祭祀紧了紧右手的锯齿石刀,看向纳纳热笑着说道:

“你果然是那个层次的战士,我真是倒霉。获得力量之后的第一战,就要死了,可惜啊可惜。但是这样也好,这样一来,我亲手伤害过迪卡布拉恩族人就是零。嘿嘿,再一个,死在你这样级别的战士手里,也是一件荣耀的事情,而且如果我能在你身上留下点伤来,我也就算达到师兄这个层次了吧...”

“你不如他!”纳纳热出言打断道。

“呃!该死啊!”萨吉祭祀沉下脸来。

纳纳热突然看向脚下,他能感觉到,地下正在发生变化。

布加迪祭祀却露出了惊容,萨吉祭祀正在改变地下的磁场,他已经能够通过小磁场改变大磁场了!

“萨吉...”

萨吉祭祀阴沉着脸,单手拍地,一拍之后,以他为中心的地面方圆百米内都变得不同。

无数道肉眼不可见的细纹从地下浮现出来,萨吉祭祀额头的神目开启,橙黄色的瞳孔内有着无数道细纹,和地下浮现的这些虚无细纹如出一辙。

通过神目看着这些细纹,萨吉祭祀脸上的阴沉之色散去,露出了沉迷之色。

这是他追求了四十多年的力量,如今一举掌握,第一战的战场和对手也让他十分满意。

纳纳热首先发动,握拳便是挥出一串火球,一个接一个的射向萨吉祭祀。

火球在萨吉祭祀身前爆开,就像是撞在了无形的屏障上。

萨吉祭祀的目光从那些令他着迷的细纹上离开,落在了纳纳热的身上,这一刻他战意飙升。

土黄色的石块从脚下升起贴在他的身上,没过多久便成了一套石甲。

这身石甲上也有细纹覆盖,无数的细纹组成一个整体,赋予这套石甲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纳纳热看着身穿石甲的萨吉祭祀,眼中的萨吉祭祀有一种模糊之感。

当纳纳热凝神细看的时候,却发现视线中的萨吉祭祀消失了。

一股极强的神力从一侧袭来,纳纳热看都不看便一巴掌挥了过去,同时带起一道火浪。

火浪被刀锋斩开,萨吉祭祀从火浪里钻出,手中的锯齿石刀变换形态成了一杆长矛,尖锐的矛尖对着纳纳热的头部刺去。

就在毫厘之间,纳纳热偏过头躲过长矛的矛尖,同时左手握拳,拳上燃着火光向长矛之后的萨吉祭祀挥去。

火拳穿透萨吉祭祀,纳纳热皱眉,这一拳没有击中任何的实体。已经穿过耳边的长矛突然炸开,在空中快速的变幻成锁链散在纳纳热四周。与此同时,纳纳热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旋转,地面升起石柱就像手指一样向内握去。

纳纳热脚下冒出火光刚想离开脚下石柱的困缚,散在周围的锁链突然哗啦啦的动了起来,锁链从头顶落下想要锁住纳纳热。

萨吉祭祀从纳纳热身后的地下升起,手里是一把土石组成的石刀,石刀足有两米有余,萨吉祭祀奋力挥刀,石刀呼啸着向上有锁链罩顶,下有石手托底的纳纳热砍去。

千钧一发之际纳纳热浑身燃起火光瞬间变成一个火人,一直紧闭着的额头神目也终于打开,露出了如同恶魔一般的五星火瞳。

在远处观战的布加迪祭祀看到这个异瞳的时候深深皱眉,陷入沉思。

石刀斩下,落在纳纳热身上,石刀竟是脆弱无比,刚一触及便化成了碎石向四处喷射。

纳纳热伸出燃烧着的手掌向上一握便抓住了锁链,那锁链被纳纳热抓住的一瞬间一道红光瞬间流过整条锁链,然后这条石质锁链便开始燃烧了起来。

而纳纳热脚下的石手还未握紧便被他一脚踏爆,石手在火光的包裹下一下子四分五裂爆裂开去。

被瞬间破去战法的萨吉祭祀不见异色,身体突兀的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在数十米开外。

“在自己身前施加相斥的磁性增加推力,在身后施加相吸的磁性增加吸力,以此获得近乎瞬移的移动速度。”

纳纳热随手一丢,通体燃烧着的锁链被丢在了一旁,他扭了扭脖子,头顶的火焰升起化成了两支冒火的尖角。

“我尊重你这个对手,我的战法名为炎魔,请赐教!”

火人冲向萨吉祭祀,速度很快,在空中留下一道绚烂的红色光尾。

萨吉祭祀身体一闪又消失在原地,火人在巨大的前冲势头下竟是做到了瞬间停止,然后像是违反物理定律一样的向侧后方射去。

萨吉祭祀的身影刚出现便又消失,火人不断的变换方位追逐着萨吉祭祀。

那条被纳纳热丢在一旁的锁链被烧的通体漆黑,但却没有裂痕出现,萨吉祭祀消失了几次后这条漆黑的锁链也一并消失。

再次出现时已经回到了萨吉祭祀的手中,锁链变回锯齿石刀,火人充至身前,萨吉祭祀一刀劈下。

火光一闪,击退石刀,萨吉祭祀手指一指,几条随意延展的柔韧石柱升起,从各个方向袭向火人。

纳纳热身上火光一爆,光是那冲击力就足以将石柱震散,但一波石柱被震散马上就有另外一波石柱升起,直到火光不足以冲开石柱,这些石柱很快就像扭麻花一样缠上纳纳热的身体。

萨吉祭祀的刀也已经劈至,这一刀的背后有无数细纹的推波助澜,刀势惊人,轰的一下,麻花石柱炸开,火人纳纳热被劈出十几米远,萨吉祭祀脚下一踏身体就出现在十几米外,他双手持刀,石刀立刻变成了圆锥形猛的刺了下去,直接插入纳纳热的胸口。

纳纳热双手握住石锥前端,巨大的力量将他砸入地下,深深陷入其中。

从刚刚开始,纳纳热就觉得自己的身上多了许多束缚他的力量。当萨吉祭祀石刀劈下来的时候,从身上缠着他的石柱上突然冒出极强的力量,让他在那个瞬间无法动弹。

而被石刀劈中的时候仿佛在他面前有一堵看不见的石墙整个拍了上来,那种千钧之力让他抵挡不住。

而此时此刻,纳纳热同样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死死的按住,拼命的将他往地下摁。

更恐怖的是,纳纳热身上的火焰分明无视了这种力量,但自己的身体却被压制的实实在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