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组合圣器
  • 梦衍逍遥
  • 胡思梦想的猪
  • 5280字
  • 2021-08-17 13:50:00

无尽的宇宙星空,有一颗通体暗黄的星球幽静的点缀在这星空画卷之上。

突然,镜头拉近。这颗暗黄的星球在视线中快速放大,眨眼间就已经看不到这星球的全貌。

镜头停下,这里仿佛是一片沙漠地带,赤地千里一副荒凉貌,这里甚至连枯黄的野草,腐朽的枯木都不存在一丝一毫。

风也在这里静止了下来,这哪是沙漠,分明是一片死域。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此地也开始渐渐有了变化,如同时光倒流,世界反转。

黄沙开始在这里凝聚,慢慢的汇聚最终变成了枯草,变成了朽木,变成了白骨。

随后黄沙之地开始下陷,枯草泛起一丝绿意,朽木出现了嫩芽,白骨生起了红肉。

又过了片刻,时光倒流依旧,枯草已经变成透绿的模样,朽木竟然自己从地上爬起,然后变得枝繁叶茂,白骨的红肉生完,皮毛又附,一头麋鹿就这样死而复生,那黄沙最终还是下陷到底,露出了深埋其下的黄土。

仅仅片刻,荒凉无边的沙漠就变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丛林景象。

在这里无数从未见过的奇珍异兽在这片土地上自由奔走。

然后镜头拉开,到了一片庞大的建筑物群上。

这片建筑规模之庞大简直骇人听闻,在这建筑物群的百米上空,环顾四周都看不到边界在何处。

这里的建筑风格极为简单,直接用黄土砌成。如同三十时年代时候的土房子。但是就是这种看似用黄土砌成的建筑,大部分都恐怖的达到十余米高,甚至有一些达到二三十米高。

而且这片建筑群内没有让人通行的道路,所有的建筑都彼此紧紧地连接在一起,似乎这些建筑彼此都是相连的。

而在高空之中,仅仅能看到无数的黑点在这片庞大的建筑群内移动。

这时候,镜头又一次拉近,这次直接到了这片建筑群中最高的建筑物前。

这座建筑高达近五十米,和之前看到的不同的是他的整体都是由一块块巨石搭建。

镜头一直拉近,直接进入了这座建筑,在这建筑的顶端,有着一片巨大的空间。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他的边缘是一根根直径可达七八米,高达近十米的石柱。这些石柱在这空间的边缘,一根一根可达上百根。这个空间看着似乎就像是古代皇帝的正殿!

在这里,终于看清了黑点的真面目。

他们是一群身穿黑色宽大衣袍的人类,说是人类但是他们的体型和人类相似,而面容却很诡异。

他们的脸上,五官和人类差不多,但是皮肤却偏青色一些。而且每个人的额头都有一道竖着的红色印记。他们的身体隐藏在宽厚的黑色大袍内,但是不难看出他们都相对瘦弱。在场几十人没有一个看上去是肥胖的。

而在这大厅之内,和古代皇宫的正殿类似,在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石椅。说是巨大,因为这个石椅足有三米高,靠背达到五米。

在这巨大的石椅上,坐着一个高大的人影,整个人都隐藏在类似巨幕一般的衣袍内,看不清面容。

他巨大的手掌正在摩挲着石椅的把手,宽阔的肩背紧贴着石椅靠背。

他坐着时的高度就达到了五米以上。

这意味着他的体型和大厅内其余人比,就像是一个巨人,像是一个怪物!

他坐在那石椅之上,如果站起,可能得有八九米高。

他的身躯一定极为魁梧,从那鼓起的衣袍可以判定,而他露在衣袍外的一只手臂宽度超过了大殿内任意一个人的体型!

只听到一种完全从未听过的语言从他的口中传出,然后在场几十人听到这句话后竟然齐齐跪下。所有人都跪伏在地,微微颤抖,似乎异常的恐惧。

而这个巨人所说的语言,沈炼本是不可能听懂的,但是当细细回想之时却发现竟然能明白他所说的意思。

巨人所说的,赫然是:“汝等有罪!”

然后,听到这巨人继续说着,那莫名的语言从他的口中传出,起初沈炼还需一定时间来转化翻译,慢慢的竟然直接就能听懂他的意思了。

“撒布神那个家伙,手持迪斯特圣器,将吾族在北方的千万族民屠杀一空。迪卡布拉恩神又在南方,直接吞噬了吾的神后,吾那十万神将也被他一脚泯灭!

现在我的神域只剩王城没有沦陷,告诉吾,汝等在吾沉睡之时,就是这样替吾看守神域的么!”

阵阵轰鸣随着他的开口,在这方天地间不断的响彻。

外面的天瞬间黑了下来,阴云慢慢压下,道道雷霆在这厚厚的云层中,如同一条条闪电之龙,在轰鸣中不断游走在这阴云之间。

他的语言似乎就是天意,天也随着他的愤怒而愤怒起来。

巨大石座下跪伏的人们,伴随着更加剧烈的颤抖,身体越加的贴近地面。

这个巨人似乎更加愤怒,他猛然站起身。

外界的虚空中,随着他的站立,响彻起了阵阵雷鸣。近百道闪电从那阴云中猛然落下,落在这片无边无际的建筑中。

被雷霆轰击之处,响起了一阵爆炸巨响,那里存在的建筑都在刹那间,破裂泯灭!

“吾给汝等十日准备,十日后吾要带着吾族百万之将,踏平撒布神的神域,将迪卡布拉恩神的头颅当做吾的枕头!吾要让这神星之内,再无人敢触犯吾之神怒!”

一语出,石椅之下的众多黑袍人齐齐起身,向着巨人深深一拜。

“尊,达拉神喻!”

而那被称为达拉神的巨人猛然座下,带起一阵狂风,狂风卷起他的衣袍,露出了他的面容。

他的脸和石椅之下跪拜的那些人的脸相似,但是他额头的红印却变成了一只竖眼,这只竖眼如同黄金打造一般,散发出妖媚的光芒。

而这个巨人的竖眼暴露的瞬间,那黄金般的竖眼上妖媚的光芒微微一闪。

突然,那巨人猛然抬头,视线正是看向镜头所在。

那达拉神看向的似乎就是我,但是我是谁?

带着疑问,被那达拉神注视着,被那达拉神额头的黄金竖眼上的妖媚之光照射着。

我开始发生了变化,我看到了我的双手,我的双脚以及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上裹着厚厚的红色衣袍,我的双手是瘦小的,干枯的,但是又泛着淡淡的妖异红。

我的双脚赤裸,脚踝上面有着繁复的花纹,从未见过的花纹。

我的右手,握着一根长长的白骨。

这根白骨不像是我记忆中任何所知生物的骨头,骨头非常的扭曲,如同一根麻花!

那巨人看着“我”的身体,开口道。

“撒布神,汝竟敢来吾王城!”

“我”是撒布神?

那个屠尽了他千万族民的……神?

然后我只感觉“我”想要开始说话了,而我并不懂这语言啊…

但奇怪的是,我能感受到我的嘴巴张开了,似乎身体内还有一个灵魂,是他在掌控着这幅躯体。

而我,只是个毫不相干的旁观者。

“达拉神,汝沉睡了万年,这神星发生了太多变化。

它已经承受不了那么多神的力量了!

万年前你就是最强的神,但是这万年间汝却对神星不管不顾。

吾等十六大神替汝守护神星至今,现在是汝偿还吾等之债的时刻了!”

我…我这是在挑衅么?

这是权利的更迭,朝代的替换?

我这是在见证这一刻么?

达拉神那庞大的身躯慢慢的挪了挪位置,似乎是在考虑着“我”说的话,他的眼神中有着回忆,思索,迷茫等等诸多情绪。

唯独没有对“我”所说之话的恐惧和害怕。

似乎“我”以及“我”所说的十六大神根本构不成对他的威胁。

过了片刻,他抬起头,对着“我”说道:“撒布神,既然如此,那便让汝等灭亡吧!”

说罢,他重新站起身。

与此同时,一只硕大的拳头凭空出现,挥向了“我”!

一种“我”即将破灭般的感觉瞬间将我笼罩。

我想,“我”肯定死定了…

但是,“我”竟然将右手中的白骨挡在身前,轻易挡住了达拉神的一拳。

“我”只感觉一股异样的力量从我的额头流出然后涌入我的右手中,而达拉神的那一拳蕴含的力量被完全阻隔在外。

但随着时间推移,那股破灭的感觉依旧渗透过来,让“我”心生惧意。

“达拉神!今日吾并不是一人来此,而是…十六大神齐聚!”

“我”又一次说话了..

话音刚落,达拉神脚下这座巨大的建筑,仿佛被时光吞噬,一点一点的化作黄沙随风而去。

而大殿内的数十名黑袍人也和周围的建筑一样,化作黄沙渐渐流逝,在他们消逝之前,甚至连神情都来不及变化。

而这座建筑化作黄沙之后,周围的虚空中出现了十五道裹在各色衣袍内的人影。

这些人影体型相差极大,体格小的如同正常人类一般,体格大的比那达拉神还要庞大,足足有十余米高,遮天蔽日。

达拉神看着周围的十六道人影,忽然抬头放声大笑起来:

“十六大神!

汝等以为吾沉睡万年,汝等有所长进,就敢触犯于我了吗?

汝等忘了吾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神王了嘛!

汝等忘了,吾有那足以毁灭这个星球的组合圣器“覆灭”了吗!”

在阵阵大笑声中,天空的阴云开始翻滚,如同烧开的水,不断有各种颜色的神光夹杂其中,在五彩云海不断的翻滚中,隐隐有着一股灭世般的力量在其中酝酿而生。

只见“我”退后两步,和那十五位大神围成一圈。

虽然心中坚定但依旧存在着紧张和不确定的情绪,而嘴上却强撑着语气冷静的说道:

“达拉神!汝沉睡了万年,吾等十六大神,已经研究出了如何破解“覆灭”的方法。

现在,就让汝见识一番!”

“迪斯特圣器!”

“特拉迫圣器!”

“戴斯圣器!”

….

随着十六大神一一高声喊出自己所属的圣器,白骨之棍,黄金之枪,白银巨牙等等形态的圣器在虚空出现。

每一道圣器都蕴含着绝大的力量,而这十六道圣器出现之后隐隐开始有了一丝联系!.

就在大战将起之时,镜头突然一阵模糊。

等到雪花散去,镜头重新清晰,十六大神不见了,达拉神不见了,那一望无际的庞大建筑群也不见了。

替代而来的,是一片沙漠,无尽无边的黄沙之境。

而这里,却又不像是开始那个世界中遇到的那如同死域一般的沙漠,这里虽然荒芜但却蕴含着淡淡的生机。

黄沙之上,有着数颗顽强生存的泛黄枯草,在其不远处,一阶白骨暴露在黄沙表面,白骨表面,几个小黑点正在缓缓移动。

突然,远处因为高温而扭曲的空气中出现了数个黑点,似乎是什么生物,他们慢慢靠近。

等了很久,依旧没见到他们靠近多少,依旧只是几个黑点。

突然,我感觉一阵炎热的气息从虚空席卷而来,将我整个吞噬。

镜头骤然变暗,一闪之后,整个黑了过去。

….

时间八月,整个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

夜晚蛙鸣,白天蝉叫。一刻都不让人忘记,现在是个夏季。

在最靠近赤道的这个城市,滚滚热浪炙烤着这里的人们。

在这个城市的最边缘,可以说是这个城市最靠近赤道的边缘,这里有着一栋别墅,靠近海边,这里的房价不足3000,比那些一线城市足足便宜了十余倍!

而这个别墅的主人,是去年爆火成名的作家,沈炼。

他的名字很干练,但是他本人却是一个和他的名字特别不符的胖子。用他的话说,他是一个不到两百斤的,正常的人!

但其实他的体重距离两百斤仅仅差了一斤。

说到他的爆火成名,都是和他从小就一直存在的一个病有关,或许说是一个…嗯….病!

他的病很特殊,没有任何身体的不适,而且还让他在作家这个职业混的风生水起。

他的病就是做梦,他从小时候记事起,就每天开始做梦。小时候做梦梦到去游乐园或者变成了通话中的人物,再大一些就梦到自己成为了英雄,成为了超人。到了现在,他似乎畅游在各种玄幻世界,经历着各种人生。

而他正是将这些梦变成了文字,从而一举成名!

年产70多部作品,几乎五天就可以出一部。以这样的速度,他骤然成为写作界的传奇,变成了名人,变成了富人。而一年下来,他赚的盆满钵满。于是他给自己放了一个假,来到了这个大中华最美的海岛,买了一座大别墅,开始了自己为期一个月的假期!

此时,是早上六点五十。但是这里温度已经达到了35℃。

在海边别墅的二楼,在一张足有三米长宽的巨大床铺上,躺着一个胖子。

这个胖子就是我们的大作家,沈炼。

此时的他满身大汗,这房间的窗户不知为何以其最努力的方式盛开着,空调已经停止运转,整个屋内的空气弥漫着炙热和酸臭。

嗯,沈炼已经变酸了。

但是他却丝毫没有感觉一般,只不过此时他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

他的额头,有着一丝淡淡的红印,如同天生的一般。

突然,他睁开双眼,猛然挺身坐起。大床在他这个动作下响起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他的身体有规律的震动着,他摸了摸身上的汗,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双目无神,低声呢喃“妈呀,第一次做这种梦,我咋进入角色了,以前我都是冷眼旁观的。而且..”说着,他又换了一只手摸着额头。

在那里,一道淡淡的红色印记,竖在他的额头正中。

“我靠,那些人竟然和我有着一样的胎记。难道我上辈子,就是我梦中的这些人?不会不会,怎么可能,人哪来的前世今生,都是骗人的。”

沈炼拍了拍自己的脸,看了一眼停止工作的空调:“奶奶爷爷的,我就知道便宜没好货,第二天空调就坏了。老子一定要投诉那些无良中介….”

正在他使用无敌咒骂大法的时候。

“苍莽的天涯是我的爱…..”枕边响起了他的手机铃声。

沈炼不耐的扑了过去,接起电话:“喂!谁啊!大清早的不让人睡觉啦!”

“喂,我的大作家,我亲爱的胡思梦想,不好意思啊,主编催的急,非要我打这个电话给你您老人家别生气别生气!”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谄媚的中年男声。

“哦,龙编啊。我不是请假一个月嘛,我要度假,我要休息,我已经说过了!”

“哦哟,大作家啊。你要知道你的书卖的多好,你停写一天,我们的电话都要被读者打爆了。主编说了,你就写一本应付,我们这里慢慢发,稿酬双倍,不,四倍!怎么样!”

“哎,不写不写。写不动!”

“十倍!这是主编说的,最高,十倍!但是这一次不要中篇,要长篇,怎么样!”

…..

“喂,我的大作家,你在听么?”

….

“喂?”

“好,我写了!”沈炼看着手机计算机内闪烁的数字,咧开了嘴,答应道“但是长篇你要给我点时间,给我两天,我给你个开头,如何?”

“好啊好啊。我现在就回复主编。您休息吧,不打扰你啦。”

“嗯。”沈炼挂断电话,哈哈一笑,随后以他认为的潇洒动作翻身下床,大腹便便的走向厕所。

一天时间,无所事事,除了吃了四顿饭,一顿下午茶,其他什么有意义的事都没做。

沈炼就这样虚度了一天。

当晚,睡在大床上,沈炼看着天花板,静静的想到“给我一个长篇的梦吧!”

凌晨三点,睁着血红的眼,沈炼怒视着天花板,爆出了一句粗口:“MMD,老子竟然失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