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相遇上海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3474字
  • 2018-09-21 12:23:39

在BJ待了几天后,陈祖铭一行人的下一站是上海,那里有陈祖铭蓝天集团旗下的一家公司。

如今的陈国威在一所财经学校上学,在课余和假期,他都会和父亲在一起。在与父亲的长期相处中,以及在长期的实践中,他已经熟悉公司的各项业务,学到了许多经商之道,整个人看上去越来越有商人的派头,头脑自然也是越来越不简单。陈孟凡在这些方面当然是远远比不上自己的弟弟。

恰逢暑假,陈孟凡和父亲一行人前往上海,由于父亲的及时出手,王老师并没有受到牵连,这件事得到了顺利地解决,因而他的心情不错。不过此行父亲除了带上公司的成员的外,还把自己当年的老师梁思芸给捎带上了,如今老师变成了后妈,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因而,陈孟凡除了上前打个招呼,便尽量避免与她说话。

陈孟凡将在上海与阔别两年的好友黄川见面,黄川前不久回家探亲,这时候正和他的父亲在一起,他们先于陈祖铭一行人到达了上海。除了吴天昊,黄川可说是陈孟凡最好的朋友,黄川从小就一股子男子汉的气概,天不怕地不怕。他那时就对陈孟凡说道:“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一定替你伸张正义。”

陈孟凡就说:“谁会欺负我?再说了,我为什么要求你保护呢?”

黄川拍拍胸脯道:“我长你一个月,可算是你的兄长,做哥哥的哪有不保护自己弟弟的。”

陈孟凡道:“当哥哥当上瘾了吧?我可是不会叫你一声‘哥哥’的。”

黄川笑道:“你叫不叫没关系,总之我就是要保护你,还有小威。不仅现在保护,将来更是如此。你知道为何吗?”

陈孟凡摇了摇头。

黄川郑重地说道:“因为将来我要参军,不仅参军,还要成为一名将军,那时候,我就要保家卫国了。而你们,自然就是我要保护的对象了。”

陈孟凡想起童年的这些场景,陷入了悠长的回忆之中。黄川和他站在一起,不论是从身材,还是从性格上来看,两人都是一刚一柔。他们并不相互克制,而是产生了良好的化学反应。

如今,黄川顺利地进入了他所向往已久的部队,而且这一去已是两年。黄川本可以在机关单位任职,但那不是他的初衷,他主动要求到基层去,到一线作战部队去服役。黄川这次回来的时间较短,因为他受到部队的召唤,准备回去执行特殊的任务。

在飞机上,陈孟凡听大人谈起边疆的局势。

副总魏友灵说道:“越南当局真是嚣张,仗着苏联在背后撑腰,无法无天了。”

另一人说道:“可不是,他们的这种行径是对我方主权的践踏,是可忍孰不可忍。想当年,我们在困难中,给了他们那么多援助,还帮着他们打美国佬。这回好了,跑到我们领土上撒野来了。”

陈祖铭似乎没有听到身边的人在讨论,他沉吟半晌,才说道:“出了这样的事,谁都不能置之度外,不过,高谈阔论是没什么意义的。你们都认识黄克石的儿子黄川吧?这次上前线的,应该就有他所在的部队。这个好孩子就这样走上战场,我很是不放心。”

听闻陈祖铭的话,身边的人都叹息连连。

陈孟凡听到这话,内心却一下子沉到谷底。他知道黄川将去执行特殊任务,却万万没想到他将走向战场。这段时间,他也从报刊和其他渠道得知越南当局的军事动向,也不止一次听人说起一场战争在所难免。那时他虽然很关系时事,却也觉得战争离自己还远,直到听闻黄川即将踏上战场,他才第一次切身地感受到战争离自己是如此之近。一旦走上战场,生死难料,战争是残酷的,不会对谁手下留情。

魏总继续说道:“看来离战争打响的日子不远了,不过,也恰好可以借此机会检验一下我军的战斗力,我们都希望和平,不过,当战争来临,我相信解放军一定会打出自己的本色来。当年我们的解放军连美国佬都惧怕三分,小小越南,又有何惧?”

旁边的人说道:“你这种人要是到前线指挥,那可就危险了,不论敌人强大还是弱小,在战争中,都不可小觑,岂不闻‘骄兵必败’。”

魏总有点不高兴了,说道:“就你的道理多,你读了那么多兵书,怎么国家没委你重任,让你上前线指挥呢?”

他们激烈地讨论,陈孟凡却再也听不进一句话了,他心中充满了对黄川的担忧。而今,黄川终于将兑现他儿时的豪言壮语——保家卫国!

飞机停在了虹桥机场,黄克石早已和上海分部的主要成员在此迎候。

人群中,陈孟凡一眼就见到了黄川,黄川长得高大挺拔,在一众人中鹤立鸡群。

待大人寒暄完毕,陈孟凡走进黄川,和好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久久不愿松开。黄川有点莫名其妙,甚至有点尴尬,他赶紧推开了陈孟凡,说道:“怎么,把我当做你的女朋友了?”

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陈孟凡却笑不出来。

陈孟凡兄弟和黄川三人走在大人后面。

陈孟凡问道:“黄川,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要上战场了?”

“你听谁说的?没有战争,哪来战场?”黄川反问道。

“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对我们兄弟,你也要隐瞒吗?”陈国威问道。

黄川说道:“这是军事机密,不足为外人道也。不过小威,我倒是听说你出息不小呀,我听人说叔叔将重用你呀!”

“别听人瞎扯,我哪有那本事,你别忘了,我只是你们的小兄弟而已。”

黄川转向陈孟凡,说道:“孟凡,你可真是一点没变,要我说,你要是个女儿身,那我们可算是青梅竹马了,哈哈!”

陈孟凡被他说得羞红了脸。

黄川继续取笑道:“你看,脸红了,这一下可真像个大姑娘了,哈哈……”

三人在说笑中,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光。

李化成看似柔弱,但也继承了父亲的一个重要的品质——不服输,不言败!因而无论形势如何改变,他依然会正确地定位,找到正确的方向。

当李化成的生活渐渐进入一成不变的模式,枯燥得如同一潭死水的时候,他听闻到一个重要的消息——集团董事长陈祖铭将到上海考察——这对于上海分公司的所有成员而言都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消息。

为了迎接陈祖铭一行人的莅临指导,分部经理卢卓召开了一次隆重的动员大会。因为这次董事长过来考察,在某种程度上也关系着卢卓的前途与命运。他知道公司正处于一个新老交替的变更时代,特别是在人事的任用方面,哪些人去,哪些人留,哪些人升,哪些人降,他都心知肚明。

卢卓过去在刘世光的手下干得极为出色,论资历,他要强于陈祖铭。对于陈祖铭的上位他自然是心有不甘,但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因而他极尽所能地向陈祖铭示好。这次陈祖铭一行人来上海,名曰对公司的考察和对SH市场的调研,实则是对公司营业状况和管理层的一次考察。

卢卓自然是要求公司上下必须对这次调研引起足够重视,他虽然屡屡强调要注重实际而不能浮于表面,但他最后还是要求各个部门和车间提前搞好面子工程,比如财务账目该如何装订,办公室该如何布局,卫生清洁要达到怎样的标准,等等。因为他拿不准这位年轻的董事长是否会就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挑刺。

这样一来,车间的工人可就遭了殃,他们本来就天天加班加点,累得苦不堪言,如今为了迎合上级的口味,他们非但要超额完成本季度的产量,还要在下班之后清理车间,打扫卫生,不留卫生死角。

连续几个夜晚,李化成回到住所时,东方都能看到鱼肚白,但他对这一切都看得很淡。他在公司并不受领导待见,他长于之力而短于体力,而车间正是需要体力充沛的人员。

他曾经和卢卓接触过,也听过不少卢卓的训话,但他从心底看不起这个人,他自然也不愿意走近公司的领导层,他想:陈祖铭手下的人果然一个货色。

这天,天空阴云密布,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便倾盆而下。李化成在干活时手臂砸伤,他此时正准备去诊所就诊,但此刻暴雨如注,他只得先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跑到一家商场门口避雨。

这时候,离他一两步远的地方,也站着一个避雨的行人,那是一位衣着时髦,雍容华贵,相貌十分美丽的女人。相形之下,李化成则脸色蜡黄消瘦,一副工人的装束,衣服不仅破旧,而且沾满柴油脏物,两人一看就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人。

他知道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因而并未看她一眼,只盼着大雨能早点停下来,自己好去就诊。

这时,那位美丽的女人注意到了他,她关切地说道:“先生,你的手怎么流血了?”

这几年从来没有一个女子会这样以“先生”称呼他,他胸中涌起了一股暖流,他忙说道:“没事的,一点小伤,不足挂齿。”

“这可不是小伤,特别是下雨天可不能沾水了,稍有不慎就会化脓的,我这里恰好有明胶海绵,你快压按在伤口上。”她说着这话,随即从包里拿出海绵帮李化成敷上。

李化成深受感动,自从妻子离开后,他历来对女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成见,特别是上层社会的女人,但眼前这个女人,很明显身处上层,却能对自己这样一个伙夫体贴关照,倒令他无所适从了。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商场门口,一名年轻人拿着一把伞恭敬地走到那位女人身旁,说道:“夫人,车来了,走吧!”

女子转向司机道:“小杨,不用急着回去,先把这位先生送到诊所吧!”

司机看了一眼脏乱不堪的李化成,有点不情愿,但他还是恭敬地点了点头。

轿车把李化成送到附近的一家诊所。

下车前,李化成向那位女人说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不过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女子微笑道:“我叫梁思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