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主持公道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2839字
  • 2018-09-16 13:22:07

上级领导周一来到学校视察,他们一行人对学校的人事管理、教学、科研等进行了全面的考察。走完基本的流程后,一行人到下榻的酒店用餐。餐桌上,除了上级领导和学校主要领导之外,可以看到陈祖铭也位列其中。陈祖铭的右手边坐着一名带队的官员,他天庭饱满、四方脸、耳大口阔、大腹便便,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叫顾海波。

此时,顾海波站起身来,礼节性地讲了一段祝酒词。大家纷纷起身,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一杯下肚,顾海波并没有急于坐下,而是把陈祖铭介绍给大家。

他说:“在座的各位应该都听说过陈先生的名字,但很多未曾与他谋面,他是我的同学,而今是一名非常杰出的企业家,今天在此,大家相识,也是缘分一场,让我们敬陈先生一杯。”大伙儿重新斟满酒。

有位长者说道:“久闻陈先生不仅在纺织、矿业中取得的成绩无人能及,而且在新兴的电器行业中也是名列前茅,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许某先干为敬。”说完一饮而尽。

陈祖铭急忙站起来,说道:“承蒙各位抬爱,陈某受之有愧,在座各位均是政界翘楚,国家栋梁。陈某一介普通商人,能与大家交个朋友,实乃三生有幸。我就恭敬不如从命,饮下此杯。”

吃完饭,一行人重新回到学校。在校长的办公室里,坐着顾海波、陈祖铭、校长以及姜维涛,四人品着黄山毛峰。一番寒暄过后,顾海波问道:“祖铭,听你说有个老同学在学校里受了点委屈,这是怎么回事,你详细说来听听。”

陈祖铭顾忌到校长在旁边,有点难为情,他犹豫了一下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的那位同学叫王邵阳,他的事,想必校长也略知一二吧。”

校长听到了这个名字,脸色顿时如白纸一般煞白。他心想,这事到底还是瞒不住了,谁让王邵阳认识这么一个能人呢!姜维涛虽然善于见风使舵,但是听到陈祖铭说他和王邵阳乃是同学关系的时候,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校长和姜维涛都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

顾海波转向校长,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王老师犯了什么事?”

校长支支吾吾道:“也没犯……犯什么事,他现在不好好的吗?我们也没给他什么处分。”

“没犯事?你现在就打电话把王老师叫过来,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情。”顾海波看上去有点生气。

校长急了,忙说道:“他最近请假回家了,不在学校啊。”他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顾海波彻底怒了:“郭辉,你还要蒙我到什么时候,你跟了我多年,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原则?是不是当了校长,把党纪和法规都不放在眼里了?”他拿出了一封信扔到了桌上,“今天有这封信和陈先生为证,你休得再糊弄我!”

校长又惧又愧,恨不得钻入地缝中去。

顾海波继续训斥道:“这封信你可以拿去看看,里面讲得很清楚,说你们身为校领导,居然受到学生的教唆,想凭一己恩怨开除一位人民教师。简直荒唐,你到底在想什么,想一手遮天是不是?”

见校长大气不敢喘一口,姜维涛接过顾海波的话头说道:“这事也不能全怪校长,校长所做的一切确实是为了学校好,为了学生好啊!”

顾海波怒道:“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校长说道:“他是姜维涛,我跟您提起过的,现在是教务处主任。”

顾海波淡淡地说道:“那好,我听你把话说完。”

姜维涛说道:“我们这位王老师在教学上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他的问题就是向学生传播了错误的价值观,甚至引导学生出入不健康的场所。我这里有一份报告,您可以过目一下。”他到此刻还是不愿意认输。

顾海涛很不耐烦,说道:“行,我倒是想看一下你们究竟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哪里。”

姜维涛急忙去将那份令他得意的报告取来。

顾海波很快将报告看完,转给了陈祖铭。

顾海波问道:“祖铭,你怎么看这个报告?”

陈祖铭答道沉吟良久,说道:“我虽然不宜过多地干预这事,不过我觉得,报告既然已经形成,那就有必要核实清楚,却也不能急于妄下定论。这份报告写得很全面,不过只有找到相关当事人问清楚。如果确有其事,那么无论王邵阳和我是什么关系,我都支持学校秉公处理。”

顾海涛说道:“祖铭说得没错,报告已经形成,且经过了学校党委会的讨论,就不能当做儿戏。这事我将亲自来抓,郭辉,你现在就把王老师召回,还有把里面涉及的吴天昊和罗勇也一并找来,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这事很快就有了定论,吴天昊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赌场附近勤工俭学。为了学生,王邵阳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他岂会鼓动学生出入不健康的场所!真正出入于赌场的,乃是罗勇,而在这份报告中,有罗勇向姜维涛提供的“情报”。

这一下,姜维涛再无话可说了,不过他非常善于应变,他立即将矛头对准了罗勇,说道:“正是这个罗勇蒙蔽了我们,向我们谎报军情,甚至诬陷同事,我和校长刚开始也不相信王老师会是那种人,怎奈罗勇一再挑唆,才使得校方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们对这事一定会谨慎处理。”

罗勇虽然也在现场,但此时此刻,他百口莫辩,加上他平时就不善言辞,而姜维涛又拿他开刀,他又惧又怒,惊怒相加,他竟一句话也吐不出来。

顾海波说道:“这事当然不会这么算了。”他转向校长道,“那我问你,那封信中所说的你受到一位学生的挑唆,又是怎么回事?”

郭辉唯唯诺诺道:“我怎么敢那样做,这是秉钧出的主意,况且我们也只是为了提醒一下王老师罢了,没其他意思。”

顾海波正是顾秉钧的父亲,郭辉曾是顾海波的下属,老顾见他恪尽职守,安守本分,不断提拔,直到当上一校之长。但郭辉与儿子搞了这样一出闹剧,让顾海波失望透顶。

顾海波几乎咆哮起来:“好啊,看你们干的好事,我的脸被你们彻底丢尽了。我让秉钧来这里学习,就是希望你能管着他,没想到你竟如此地纵容他,险些酿成大错,你去吧,把那臭小子给我叫过来!”他气得脸色发青,陈祖铭在一旁好言相劝,他才慢慢平缓下来。

不久,顾秉钧来到办公室,他本以为爸爸是来看望自己的,心里十分激动,但看到校长铁青的脸色,他知道肯定哪里不对劲了,便怀着忐忑的心情去见爸爸。

顾海波见到儿子,勃然大怒,话未出口,一记火辣辣的耳光已经扇得儿子找不着北,接着便是一顿铺天盖地的呵斥:“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真是无法无天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的儿子……都怪你奶奶,把你彻底娇宠坏了,如果还发生类似的事情,我绝不会轻饶!”

他转向校长,“你也是,希望你从今往后能恪尽职守,不要让人觉得你无法胜任此职。”

校长不住点头,顾秉钧也向爸爸保证以后绝不会发生类似事情,一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做个好儿子。

所有的这些话,都当着陈祖铭的面说的,顾海波的怒气终于平息,他转向老同学道:“祖铭,今天的事,让你见笑了,还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陈祖铭答道:“哪里哪里,你处事有方,对我毫无避讳,足见情谊。”

这件事总算有了一个不坏的结局,王老师回到了熟悉的岗位,校长被诫勉谈话,姜维涛受到了警告,罗勇受到留校察看处分。不过,当考察组离开的以后,姜维涛就把火力对准了罗勇,他这种人,一旦确定好了对手,就会不惜一切代价致对方与死地。不久,罗勇就被迫离校,因为他确实劣迹斑斑。

考察结束后,顾海波就要动身回去,临行前,他与陈祖铭一起吃了个饭。酒席上,除了两个大人,还有顾秉钧和陈国威,两人志趣相投,很快成为了好朋友。看到两个后辈如此投机,陈祖铭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情,而顾海波眼中却有隐约的不安与担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