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债主上门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6170字
  • 2018-10-27 12:46:16

(一)

春天,万物复苏,封冻了一个冬季的的小河又唱着欢快的歌谣向前奔流。河边的垂柳抽出了新芽,放眼四境,一片青葱。

冬天的枯叶还未被完全吹散,就被破土而出的小草踩在脚下,动弹不得。老树纷纷醒来,伸伸懒腰,准备用绿叶装点新的一年。

春意料峭,却不时有阵阵寒风,袭人肌骨。

自从那次从树上摔下来之后,李慧茹的身体就渐渐地不如从前,吴振宏几次要求她就医,她都未予理会。

有一天,她从地里回来,口渴难耐,猛喝了几口冷水,晚上便发了高烧,随后几天卧床不起,吴振宏父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邻村的大夫过来,没有查出什么问题,只开了几幅中药,叮嘱她注意保暖,好生休息。熬了几天药,她的身体确实有所好转,不过气色大不如从前,身体时常虚弱不堪。

家里的经济每况愈下,吴振宏的债主不断前来催讨,吴振宏心力交瘁。

他没想到,人到中年,事业上没有任何成就,而今妻儿同自己一起受苦,还要忍受债主不堪的言语,他心如刀绞。

可是,他能后悔自己当初的种种决定吗?纵使如此,那一声声无助的叹息又能为他带来什么?

四月的一个下午,春雷滚滚,天边乌云密布,浓厚的云块正一点点地向村子压来,暴雨即将到来!

天昊牵着自家的老牛,匆匆向村里赶去。他刚走到村口,就发现家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他心里一沉,知道又是债主来催逼了。他把牛拉入圈里,在圈里铺上一层干草。

他推开门,发现两个陌生的男子坐在八仙桌的一边,爸爸坐在另一边,两个男子年龄与父亲相仿,一旁还有一个小男孩,看上去比自己小两三岁。

他们显然正在进行着激烈的谈话,三个大人脸色都十分难看,陌生男子中的一个脸色胀得通红。

天昊的出现打断了他们,四双眼睛不约而同地移向了他。天昊向来怕生,眼前的情景,令他手足无措。

吴振宏改变了脸上的神色,他笑着对客人说道:“这是我儿吴天昊,天昊,快叫叔叔!”

天昊向两个男子各鞠一躬,轻声说道:“叔叔好!”两个男子尽力挤出一丝微笑,冲他点了点头。

天昊视线最后落在了小男孩的身上,两个小孩第一次照面,都有几分拘谨,不过天昊似乎窘得更甚,他觉得对面这个男孩的眼神很不和善,倒有几分敌意充斥其中。

吴振宏唤了自己的妻子一声,李慧茹从厨房里走出,她的脸上写满了倦怠。丈夫给了她一个眼神,她心领神会,领着儿子向楼上走去。她让儿子待在自己的房间温习功课,不要影响大人谈事,然后重新下楼。

天昊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便在房间里屏住呼吸,仔细听着楼下的谈话,下面的声音陆续传来。

吴振宏压低声音道:“陈总,你说的那个数目,我真的无力还上,至少现在不行。您也看到我现在的处境,求您再宽限一段时间,我一定想办法还上。”

“不是我不信任你,我当然也可以给你时间,但是那些钱是公司的,为了你,我已经擅自挪用公司经费,可谓仁至义尽了。不是我说你,当年在学校好好教书不好么?偏要逞能,拿起你的画笔掺和政治,结果呢,你得到什么?”陈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叹息中不无揶揄。

吴振宏低身下气地说道:“求你不要再说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吴振宏满脸愧,“我如今债台高筑,落入了泥潭,再难翻身。”

“振宏,有些事情可以过去,有些是翻不过去的。如果不能总结过去的教训,只会跌得更惨。在日本经商的时候,我们都失败了,可是为什么我可以东山再起,而你却一蹶不振?因为你把世界看得太过简单,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就像你用画笔抨击时政一样,你用艺术家的头脑经商,只能适得其反。”

见吴振宏空洞无神的双眼呆呆地盯着地面,陈总继续说道:“你也许会想,是我把你拉下水,然后弃你而去。你难道忘了,我们师出同源,虽然我技不如你,但我对你从来只有欣赏,只有钦羡,因为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志趣并不在绘画。你虽然是个天才,但是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在你落魄之时,我的直觉告诉我,应当拉你一把,但我没想过拉一个艺术家入伙会意味着什么,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只有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该干的事业,才会成功,否则,将一事无成。”

陈总说的这一番话,吴振宏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了解自己眼前这个人。这个人正是他的师兄陈祖铭,他知道这个人来此的目的可不是说教这么简单。

吴天昊在楼上听着下面的谈话,直到现在他才隐约知道父亲在国外所经历的事。他纳闷父亲为何从来没有提及这些事情。

吴天昊也许还不明白,对于一个失败的男人而言,最羞耻的事情就是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提及自己失败的往事,那简直就是往伤口上撒盐。

陈祖铭已经渐渐改变了自己的语气,他微笑着对吴振宏说道:“你也不要觉得我在逼你,做人嘛,一码归一码。我知道凭你是还不上那笔钱的,但我可以给你出主意啊!”他凑近吴振宏道,“慧茹是你的妻子,我们都知道,她的父亲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银行家,你有这样的岳父,为什么就不能请他襄助呢?”

这时候,李慧茹停下了手中的活,她走到陈祖铭面前,脸色已经铁青,她的愤怒似乎已达到极点,但她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愤愤地说道:“陈祖铭,做人不要太过了,我们确实欠你钱,但如果你以为作为债主就能随意践踏别人的尊严的话,你错了。我和振宏的事你难道毫不知情?家丑不可外扬,既然你一定要揭别人家的短的话,我可以再一次明确地把家丑告诉你,为了这场婚姻,我早已断绝跟家人往来。这件事情你是知道的,何必假仁假义。”

陈祖铭似乎没料到李慧茹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他攥紧椅子的边缘,额头沁出细微的汗水,笑道:“恕我冒犯,是我说错话,慧茹,你不要放心上。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绝情的人,振宏和我相交多年,作为朋友,我怎么会过多地难为你们呢?我今天到此,也是身不由己嘛。”

“你是否还当振宏是朋友,那另当别论,只怕,你今天来此的目的可不只催债这么简单。”李慧茹说完便离开了。

“慧茹又说笑了……”陈祖铭干笑了两声,没人应和,顿时大显尴尬。

(二)

楼上艾琳的歌声吸引住了那个小男孩。他向陈祖铭请示并得到许可之后,便循着歌声从楼梯一步步往上,他礼节性地敲了敲房门。

天昊把门打开,面对眼前这个贵家小公子,天昊觉得很难为情,对方穿着体面,小西装笔挺有型,皮鞋锃亮有光。而自己则一个小伙夫的穿着,一双开了口的鞋子,破旧的衣衫,以及屋里破乱的一切,在这个衣着光鲜的小男孩面前,其寒碜程度被严重放大了。

两个小男孩不知不觉聊起来,那个男孩叫陈国威。孩童的话题自然离不开艾琳,天昊向眼前这个陌生人介绍着关于艾琳的一切。

到了现在,天昊已经教会艾琳说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这引起了陈国威的极大兴趣,他尝试着和艾琳交谈,发现这真是一只奇鸟,几乎可以猜透他的所思所想。

但是,纵使艾琳表现得多么地不可思议,它也不过是一只鸟而已,和班谷一样,它以为人人都会将自己奉为掌上明珠。

从陈国威眼中流露出的对艾琳的爱慕之情,天昊看在眼里,忧在心上。

楼下,大人们的话题开始转移。墙上挂的那幅画吸引了陈祖铭,他走近了那幅画,仔细地端详。

许久,陈祖铭拍手叫绝,转过身来,眼中放出奇异的光芒,一头浓密的短发几乎竖了起来,他用略带恭维的语气说道:“你的才华依然如故,天才依旧是天才!”

吴振宏答道:“过奖了,我不过是自娱自乐而已,这实在是一幅拙劣之作。”

“不用谦虚,振宏,你虽然在其他方面没有过人之处,但是在艺术上,我从来不会怀疑你的才华。你能作出这样的画,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不过,我听说老师曾交给你一幅画,出自唐代名家之手,我很想见识一下,不知可否一观?”

吴振宏一惊,脊背不觉发凉,他没想到陈祖铭居然知道那幅画的来历,更没想到他一直觊觎这幅画。

现在一切都已明白无疑,陈祖铭早在日本的时候就盯上了这幅画,并不择手段地将自己逼到如今的地步。

这时候,楼上的争执也开始了,陈国威向天昊央求道:“你能把艾琳让给我吗?”

天昊义正言辞地拒绝:“不行,这个房间的东西你要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带走艾琳。”

陈国威生气了:“不就一只鸟嘛,你生活在乡下,难道不能重新养一只吗?这只鸟,我要定了!”

天昊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面对这个比自己还要矮一头的小暴发户,他又恨又恼,恨不得将这个不速之客扔出窗外。

过了一会儿,陈国威又用柔和的语气说道:“你把鸟儿给我,我会给你好多玩具,好吗?”

天昊的脸色变得铁青,他压低了声音,瞪圆了双眼:“告诉你,我可不吃你爸那一套,你有什么了不起,竟敢打起艾琳的主意,告诉你,门都没有。”

陈国威回道:“你不给,我偏要,我就不信斗不过你,你等着!”说完,他憋出了几滴眼泪,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冲出了天昊的房门,跑到楼下,躲到他老爸的怀里哭起来,说楼上的哥哥欺负自己,哭着闹着要鸟儿。

陈祖铭也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他两手一摊,对吴振宏说道:“你看,这可如何是好……”

对于吴振宏而言,此刻真乃万箭攒心,无论自己受多少委屈,都已经挺过来了,但是,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挚爱的亲人要和自己一同经受这些屈辱。眼看儿子最珍爱的宠物受到了威胁,自己却束手无策,一股悲凉之情涌上心头。

(三)

陈祖铭继续说道:“小孩子的玩意待会儿再说也不迟,我们接着聊一下刚才的话题。振宏,我知道那幅古画卷就在你手里,作为老朋友,你难道对我也这么吝啬吗?你知道我也是美术出生的,对于名家字画,有一种天然的渴慕,我瞻仰一番,对字画可毫无损伤。”

吴振宏素来不会说假话,况且在日本的时候,陈祖铭就开始窥视这幅画。他也不便隐瞒。他也知道,真正有艺术灵魂的人,是不会玷污一幅名画的,而他相信,陈祖铭是这样的人。

反复思揣之后,吴振宏到卧室取出了一个黑色的箱子,箱子虽然陈旧,却是一尘不染,可以看出吴振宏对这幅画极为爱惜。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箱子上的锁,在取出画卷之前,他将桌面擦了又擦。

画卷慢慢地展现在眼前,不论是吴振宏,还是陈祖铭,双眼立即发出一种难以言状的光芒,两人都是第一次全方位地看到这幅画的真容。

此刻,只有对艺术有着极高鉴赏能力的人,才能切身感受到这幅画的艺术价值。

两人的心跳都不觉加快了,吴振宏终于知道为何徐老会将这幅画看得如此重要了,而陈祖铭作为一名商人,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衡量出这幅画的真正价值。

良久,陈祖铭转向吴振宏,说道:“振宏,你觉得这幅画放在你这里安全吗?据我所知,很多人已经盯上了这幅画。”

“假如这幅画真的遇到什么不测,我自然也会像老师一样,以生命来捍卫它。”吴振宏回道。

陈祖铭轻蔑地笑了笑,道:“你这是匹夫之勇,你以为为其拼出性命,就能确保其不受损伤?你倒是说说看,老师为何会将这幅画留给你而不是带在身边?”

“老师不希望这幅画毁在自己手里,他知道假如当时这幅画在他身边,便免不了葬身火海的命运。他的遗愿,就是希望这幅画有一天能够回到国家的手里,这是国家宝藏。只可惜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是献宝无路。”说话间,吴振宏已经卷起了画卷,放回了箱子。

“但是现在,同样的危险正在降临,有人将你告发,说你藏有激进分子的物事,你应该知道,对于那些人,匹夫之勇是没有任何用处的。”陈祖铭不无忧虑地说道。

“依你来看,该当如何?”吴振宏问道。

“你把画交给我,我可以确保万无一失。等到风头过去,你再交给国家。”

“我信不过商人!”吴振宏冷冷地说道。

陈祖铭一惊,随即释然道:“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你担心我会将其作为交易的筹码,更担心它会流到国外。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相信,作为聪明人,你不会为了自己的一时血性而因那些狂热分子做出玉石俱焚的事情。”

吴振宏沉默了,许久,他说道:“我想,既然当年我能够使其免遭于祸,那如今我一样会保护好它,纵使再一次远走天涯,也在所不辞。”

“你确定要执迷不悟到底?即使为此免去那些债务你也要坚持一意孤行?”

“正是!”吴振宏斩钉截铁地说道。他向李慧茹点了点头,李慧茹立即会意,过来拿起了画箱,准备放回房间。

“慢着!”吴振宏大声说道,“我话还没说完!”李慧茹不觉停下了脚步。

陈祖铭决定不再绕弯子,他厉声说道:“吴振宏,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欠钱是事实,如今你摆什么谱,装什么清高!我是看在师兄弟的份上,才没有发作,给你一再的宽限,已是仁至义尽。不是我说你,你倒是看看你自己,你还剩什么?用什么来还清你欠下的一切。我要帮你保存一幅画,又没说要毁了它,况且这幅画并不属于你。为了这幅画免去你的债务,你还不领情!既然这么不给老朋友面子,那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令我失望之极,当初你深陷窘途的时候,我可是丝毫没有犹豫,擅自挪用公司的款项,已经违反了公司的规定和我个人的原则。这幅画权且当做抵押,你何时能还上钱,我便何时还你画。阿强!”

他向身边的黑衣人递了个眼色,那黑衣男子便蛮横地走近李慧茹,不顾吴振宏夫妻的阻拦,一把将李慧茹推到在地,趁着吴振宏去扶李慧茹的当口,顺势夺走了画。

天昊在楼上目睹了楼下争执的场景,便把艾琳放入了笼子,叮嘱它万不可出声,然后藏到墙角,盖上一些杂物。这些事情刚刚就绪,黑衣人就在陈国威的央求下冲上楼来。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两人夺门而入。

进门之后,却发现艾琳已不见踪影。黑衣人揪住了天昊的衣领,喝问道:“鸟呢?”天昊的衣领立时增添了几道伤痕。

天昊毫无惧色,他直视着黑衣人道:“我把它放走了,你想要的话,就到天上去找吧!”

黑衣人感觉受到了嘲弄,气愤得把天昊扔到了床上,然后在天昊房间里乱翻一气,但是却一无所获。

陈国威以为天昊真把艾琳放走了,只得凭窗向外看去,窗外暴雨如注,一片迷朦,他又哭了起来。

天昊对陈国威冷笑道:“你以为你仗着你的爸爸,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情愿让艾琳飞走,也不会让你得逞!”

黑衣人气喘吁吁地跑下楼去,断断续续地说道:“经理,那只鸟……飞走了!”

“是吗?”陈祖铭淡淡地说道,便自个儿上楼去了,黑衣人紧随其后,吴振宏夫妇也跟了上去。小小的阁楼,被震得咚咚作响。

一干人挤在天昊小小的房间里,吵吵嚷嚷,艾琳显然受到了惊吓,在笼子里惊叫一声。

这一叫不打紧,天昊却因此而差点丢了魂,他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仿佛石化了一般,而今别人横刀夺爱,他的反抗精神此刻却已经荡然无存。

陈国威破涕为笑,他得意洋洋地冲天昊做了一个鬼脸,现在,他又占据了上风。艾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它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小主人,无助地扑打着自己的翅膀。

陈国威已经跨出了房门,天昊猛然惊醒,发狂似地扑向鸟笼。两个小孩都死死地抓住了笼骨,谁也不肯撒手。

笼中的小鸟颠来晃去,尖叫连连。最后,还是力气稍大的天昊占了上风,硬是把鸟笼夺了回来,抱在怀里,死活不肯松手。

这时候,吴振宏走近了天昊,轻声说道:“天昊,给他!”

天昊带着哭腔答道:“不!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

父亲突然向他吼道:“把鸟笼给他,你听见没有?”天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爸爸竟然帮着外人说话。

但是父亲继续吼道:“叫你放手没听到吗?”说这话的时候,吴振宏几乎是带着哭腔的,他把自己的脸转向一边,不再说话。

陈国威抓住了这个机会,夺过了鸟笼,向外飞奔而去。天昊不再追赶,因为他知道一切都晚矣。

陈祖铭走到吴振宏面前,又露出了那副和善的嘴脸,说道:“小儿尚小,多有得罪之处,敬请见谅!”他说完转身欲走。

吴振宏一把将他拽回来,用低沉的语气说道:“无论是画,还是鸟,只要受到一点点的损伤,我都不会放过你!记住你说过的话,不让其卷入交易之中,我一定会让这两者物归原主的。”

陈祖铭皮笑肉不笑地回道:“你放心,我绝不会食言,这两个物事,权且寄存物放我那里,随时恭候你的大驾,后会有期!”说完带着黑衣人急急离开了。吴振宏一家三口相视无言,此情此景,分外悲凉。

夜已深,豆大的雨点打在房顶上,啪啪作响,轿车的灯光消失在雨夜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