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痛苦的抉择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2647字
  • 2018-09-10 22:29:30

就顾秉钧而言,幼时发生在他家庭的一些事情使得他的性情异于常人。

那时,父母之间的关系极不和谐。父亲粗暴无礼,母亲则敏感多疑。父亲为了更为尊崇的地位而攀附权贵,与一位千金私定终生,逼迫母亲离开他.母亲不堪屈辱,最后竟然自杀了……

这些事情,在顾秉钧年幼的心灵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烙印.于是,他开始恨自己的父亲,仇恨自此在他的心间发了芽,他开始恨自己看不惯的一切。他看不惯别人拥有和睦的家庭,也看不惯别人拥有甜蜜的爱情,总是出自本能地妄图加以破坏。

周晓芸的出现,犹如一道灿烂的阳光,一直照到他心灵的深处,而这个地方,已经阴暗了很久。他终于爱上了一个人,久旱逢甘霖,这样的甘霖,他岂能错过。人在这种时候,对一个人爱得越深,就越是自私,自私到可以任意践踏自己的良心。

经过一夜的考虑,吴天昊给周晓芸写了一封信,他提出了分手。他说,从此以后,再也不用见面。她的到来,打乱了他平静的生活,过去,他可以认真地创作,随心所欲地挥洒;而今,随着她的到来,自己的水平急剧下降。为了自己的前途,他决定与她分道扬镳,不想再与她交往。他含泪写完这封信,不再多看,投入了信箱。

周晓芸读着这封信时,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般滴下。她一面哭,一面对自己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在撒谎……”周晓芸知道,吴天昊绝不会因为这个理由而离开自己的。她以为吴天昊还在为那天的事耿耿于怀,才会说出这样的气话。

她来到天昊的楼下,但是天昊拒绝见她。这下,她总算明白,信里写的,并不是气话,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

她在楼下哭喊道:“吴天昊,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我算是看错你了。”说完哭着跑开了。

吴天昊在楼上默默地听着,待她离去,他忍不住扑到了窗口,却只见到那白裙飘飞的背影。两个室友彻底看呆了,半晌才说道:“兄弟,你可真够绝的!”

可是,周晓芸依旧不甘,她再一次找到了吴天昊,但天昊心意已决,她又吃了闭门羹。

她开始心灰意冷了,而顾秉钧的计划,也初步达成了,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如何俘获美人的芳心。

当周晓芸的心灵遭受重创的时候,顾秉钧便顺理成章地成为她的心灵治愈师。他知道她的所思所想,因而,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他主动去找她,与她谈心,千方百计地安慰她。

他说:“天昊是一个好人,但是他已经长大,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追求。也许,他只是想暂时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情,说不定过段时间,他就会主动负荆请罪。”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完全另外一个想法。

周晓芸摇了摇头,叹道:“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啊,我并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曾经,他奉我为至宝。我们心心相印,结果她却……她却……”她又哭了。

这几天,她憔悴了很多,眼睛红肿,脸色苍白。

顾秉钧掏出手帕,递至她的眼前,说道:“好了,不提他了,我们说点其他的吧!你不是学的中文吗,我们就聊聊文学吧,我刚读完《十日谈》,不求甚解……”周晓芸来了兴趣,擦干了泪水,和他开始讨论薄伽丘。

在她十分难过之时,顾秉钧会带她玩转全城,他是最会玩的年轻人,自然能让周晓芸心花怒放,忘记一切烦恼。有时,顾秉钧也会给她买一些礼物,但她总是委婉地谢绝。她始终将他当做一个普通的朋友,她对他并没有足够地了解。而且,在她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对吴天昊完全绝望。

顾秉钧也很有耐心,他发誓一定要让她死心塌地地爱上自己。他甚至想,只要周晓芸能够接受自己,他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秉性,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做一个正直的青年。他坚定地认为,他人生的方向,此时就操于周晓芸之手。

比周晓芸更为痛苦的还有一个人,便是吴天昊。王老师算是短暂地脱离了险境,但吴天昊却心碎了。他纵使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愿意寻求他人的帮助,总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晚上则独自舔舐伤口。他的心中,奔涌着无尽的忧伤与愤怒。忧伤令他软弱,而愤怒则令他生恨。他一次次地告诉自己,不能有恨。可是,这种事情,无论发生在谁的身上,都难以遏制住仇恨的滋生。好在作为性情中人,忧伤的泪水终会淹没愤恨的怒火。胸中交织着各种复杂的情绪,直到把他折磨得精疲力尽,瘫软在了床上。

很快,陈孟凡知道了吴天昊和周晓芸之间的事情,作为两人最好的朋友,他不可能袖手旁观。他顾不上即将到来的考试,急忙跑到了吴天昊的学校。发现吴天昊像变了个人似得,痴痴呆呆地坐在宣传栏前。陈孟凡连叫几声,他也没有回头,好像压根就不认识陈孟凡,而是继续干着手头的活计。陈孟凡夺了他手中的画笔,把他拉到旁边的石凳上坐定,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吴天昊纳闷道:“莫名其妙,走开,不要影响我干活。”

“我问你,你跟晓芸是怎么回事?”陈孟凡追问道。

“你怎么这么多事!我自己的事情,还要一一向你汇报才行?”

“还想藏着掖着,告诉你,你要是对不起她,我陈孟凡第一个饶不了你。”

“呵呵,好一个饶不了,看来你是找茬来着?”说着就扑向了陈孟凡。

两人扭打在了一起,把旁边的盆景通通打翻在地。两人使出浑身解数,奋力相搏。陈孟凡觅得先机,一拳打在了吴天昊的脸上,吴天昊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这一拳倒是把吴天昊打醒了几分。

不知是由于痛还是想到对不起周晓芸,吴天昊躺在地上直流泪。陈孟凡把他拉了起来,帮他拍去了衣服上的灰尘,说道:“现在,你总该可以告诉我实情了吧?”

天昊眼神呆滞,他说道:“我和她分手了!”

“为什么?总得有个说法吧?”

“不为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我配不上她。”

“胡扯,这种话你就拿去骗三岁小孩吧。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有什么苦衷,你跟我说就是了。”

“没那么严重,你别想多了。”天昊勉然一笑,“大丈夫志在四方,若为了儿女私情影响了前途,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你编的这些理由,别人或许会相信,可是你骗不了我,我对你再了解不过了。只是,如果你依然视我为好朋友的话,不论遇到什么,你只要吭一声,我会第一时间赶到你的身边。”

他们在一起吃了午饭,吃饭的时候,气氛极度沉闷,两人各有心事。好几次,吴天昊都想把真相告诉自己的朋友,可话到嘴边,又被他收回去了,陈孟凡则尽力猜测。

吃完饭,他们并肩漫步在一条林荫小道上。忽然,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陈孟凡脸色一变:“不好,一定是顾婷来了!帮我挡挡!”他告别了天昊,抄近道逃跑了。

他前脚一走,顾婷后脚就到了。她问天昊:“天昊,陈孟凡是不是来过呀?”

天昊若无其事地说道:“没有啊,有一阵子没见过他了。”

顾婷嘟着小嘴道:“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一点都不记挂人家……天昊,你怎么了?”她注意到了吴天昊忧伤的面容,问道,“是不是和吵架了?这阵子我都没见她诶。”

吴天昊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