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小人得志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3964字
  • 2018-09-09 23:32:17

王老师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他三十年如一日地扑在教育事业上,兢兢业业地钻研学术,一心一意地教书育人是一名不可多得的优秀教师。然而,就是这么一位老师,被顾秉钧盯住了。顾秉钧的父亲身居要职,分管教育。顾秉钧认为,所有的这些老师,只要他愿意,想开除谁,还不是父亲一句话的事。他把教育系统当成了自家的后花园,其骄横跋扈,简直不可一世。不过对于王老师和吴天昊而言,这确实是个残酷的现实。

有一天,吴天昊正在食堂吃饭,听到旁边有人在议论:“听说王邵阳老师要走了。”

“走了?是调走了吗?”

“不是,据说是被校方开除了!”吴天昊的心情一下子就沉到了底。

旁边的人继续说道:“听说,校方给出的说法是王老师的教学方式误导了学生,校方因此而决定开除了他。不过,据我所知,他是得罪了领导,才有了这样的结果。”

另一人道:“还有这等事!王老师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得罪领导?这么说来,领导倒是公报私仇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还是少管闲事吧!”两人吃完饭,抹了嘴巴就离开了。

吴天昊可吃不下饭了,这消息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他一定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他到了王老师的寝室,发现王老师正在收拾行李,吴天昊傻眼了,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只见王老师憔悴不堪,正把一本本书塞进他那破旧的棕色大箱内,他没有看到站在门口的吴天昊。天昊叫了他一声,他回过头来,扶了扶眼镜,连忙请天昊进屋。

“老师,您这是干嘛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王老师说道:“没什么,你看我不是在收拾东西吗?东西太乱了,也该收拾收拾了。”

天昊说道:“老师,难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王老师疑惑道:“他们是谁?说什么了?”

“他们说……”天昊还没说完就流泪了,“他们说您被免职了!”

“别听人家瞎说,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天昊没有说话,只是不住地流泪。

王老师叹了口气道:“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学校现在没有明说要开除我,但东西得搬走了,留校察看半年。”

“可是,您没有犯错啊,学校为什么要处罚您?”

“这也正是我所纳闷的地方啊!”

“是不是有人要蓄意害您?对,一定是这样。”

“不要乱猜,即使真是这样,我们自己知道就行,不要出去张扬,毕竟我们没有证据在手。”吴天昊不再多说,他心里已经有了个数。

话说学校领导,并不是有意为之,只是校长曾经与顾秉钧的父亲共事,是顾秉钧父亲曾经部下。他是顾忌顾秉钧的父亲,担心自己的前途。因而,当顾秉钧向他们提出配合演出这台戏时,他也是敢怒不敢言。他知道顾秉钧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而王老师作为一名普通的教师,他的前路怎样,与自己并无太大关系。况且,毕竟不是真的要把王老师开除,只不过是威吓一下而已。

校长将儿戏拿到了台面,虽说迫不得已,但在某种意义上,他也想借此机会震慑其他的老师,同时整顿一下学校的师资队伍。一直以来,校长在学校的威望并不高。虽然阿谀奉承的人无处不在,但是在大学校园里,特别是艺术学院里,自命清高的人也不在少数。

罗勇自然是愿意对领导鞍前马后,不过领导并不待见他,真正的阿谀奉承之徒当属美术系的主任姜维涛。姜维涛与校长是老乡,他原来不过是一名普通的讲师,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学校组织的联欢会上,他进入了校长的视线。那次联欢会有首长莅临,而联欢会举办得非常成功,首长十分高兴,回头便为学校争取了一笔建设经费。校长激动得不能自已,他发自内心地感激联欢会的筹办人员。而姜维涛适时出现在校长面前,声称联欢会由自己担纲,全程筹划的。于是校长将感激之情倾注到了姜维涛身上。

两人一阵聊天下来,姜维涛使出浑身解数,极尽奉承之词讨好校长,加上两人发现竟是同县老乡,校长又是个耳根子软,喜欢听谄媚话语的人。一天下来,引为至交。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从校长和姜维涛相处在一起,他的为人做派,生活作风,工作理念等全然为之一变。

曾经,校长愿意与任何一名老师往来,而且善于听取不同的教学和学校建设思路。然而自从认识了姜维涛,他就不愿意待见任何人。姜维涛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校长心中隐藏的思想,也知道校长心中隐藏的欲望。他同时也借机在校长耳边吹吹风,点点火,说这家长,道那家短的,坑苦了不少老师。一年以后,他升为副教授。又过了一年,他被提拔为系主任。

这是所有的教师所难以接受的,一个没有真本事,而只会靠吹吹捧捧上去的人,怎能服众?多数人敢怒不敢言,但也有人对这种现象嗤之以鼻,王邵阳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位。

王老师和同事聊到这种现象的时候就痛斥道:“小人得志,对于一个学校的建设的可没有什么好处!”

同事安慰道:“消消气吧,人家毕竟是你的上司了,你又能怎样?再说了,人家可是有后台的人,我看,我们干好自己的事情就不错了。”

王老师愤愤地说道:“谁不知道他的后台是校长,依我看,这校长已经被人夺了心智,亲小人远君子,整天被人牵着鼻子走,都快与赵构比肩了。”

同事惊道:“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呀!”

王老师淡然道:“我王邵阳说出去的话,就不会随便收回,我可不会说假话,说漂亮话,更不会与谄媚之徒合流。”

同事惊讶得不知所措,害怕王老师又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语,急忙找了一个学术上的困惑将话题引开了。

这些话语还是进入到了姜维涛的耳朵里,他因此对王老师恨之入骨,经常给王老师穿小鞋。而且在校长的耳边,他又夸大其词地将王老师批得体无完肤。因此校长对王老师也自此心存芥蒂。

而王老师从来不会向权势低头,他最看不惯姜维涛这样的人,每一次姜维涛找茬,他都不卑不亢,着实让姜维涛无可奈何。姜维涛心想:只要王邵阳在一天,自己在其他老师面前就始终是个靠阿谀奉承爬上去的小人。如此这般,自己的工作还如何开展。一定要找个机会将王邵阳挤走才行,但是自己没有这个权限,校长在这一点上又下不了决心,姜维涛为此而恨恨不已。

正在此时,校长找到姜维涛,说出了顾秉钧的计划。姜维涛兴奋得手舞足蹈,他知道报仇的时机终于到来,齿缝间蹦出了几个字眼:“王邵阳,你也有今天!”

不过校长还下不了决心,他说道:“王邵阳再怎么说也是一名人民教师,顾秉钧只不过是一个学生。我们岂能将一个学生的儿戏拿来对付一位老师?”

姜维涛笑道:“校长,您不是说,这只是一出戏吗?何故如此畏首畏尾?您想想,这帮老师要是再不治治,还像话吗?他们现在如此张扬,您的权威何在,校方的尊严何在?”

“可是,也得有个由头才行吧?王邵阳没有犯过什么错,总不能来个莫须有的罪名吧?”校长不无忧虑地说道。

姜维涛冷笑道:“找个罪名还不简单?这个事您就交给我,保证完成得天衣无缝!”

校长说道:“话虽如此,可是我们不能真的将他开除了,这是底线。”

姜维涛点点头。其实在姜维涛的心中,已经盘算着如何将王老师彻底将学校赶出去了。而且,他更希望借这次机会与顾秉钧套近乎,甚至希望能因此而结识顾秉钧的父亲,那么自己飞黄腾达的日子,指日可待。他已开始在校长办公室做着白日梦了。

不久之后,姜维涛就抓住吴天昊曾在赌场附近出现的事实牢牢地套住了王老师。在姜维涛的报告中,极力凸显王邵阳向学生传播错误观念的教学方式,引导学生走向一条不归之路,甚至有学生已经出没于赌场等不良场所,此乃老师之过。

王老师深知落入姜维涛的手里,自然不会有好下场,他也不愿意争辩,他知道和这种人是没什么可说的。他当然也不愿意让吴天昊知道,更不愿意将吴天昊牵扯进来。

这件事情的内幕,即使吴天昊不愿意知道,顾秉钧也会设法让他知道的。但是,吴天昊只知道整件事情是顾秉钧从中作梗,而不知道这是一出戏,更不知道姜维涛在其中作梗,这才是最无情的折磨。

吴天昊气急败坏,恨不得与这个顾秉钧卑鄙的家伙拼命,可是转念一想,这又能有什么好处呢,与其硬拼,自己只会得不偿失。何况,自己有大好的前途,何必为了这个纨绔子弟而尽毁前途,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为王老师讨回公道,绝不能让他含恨离开学校。当然,他也不用想什么办法,他只需要答应了顾秉钧的要求即可。

顾秉钧让人告诉吴天昊:“立马远离周晓云,否则王老师随时可以走人。”吴天昊心乱如麻,那些人怎么知道他与晓芸的感情有多深,不,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鼠目寸光,满肚子坏水,永远不可能知道在吴天昊这种人的心中是一个怎样的世界,那里纤尘不染,没有欺骗和利用可言。吴天昊同周晓芸的感情,只要心中有阳光的人都不会忍心加以破坏。可是,这种缺德的事情,顾秉钧干起来却只会得意洋洋。

有些人是不能用常理来理解的,他们不惧道德的谴责,没有良心上的羞愧,对于他们而言,横刀夺爱,损人利己才是天经地义。他们做这些事时,心安理得,豪不拖泥带水。顾秉钧让吴天昊叫苦不迭的同时,也可以对周晓芸百般讨好,大献殷勤,做得滴水不漏。他年纪轻轻,却天赋异禀!

吴天昊没辙,经过一昼夜的思想斗争,他决定听从顾秉钧的安排,任其摆布。整个夜晚,他的脑海中始终浮现出两个人的身影,一个是王老师,一个是周晓芸。他必须要在这两人之间做出取舍。如果听从了顾秉钧,那么,他就将因此而失去周晓芸,十几年建立起来的情谊将毁于一旦。而且,周晓芸一旦和顾秉钧走到了一起,她也就毁了,这样,吴天昊便是罪魁祸首,这样的选择对两个人都太过残忍。可是,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王老师就将离开他所挚爱着的岗位,一旦背负一个严重的处分,那么这辈子也就完了。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会让自己背负良心上的谴责。

最后,他选择了王老师。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姜维涛的报告的片段,那里出现了他的名字,而且其中描述了自己出入赌场的事情。吴天昊知道自己被人陷害,气愤不已。但回头想想,肯定是王老师替自己背了锅,才会有今天王老师即将要走而自己安然无恙的这种局面。

而且他相信,纵使周晓芸离开了自己,也不可能会爱上顾秉钧,因为总有一天,她会看透顾秉钧的为人。吴天昊恨透了顾秉钧,但是,他向来不愿意将自己的苦衷告知别人,总是宁愿自己一人承担起所有。对于自己的苦主,他没有过多的怨言,每个人都有各自截然不同的人生,都有各自不可告人的内心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