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后继有人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4655字
  • 2018-08-27 12:26:13

李勇锟死后,意味着李家的产业真正走到了终点,这位曾经叱咤商场的银行家在忧郁与悔恨中度过了自己最后的时光。

天昊的外婆和舅舅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投奔吴振宏父子。遥想当初,他们位居人上、纵享富贵之时,门庭若市,无人不对他们点头哈腰。金钱与地位名望总是有理不清的关联,位高权重之人总是乐于同有钱人交往,有钱人亦是对身居高位的人趋之若鹜。而一个人既有地位,又有财富,那么也便可以在上流社会中叱咤风云、如鱼得水。金钱买不到真正的友谊,却能唤来不少奴颜婢膝的吹捧之徒。

那时的李勇锟,朋友遍天下,一呼百应。在商界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多少小企业和理念相左的人被他踩在脚下。他成就了不少的人,却也毁掉了更多的人,商场如同战场,李勇锟正是如临战场一般地时刻关注着商场。他性格强硬,风格独断专行。可以说,他有非常敏锐的商业眼光和决策魄力。但是他自视甚高,很难听进别人的意见。当他的事业达到顶峰的时候,也正是他走下坡路的开始。

一场金融危机正悄无声息地席卷而来,李勇锟并不是看不到这来势汹汹的金融风暴。在当时,他的竞争对手刘世光对他虎视眈眈。可是,李勇锟的自负害了他,他觉得自己的实力雄厚,根本不用为这场风暴做出所谓万全之策的准备,下属的忠告在他面前如同耳边风。因而,当危机袭来的时候,他猝不及防,几乎瞬间就被击倒了。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只要他挺住,他的事业也不至于彻底失败。六神无主的他,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将大部分股权抵押给了刘世光的企业。刘世光经过苦心积虑的运转,终于让李勇锟彻底走向了穷途末路。

时代总是不断变化的,而人心似乎也会随之转变。当李家一朝门道中落,过去往来甚密的亲戚好友,无不视他们为瘟神,避而远之。纵使有那么一两个故交愿意接济他们,也无不居高临下、趾高气扬。人心如此,世道如此,古往今来,人走茶凉、树倒鸟飞的场景从来都是以这样赤裸裸地方式上演。李家从最高的所在,跌入社会的底层,一路走来,受尽屈辱,受尽贫穷,颠沛流离,不得不让人唏嘘感叹。

而接手李家股份的刘世光,一朝取代了李勇锟曾经的地位和事业,他以无情的手段将李勇锟踢出局。在刘世光取得胜利之后,也曾假仁假义地同李勇锟套近乎,并为李家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但是高傲的李勇锟岂会接受这嗟来之食,他对刘世光的款款盛情不屑一顾,他心里清楚,正是刘世光让他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可是李勇锟怨得了别人吗?当初,又有多少人因为他的武断做派和无情的打压而黯然退出商场,有些人甚至因为他而闹得家破人亡。就是刘世光,也曾受到过他无情的打压,而今栽在这个老对手的手里,李勇锟还有什么好说的。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在面对复杂环境时的不明智决策,让他彻底走下神坛。

天昊的外婆自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然而遭此劫难,她除了认命,似乎别无他选。她是从旧社会走出来的典型的传统女人。想当年,她虽然从内心深处同情女儿,即便是在女儿选择了那段荒唐的婚姻之后,她依然可以接纳女儿,并希望女儿和姑爷能够走进李家,全家人生活在一起。可惜在丈夫的威严之下,她不敢多言,而是选择了顺从。既顺从了老爷,也顺从了命运。而今,随着女儿和老伴的相继去世,她除了低头,还能有何选择?顺从,已经成为这类女人身上最明显的标签。

天昊的舅舅李化成是在母亲的管教下成长起来的,父亲对他疏于教化,因而母亲的性格在他的身上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李化成从小胆小怕事、逆来顺受、缺乏主见,这与他父亲李勇锟强硬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这方面,连他的姐姐李慧茹也对他深为失望。

然而,在家庭遭遇了一系列的变故之后,李化成的性格开始悄然地发生着一些变化。

李化成虽然性情温顺,但是骨子里毕竟流淌着父亲的血液。当父亲去世以后,他开始反思,难道自己就要这样苟且偷生地过下去,碌碌无为地走完这一生?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百年之后,又有何面目面对列祖列宗,更不用说曾对自己寄予殷切希望的父亲了。他的身上肩负着特殊的使命,虽然父亲一直没说,但是他知道,除了重新光耀李家的门第,他还必须为父亲挽回尊严。

这期间,母亲和他聊过一次。

母亲说:“过去,我一直将你捧在手心,唯恐你受到一丝的伤害,现在回过头来看,才发现我过去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害了你,而且害你不浅。我过去实在太狭隘了,总以为属于我们李家的财富和地位会一直都在。殊不知,任何身外之物都有消逝的一天。我也曾经认为,你父亲的做派太过生硬,毫无人情味可言。这使得他得罪了不少人,树敌无数。我当时希望你将来继承他的事业之后能够善待他人,故而无形中磨灭了你天性中与你父亲相同饿那一股豪迈之气。现在看来,我错得太离谱了。一个干大事的男人,怎能丧失血性!而今在我面前的是怎样的一个儿子?是家族产业被人吞并后无动于衷的儿子,是亲身父亲含恨而终后忍气吞声的儿子,是面对未来时甘于平庸的儿子……”

这些话极大地刺激了李化成,他带着哭腔说道:“妈,您别说了,什么也别说了!您的话让我看到了最卑微的自己。我对不起父亲,对不起这个家,没能尽早地挑起担子,更没有在父亲孤立无援之时成为他的左膀右臂,眼睁睁地看着他含恨而终。我也没能在姐姐被扫地出门之时坚定地站在姐姐一边,以致今日家破人亡。而经历了这一切,您认为我还会无动于衷吗?不会的!请您放心,从今天开始,我指天发誓,我将靠着所有的生命能量拼搏到底,重新夺回属于我们李家的一切!”

母亲终于欣慰地笑了,她说道:“这才是李勇锟的儿子,直到今天,你才说了一句男儿的话。你父亲临终前曾嘱咐我,千万不要让你为他寻仇。你当然不能寻仇,但是,你必须要把李家的尊严重新找回。我希望,终有一天你也能够像你父亲那样骄傲地站在世人面前。所以,现在是你展翅飞翔的时候了。这是你父亲留下的一封信,这是他为你写得引荐信。你可以到美国寻找这位亨利先生,他曾是你父亲最亲密的朋友和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当你拼搏无路之时,可以去找他,相信他会给你应有的帮助。”说着,母亲将那个发黄的信封郑重地交给了儿子。

李化成接过信,说道:“母亲,您放心,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我不会向这位亨利先生伸手,我会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来。还有我需要对您说的是,您千万不要觉得害了我,并因此而自责。相反,我得感谢您,假如我全套照搬了父亲的脾性,最终仍不免会失败。父亲的性格猛如烈火,而您则柔若流水,我的身上只有兼容似火的激情和如水的性情,才可祝我在事业上游刃有余。更重要的是,您对我的学业从来都是狠抓硬抓,我也在国外学习过。所以,当我走出去以后,在文凭和学识方面,您不用为我操心。我现在所缺乏的是阅历和实践。所以,我准备以两年的时间沉入社会的产业大军之中,十年之内,我会将李家的产业和尊严尽数夺回。您就在唐山,和姐夫一家安心地生活,至于小儿向荣,就劳烦您多加调教,你们静待我的佳音。”

母亲流泪了,她动情地说道:“有你这些话,我还有什么所求呢?相信你的父亲在天之灵听到你的这些话,也可以含笑九泉了。至于我,无论在任何时候你都不可记挂,只要你能像个男儿一样在拼搏,纵使我等不到你成功的那一天,我也该欣慰了。”

告别了母亲,李化成南下了,从此,属于他的人生将翻开崭新的一页。

李化成虽然在性格上深受母亲的影响,而且并未真正地涉足父亲的产业。但他曾就读于著名的斯坦福商学院,正如他自己所言,他真正欠缺的,是阅历和实践。如果父亲的产业不至于倒闭,而自己慢慢地在商海中沉淀,那么假以时日,他定能小有所成。

可惜,过失的事已如云烟,更不容许他过多地做假设。他需要做的,是从一名最平凡的工人开始,忘记曾经自己头顶的光环,埋头苦干,从头再来。

李化成原计划南下广东,然后找机会到香港发展。不过,当他经过上海时,被这座城市彻底迷住了。他过去也曾来过上海,但今时不同于往昔,当年他是跟随父亲来此的。那时父亲被众人簇拥,他亦身在其中,那时的上海友好地张开了双臂,欢迎他的到来。而今,呈现在他面前的,乃是一座陌生的城市。他只身一人,伫立在高楼广厦间,没有一个熟人。置身于车水马龙的城市中,仿佛被遗弃于茫茫的沙漠。今夕对比,怅然若失。

一种奇怪的念头划过了他的心间:何不就从这个陌生的地方迈开自己的脚步,在这座不欢迎自己的城市中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认定了这个想法,他便取消了南下的计划。

凭他的学历,在任何一个地方,在任何一家企业,都能获得一份很好的工作。

他首先试水的东厦集团是一家制造公司,这家公司近两年上升势头很快,在同行名为业中已成为领跑者。看完李化成的简历,经理王文昭就断定,这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商业人才,他紧紧地握住了李化成的手。王文昭心里十分清楚,此时的公司正值上升期,而公司最缺乏的,不是资金,也不是市场,而是人才与科技,特别是深谙过西方商业管理的人才。一个企业若要真正地做大做强,必须要迈出国门,走向世界,而人才在这其中的作用是无法取代的。

那时虽然也有不少归国的学子,但是真正像李化成这样在世界级著名商学院中进修过的人才可谓凤毛麟角。他被公司高层一眼相中,不无道理。当然,没有人知道他父亲的事情,他也从来没对任何人提起过。

他直接从公司中高层领导干起,这是他事业的开始,他知道东厦集团是自己一个坚实的出发点,因而他投入了自己平生所学和所有热情。他所领导的部门,在半年之内营销额就位于公司最前列。他的学识和能力不仅为企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同时也使得他与公司高层领导之间建立起了无比亲密吗的个人关系。假以时日,他定能顺风顺水,慢慢高升,进入公司董事会。若果真那样,那么他便有了向刘世光开战的一张王牌。

但是,这样的道路与他的初衷是相冲突的。他曾对母亲说过,而今的他,必须要沉入最庞大的产业大军之中,也就是底层。只有那样,他才能真正认清社会的真实面目,看清楚底层人民悲苦的生活和一些企业压榨工人,与官员相互勾结的本来面目。这样的想法埋藏在他的心底,也许连他自己也未发觉。

直到有一天,上海一家最新出现的公司进入他的视野。这家公司并无什么特别之处,没有巨大的资本,亦没有高端前沿的产业。真正使得李化成侧目的,乃是这家公司隶属于蓝天集团,而蓝天集团正是刘世光的公司。显然,刘世光已经将自己的触角延伸到了上海。

但是,为李化成所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刘世光已经撒手人寰,老人的事业由陈祖铭继承。

思索再三,李化成决定辞去现在的职务。他告诉王文昭:“我要辞去现在的工作!”

王文昭十分诧异:“为什么,是公司待你不够好吗?如果真是那样,我会第一时间将你的诉求转至董事会。”

李化成说道:“这事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我知道公司栽培我不容易,说实话,现在离开,就我个人而言,我也是充满了不舍,这样的公司是可遇不可求的,多少人羡慕我这样的岗位。而且我此番离去,势必会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一定的影响。可是有些事情,由不得我。”

王文昭此刻心情十分沉重,他说道:“真的非走不可吗?或者晚一点走也不行吗?”

李化成说道:“希望您能够理解,我的身上负有特殊的使命,关于我的身世和过去的经历,我没有和您说太多,现在也不能说,但总有一天您会明白的。”

王文昭说道:“既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强留,人各有志,我们又岂能干预太多!只是我们再难以寻到你这样优秀的人才了。如果你在外面的路不太平坦之时,请记住,东厦始终是你的家,我们随时张开双臂欢迎你回来。”

有王文昭的这些话,李化成已经热泪盈眶,他紧紧地拥抱了经理,说道:“您放心,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始终铭记自己曾为东厦人,我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东厦利益的事情。”

辞职之后,李化成并没有到更好的企业应聘,更没有离开上海,他改名换姓,隐藏学历,进入了蓝天集团旗下的这家公司。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他才真正吹响了复仇的号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