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劫后余生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2997字
  • 2020-10-28 18:37:21

太阳又一次照耀大地,可是,再无法寻觅曾经的车水马龙,鸟语花香。举目所能看到的,除了疮痍满目的街道房屋,便是数不尽的死难者的尸体躺在冰冷的地上,于是,人们的心也被寒气包裹。

有时,人在遭逢灾难之时,最可怕的不是已经发生的灾难,而是被灾难所摧毁的希望,一个民族亦是如此。好在我们是一个从来不会在灾难中倒下,从来不会在灾难中失去失去希望的民族。千百年来,无论是面对可怕的自然灾害,还是面对外族的一次次侵略,纵使山河破碎,大地呜咽,我们华夏民族依然能够在灾难中昂首挺立,以大无畏的民族气概向世界宣布:我们不会倒下!家园没了,我们可以重建,财富没了,我们可以重新创造。一个民族只要精诚合作,充满昂扬的斗志,她的人民就能始终看到希望,将黑暗踩在脚下,不断创造出新的奇迹。

地震之后,举国同心,同灾区人民一起共建家园。那些在灾难中失去亲人和家园的人们,在全国人民的大爱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虽然亲人无可替代,但是至少,灾区人民重新拾回了几乎已经消散的信念和勇气。不久之后,在人民的勤劳和智慧的推动下,一座崭新的城市又重新屹立起来。

个人的命运与国家息息相关,但是个人始终是渺小的,追求进步是人类的主旋律,个人在这支大军中,自然会涌入时代的大潮,绝不当逃兵。然喜怒哀乐是每一个人的天然情感,悲痛是不可避免的,而悲痛过后,怎样做才无愧于已逝之人?我们可以说,只有将死者的生命在某种意义上延续下去的人,才是无愧于死者的人。他们或是继承死者的遗志,替死者完成未竟的事业;或者好好活着,活得幸福,活出本色。也许后一种活法,是绝大多数人在面对逝者遗像时最基本的告慰方式,因为无论是逝者,还是继续生活于大千世界的人,都希望自己的亲人幸福,看到他们幸福,我们的心中,不也会升起浓浓的幸福吗!

天昊背着妹妹的尸体,离开了悲喜不一的人群。穿过了那些死者的尸体,朝家的方向走去。他沉默不语,眼神呆滞,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

他上一次背着妹妹的时候,她不过十岁,他背着妹妹奔跑,妹妹则拉着风筝线,像骑马一样,嘴里不停地喊:“驾…驾……”忽然,天昊绊了一下,兄妹二人摔倒在地,天昊左手折断,他痛得惨叫,甩给了妹妹一句气话:“以后我再也不想背你了!”他回忆起这些往事,心中懊悔万分。只要上天能把妹妹还给他,即使每天背她,每天都骨折,他也心甘情愿。可是,上天再也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虽然雨彤并不是吴天昊的亲妹妹,但他们之间的兄妹情谊已胜似亲生骨肉。天昊自小没有兄弟姐妹,一个人在孤独寂寞中成长起来,可以说,他的童年缺少了很多应有的欢乐。儿童的欢乐无关乎金钱和物质,假如没有玩伴,再多的玩具,再多的游戏,都会毫无意义。贫困地区的孩子在物质条件极为缺乏的条件下,依然会过得很开心,只要有一起玩耍的兄弟姐妹,那么即使是玩泥巴,捉泥鳅,童年都会异彩纷呈。

天昊很不幸无缘这样的童年,他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没什么玩伴,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性格有时会极为孤僻,令身边的人无所适从。

后来,雨彤走进吴家,并成为了他的妹妹,他成为了哥哥,虽然这个妹妹到来的时候,天昊已几乎告别了童年,不过对于他而言,并不算迟。雨彤在失去亲身父亲之后,吴家给予了她无尽的关怀,与最亲的家人没有任何区别。天昊将他自己所有兄长的关爱无私地给予了雨彤,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他在童年时期的诸多缺憾。雨彤的离去,对吴天昊的打击是巨大的,这是突然降临的灾难,令他猝不及防。

而今,已有两座至亲的坟墓出现在眼前,这样的打击是需要吴天昊父子以极大的勇气承受的。妈妈去世的时候,天昊哭成了一个泪人,那时的他活在恐惧与无助中,自他记事以来,妈妈是和他相处最久的人,母子相依为命,承受了多少生活的辛酸。而今,他忘记了哭泣,但是泪水是无法无法止住的,也许现在,他已经有了男儿的承受力,不再畏惧。

可是,有些遗憾是无法弥补的,正如欠妹妹的那个风筝一样,他觉得自己亏欠妹妹很多,没有尽到一个兄长的责任。因而,带着这种遗憾,他已经在心中暗暗立誓:妹妹决不能这样消逝,自己定将把妹妹善良纯洁的品质继承下去,无论何时,都要坚强勇敢地活着。

陈孟凡跟妈妈简短说了几句,然后去追吴天昊,待跟上了他,吴天昊却不想理他。天昊假装没有看见他,把头刻意地低下,陈孟凡欲言又止,此时此刻,纵使他有千言万语,也只能藏在心底,此时说话确实不妥。他的心情异常复杂,看着心仪已久的女子的尸体,他心如刀割,现在,他手上还拿着那未完的风筝,他想雨彤越多,风筝就握得越紧。

从今天起,陈孟凡的心里有了一道坎,吴天昊救了他们兄弟俩,他觉得自己欠吴天昊的已经太多。过去,由于父亲和弟弟的无礼,对吴天昊的心理造成难以弥补的创伤。当艾琳来到他身旁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决定弥补父亲和弟弟的过失。而今,他和弟弟的生命都拜这个人所赐,这个高尚的人却因此而失去了亲爱的妹妹。

陈孟凡一路走着,心理暗暗发誓:今后,无论人生如何,他都将为吴天昊的幸福付出一切。这已在瞬间成为他的一种信仰。劫后重生,他感谢命运,感谢吴天昊——这个他一直视为最好的朋友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是一个受人滴水之恩会以涌泉相报的人,但吴天昊所给他的,岂是滴水所能相比的,而且更为重要的乃是陈孟凡的一种惭愧负罪感——对父弟的作为的自责和对雨彤的愧疚。

吴天昊走进已经倒塌的家门,大喊:“爸爸……”里面却没有答应,吴天昊心里已凉,慌忙冲进屋,不见父亲的踪影,他吓坏了,瘫倒在地,背上的妹妹顺势倒在了一块木板上。放好妹妹的尸体以后,吴天昊和陈孟凡商量分头去找吴振宏。

吴天昊在想父亲平时最常去的几个地方,他顾不上疲劳,跨过倒下的电线杆,绕过成堆的废墟,来到他脑海里出现的每个地方,一面找一面喊,直到喉咙沙哑,可是徒劳无获。这个时候,艾琳又飞临他的头顶,他正在生艾琳的气,他责备艾琳没有先把他带到掩埋妹妹的废墟。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救出的那些人中,他看到了陈国威,那个只会让他生厌的人。

吴天昊由于生气,竟然没有意识到艾琳正是要引他去找父亲,因此他没有理会艾琳,艾琳见天昊无动于衷,挥挥翅膀,飞走了。等它一飞走,天昊马上就后悔了,他真想赏给自己两耳光,这种着急的时候,他吴天昊竟然只管个人的感受而不顾及父亲的安危。

艾琳无奈,只得飞到陈孟凡的头顶。最终,陈孟凡在学校附近找到了吴振宏,很明显,他受了伤,沿着残缺的墙壁蹒跚前行。作为一个父亲,他怎么会放心身处险境的儿女,纵使自己受伤。救援人员以为他是刚被施救者,准备送他去医疗地点,可是他只是念叨着自己的儿女,只求他们帮他找到自己的孩子,不要管他。

陈孟凡发现了他,告诉他吴天昊他们兄妹俩已经到家,他总算长舒了口气,陈孟凡走近他,才发现吴振宏的眼睛受到了重创,已经看不清周围的一切了,陈孟凡惊讶万分,在双眼受伤的情况下,吴振宏是如何到达这里的?陈孟凡准备送他去医治,可是他怎么也不肯,一定要确定子女没事他才放心,陈孟凡没有办法,只得搀扶着他回去。

吴天昊在外面寻父多时,找遍了该找的地方,杳无音讯,只得怏怏而回,待他回到门口,恰好陈孟凡也扶着吴振宏到达。父子劫后重逢,热泪盈眶,相拥而泣。“爸,你的眼睛怎么了……”

“没事,受了一点皮外伤,你妹妹呢?”天昊只是一个劲地哭。

吴振宏知道大事不妙,头脑一片昏暗,他急忙问:“她到底怎么了,他在哪里?”天昊带他到妹妹的尸体旁,吴振宏用手颤抖地抚摸着雨彤的面颊,这个他视为己出的女儿,就这样离开了他们父子,陈孟凡在旁边一言不发,却悄然落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