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地震时刻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3616字
  • 2020-10-28 18:36:56

这一夜,地震降临!

于宁刚踏上大街,就感觉整个大地都在颤动,她头晕目眩,在朦胧中,她看到了一幢幢的房屋在一股强力的轰击下,纷纷倒塌,她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大地母亲好像从梦中惊醒一般,不断地晃动着她庞大的身躯,似乎想要把她上面的所有建筑如同灰尘一般掸去。待于宁有所缓和,她意识到,一场强烈的地震正在发生,想到正在学校的儿子,她不顾一切地向学校的方向跑去,街道上不断有房屋倒下,她完全顾不上自己的安危。可是,整个城市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已变得面目全非,之前还灯火通明的城市,此时一片黑暗,只有折断的电线杆上不时发出刺眼的电光。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让整座城市几近废墟,就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遇到了劫难,在地上无助地挣扎。

且说陈孟凡正对风筝进行最后的改装,忽然觉得地下一阵颤动,看向窗外,惊得他脸色大变,那样的景象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窗外的楼房在一阵摇摆之后,纷纷倒塌,他所在的房屋也遭遇到了同样的命运。他见大事不妙,带上未完成的风筝,慌忙叫醒还在睡梦中的弟弟,陈国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哥哥拽着往外跑。他们住在三楼,时间不等人,楼房已承受不住地震的强力颠覆。

他们跑到楼下,正待转出门,一块混泥土从高处摔下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相继又有一些石块水泥土在耳边,兄弟俩害怕极了,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还有几个同他们一般惊恐的学生也瑟缩在这里。陈孟凡小心翼翼地护着风筝,他还在担心雨彤和家人的安危,此刻,他只能祈祷他们都平安无事。可是他心里就是发慌,心跳得厉害,这与其说是对眼前可怕景象的畏惧,还不如说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不断冲击他的心房。兄弟两人绝望地等待着厄运的到来。终于,整座楼房轰然倒塌,兄弟连同另外几名学生被埋在了地下。

艾琳奋力飞向这里,但是它所面对的只有断壁残垣,便只能停在废墟上望洋兴叹,它试图用喙啄去脚下的混泥土块,却撼动不了任何石块。它停了一会,似乎在想什么办法。它展开了翅膀,飞快地朝吴天昊家的方向飞去。

这一晚,天昊左右辗转,迟迟无法入睡,太多的心事困扰着他,刚开始是对晓芸的思念,之后思绪转到了种种往事。一闭上眼睛,生活中的那些人就在他的眼前晃动,向他微笑,向他哭泣,母亲临终前的话语,回荡在他的脑际。母子二人一起生活的那几年,父亲不在身边,他们相依为命,他似乎看到了母亲就在眼前,待睁开眼睛,只余漆黑一片。他又想起了陆锋和“青年茶社”的朋友们,回忆起那一段似火的青春年华。比起那时,现在的生活如同一潭死水,索然无味,因为那些他深为信赖的朋友,包括他所挚爱的人儿,如今已逃离他的生活,当然还有陈孟凡在他身边。

可是,由于陈国威和艾琳的关系,他难以将陈孟凡视为自己最好的朋友。很多时候他们俩人单独相处,都会尴尬无语。他在想:陈孟凡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吗?虽然父亲说的话句句在理,可是他总过不了自己的这一关。其实不用父亲说他也知道,陈孟凡这样的人可遇而不可求,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每一个看似高尚的人都能成为自己的好友。“君子和而不同。”这是十分浅显的道理。

他还以陆峰的思维方式思考着他们这一代人的命运和历史使命,以及陆峰在信中所说的种种……

还没等他想完,地震便来拜访了,他的床很窄,震波来袭,直接将他摇下了床,他痛得大叫一声,知道大事不妙。他第一时间想到了父亲和妹妹,可是妹妹不在家,他便冲向父亲的房间,在他的这个年龄,对家人的保护欲非常强烈。

果然,吴振宏被困在了屋里,一根横梁压住了他,他已经昏迷。天昊大惊失色,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搬开开了横梁,背上昏死的父亲,躲开了不断摔下的断壁,瘦削的的天昊在这危急的关头做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也终于救出了自己的父亲。可是妹妹呢,她现在在哪里呢,她的情况还好吗?天昊心急如麻。父亲终于苏醒了,天昊安顿好了父亲,就准备去找妹妹。可是茫茫的深夜,该去哪里找寻?他也想到了学校,可是从他们家到学校的路已经不复存在,而且由于余震不断,前方的路很是危险。

他心急如焚,正在这时,艾琳飞来,它在天昊肩上稍作停留,天昊心领神会,知道妹妹有希望了。他告别父亲,跟着艾琳走了。艾琳在低空飞行,领着天昊向前,向前,正如从前他们多次赛跑时一样,艾琳在前,天昊在后,只是这一次和以前完全不同。那时他们形影不离,或在幽静的田野,或在茂密的树林,有欢笑,有歌声。现在,艾琳已另有主人。他们在废墟间前行,各怀心事,没有任何交流,时间就是生命,地震不容许他们怀念旧情,救人才是当务之急。

当他们赶到,学校已几乎成为一片废墟,昔日美丽的校园已经破败不堪。天已经蒙蒙亮,人民解放军第一时间赶来救援,但是在校园里,搜救工作还未展开,救援队伍大多奔向市中心一带。于宁早已赶到,她找来几个幸存的青年,在废墟上疯狂的挖掘,她眼里布满血丝,脸上满是灰尘。

于宁似乎已经忘记自己是个女人,她拼命地搬动那些看似不可移动的石块。但是,不要忘记她是以一位母亲的身份站在这里,哪里有母亲,哪里就会有不竭的爱的力量。只是,命运似乎没有眷顾她,她已奋战良久,可毫无所获。她不知道儿子宿舍是哪幢楼,更没想到她的两个儿子就在一起。她欲哭无泪,旁人劝她放弃,可她就像没有听见,有种信念支撑着她——儿子一定会没事的。

吴天昊认出了面目全非的于宁,他走到她的身边,她并没有发觉,天昊好像受到了她的感染,也在她身边投入了挖掘工作。艾琳飞过来衔住他的衣领,示意跟着它。天昊放下手中的活,跟艾琳来到一处毁坏十分严重的地方,艾琳停在一堆废墟上,用喙拼命地啄着小块的沙石,吴天昊的心里闪过一道火光——妹妹一定就在下面。而且照他的判断,这里就是宿舍楼区。他也像于宁那样,疯狂地用一个铲子刨着厚厚的混泥土块。很快,铁铲断裂,他便改用双手,手指鲜血淋漓,他全然不顾。

不久,救援队伍赶来,他知道希望来了,他过去央求他们,他们在这里挖掘了许久,没什么动静。他们准备离开,还劝天昊放弃,天昊扑通一下跪倒在他们面前:“求求你们了,我知道我妹妹就在下面,她一定在等我救她……”

救援人员只得继续挖掘,不久,下面似乎有了一点动静,天昊喜不自胜,终于,一块缺口打开。救援队拿来了喇叭,对着下面大声说道:“下面的人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下面传来微弱的声音:“我们还活着,一共五个人”天昊听出了陈孟凡的声音,他的第一反应是:妹妹不在下面,艾琳骗了他,不过陈孟凡说还有五个,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况且,这个地方还需要他,因而他没有离开,而是协同救援人员拯救废墟下的幸存人员。

他们一个个被救出,第一个出来的是陈孟凡,他手里还拿着一个风筝,他看到了吴天昊,走过去轻轻说了声:“谢谢!”天昊来不及理会他,他倦怠地看着艾琳,期待着那个熟悉得身影出现。陈国威出来了,其他的人也相继被救出。可是,他终究没有看到妹妹。五个人均无大碍,陈孟凡告诉救援大队,地震发生时,楼梯的拐角和倒下的墙角形成了一个天然三角形保护着他们,因而他们都没有受伤。

救援队长告诉他们:“你们应该感谢这位小兄弟!”他指着吴天昊,“正是他的坚持,你们才得以重生啊!”其他人都走到他身边,同他亲切握手,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只有陈国威无动于衷,此刻,在他的心中,不知是充满了感激,还充满了是愧疚,亦或充满了不屑。忽然,他大喊一声:“妈!”于宁听到了自己骨肉的声音,停下了手中的活,认出了儿子,发狂一般抱着儿子,陈孟凡也看到了妈妈,母子三人拥抱在一起,热泪盈眶,劫后余生,他们重逢在这片废墟之上。

吴天昊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妹妹还没有找到,生死未卜,他还得继续寻找。这时候,艾琳领他走到另一处废墟旁,他怒火中烧,他愤恨艾琳,恨他为什么不先领他来找妹妹!可是他怎么责备艾琳也无济于事了,妹妹还在地下呢。他找来救援大队,和他们一起奋战。

拥抱了亲人,陈孟凡想起了雨彤,他掰开母亲双手,奔向天昊,不用解释,他知道那个女孩——那个他欠着风筝的女孩就在下面。五个少年,忘了自己的年龄,忘了自己所能承担的重力,为救一个少女的生命而战斗着。四周危险重重,余震不断,人们劝他们暂时离开,可是没有一人愿意听。他们深知地下那条生命对自己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他们每人都欠她一个风筝,欠她一条命。

此时的吴天昊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懊悔,先前对妹妹的请求予以回绝,也许是他做过最为愚蠢的事情,假如妹妹无法获救,他将长久地生活在悔恨之中。而陈孟凡虽然已经答应替她做风筝,却还没有做完,他多么希望能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雨琪,同时还她一个完好的风筝。也许他们都在想,等救出雨彤,一定要为她做一个美丽的风筝——世界上最美丽的风筝。

最后一块石板被掀开,雨彤出现在众人面前,可是,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她死了!她的脸庞很平静,带着未能享受美好生活的遗憾,带着对年轻生命的依恋,她永远地走了,如同一朵花儿刚刚绽放,便被暴雨侵袭,被狂风带走。她的头顶有伤痕,也许是地震发生时,她已经被砸晕,因而,她死去时,并无太多的恐惧与痛苦。大人只能以这样的话语安慰年轻人和逝者的家属。

吴天昊欠她一个风筝,陈孟凡欠她一个,这个风筝,他们该如何来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