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别样青春

  • 岁月的面纱
  • 雨仑
  • 3248字
  • 2020-10-28 18:36:42

陆峰是一位意志顽强的青年,他面容英俊坚定,远远看去,他的面庞彷如精美的大理石雕像,他锐利的双眼中不时放出忧郁与愠怒的光芒,假使他在街上漫步,总能吸引住不少女孩的注意,而他对驻足观望的女子从来不屑一顾。他知道自己外貌出众,因而他也十分爱惜自己的脸庞,他有轻微的洁癖,他喜欢穿正装,衣服从来都是整洁笔挺,黑色的皮鞋纤尘不染,这种洁癖源于他在精神上的洁癖,他十分爱惜自己的声誉与品德,不容他人侵犯,当然,在面对自己人时,他的身上充满了亲和力,而在面对对手时,则永远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相貌。

陆峰出身于大户人家,含着金钥匙降临人世,他的童年是在无忧无虑中度过的,他是家里的独子,受尽万千恩宠,按理说,这样生活在锦衣玉食中的人极容易变成桀骜不驯,骄横跋扈的贵公子,但他从小与我们所认知的贵公子沾不上边。他似乎厌倦身边的一切,当然,除了他自身的禀赋之外,更多的是其外公对他的循循善诱和以身作则。陆峰的父亲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平时没有时间管束儿子,而母亲虽是大家闺秀,但学识有限,自觉难以对儿子产生应有的影响。因而陆峰从小和外公形影不离,外公是一位大学教授,学识渊博,为人正派,外公的人生阅历以及对陆峰耳提面命的教导,对陆峰幼小的心灵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他十岁的时候,其心智已远远成熟于同龄人,学识更是令同龄人所难以望其项背。

高中毕业后,父亲本想将陆峰送出国外深造。出国留学,在当时是多少学子梦寐以求的,但是陆峰不愿意离开中国,这一分歧极大地伤害了父子的感情。在当时,便是外公也极力主张他外出求学。一来,国外领先的教学资源以及先进的硬件设备,是国内所难以比拟的;二来,则为一家人下一步的移民做准备。家人深知,以陆峰的秉性,迟早会偏离学习的正轨。

果不其然,陆峰进入高校,就积极参加各类学生团体活动,陆峰身上独有的领袖气质,令他在短时间内便成为了学生会主席,这令家人惊慌不已。

不过陆峰很快就要到西北锻炼,陆峰来到甘肃,这里特有的西北风貌令他震撼不已,他们临近腾格里沙漠,浩瀚的沙海和戈壁连绵起伏,在夕阳的映照下,放出神秘的色彩;然而,这里的贫穷与萧疏景象,也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想象,与BJ相比,这里绝大多数人衣食无着,他们似乎还没有从过去饥荒的阴影中走出来,随处可见的乞丐,可说是触目惊心。

陆峰住在村长家,和他一起下乡于此的,还有同校的张崇林和贾志阳。据村长所说,这里常年干旱,有些地方可说颗粒无收,人民生活得十分不易。在甘肃的所见所闻,对三个年轻人心灵的冲击十分巨大,他们从物质文化极为充裕的BJ,到这黄沙肆虐,食不果腹的贫瘠之地,内心的落差可见一斑。如果说过去陆峰只会高谈阔论,振臂高呼的话,那么甘肃之行让他完成了转变。从这时候开始,他看到了这个古老的民族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人民的艰难处境;看到了社会的差距与矛盾,贫富差距,东西差距,城乡差距,赤裸裸地展现在他眼前,这种差距,若不是他来到甘肃,是根本无法切身体会的;他同时看到广大劳动人民为了生存而艰苦不懈,勤劳奋斗,不向恶劣的自然环境低头,勇于开创自己家园的英勇气概。一种前所未有的历史责任感,占据了他的全部身心。

好在陆峰和两位同伴都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人,他们力所能及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老乡干农。,三人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去往五公里外的村口取水。在这里,水源是最大的问题,是一切困难之源。从BJ过来的青年难以想象,一盆水,既要用于饮用、洗漱、造饭,还要用于洗衣服,喂牲畜,乃至浇灌草木。洗澡是他们所不敢奢望的,有些人终其一生,甚至都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这里用水困难,一来是水源缺乏,二来则是水利工程太过落后,陆峰在心里暗暗立誓,总有一天将重返治这里,那时,他将带来先进的浇灌和水利技术,大力引进投资,带领这里的人民走出困境。

当然,在艰苦的条件下,年轻人也没有放松学习,那时的青年,最重要的一个特征便是携带大量的书籍,除此之外物事,都是可有可无的。当然更多的青年在人生的大好年华,错失了宝贵的学习时间,这可以说是一代人的遗憾。

在这种条件下,陆峰,张崇林和贾志阳之间建立起无比亲密的友谊,他们有着同样的抱负和担当,同时在艰难困苦中,他们相互帮持,精诚合作。真正的友谊,可以共患难,亦可共富贵,在艰难困苦中,青年的身上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他们能够创造性地解决所有的困难。在用水短缺的日子里,三人大胆开拓,既不断的寻找新的水源,同时也将学到的知识应用于实践之中,以便将有限的水源最大限度地利用起来。他们甚至系统地研究过XJ的坎儿井,将其与甘肃的地形地貌结合起来,最终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个村庄的用水问题。

“青年茶社”正是在这个时候萌发了,三人相聚于茶亭,品茶论道,大谈理想、抱负和家国天下,“青年茶社”这个名字便出现于陆峰的脑际,其余两人公推陆峰为领导者,他们制定了最初的纲领,同时开始畅想“青年茶社”的未来,他们坚信这个组织定能发展壮大起来。但是,他们也商定,无论在任何时候,永远忠于国家和人民。

在这里,陆峰结识了一位名叫马静芳的女孩。马静芳在这里可说是文化程度最高的女孩,她曾在BJ求过学,她从艰苦的地方走出去,学成后,并没有留恋都市的繁华,而是选择回乡建设,她在这一代受到人们的交口称赞。

那时,马静芳独自去村口汲水,此时已近黄昏,在匆忙中,她扭伤了脚踝,更不巧的是远处隐约可见沙尘的身影,如果不能及时离开这里,她的处境会十分危险。这时,两个人影出现,来者便是陆峰和张崇林。

两个青年很快发现马静芳的处境,便撇下水桶,来帮助女孩。陆峰身材高大,他二话没说就准备去背马静芳。

马静芳十分羞涩,忙说道:“我没事的,自己能坚持!”

陆峰道:“你的情况你心里应该清楚,脚脖子都肿这么大了,就不要和自己较劲了。沙尘暴已经迫近,如果你不想连累我们和你自己的话,那就请放下儿女偏见!”

陆峰的话语是生硬的,不容她过多推辞。陆峰将她背在身上,一路疾走。

身后,张崇林拎着马静芳的水桶,气喘吁吁地在后面跟着。

从这一天起,虽然陆峰没有过多地关注这位女子,但他的身影和坚定的品格,却给马静芳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他们再一次相见时,是在一次小型聚会上。那时,马静芳衣着盛装,载歌载舞,大家围坐在篝火旁。这时,陆峰才第一次正眼看了这位女孩,而这一看,也令他瞬间如痴如醉,几乎迷失了自己。马静芳并不是一位美貌的女子,但她非常可爱,从他如野鹿般单纯的双眼中,几乎可以看到她整个的心灵世界。陆峰第一次感受到了从异性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魅力,不禁心醉神驰。

一曲歌舞完毕,陆峰主动走进马静芳,同这位女子攀谈起来。

陆峰不知道该如何搭讪,他一脸局促地看着眼前这位女子,开口道:“你跳得真好,这是我见过最美的舞蹈。”

陆峰说的是实话,但是马静芳却认为陆峰要玩套路,便说道:“承蒙抬爱,我想,你从大都市来此,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刚才的话,恐怕言不由衷吧?”

陆峰急了,说道:“我从来不说假话,天地为证,我觉得……”

“觉得什么?”马静芳一脸微笑地问道。

“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陆峰脱口而出道。

马静芳万万没想到陆峰会吐出这样的字眼,当然,她没想到陆峰是一个心直口快,不善于隐藏自己情感的人。她一时害羞得无地自容。

而一旁的少男少女则欢呼起来,这可真是无比精彩的一晚。

陆峰追问道:“那么,你呢?也喜欢我吗?”

旁边的少男少女已经兴奋得几乎癫狂了,贾志阳更是吹起了口哨。

在大伙儿的欢呼雀跃中,在陆峰的热情追求下,马静芳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红着脸跑开了。

从此,陆峰和马静芳时常在一起,而他们的话题可从天文到地理,从人生到哲学,从历史到未来,无所不包,而儿女私情,却是他们聊得最少的话题。夜晚,当他们在皎洁的明月下坐于高岗之上时,旁人都会猜测他们必定在说一些肉麻的情话,而实际上,他们正在热烈地讨论着历史和时局。陆峰深知,这是人生难得的红颜知己。

西北锻炼生活结束后,陆峰念念不舍地告别了马静芳,告别了这里勤劳善良的人们。他告诉女孩,当他在BJ做完该做的事情之后,便会返回这里,在这里扎根。他们同时商定,无论遇到何事,都第一时间写信告知对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