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明明是你先靠近我的,最后舍不得的却是我

分别之后,我会瞒着所有人,继续爱你很久很久很久。

我知道,当你爱我的时候,是真的爱我,当你不爱我的时候,也是真的不爱我了。感情这种东西,是最难伪装的。我无法挽留,因为没勇气。不再打扰,是因为觉得自己不重要。所以对于那些已然逝去的感情,选择不责怪,是我对你最后的温柔。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感情,才忘得那么慢,好像经历了所有事,又好像还有很多没有一起做过。你来的时候,只带来了笑容。你离开了,却留下了数不完的瞬间。折磨人的不是离别,而是感动的回忆。

那个用荧光笔在墙壁上悄悄地写满你名字的女孩,她在你不知道的哪一天,在每个名字后面加了一个“再见”,后来她搬了家,连那些字也被灰尘带走了。很多人你不再念便不再见,如果有人在时过很久之后,给你一句想念,请珍惜这翻过千分万秒的思念。若不是情深入骨,何苦念念不舍。

动心的时候万物复苏,什么都奔向喜欢。

分开的时候销声匿迹,一切都归于叹息。

我们都以为长大以后,就能真正地永远相伴,于是不惜一切代价地拼命成长。但是当真的长到足以告别青春时,才突然发现,原来长大让我失去了为你吃醋的任性,失去了为你写情书的能力、失去了为你歇斯底里的权利。

当一首歌眼你的某段经历、某场感情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你就再也没法自主地控制情绪。只要这个旋律响起,你都可能会掉眼泪。咖啡馆听到会哭出来,商场里逛街会哭出来,甚至在家里洗澡放歌都可能会掉眼泪。不是忘不掉什么人,只是始终对自己那场无果的付出和被浪费的太炽热的爱耿耿于怀。

失去一个喜欢的人,大概就像你把一件毛衣前后穿颠倒了,你总会隐隐觉得不自在,觉得脖子不舒服,可是哪里不舒服,又真的说不出。这种难受微不足道,但你就是没办法忽略它。

有这样一个人,你会在想起他时,不自觉地上扬了嘴角;有这样一个人,你会在听到他的名字时,忽然变得沉默;有这样一个人。你会在日记上,写下大段大段的失落伤感。可是爱情总是精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局。你知道,他终究不是你生命中的那个唯一。

以前的我,知道你怕黑、怕虫子、怕打针……怕很多东西,却始终不知道,最害怕的,是最终没有和你在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