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想做个好人
  • 丞相保重
  • 七星肥熊
  • 4205字
  • 2019-01-04 13:07:07

悠悠的风吹过苍茫的大地,吹不尽的是山河热血。

光泰六年,曾经盛极一时的大周王朝已经进入了尾声。

天子失政,诸侯并起,天下十三州相继陷入了混乱之中。诸侯相互攻伐。十里长道,白骨盈野。昔日繁华的城镇变成了一座座废墟,曾经声名赫赫的大周王朝也在异族的窥视之中变得岌岌可危。

十年相互攻伐,天下诸侯殆尽。梁侯桓武恭迎周帝于神都。自此以后,天下大政,一由桓氏。桓武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到二十年间,天下十三州,已得泰半。

永和三年,周帝虽然在位,然而朝堂之间,梁代周兴的呼声已经越来越高。天子废立,也只在梁侯桓武一念之间。

天下的局势变得十分微妙,也许倏然之间,这方天地就会变得天翻地覆。

益州,弦城。

“为什么会这样?”

杨羡呆呆地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目视良久。

院外蝉鸣声不知什么时候响了起来,杨羡一屁股坐下,冷静了下来。

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他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与他曾经玩过的一款游戏背景相同的世界之中,一个快要亡国的丞相身上。

弦城夏季湿热,杨羡身上已经流出了细密的汗水。他坐在椅子上,仔细回想着这个游戏相关的剧情。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今天子的胞姐,也就是如今的益州之主,蜀王夏云桦不久就会崩逝。她临终之前,会将她的嫡女夏宫涅托付给年仅十六岁的杨羡,并让夏宫涅尊杨羡为相父。

夏宫涅年幼,夏云桦将她托付给十六岁的杨羡,还行以如此大礼,并不是因为杨羡有多么厉害。而是杨桓两家,有九世之仇。纵然她左右群臣都会背叛,杨羡却不会悖逆夏氏,而投梁主。

说来可笑,夏云桦当了三十年的益州之主,最后身边能够信任的,也只有十六岁的杨羡了。

在游戏之中,益州的蜀国只是一个背景板一样的存在。几年后梁军伐蜀,在一干带路党的帮助下,很轻易就攻下了益州,杨羡也死在了梁军伐蜀的战役之中。

怎一个惨字了得!

杨羡看着天花板,欲哭无泪。当然,并不是因为游戏之中杨羡的忠贞而感动。如果可以,他是很愿意加入那浩浩荡荡的带路党中,成为新朝的顺臣的。毕竟,这款游戏的名字就叫《大梁王朝》,主要的场景和故事都是在梁国境内的。

杨羡犹记得,这款游戏的故事情节中,过几年梁军伐蜀,益州的世家大族差不多都做了带路党。用游戏中的梁国的台词形容便是,王师过处,乡中百姓无不箪食壶浆,蜀地各郡望风景从。

杨羡这个前身带着川中精锐与梁军对峙的时候,这些世家大族联合起来的发动家兵,封关绝道。粮草物资运不到前线,失去了后方的基地,仗还没有打就已经输了,以至于最后这个前身被梁军重重围困,兵败身死。

杨羡自然不想要这样,然而悲催的是,他投降了也是一个死字。这个世界中的深仇大恨分为很多种,比如杀父夺妻,毁家灭国。然而能够上升到九世之仇这个高度的,却是少之又少,代表了双方有着解不开的恩怨。子子孙孙,无论如何,不把对方弄绝户了,这个仇就不算报了。

而杨羡很不幸就是杨家最后一个男丁,整个桓氏一族都想要杀死的对象。梁侯桓武甚至已经在族中明码标价:杀杨羡者,赏千金,封万户。

他的人头很值钱,不管是朝堂还是江湖之中,都有着这个共识。

想到了游戏中的故事情节,杨羡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有点凉。

这是一个死局!桓氏一族手握中原七州,手下江湖高手不计其数。而随着游戏的进程,大梁王朝迟早会统一天下。

就算杨羡此刻抛弃了一切,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桓氏一族的人还是会千方百计将他找出来。

风声作响,枝叶簌簌。

杨羡有些疲累,躺在了塌上,柔软的触感从背上泛起,驱散了一丝身上的燥热感。

夜色迷淡,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青烟。

也许是太过劳累,也许是心里压力太大,杨羡感觉自己的头脑浑涨,连着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

隐约之间,杨羡只感觉眼前有人影晃动,他却撑不起一点的力气。

“何方贼人,敢害吾主!”

一声暴喝,如迅雷之音,震彻耳际。刚刚还迷糊着的杨羡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一把明晃晃泛着青斑的匕首就在眼前,离他只有三尺的距离。

只是,这三尺的距离却犹如天堑,黑衣刺客再也无法寸进。

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锁住了黑衣人的双肩,一声闷哼,将杨羡眼前的这个黑衣刺客如沙包一样甩在了身后。而老者,则护卫在了杨羡的床榻之前。

这老者是杨府的管家杨纯,虽然名义上是奴仆,可是实际上却是杨羡的保护人。

杨纯的身姿犹如山岳,护在了杨羡的身前,让他感觉到了沉沉的安全感。

那刺客不甘心,想要再度出手。可是在杨纯的面前,一身精湛的刺杀之术却犹如小儿舞锤,想要锤人,却被随手拨开。

这屋中打斗的动静终于惊动了这府中的家兵,杨羡只见屋外人影幢幢,耳边响起了老者的一声喝声。

“平安富贵,将贼人拿下!”

这些家兵之中,为首的便是杨纯的四个义子。这四人个个人高马大,身材魁梧,身上充满了阳刚之气。相比起来,屋中的杨羡倒是显得有些瘦弱。他们冲进了屋中,很快便将这名黑衣人团团围住。

“抓活口!”

杨纯心思缜密,对于危险更有着敏锐的觉察力,提醒道。

杨府的家将很快与这名黑衣刺客纠缠起来,而且优势越来越大。

屋外月圆如镜,静谧之中带着安逸。屋中却是纷扰不堪,那刺客身手不凡,可现在却是犹如困于大海之中的孤舟,拼命的挣扎着。

刺客眼中,尽管咫尺之遥,榻上的杨羡,却有犹如海中蜃景,近在眼前,却又触不可及。

杨纯长了杨羡两辈,本是杨羡祖父杨慈的贴身侍卫。一身修为,走的是军中一脉,讲究的是刚猛沉稳,外功天下无双。

他的四个义子,平安富贵,虽然年轻,但是从小跟随杨纯修习,身手也是了得。

那黑衣刺客路数阴柔,遇到擅长外功的杨平四人,更是吃了大亏。

诸人缠斗之际,杨纯瞅准时机,双腿发力,身形急闪,突入战阵。

塌上的杨羡只感觉眼前有一股劲风让他有些睁不开眼,接着便见杨纯已经并指成爪,抓在了身前黑衣刺客握着匕首的手臂。

杨纯看似微微用力,五指收拢。那刺客便已吃痛不过,硬生生地跌倒在了地上。可怜这刺客也算一等一的好手,在杨纯手下却如小鸡仔一般,予取予求。

杨纯退后了两步,一脚将那刺客踢开。平安富贵四人一拥而上,将那黑衣刺客绑缚了起来。

那刺客受擒,却没有一丝的畏惧,哪怕是他口中的毒囊已经被人取下,他已经没有了自杀的成本。

“是谁派你来的?”

面罩揭下,露出的是一张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面容。只是这张面容之上,流露的却是几近癫狂的笑意。

“是谁派我来的?重要么?天下想要让你死的人多不胜数!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人来取你的性命!”

杨羡搜寻自己前身的记忆,他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这个黑衣刺客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黑衣刺客先是受了杨纯一爪,手骨尽碎,接着又是挨了一脚,脏腑皆伤。口中的鲜血一口一口的流出,可是那刺客脸上却只有扭曲的笑容。

“大梁统一天下指日可待!杨羡,你的好日子不多了!哈哈哈哈!”

“带下去仔细拷问!”

杨纯见这刺客癫狂,估计短时间内也问不出什么,怕惊扰了杨羡,命令府中的家兵将刺客带了下去。

“臣等失职,让这等宵小惊扰了少主!请少主责罚!”

杨纯跪在了杨羡的面前,平安富贵四人也跟着跪了下来。

“纯爷不必自责。”

杨羡一把将杨纯拖了起来,“纯爷守卫府邸,尽心竭力,我都看在眼里。些许宵小,不值得介怀。”

来自杨纯的感激+100!

这个时候,杨羡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行的数字。正当他搞不清楚的时候,杨纯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少主宽仁!但有罪不能不罚!”

杨纯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人,说道:“杨安!今夜轮到你守卫府邸,却让这贼人混了进来。玩忽职守,自己去领五十军棍!”

“多谢义父!”

那杨安接着命令,连忙磕头,哪里敢有一丝的怨言。杨纯以治军之法治府,府中下人,看似是仆,实则如兵。

一番收拾,杨羡的房中恢复了洁净。夜色重归寂静,杨纯却是不敢再睡,全身罩甲,手拿着一把关刀,守在了杨羡的门前。

明知道有杨纯在外,安全无虞,杨羡却是一点也睡不着。

他闭上了眼睛,思绪偏翻,脑海之中出现了一副星空倒影。而镌刻在星空倒影之上的却是一个个图标。

那些图标杨羡很是熟悉,正是《大梁王朝》这款游戏之中,玩家所能够使用的技能表!

眼下这些图标都是灰蒙蒙的样子,显然还没有被激活。

而技能表的下方,一条进度条上,显示着来自杨纯的一百点感激值。

接下来的几天,杨羡试验了很多次。终于确定了,这技能表可以吸收这个世界人物的正面情绪作为量值。

而只要吸收足够多的量值,也就是经验,杨羡就能够获得技能点,得到技能表上的技能。

《大梁王朝》这款游戏的技能表体系很是庞杂,游戏中的玩家因为等级限制,只能够选择一条路线。

而杨羡不同,只要有着充足的正面情绪,他可以点亮这星空倒影。也就是说,只要拥有足够的技能点,就算最后梁军伐蜀依然成功了,他也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在这世界生存下去。

想到这里,杨羡一扫前几日心中的阴霾,变得豁然开朗。

杨府很大,杨羡这几天在府中闲逛,熟悉府中的地形,耳边却传来了隐隐的咒骂声。

杨羡想了起来,前面就是关押那夜刺客的地方,当下便走了过去。

杨府之中没有专门的牢房,所以家兵将临时将东府一间废弃的屋子当作关押刺客的地方。

看见杨羡走来,守门的家兵纷纷行礼。

“少主!”

杨羡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去。

屋门打开,一股带着血腥味的热浪扑面而来。屋中火盆中烤着猩红的烙铁,几个家兵正轮番拷打着那名刺客。

这些家兵都是当年跟随在杨羡祖父身边的老兵,专司刑狱,手下拿捏十分稳准。那名刺客被侍候得伤横累累,形容可怖,却是想死都死不了。

那名刺客看见杨羡走了进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大声斥骂起来。

杨羡暗自诧异,这个家伙被打了这么久,寻常人早已经招了,他怎么还越打越嗨,莫非是个M?

“狗贼!就算你打死我,也休想要知道!”

“让你逞强!”

那刺客骂着,又挨了一鞭子。这些家兵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抗打的家伙。

杨羡挥了挥手,示意这些家兵停止刑讯。

“就算你不说,就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指使你了么?左右不过是李张严黄这些益州大族。”

那刺客本是狰狞的表情骤然一缩,仿佛时间停止了下来。

“近来传言,大王欲封我为相。这东西两川有些人怕是坐不住了。”

杨羡一笑,在这屋中走了几步。火盆之中烈焰熊熊,通红的木炭上火星翻飞。不知不觉中,似乎这屋中的温度又高了一分。

“少主,这家伙怎么收拾?”

这时,杨羡身旁的一个家兵问道。

“这等废物,留在府中也是浪费,放了吧!”

“你说什么?”

不光是这屋中的家兵,就算是那黑衣刺客,脸上都是一片诧异。

“我瞧这人本事不行,但也是硬气,被打了这么久也没有供出幕后主使,勉强算是一个义士。既是义士,杀之不祥,放了吧!”

“杨羡,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感激你!”

来自黑衣刺客的感激值+50

来自周围杨府家兵的钦佩值+160

看着那星空倒影上这些正面情绪收益,杨羡莫名的感觉,以后还是要以德服人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