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招揽(上)
  • 香江星光1980
  • 三晋之地
  • 2327字
  • 2022-06-09 13:02:20

听见这熟悉的“家乡话”,那身着浅灰色西装的中年人,神情诧异道:“你的国语居然说这么好,你是同志?”

李云轩望了望他,默然点了点头,却是也不隐瞒,道:“我是从大陆游水来的。”

这时,只见那身着浅灰色西装的中年人,蓦然一喜,道:“你真的是同志,没想到我们却是在这遇见。”

顿了顿,不知想到了什么,却是有些开口无序道:“哎!我早该想到,不然你怎会听懂我指的方向,不过,你的粤语怎能说这么好,我还以为你是香江本地人呢。”

见他却是有些无措,李云轩轻笑着摇了摇头,身着浅灰色西装的中年人,似想到了什么,轻拍了一下额头,忙笑着引他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面很是空荡,除了一些锅碗瓢盆的日用品外,便只剩下几张木板搭的小床。

那身着浅灰色西装的中年人,快步走到不远处的角落,打开放置在那的木箱后,翻到了最下面,却是找到一件崭新的白色衬衣,样式虽有些老土,但衣服却是十分干净整洁。

见他走了过来,李云轩望了望房间内已变安静孩子,却是有些疑惑道:“他们都是?”

因见到有陌生人走进来,那些孩子似有些疑惑与不解,睁的眼睛大大的,打量着来人却是不再笑闹言语。

那身着浅灰色西装的中年人,望了望身旁的李云轩,不禁笑了笑,道:“他们都是我朋友的孩子,”

似看出他联想到一些不好的场景,那身着浅灰色西装的中年人,开口笑道:“他们都出去做工了,只是还没回来呢,你可不要多想。”

李云轩这才轻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他递来的衬衫,正欲转身换掉。

见一旁那身着浅灰色西装的中年人,解开衣领处的纽扣,西装连着里面的衬衣,一同褪了下来。

李云轩却是看的一愣,见他望了过来,不由笑道道:“这样脱衣却是方便许多。”

话音落下后,那中年人干笑了两声,自嘲道:“你看这里情况,我哪有闲钱买西装穿!”

说着便见他翻开西装里面,那衬衣同西装,是连在一起的,缝合处各色的线混搭着,虽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却也能看出缝衣服的人手很巧,不然话从外面又怎会看不出呢。

那中年人不紧不慢道:“这西装是我在外面捡到的,衣服外虽看着好一些,但里面却已经被老鼠咬破了多处,不过还是能穿的,被人扔掉挺可惜的。”

顿了顿,露出一抹微笑,道:”捡回来后‘大宝’的娘,替我将里面的破洞缝了起来,然后找了一些破布头,做成了和香江人一样的穿着款式,只是脱得时候不太一样。”

说到这却显的极为自豪!

李云轩心中不由一颤,世界上穷人很多,但是能坦然接受,并不以此为耻的人,却是极少。

他们此时虽是家徒四壁,但是面对生活态度与人生观,却是积极向上,非但不会使人对其轻视,还会让人心生好感。

这时,一名年龄稍小的男孩,径直的走到中年人的身旁,轻扯了扯他的裤衣,小声道:“李叔,我好饿,~”

那中年人,蹲下身子,望着面前的小男孩,轻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道:”大宝,晚上想要吃些什么,李叔,今天挣了不少钱,可以放开肚皮吃。“

望着他那满脸慈爱的笑意,那叫“大宝”的小男孩,一手摸着脑袋,思索了片刻,道:“我要吃很多,很多,大白馒头!”

话音刚落,李云轩却也蹲了下来,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笑道:“这里很少有人卖馒头,不过,我看街角有家卖云吞面的食档,味道很香,哥哥请你们去那里吃好吗?”

只见那叫“大宝”的小男孩,颇为天真的望了望他,并没有言语,又将目光转向一旁的中年人,眼神中透出一丝渴望。

身旁的中年人,笑了笑,道:“同志,第一次见面,怎能让你花钱,”顿了顿,不由伸出一只手,道:“还没认识,我叫李虎!”

李云轩伸手同他握了握,笑道:“我叫李云轩,李哥,你可以叫我阿轩。”

李虎见他如此爽利,不由咧嘴,笑道:“那我便托声大,阿轩,”······

几分钟后,身着白色衬衫的李云轩,与穿着已泛白黑色短袖的李虎,领着一大群不大孩子,“浩浩荡荡”从楼上欢笑的走了下来。

一群人,径直的来到街角的一处食档,昏黄的灯光下,一名围着白色围裙的胖子,正忙碌的招呼着来往的客人。

见“浩荡”的人群向其走来,那围着白色围裙的胖子,堆着一张笑脸,快步走了过来,笑着道:“几位要食点乜(什么)?”

一旁李虎虽听懂了他的话语,但到他回答时,却是有些生涩,一时间,也找不出脑海中适合的“粤语词汇”来表示,只得支吾的’嗯啊“着,也不知他想表达些什么。

身旁的李云轩,熟练的报了几道菜名,同又给每人要了碗云吞面,便让面前的胖子赶紧去做了。

找了一张空桌坐下后,那胖子一人在灶火旁,忙的热火朝天,食档上不见有伙计帮忙,却是知他是厨师、伙计,一人兼了。

摊位上吃饭用的方桌却是不大,他们这么多的人,显得有些拥挤,李云轩笑了笑,道:“李哥,我们抬两三张桌子,并在一起,那样便能坐在一起吃了。”

李虎咧嘴笑道:“这个好,······”

时间流逝,漆黑的夜空中,繁星点点,靠近侯王道的一处食档上,只见李云轩静望着,长桌旁吃的“热火朝天”的孩童,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却是一直带着些许弧度,看模样却似心情不错。

李云轩望着身旁的李虎,道:“李哥,今晚追你的那些人?”

见他眉头轻皱,一旁的李虎放下手中的面碗,望着他缓声道:“他们是一家地下赌场的打手。”

似乎应证了心中猜想,李云轩眉头却是皱的更深了,李虎望了望桌旁的孩童,轻声道:“这几日,大家都没挣到什么钱,我们大人饿上三四顿,没什么关系,但这些孩子,却是饿不得。”

李云轩神情严肃道:“但是,你跑进赌场出老千,总归不是长久之计,还不如找份正经的工作,本本分分的过日子。”

李虎望了他一眼,露出一抹,自嘲的微笑,道:“正经工作,谁不想做,但哪有人请你,连粤语都还说不好,现在跑到外面,做短工苦力,那些事头(老板)听到了外乡人的口音,要么不要,要么便是克扣你的工资,有时连工资都收不到,便被人打了出来。”

顿了顿,接着道:“在之前的一段时间,我们也尝试自己做些小生意,但那些帮派,却是隔三岔五的,找各种由头收保护费,挣到的钱,全交给了他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