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请雷先生一起演戏

  • 香江星光1980
  • 三晋之地
  • 2483字
  • 2022-06-02 23:21:13

办公室内,只见李云轩拿起桌上的电话放在耳边,随之便听见话筒内传来雷觉昆淡淡的话语道:“李生,你想要我怎么配合?”

·······

时间匆匆,从新艺城走出来后,李云轩抬头望了望,远处天际边的红日,顿了顿不知在想些什么,随之便继续向前走去。

回到九龙塘租住的公寓后,李云轩倒了杯水便转身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刚喝了几口,便听见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起来,李云轩眉头不由轻皱一下,起身轻喃道:“这么晚了是谁啊?莫不是星仔出门忘带了钥匙?”

径直地走到公寓门前,打开房门后,便见一名二十岁初头,长相儒雅帅气的年轻人,笑道:“靓仔,你们这是不是正在招人合租?”

李云轩轻点了点头,但看公寓门前的年轻人却似有些眼熟,问道:“你是?”

见他一脸疑惑,公寓门前的年轻人,伸出一只手,笑道:“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苗乔伟,在无线电视台工作。”

话音落下后,李云轩不由一滞,暗想着:“还真的是他,”随之便伸手同他握了握,道:“你是看到楼下的招租信息?”

苗乔伟望着他,点了点头,道:“我可以进去,看看房间吗?”

公寓门前的李云轩不由让开了身子,尴尬的笑了两声道:“当然,可以。”

见他让出一条道,苗乔伟不由笑了笑,大步走了进去,李云轩引着他径直的走到那间空置的房间,打开灯后,轻声道:“苗先生,你觉得怎么样?”

苗乔伟愣一下,望了他一眼,缓笑道:”叫我阿伟就好,看模样你应该还没我大吧?“顿了顿,打量起空房的四周,接着道:”不知,这房间的租金是多少?“

李云轩不紧不慢,道:”一个月七百蚊,水电要自费!“

话音刚落,便见苗乔伟蓦然转过身,望着他,道:”租金可以便宜些吗?“

见他一副想要讨价还价的模样,李云轩不由哂笑了两声,道:”这整套房子租下来,一月是二千蚊,平均下来,每月我们三人租金,每人也要六百多蚊,虽然你来的比我们晚一两天,但是房子的“清洁费”,你可不能少,算下来折合也要七百蚊(元),不过,从下月开始,我们的租金便会平均分摊,你觉得怎么样?“

苗乔伟一时间,却是有些愣住,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对面的李云轩,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阿伟,阿伟,·····“

苗乔伟猛然回过神,望着他,笑道:”明天,我可以搬来吗?”

李云轩笑答道:“当然,你明天什么时候搬来都行,”

·······

目送苗乔伟离开后,李云轩便关上了公寓门,走到不远处的沙发坐了下来,刚喝了杯水,便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开门声。

回头望去时,便见周星池拎着一份盒饭走了进来,望见沙发上的李云轩后,径直的走到一旁,瘫坐了下去,开口道:”轩仔,吃过晚饭没?“

李云轩望了望他,不禁点了点头,道:”看你这两天,回来这么晚,一定是转了很多剧组吧?“

周星池背靠在沙发上,歪着头望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哪有转组,每天都是在片场搬搬扛扛,连剧组跑龙套都比不上,工钱也是最少的。“

见他如此模样,李云轩却也想要自己刚到剧组的经历,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道:“不过,今天倒是有件好消息,要告诉你。”

周星池望了望他,似也并不在意这所谓的“好消息”,轻声道:“什么好消息?”

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李云轩不禁扬了扬眉,缓缓道:“明天,我们这,会搬来一位新室友。”

“新室友,”周星池小声嘟囔了一句,猛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坐起身子直直地望着他,吃惊道:“你是说,我们的招租信息,已经有人看到了,并且明天便会搬来?”

李云轩笑着点了点头,随之便见一旁的周星池,却似同打了鸡血般,蓦然起身难掩神情中的喜悦,不停的来回踱着步,喃喃自语道:“轩仔,你说我们同他要多少钱租金好呢?要一千,毕竟这么好的房子可是不好找啊!”

·······

见他全然不复之前的颓然,沙发上的李云轩笑着摇了摇头,自是知他因减少房租负担而开心不止,过了片刻,忽然开口道:“星仔,租金我只是要了他七百蚊,”说完便起身向着房间快步走去。

话音刚落,便见不远处周星池的雀跃之态嘎然止住,随之便听见一阵低语轻喃道:“哎~,七百就七百吧,总比没有强,虽然少些,但也应该明白,阿轩,他也并不是做生意的料,······”

听见他老气横秋的“点评”,正要走进房间的李云轩,不由一个趔趞,转身望了一眼,却见周星池已然坐在沙发上,正低头吃着盒饭,······

时间慢慢流逝,天色也愈发的暗了起来,寂静幽邃的夜空中,繁星点点,却显得甚是美丽。

香港岛筲箕湾,附近的一处隐秘小巷,只听见传来阵阵低语,”喂,东西带来了吗?“

”都在这里面了,“

“这就这么一点,你的消息可靠吗?“

”看你说的,当然了,“

·······

这一幕,在同一夜,香江不少隐秘的小巷、街道、郊外的林间都有发生,随之便见不少家报社连夜亮灯开起工来,·······

转眼间,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路边的报摊上,都摆上了最新期的报纸,浓重的墨香加上微热的纸上,似乎都在告诉众人,这些报都是刚印刷好不久。

这时,只见一名穿着短裤短袖,早起晨练的中年人,走向路边的报摊旁,道:”老板,拿一份《星岛日报》,“接过递来的报纸付完钱后便离开了,走在路上不由的翻看了看报纸上的最新消息。

忽而,在新闻娱乐一刊上,一个大大的标题特别醒目”香江富豪雷觉昆买下史上最贵剧本,“下面还配着一张模糊的照片,中年人不由一怔,却是不由自主的向下看去,······

时间过了不久,天色又亮了些许,便见一名提着公文包,西装革履的青年,走到一处巴士台前,望了望远处又低头看了眼腕上的手表。

不知想到了什么,那西装革履的青年蓦然抬头环视起四周,望见不远处的报摊,不禁快步走了过去:”老板,来份最新期的《东方日报》,“付完钱,接过后,便又快速赶回了巴士站台。

少顷,便见一辆巴士车,从远处缓缓驶了过来,车门打开后,西装革履的青年,迅速走了上去,找了个空位便坐了下来。

随之便见他开始翻阅起新买的《东方日报》,刚看到第二版,一张模糊的照片上,配着一条长长的标题“《追女仔》编剧夸下‘千万票房‘海口,香江富豪雷觉昆欲与影坛霸主邵氏、嘉禾一较雌雄,”······

随着天色愈发的明亮,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路边报摊的报纸也愈发的少了,只见一些娱乐刊的小报上,尽皆写着“富豪雷觉昆的豪赌,”

“《追女仔》是否算是香江史上最贵剧本,”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