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朝梦回
  • 香江星光1980
  • 三晋之地
  • 3731字
  • 2022-06-02 21:19:57

人死后究竟会去什么地方,小时候听年纪大的老人说过人死后,有勾魂使者带着魂魄下地府喝过孟婆汤后再轮回转世来到人间。

当李云轩的眼睛闭上时突然发觉自己对家人的思念如潮水般涌来,暗暗下定决心明日便返程回家,这时耳边传来一声脆响只见几十双绿油油的眼睛正在望着自己,在里面看到了一种渴望但似乎畏惧脚下的篝火而停止不前。

低吼声似乎在诉说等着吧,篝火迟早会熄灭那样你将在无所依仗。难道真的就要这样坐以待毙吗?

不,在绝望中似乎更加激发人类求生的意念。李云轩拿起篝火旁的木枝脱下外衣缠绕上去点燃它,往外冲,冲出去,自己还有家人,如果上天在给一次机会的话,绝不会离家远行来到这荒野深山。

李云轩只有拼命跑,拼命跑才能使内心安定些,但是那些野狼寻的猎物后怎会如此轻易放弃。夜色如墨李云轩只觉脚下一滑,在坠落的一瞬间,似乎发现心中不是恐惧而是一种解脱的坦然,或许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黑夜中的无名山似乎吞噬过更多的无名人,风啸声从耳边传来随着重力的作用而做自由落体,突然眼睛一黑,这似乎是离开这个世界最后的感觉了。

这是怎么了,周围一片黑彤彤,李云轩努力的想要抓住一束光无论如何都不能办到,只是耳边依稀传来软软糯糯地低述声,原来地府也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不过听着这声音应该一位比自己还小的“小鬼”,既然这样不如打声招呼吧:“嗯,咳咳,”只感觉嗓子像火烧样痛。

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会有如此真实的感觉,这时耳边听见有人用夹杂着土话的粤语细声说道:“妈妈,哥哥好像醒了,”醒了难道自己还没有死,李云轩费尽全身力气睁开眼睛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想但只见一束微若的亮光透了出来,便又陷入了昏睡之中。

这时房间内只见一位头上带方巾身穿着花格子长褂和深灰色长裤地俏丽妇人缓缓走了进来,随后便将手中黑乎乎的汤药放在一旁的木桌上拉着扎着马尾辩地小女孩走了出去。

屋外地木栅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只见一位身穿灰色长褂皮肤黝黑面容方正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下身穿的长裤上还有几块蓝绿色地补丁,不过在膝盖处却留有有些许新鲜泥土痕迹:“秀英,兮兮我回来了。”

只见李秀英身边扎着马尾辫女儿张小兮笑呵呵地跑了过去:“爸爸,你回来了。”

见张小兮跑上前来,中年人却也不迎上去,反而避让开来,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宠溺道:“小兮,你又给忘了?”

张小兮不禁瘪了瘪嘴说道:“奥,我知道了爸爸工作回来后不能抱兮兮,”李秀英上前说道:“好了,好了赶紧让爸爸去洗一洗,”紧接着对着中年人说道:“军哥热水已经烧好了,放在房间里。”

刚年人应了声,走进房间后,刚没过多久只见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土墙外高声问道:“婶子,二叔在在家吗?”

李秀英将手中的衣服放进盆里不禁露出淡淡地微笑,外面地年轻人正是他丈夫唯一地侄儿:“是二狗子,快进来吧。”

身穿还算整洁的军绿色上衣的张强走了进来,二狗子是他的小名,“你二叔正在冲凉,你现在这等会他吧,”李秀英便接着洗起衣服来。

张强便倚坐在屋前的门槛上不禁往里屋望了望:“婶子,二叔救的那人还没醒啊?”

李秀英摇了摇头说道:“一连几天也不见那人醒来,今天兮兮说他好像醒过一次,但我去看时他依然还在昏睡。”

张强不禁偷偷瞄了瞄躺在床上地李云轩问道:“那他一直昏睡二叔就准备一直养着他,”李秀英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不过我见二叔将他背回来时佢他手上带的好像有一个手表倒是个稀罕玩意,应该挺值钱的吧?我看他也不是我们这地方地人吧?”说着便见张强神情流露出一丝别样地意味。

“值钱又怎么了,又不是我们的东西,”张军洗完澡后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张强站起来说道:“二叔,你洗好了。”

张军径直的走了过去帮李秀英晾晒起了衣服,沉声道:“你小子不许打那表的主意?”

张强小跑过来露出一丝微笑,道:“怎么会呢,二叔我来帮你晾衫衣服。”

张军的大哥、大嫂死的早留下张强这唯一骨血,可以说是他们夫妇二人将张强拉扯长大,对于他这个人也自是极为了解,虽然没有坏心眼却贪些小便宜,这时张强突然说道:“二叔,我进里屋看看那小子醒了没。”

张军刚想阻止见张强已经跑了进去便将想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蓦然听见屋内传来一声惊呼,张军夫妇不禁放下手中地衣服急匆匆地跑了进去,只见张强一屁股坐在地上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张强之所以进屋,便是相中了床榻上李云轩的手表,本想想偷偷脱下来据为己有,也好出去显摆显摆,刚加大手上的力度没想到“床上的死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不禁被吓了一大跳。

张军走进来后,急忙道:“二狗子,你怎么了?”

张强指了指床上地李云轩咽了一口吐沫:“二叔,他好像,睁眼了,”“醒了,”张军夫妇不禁面露喜色,正要走过去“水,水”只听见床上的李云轩低声沙哑地呼喊道。

张军急忙伸脚踢了踢坐在地上的张强,道:“二狗子,赶紧去端碗水,”张强似这时才回过神,手脚并用的迅速爬了起来跑了出去。

“小兄弟,你感觉怎么样?”张军上前问道,嗓子如同着火一样的李云轩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小声“嗯嗯~”几声,张小兮随着端着茶水的张强走了进来。

喝过水后李云轩感觉嗓子好受些,思绪也开始快速飞转开来,不过心中却有一丝疑惑:”这对夫妻怎么会说粤语?自己不是在四川境内跌落的悬崖,听他们一家地口音似乎是广东人!”虽然自己并不是广东人,但自己的母亲是却是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所以李云轩自小便会说普通话与粤语。

见他们用粤语问询,李云轩便也用粤语回答:“多谢,这位大哥地救命之恩。”

本以为李云轩说的是普通话,但见他也用粤语回答,张军夫妇不禁露出一丝喜色,还好交流起来没什么问题。李云轩这时才开始打量起四周,这房间似乎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看着这对夫妇和身边地年轻人居然还穿像是电影中七八十年代才有的补丁衣服,不由的在心中暗想道:“看来这家人也不富裕,自己也不知道昏睡多久,真是要好好感谢他们。”

李云轩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放在口袋的手机,却发现那里已经变的空空荡荡,慌忙起身只见自己的衣服早已经不见了,不知何时套上了一件宽大的军绿色上衣:“这位大哥,你可曾见我身上带的手机?”

张军不禁看了看身边地李秀英,却不知手机是什么?也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啊?过了半晌,张军不由发问道:“小兄弟,你讲的手机是什么东西啊?”

“手机,大哥你别骗我了,这年头哪还有人,不知手机是什么,”李云轩一脸惊异的望着他。

过了片刻,见他依旧是一副不解的模样,李云轩不由将目光移向一旁的李秀云和张强身上,只见他二人也紧跟着摇了摇头。

“不是吧,你们都不知道,”李云轩满目惊诧道。

这时张军突然拍了一下脑袋转身离去说道:“小兄弟你的东西我都给放在这,你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手机。”

见他将自己落崖前的衣服拿了过来,上面早已是破破烂烂,李云轩却是精神一振,赶忙接了过去,翻了翻衣兜里面都已是空空如也,手机钱包和一些别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看来是在落崖的时候遗失了。

“算了,没手机没了别的东西,但是能保住命已经很不错了,”想通这一点李云轩不禁咧嘴笑了起来,似乎牵动了嘴角地伤口不由地猛吸一口冷气。

只见一旁的张军夫妇愣了愣,暗想:“这少年是不是摔傻了,怎么总会讲些莫名其妙的话?并且一会儿皱着眉,一会儿又大笑,莫不伤到脑袋。”

想到此,张军不由有些担心道:“小兄弟,你没事吧?”

李云轩有些气虚的道:“还好吧,从那么高的的地方摔下来,能保住命已经是万分的福气了。”

张军却似有些不放心,在他面前伸了两根手指,晃了晃道:“小兄弟,你看这是多少,”

“二,”

“那这呢?”

“三,”

“还好没摔傻!”

李云轩看到几人表情似乎已经与现代社会脱节了,还是先问清楚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再做打算吧:“大哥、大嫂,还未请教姓名?”

张军不由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我叫张军这是我的老婆李秀英,这个是我们的女儿兮兮,站在我身边的是二狗子也是我的侄儿。”

李云轩费力的点了点头,一一打了声招呼:“张大哥听你们的口音应该不是四川本地人吧?”

张军不禁露出了一丝疑惑,自己长这么大似乎还从未出过那么远地门去过四川,诧异道:“小兄弟,我们当然不是四川人。”

话音落下后,李云轩不由接着道:“大哥、大嫂,是过来体验生活的?”

张军夫妇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疑惑变的更深了:“体验生活,小兄弟,你这是讲的什么意思?”

见他们露出茫然的表情,李云轩微微一笑,道:“不明白没关系,那大哥、大嫂能告诉我,我们在什么地方吗?我想伤好了返家。”

说到这,张军忽然爽朗一笑,似乎对于这件事能给李云轩一个满意答复:“这里是广东宝安县的西屿村。”

广东宝安这不是深圳旧称吗?李云轩不由带着疑问地语气,道:“张大哥,你是说我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深圳?”

张军不由咧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什么深圳、不深圳,我们这里的人还是叫宝安更顺口些。”

“更顺口些?”李云轩打量着四周看着张军夫妇,不禁露出一丝慌张之色,干笑了笑道:“张大哥,你们莫要骗我,深圳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不是这个样子,应该是什么样子?张军一家不由的露出不解的神情,在他们的印象中,宝安不一直都是样子吗?不过那床上少年的表情却很是奇怪的紧?见他们如此反应,李云轩不禁咽了咽口水,望着几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张大哥,不知我们现在是哪一年?”

张军不禁摸了摸李云轩的额头说道:“没发烧啊!现在不正是1980年,年份你都记不住?”李云轩眼前一黑,突然又昏了过去,多想这只是一个梦,但是为什么这样真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