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穿越成了巨匪
  • 抗清覆明
  • 云峤北
  • 2219字
  • 2022-03-31 08:30:44

崇祯十一年,嵩山之阳,登封城。

“嗯?我这在哪啊?”睡得迷迷糊糊的李际遇感觉有点冷,抓被子没抓着,半梦半醒的睁开了眼。

手脚也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着,试着挣扎了一下,身上钻心的痛让李际遇瞬间停下了动作清醒了过来。

“我草,哪个孙子干的?”

清醒过来的李际遇才发现自己被一根粗大的铁链拴在一个石狮子腿上,两手还被木枷锁住,浑身上下伤痕累累。

没等李际遇反应过来,一股电流感直冲他的大脑,大量信息涌来,李际遇头疼的当场宕机。

再度醒来的李际遇已经明白了一切,自己穿越了,回到了明朝末年的登封小县,自己曾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被李际遇穿越的这哥们儿也叫李际遇,一个乡村少年,因率众进城请免裞粮被知县处以“殴打役吏,率众闹堂”的罪名,打了一顿后被拴在这儿示众。

听起来此人就是一个不谙世事险恶的意气少年,但李际遇知道这小子以后可不简单。

因为同名同姓缘故,李际遇自己前世专门看过此人的生平,历史上此人可是从土匪做起,一路高歌猛进,最后可是拥兵二十七万雄霸一方的人物,就是结局不怎么样。

只是不知道为何现在死在了发迹之前,被现在的李际遇捞了身子。

看完李际遇的记忆后,李际遇跪在地上向西拜了三拜道:“兄弟走好,你今后路就由我来走完吧。”

然后又向东拜了许久,这是纪念前世的,李际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穿越过来,但也明白此生怕是回不去了。

前尘往事至此结束。

做完思想工作的李际遇倒也不急着脱困,他还要适应一下新的身体和身上的伤痛,而且现在看月亮的位置应该还没有过午夜,人还没睡熟也不适合跑。

小仓娃一句“离了登封小县”算是把登封城的小名扬天下,有多小呢?李际遇现在坐在县衙门口能直接看到东西两个城门。

两个城门看起来都是关着的,只是没看见一个守卫。

月亮无声的走,抬头再看,已经到了该跑路的时候了。

李际遇举起双臂向着石狮子上猛的一砸,锁着手的木枷应声而裂,碎成两半掉落在了地上。

双手久违地迎来了自由的感觉,活动一下手腕,接下来才是重点。

手上的木枷直接砸,脚上的铁链想直接砸开就有点痴心妄想了。

李际遇将目光瞄准了坐在屁股下的一块儿大青石,这是村民借着送坐石为名送过来的,现在到成了李际遇跑路的工具。

“草,还真沉啊。”

李际遇将石头举过头顶,瞄准了绑着铁链的石狮子腿,砸这个显然比砸铁来的快的多。

深吸一口气,机会只有一次,巨大的声音肯定会把守卫吵醒,自己必须在守卫反应过来前逃出登封城。

眼一闭,心一横,抱着手中的巨石狠狠的砸了上去,随着重重的撞击声,石狮子的腿应声而断,但巨大的声音也如平地惊雷,顿时四周犬吠不止。

李际遇迅速抱起铁链向着城门一路狂奔,但奈何双脚被铁链限制,纵使有刘翔的速度也跑不起来。

这时候李际遇忽然感谢起登封城的小,虽然迈不开步子但也不过十几息的时间就已经跑到了城门口。

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李际遇仿佛看到了自由在向自己招手,但下一秒就悲催地发现城门竟然是被锁住的。

“草!不会全都锁着的吧,那这货历史上是怎么跑出去的。”

来不及多思考,李际遇转身向另一个城门跑去,他现在只能在心理默默地祈祷李际遇这哥们的历史车轮够硬能保佑他顺利地溜出去。

一路狂奔铁链在地上叮叮作响,但已经来不及管这些了,李际遇隐隐的已经听见有衙役的叫喊声了。

这紧张的感觉李际遇上一世只有在半夜跑到父母卧室偷手机玩的时候体会过,但现在可比那紧急多了。

“一定要开着啊。”李际遇心里默默祈祷,但那月光下反光的大锁狠狠地给了李际遇一个大嘴巴子。

“靠,城门你上什么锁啊?”李际遇怒骂。

身后的人声越来越清晰了,李际遇急的额头冒汗。

虽然城小,但现在再跑到下一个城门肯定来不及了,而且下一个城门还不一定是开着的。

李际遇的大脑飞速旋转,眼睛不断扫视着四周寻找机会,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四周没什么藏身的地方,城门又出不去,似乎只有被抓回去这一条路。

视线四处搜寻,忽然一个东西吸引了李际遇的目光,那是城墙上的一个洞,不大,刚刚因为视角问题,李际遇甚至一度没察觉到。

李际遇看着那个洞,不知道是否能容下自己的身子,也不知道是否通向城外,但他现在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直接趴下往洞里钻了进去。

值得庆幸的是洞口的大小刚刚好能容得下李际遇,只是在里面完全活动不开手脚,只能靠两腿蹬和身体摆动往前进。

慢慢往前爬,李际遇不时能感受到被自己吵醒的虫子和自己一起爬行的感觉,洞里的骚腥气熏得李际遇几乎喘不过气。

废了半天劲的李际遇似乎感觉到了另一端吹来的气流的感觉,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给李际遇打了一针强心剂,两脚登的更加卖力,又过了许久终于算是脱离了城墙的怀抱。

来不及休息,这里甚至还能听见城里面衙役叫喊这搜查的声音,喘着粗气扫视着周围,然后朝着较近的一片杂草之地跑去。

此时城墙内发生了什么李际遇已经不想去关心,闷着头一路跑,一直到跑出了能看见城墙的范围,累到跑不动了才一下子瘫倒在路上停了下来。

兴奋,疲惫,疼痛等等众多感觉交织在一起,但李际遇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未来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来到明朝的第一次考验算是顺利的通过了。

休息了一会儿,李际遇继续拖着身上的铁链上路了。

这一次铁链虽然依旧束缚着李际遇并在地上拖得叮叮作响,但李际遇却却不感觉拖累聒噪,反而觉得这声音还挺好听。

无意间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不是一次跪拜,一次祈祷便能够抛却前世来看今生那么容易的。

天上月光皎洁,地上依旧黑洞洞一片。

但李际遇很喜欢现在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和这个世界融为了一体一样,不再是两个个体。

但被地面磨得生疼的脚明确地告诉李际遇,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