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古塔宗弃徒
  • 仙途卧龙
  • 酒狂自负
  • 2816字
  • 2019-03-25 15:02:46

赵国北境,靖州长水郡。

即使被一片巍峨磅礴的山脉阻挡,也依旧不能掩盖这里的热闹繁华,街道两旁酒肆茶楼林立,商铺星罗密布,叫卖吆喝声接连不断,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时能看到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在某些偏僻的角落拉拢过往的行人,身后往往是“快活楼”“春眠阁”之类的风流场所。

正午时分,几名身着竹甲的衙差出现在衙门口,在离衙门不远处的告示栏,整齐的贴出了一张约半丈长的纸,铺满了整个告示板。

为了引人注意,整篇告示全部用鲜红色的文字书写,这几名衙差贴出告示时,神色严肃,贴完后没有久留,忧心忡忡的回到了衙门内,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衙门前就聚集了郡内一些年长的老人们,还有些想投机的机灵百姓,每次衙门发出通知时,也都是他们最先得到消息,

“古塔宗余孽,伙同魔道符傀门将天剑宗长水郡附近的一处大型灵石矿击毁,宗内弟子死亡七人....”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缓缓的念出告示上的字,老者声音不大,但也足以让周围没有挤进去的人群听清楚了,没过多久,一阵阵议论之声就响了起来:

“...天呐,就在长水郡附近!”

“古塔宗!他们不是被天剑宗剿灭了吗?”

“是啊...”

“不可能的...”

人群中有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嘿嘿笑着,向四周的人卖弄似的说道:“我听小道消息说啊,古塔宗门内真正的核心弟子已经安全撤到齐国境内了,被抓的...呵呵...只不过是一些被古塔宗抛弃的外门弟子罢了..”

“是吗?”

“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人追问道。

老者轻咳几声,继续读了下去:“古塔宗余孽不甘心失败,企图破坏修真界与世俗界互不干扰的规矩,扰乱世俗秩序,罪应当诛!天剑宗决心扫清余孽,还世俗太平!”

百姓们看到这里,纷纷赞同出声,但心里也都明镜似的,他们与修真者们比起来只是没有修行资质,并不代表傻,原来赵国全境的修行势力是古塔宗,自从被天剑宗取代以后,赵国官方也默许了他们的态度,有这么一篇告示,也足够让古塔宗无法翻身了。

“古塔宗余孽勾结魔道,修炼邪功,因此身上会沾染邪异气息,普通人沾之必死,近日余孽即将潜伏至长水郡附近,还请百姓们警惕,如有异常,迅速向官府报告!”

老者将最后一段话念完,围观之人皆是一片厌恶之声,纷纷表态会配合官府和天剑宗的决定,也有些人感叹,长水郡最近不会太平了。

谁管理赵国修行势力,他们不会管,他们只在意有没有威胁自身,这邪异气息的威胁可是实实在在的。

众人又观望了一阵,忽然从人群中挤出一瘦弱青年,在告示板前手舞足蹈,呵呵的傻笑,口水流了满嘴都是,一指前排围观的中年男子:“你是余孽...余孽!哈哈...余孽...太好玩了...”

“大公子!可不敢乱说啊!”

被指之人脸色骤变,连忙慌乱的回道:“这是会死人的!!”

周围的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大家都认识这张家财主的傻儿子,每天没有事情做,在郡里四处惹事,倒是给他老爹添了不少麻烦,但都是些可以用钱摆平的事情,也就不算是问题了。

“你也是!哈哈!”

张财主的傻儿子忽然又一指人群中笑的最欢快的一人,那人顿时也笑不出来了,与之前那人一个表情:“大公子,祸从口出啊!可千万不要乱言!”

傻子看众人的表情很是开心,又指了角落里正在看告示板的乞丐:“你也是余孽,哈哈!!”

周围的百姓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公子真是指到谁算谁倒霉,一个乞丐也能让他说成了余孽,乞丐听到这话,不但没有解释,反倒凑上前去,抓着傻子的大腿,拿着自己的饭碗,求傻子施舍一些饭钱。

这一幕更是逗得百姓合不拢嘴,刚好这时,傻子的家丁们也挤过来了,足足有七八人之多,为首的家奴轻车熟路,一脚狠狠地踢在了乞丐肚子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滚开!你个臭乞丐!要饭要到我们公子头上了!马上滚!”

“衙门前禁止喧哗!!你们在做什么!”

家丁施暴的行为还没有结束,便被一声喝止了,从衙门便走出数名衙差,分列两排,最后的两位,左边的是郡内的周郡守,百姓们都认识,而右边一袭白衣,手持宝剑,翩翩公子状,衣袖上绣着的的火红色小剑在正午的阳光下格外刺眼,稍微懂一点修真界形势的百姓都知道,这是天剑宗的内门弟子标志!

百姓们都被这青年的气势惊到了,无人敢发出声音,那傻子早已被家丁们按住,捂住嘴巴,生怕惹恼了这位他们惹不起的人。

那名为首的家丁早已被吓得浑身发抖,浑身无力瘫在了地上,如果在内心可以杀人,身旁一同瘫坐在地的乞丐早已经死上无数次了,也是赶得巧,自己为什么非要这个时候踢他啊!家丁心中后悔死了。

周郡守脸色一黑,他自然认得张家财主的傻儿子,张家财主还总拿钱财孝敬他,以保平安,但眼前的事已经超过了他能插手的范围,此刻只能是喝退一声:“你们几个狗奴才,这里是你们打闹之地吗!马上给我滚!!”

“慢,周郡守。”

那青年忽的出声,一摆手示意他不要再多言,同时缓缓走向告示栏,百姓们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青年扫了一眼告示板,淡淡说了句:“周郡守做的不错。”

“上仙谬赞了!”周郡守连忙陪笑,擦了擦额头上的细密汗珠,不知道他说的是哪层意思。

“你们两个,抬起头。”

话锋一转,青年忽然朝乞丐和为首的那名家丁说道。

两人身体抖如筛糠,皆是眼神恐惧的抬起了头,家丁生怕眼前的青年随手一击,自己命归黄泉了。

寻常百姓见到练气修士便已是稀罕之事了,今日居然能有幸见到筑基修士!要知道,如果此人有歹意,一个呼吸间,就足矣让这些百姓死上十次八次的了,而且,除了天剑宗,赵国也无权处置此人,毕竟皇权在修真势力面前,还是不堪一击的。

“家丁都如此,何况主人,若再敢欺凌霸市,你们一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青年的话如同寒风一样吹过,吓得家丁疯狂磕头,嘴里叨咕着:“永远不敢了!永远不敢了..还请上仙饶命!!”只是几个呼吸间,头就被地上的沙砾硌出了鲜血。

“张家所有家丁,拖进衙门,重打五十大板!”周郡守一声令下,身后的衙役便将几人擒下。

说来也是好笑,几名家丁的悬着的心还放下了,挨板子仿佛对他们来说还是件开心的事情。

袁某还有要事在身,就不久留了。

青年没有再理会此事,淡淡的朝周郡守说着,后者连忙恭送,青年一甩手中宝剑,此剑迎风便涨,几个呼吸间便有七八尺,青年踏剑,只留下一阵残影和一声声的惊呼!

“火红剑标,御剑飞行...此人不是一般的筑基修士!!”

“还好此人看上去还算温和,不然张家是倒霉喽...”

乞丐随着袁姓青年的事离去,也长舒了一口气,不敢久留,连忙拿着缺了几个角的破旧瓷碗一瘸一拐的离去了。

“奇怪,长水郡的乞丐我都认识,怎么眼前这个...如此陌生?”人群中有人疑惑道。

“你还不允许别的乞丐流浪到我们这里吗?”有人回击道,引来一片嘲笑声。

先前说话之人摇摇头,便不吭声了。

“带走!”

周郡守冷哼一声,今天差点让几个狗奴才害死,回头一定让张家财主拿些相应的好处,想想也不算亏,便带人回了衙门。

“公子啊!!小的又救了你一命...回头可一定要和老爷说呀!家丁被衙役拉了进去,扯着嗓子,朝还在发呆的傻子喊道,他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围观之人也如潮水般散去了,只留下了零星几人,还在对着告示板评头论足。

“他是古塔宗余孽...哈哈..全都走了...余孽..”

傻子指着乞丐远去的方向喃喃自语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