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天才都是偏执狂

  • 带着龙珠到漫威
  • 竖起的食指
  • 2060字
  • 2019-07-19 10:30:06

这孙子确实是个天才……

因圣特看着面前的晶体管圆筒中,来回循环飞舞的那道流光,不得不心生佩服,和他简单粗暴的用气束缚住龙珠相比,托尼·斯塔克的控制方法,无疑是显得有想象力的多。

事实上,与其用“控制”这个词,倒不如说,托尼·斯塔克是“欺骗”了龙珠,随着那些被他叫做“特斯拉线圈”的晶体管,很有节奏的来回绽放出了绚丽的电弧,龙珠化作的那道流光,也随之陷入了无限循环之中,只知道紧跟着一道道亮起的闪电,来来回回的追逐着这些电弧,可谓是身处囚笼而不自知,明明是在一个四面都是漏洞的容器里,偏偏却又完美的被限制在了其中,从整体看上去,无论是璀璨的外表,还是精致的内涵,都让人叹为观止。

面对此情此景,因圣特只有一个想法——我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把龙珠放到帝国大厦的避雷针上去充电,或者,我也可以自己扛着个金属杆子,专门飞到天上去找雷劈嘛……

必须要提一下的是,给那些特斯拉线圈供电的,正是托尼·斯塔克胸口的方舟反应堆,这种毫不在意把自身当成一个移动电源的行为,也真是没谁了……

片刻之后……

“这不科学!!!”

托尼·斯塔克面目狰狞的转过头来,指着来回飞舞的那道流光,红着眼睛质问因圣特:“所有的仪器都在告诉我,在特斯拉线圈里面,没有任何异种能量的存在,你说!那不是能量体是什么?!”

“别问我……”

因圣特满脸无辜的两手一摊:“我早就告诉过你,这不是你能用科学去搞懂的东西,你当时怎么说的来着,噢,对了,‘魔法,只是尚未被认知的科学’,是这句话没错吧?”

“……”

托尼·斯塔克无声的咬了咬牙,一把切断了特斯拉线圈的电源,亲自走上前去,站在了一台最先进的检测仪器前,显然是仍不甘心,想要看看龙珠从能量形态转变为物质形态的那一刻,能不能被仪器检测到数据。

然而,从他得出的那堆数据来看,这颗灰色的石头,完全就是凭空出现在自己胸口上的,纯属字面意思上的无中生有……

“SHIT!”

托尼·斯塔克爆了一声粗口后,走向了车库里的那组机械臂,在其辅助下,又换回了可以更换钯元素內芯的新型反应堆,然后,他将换下来的反应堆,连同黏在上面的龙珠,一起扔给了因圣特,十分暴躁的挥了挥手:“拿走!拿走!”

“你的这个灯泡?”

“砸碎,烧毁,随便你处理!”

托尼·斯塔克倒是也拿得起放得下,就这么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将之前的挫败抛诸脑后:“我有很多个称号,但‘怀旧者’绝不是其中之一。”

“OK。”

因圣特比他还爽快,五指稍稍一用力,又一个价值不菲的方舟反应堆,“咔嚓”一声碎裂在了他的手中,他倒不是看不上里面的能量,而是觉得,为这么点能量给自己找麻烦,不值当。

托尼·斯塔克对此完全不在乎,在走回了工作室后,他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杯墨绿色的浑浊饮料,一边往嘴里灌去,一边自顾自的开口说道:“记下来,钢铁战衣的主传感器,在到达了四万英尺的海拔后,就开始迟钝了下来,整体的耐压结构也有问题,我想结冰是造成这些的主要原因。”

因圣特正觉得云里雾里,就只听贾维斯那独特的电子音,在工作室里响了起来:“非常到位的观察,先生,如果您想要去往其他星球,也许我们还应该改进一下战衣的内循环系统。”

这孙子真够自恋的……贾维斯这个人工智能的主代码里,绝对是加上了“奉承”这个子程序……

不管托尼·斯塔克是不是有意而为之,他现在的做法都是在赶人,因圣特不高兴自讨没趣,在暗自腹诽了一句之后,同样也也不告而别,手上捧着个光球,转过身就飞走了,眨眼之间,已是消失在了倾斜向上的车库通道里。

“联系材料供应商,我要更换战衣的外壳金属的材质。”

托尼·斯塔克瞄了眼飞出车库的因圣特,显然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混不在意,不过口中的吩咐仍然没停:“就用军事卫星的金钛合金,这应该能稳定战衣的性能,并且可以保持良好的动力和重量比例,明白?”

“收到,我是否应该按照供应商提供的资料,来给新战衣模拟着色?”

“给我看看。”

“战衣着色完成。”

“一整片的金色……太高调太扎眼了,我可不是那么没品位的发胶小子。”

“是我想差了,这显然不符合您那总是与众不同的风格。”

“没错,这样吧……给我加点火辣的红色上去。”

“遵命,这肯定能让您显得低调点。”

“嗯哼。”

“战衣重新着色完成。”

“很好,我喜欢,就照这个样子制作出来。”

“启动自动化装配,预计五小时完工。”

……

另一边,早已经远离了海岸别墅的因圣特,想到托尼·斯塔克手上的那杯墨绿色饮料,口中喃喃自语道:“看来……他已经发现自己‘钯中毒’的症状了。”

明知道这么作会死,还是要作死,这孙子的自毁倾向,不输给杰西卡啊……

托尼·斯塔克只要不使用自己胸口的方舟反应堆,来给钢铁战衣供能,就能够显著的延缓自己的钯中毒症状,而因圣特不相信以他的智商,会想不到一个外置的方舟反应堆,就能够解决掉所有的问题。

我就是钢铁战衣,钢铁战衣就是我吗?

因圣特摇了摇头,虽然老话说,天才都是偏执狂,但托尼·斯塔克不应该只是因为这个执念,就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也许,他是狂傲的认为,在把自己给作死了之前,他一定能够想出办法,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

恩,电影里倒也确实是这么演的……

问题是……在因圣特这么一通瞎搅和之后,电影还会不会这么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