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必须承担我的怒火!

  • 带着龙珠到漫威
  • 竖起的食指
  • 2056字
  • 2018-07-14 13:31:01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科琳·温带着满脸的疑惑,贴着墙壁站了起来的时候,门外传来的嘈杂声响,渐渐的熄灭了下去,陷入了一片彻底的死寂之中。

“当当当。”

就在科琳·温开始有点提心吊胆的关头,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一个让她无比安心的声音,紧接着就传了进来:“科琳,是我,外面已经安全了,开门吧。”

话音未落,只听“兹啦”一声刺耳的尖响,科琳·温猛地推开了堵门的金属柜,一把拉开变形了的金属门,扑进了就站在门外的因圣特怀里。

“好了好了,没事了。”

因圣特一手揽住了科琳·温的后腰,一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打着:“没事了,我来了。”

显现了片刻的软弱之后,科琳·温轻轻推了因圣特一把,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来找我的?”

“我刚刚才回国,到家后没……”

因圣特解释到一半,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他看着科琳·温那被鲜血浸透了的大腿,立马蹲下了身子,检查了一下伤处:“你中枪了?”

“不要紧。”

科琳·温摇了摇头,双双按在了因圣特的肩膀上,安慰性的轻轻拍了一拍:“不是要害部位,也没有伤到骨头。”

“不是穿透伤……”

因圣特皱起了眉头:“子弹还在里面吧?”

说罢,他也不等科琳·温回答,直接就解开了她腿上的简易绷带,露出了孔洞形状的伤口,紧接着,因圣特二话不说就抬起了胳膊,一巴掌拍在了伤口的反面。

“啊!”

伴随着科琳·温的一声痛叫,她大腿里的那颗金属弹头,伴随着一泼鲜血,一起溅射了出来,“叮铃”一声掉在了地上,她“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嗔怪的一巴掌扇在了蹲着的因圣特脑袋上:“混蛋!又不给我点心理准备!你就不会提前先说一声吗?!”

“那不是平白让你紧张吗?何必呢?”

因圣特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后,重新包扎好了科琳·温的伤口,然后一上一下的伸出胳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办公室里的一张椅子上,语气凉飕飕的开口说道:“你坐这等我一会,我杀光这栋楼里的所有人后,就回来找你。”

“等等!不许走!”

科琳·温一把拽住了因圣特的胳膊,为了强调自己的认真程度,口中喊出了他的全名:“因圣特·李,我不准你为了我杀人。”

“科琳。”

因圣特伸出另一只胳膊,握住了科琳·温的手腕,缓慢而坚定的挪开了她的手:“相信我,这不是为了你,而是我必须要做的事。”

“无论是谁动了我的家人,都必须承担我的怒火!”

丢下这句话后,因圣特放开了科琳·温的胳膊,在她有些愣神的目送下,义无反顾的转过身去,走出了这间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外,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几具鲜血淋漓的尸体,正是刚刚围堵科琳·温的那些武装士兵,死状千奇百怪的这些人,身上倒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只挨了因圣特一拳,噢,不对,还是有点区别,有的人是挨了一脚……

透过一个直径超过三米的大洞,明媚的阳光洒在了因圣特所在这条走廊上,这是他心急之下,没心情去寻找出入口,直接用光焰护体的方式,一头给撞出来的……

以超音速从纽约出发的因圣特,在体内的气耗费了一半以上之后,就换成了恢复大于等于消耗的巡航速度,当他抵达了远离纽约数百公里外的华盛顿DC时,体内的气仍然在一半左右,在撞开了这个大洞,并且干掉了那些士兵后,目前体内还有四成左右的气。

“还剩二十几个人……”

因圣特拿气息感应一扫,发现剩下的人都聚在了一起,正位于这栋建筑的另一个角落,冷笑着道了一声:“正好!一窝端了你们!”

身上再次腾起光焰的因圣特,两脚猛地一磴地的同时,已经启动了舞空术的起手式,在抵消了万有引力的前提下,从他的脚底传来的反作用力,百分百的给他提供了加速度,整个人就像是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咻!”一声一头冲向了前方。

于此同时,在这处秘密基地的军械库中,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全都紧张兮兮的将手中的武器,对准了军械库唯一的出入口,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三个人手上端着的步枪,和其他人手上的截然不同,显得厚重得多的同时,不乏一种属于未来的高科技风格,显而易见的,在场就属他们三个的身份最高,其中一个留着胡渣的白人,正是布洛克·朗姆洛,死忠于“红骷髅”的“九头蛇”特工,恶名昭彰的“交叉骨”。

不得不说的是,自身实力的贫瘠,严重限制了交叉骨等人的想象力,谁说进入这座大型军械库,就只能使用现有的出入口?在短短几秒钟之后,因圣特就用最野蛮的方式,为自己开辟了一个新的出入口!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在军械库中腾起了大片浓密尘埃的同时,十几根断裂了的钢筋,几十块破碎的混凝土,以及几片被掀飞的重型金属板,从因圣特一头撞出的大洞方向,猛地一齐迸射而出!铺天盖地的笼罩了大半个军械库!

就这么一下,二十多个士兵立马就减员了三分之一,七八个运气不好的倒霉鬼,要么被尖锐的断裂钢筋给捅了个对穿,要么被大块的沉重混凝土给砸翻在了地上,其中最惨的一个,被一块厚重的金属板拦腰切中,整个人几乎是被削成了两半,却又没有当场死亡,他伸出被鲜血染红的双臂,两手死死抓住了深深嵌入体内的金属板,从嘴里蹦出了无比绝望的哀嚎声,混在其他几个重伤未死之人的惨叫声里,越发显得无助而凄凉,让人只觉得毛骨悚然。

因圣特这个战斗疯子,当然不包括在内,那一声声亡者的哀嚎,只会让他体内的赛亚人基因,燃烧得更加彻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